亦凡书库 - 玄幻小说 - 十方武圣在线阅读 - 514 落子 下

514 落子 下

        这边商量着如何拿到更多好处。

        另一侧,魏合走近过来,恭敬朝着李蓉鞠躬行礼。

        “老师,幸不辱命。”

        他眉目间带着一丝疲倦,这一次确实太累了,接连大战多次,每一次都不是泛泛之辈。全是佛门的精锐强者。

        就算是魏合,也感觉有些疲惫。

        不是身体,而是心灵。

        这种感觉很奇妙,明明身体还能再战几百回合,可精神已经想要好好休息一阵了。

        “辛苦了,接下来,你就乖乖在王都休息,过几日,便是演武之日。到时候会有大月各地的精锐武者,顶尖高手,汇聚王都。那可是个大场面。每年也只有一次。”李蓉笑道。

        “我明白。”魏合点头。“这几日我会好好休息恢复,以应对演武。”

        “我也会陪玄哥。”一旁的寒泉赶紧道。“嗯,好好陪!”她眼神闪烁,有点让人感觉不到的羞意。

        不过魏合和李蓉都没注意这点。稍稍交代了一下宝药的服药间隔,还有注意事项。

        魏合便先回去休息了。

        作位外地军部前来的顶尖高手武者,他自然有住处安排。

        再加上这一次宝药争夺中,魏合展现出的强大潜力。

        定元帝直接分出了一处废弃王府,作为魏合的临时居所。

        同时,流水般的赏赐,一股脑的全部送来了。

        首先是这座十二进的庞大王府,整个送给了魏合,然后是符合大元审美的美貌侍女,送来几十个。

        还有各种药材,珠宝,古董,字画。

        其中光药材,就足以让魏合重建一个小型的真劲宗门,足够让几十人从普通人,修炼到真血境界。

        这等大手笔,带来的,便是更重的责任。

        魏合和寒泉公主一同在这座腾王府住下,转眼便是三天。

        *

        *

        *

        微风轻拂。

        滕王府内,一处安静花园中。

        魏合正面无表情的看着对面荡着秋千的寒泉公主。

        寒泉此时一身纯色白裙,打扮很美,但让他没好心情的不是这个,而是周围服侍的侍女。

        这些侍女,一个个确实貌美如花,气质各异。但她们都有个共同点,那便是...大胆。

        衣裙穿着半遮半露就算了,还不时故意不设防的沐浴,脱衣,甚至还有人光着身子在花园处打闹。

        被他看到便如小鸡般尖叫一声,然后倒在原地闭目不动,一副任人采摘的姿态。

        庭院里到处点着催情香气,吃食用度里也放了大剂量的大补药材。

        就连滕王府的设计星阵,都有着淡淡粉色气息。

        魏合很像立马搬出去,他觉得再这样下去,自己可能要对不住青青那边了。

        但可惜,他才展现这点意思,马上李蓉和令重燕皇后那边,便前来劝阻,要他安心住下。

        这里毕竟是陛下赏赐,这些侍女也都是陛下精挑细选所赠,若是这么表现厌恶。

        必定会惹陛下不喜。

        魏合无言以对,只能忍耐继续住下。

        他现在能够理解,大月这边有多希望他留下血脉的想法了。

        这已经是连寒泉公主的脸面也不在意了,直接硬来。

        就差指着他鼻子,要他宠幸这些送来的美女了。

        “父皇当真是....”寒泉公主也心情低落。

        她美目微抬,看向魏合。

        “玄哥....你...”

        “不用担心,我控制得住。”魏合淡淡道。

        “不是...”寒泉摇头,“玄哥,你还看不明白么?”

        “什么?”

        “父皇也好,军部也好,甚至师尊,其实都在看着你。以你这般重情重义的性格,为什么还要这么控制压抑自己?

        你难道,是在害怕,在这里留下自己的血脉么?”寒泉轻声道。

        声音虽轻,但这句话,却像是炸雷一般,瞬间冲入魏合脑海。

        让他动作微微一怔。

        是啊...没人是傻子。

        他努力控制自己,压抑自己。不让自己在大月留下更多的羁绊,不就是为了关键时刻,能够更少负担,能轻松抽身而退?

        可现在....这个想法毫无疑问,已经开始被怀疑,被看出了端倪。

        所以,此时他不接纳宠幸这些女子,那就真的可能会被所有人怀疑了。

        大月可没以前的大元那么多规矩限制。

        只要寒泉公主自己不介意,魏合要和多少人好,都是自由。

        “玄哥,我常常听我娘亲说,身为上位者,总是喜欢把握属下弱点,也更喜欢一个看上去更容易把握之人。

        那些看似太过完美的,无懈可击的,往往都不得重用,或许能有一时之光,但终究不会长久。”

        寒泉认真道,“所以,既然你不愿暴露,那便自己给出一份答案便是。”

        “......”魏合也没想到寒泉会有这般见识。

        “别这么看着我,好歹我外公也是堂堂赤暝宗师,当朝文宗言子同门。”寒泉笑了笑。

        “谢了,寒泉。”魏合点头。

        太过刻意的控制,已经引起了大月这边的猜忌,所以,接下来....

        他站起身,终究下定决心,缓缓朝寒泉公主走去。

        “你....你想干嘛??”寒泉一怔,随即立马反应过来。

        她睁大美目,怔怔的看着朝她一步步靠近的王玄,心头开始剧烈噗通噗通乱跳。

        一瞬间,她脑海里翻滚出数百种各种姿势玩法,但无论她怎么模拟,最终结局,都是她彻底被玩坏。

        “等等!!”寒泉心头发毛,站起身抬手挡住。“我还没做好准备!”

        “准备?”魏合一愣,“什么准备?”

        “我....我得去..多喝点水!”寒泉俏脸涨红,虽然她经验丰富,但真正要自己亲自上了,顿时有点慌了神。

        “喝水干嘛?”魏合眨了眨眼。

        “不然会出事...我觉得我可能一个人扛不住,你等等,我去叫人支援!”寒泉一步步后退,看着两米多高的王玄,心头发毛。

        她可是之前亲眼看到,王玄一发飙起来,还能变成五米多的庞大怪物。

        那等规模.....一不小心,可是会死人的!

        不行!不能这样下去!

        寒泉越想越慌。心头越想越怕,然后...

        嗞!

        她脚下小皮靴一个转向,转身就跑。

        留下魏合一脸无语。

        没搞懂寒泉为什么会这样。

        “之前不是经验很丰富的么?”

        对于重情重义的寒泉,他并非木头,自然看得出她的意思。

        所以,这次为了给大月皇族一个托底,所以他才打算真正和寒泉好上。

        毕竟寒泉都已经直接住到他一起了,以后也不可能再转嫁他人。

        不管他上不上,寒泉都已经是他的人。

        所以....

        结果,哪想到这家伙只是个理论王者,一看到要动真格,就.....

        看着寒泉望风而逃的背影,魏合无言以对。

        “这么?你很担心?”

        忽地一个有点耳熟的声音,在魏合身后响起。

        这些高手怎么一个个都喜欢从后面冒出来!?

        魏合心头一凛,迅速转身。

        入目之处,赫然是之前他见过一面的大月当朝皇后,令重燕。

        令重燕没有丝毫掩饰,虽然戴着面纱,一身黑纱裙,但那张楚楚动人,随时随地都能引动男性原始欲望的面容,就算只露出一双眼睛,也能被人轻易认出。

        “下官,参见皇后殿下。”魏合连忙单膝跪地,恭敬行礼。

        “免礼。”令重燕轻声道,“我大月可没这么多虚礼。不问出身,只问才能实力,今日,我也在宫内看到了你的表现。”

        “如此资质,如此血脉,就算我大月建国数十年,也只有寥寥几人堪比....”令重燕看着魏合,眼中的赞赏几乎要满溢出来。

        “殿下过奖了。”魏合心头有些警惕,这么晚了,现在已经是深夜,相当于夜晚十一点多,令重燕身为皇后,无论如何,都不应该独身来到一个臣子所在的府邸。

        这若是传出去....

        “听闻,王卿在得到陛下赏赐后,一次也未碰过那些侍女。难道是嫌弃她们血脉低微?”令重燕微笑道。

        “这个....下官不敢。”魏合连忙回答。

        “不敢?那么就是另一个原因了?你难不成还是专情之人?”令重燕微微有些惊讶。

        要知道血脉越是强大,在两性上,越是容易受到更多诱惑。

        在这种层面上,维持专情,可远比普通人艰难太多。

        毕竟各种类型,层出不穷的美人不断主动往自己面前诱惑。

        就算一时控制住,也难以坚持太久。

        再加上真血本就是气血强大体系,生理冲动远超真劲。

        气血旺盛,各方面的欲望情绪也会越强。

        “下官,只是不想辜负寒泉公主。”魏合迅速拿寒泉挡住。

        “......”令重燕仔细打量着王玄。如此优秀血脉,若是她能....

        眼瞳转动之间,她上前一步,缓缓伸出右臂...

        “娘娘,时间不晚了,该回宫了。”忽地一声尖锐嗓音从墙外飘来。

        令重燕手臂一滞,若无其事的缩回来,理了理鬓角发丝。

        “好了,今次过来看你,是本宫这里得到了佛门那边的一点消息。”

        “消息?”

        “木诚威那里,可能会动用一些不合适的手段。所以,看在蓉儿份上,这个给你。”令重燕手中一翻,顿时多出了一枚鸡蛋大小的黑色球体。

        她将球体递给魏合。

        后者接过,才一入手,便感觉心头一跳,仿佛这玩意儿有着极大的危险性。

        “小心,佛门手段诡奇,这是蓉儿托我送于你的东西。若是对方突然实力暴涨,应付不来,你便将此物往前抛出。必能保你无恙。”令重燕轻声道。

        “下官明白了。多谢娘娘厚赐!”魏合恭敬行礼。

        “好好表现吧,本宫还期望在宫宴上看到你。别让本宫失望。”

        令重燕的声音迅速远去,待到魏合抬头时,眼前已经没了人影。

        他拿着手里黑球,若有所思的直起身。

        这令重燕,似乎有些奇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