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书库 - 玄幻小说 - 十方武圣在线阅读 - 243 邀请 上

243 邀请 上

        青宗三年,十月,秋。

        香取教李童再逼宣景,与泰安军大将姚雄对峙半月后,突然转道突袭池禹城,大败城中守军。

        但在最后关头,李童遭无始宗道子石镜道人,刺杀重创败退。

        哗啦。

        魏合收起手中的信纸,将其搓成细灰,撒入一旁的垃圾桶。

        “多事之秋...”他叹息一声,披上宽松锦袍,走出房间。

        木楼屋子外,远远是一大片空地。

        空地上正有上百名新人,整齐列阵,一拳一脚,呼喝出声,在一同练习。

        带头的是万毒门之前残留下的老人。

        这一批老人只有上百人之数,但每一个都对万毒门有极深的感情和归属。

        由他们分散作为教官,教导这些弟子基础,再加一些门派归属感的思想影响,那是最合适不过。

        魏合朝左转弯,穿过过道,脚尖一点,从木楼侧面纵身跃起,展开身法。

        他身法速度极快,转眼便越过大片空地木屋,在屋顶上借力最后一跃,飞身而起,踏入一片竹林。

        穿过竹林,眼前是一截向上隆起的断崖。

        断崖上有着一处平整光滑的圆形石台。

        石台上,正有万毒门中的几位高层端坐其上。

        万菱伤势好转一些,也在其中。

        另外还有同样受伤不轻的萧清鱼,神色肃穆的杜晗。

        几人似乎正在讨论什么话题,见到魏合到来,忙纷纷转头面朝他。

        “门主来得正好,如今我们遁入黑屋山脉,但周边的蔬菜瓜果和存粮都不够,这山脉中毒瘴弥漫,很多东西都不能种植,能吃的也不够。只能向外采购。我们正在讨论应该朝哪个方向进购粮货。”杜晗沉声道。

        这次大战,他没有参与,此时也是心中有愧,急于表现自己,以弥补心头亏钱。

        “香取教乱军才在山外驻扎,泰安军还在四处清缴隐藏逃兵,我们轻易不可外出,以免惊动军队。这样一来,可以选择的选项就很有限了。”魏合沉吟了下。

        “不如朝就近的锦州那边进粮?”杜晗建议道,“之前被万非宫赎回的越小蝶,或许可以作为一条线联系上。”

        “你家里人被抓了,还被敲了一笔,你有心情再和敲诈之人联系交易?”萧清鱼无语。

        “若是其他地方之人,肯定不可能,但锦州不同。”杜晗认真道。

        “不用去外州,附近除开宣景方向,其余方向有可能么?”魏合问。

        “其余方向,西边和北边是黑屋山脉大片荒林,南面是宣景,乱军才退,暂时没法购置。那便只有东边。”杜晗分析。“东面方向,过去五百里,便是蓉城地界,那边是一个名为紫月剑脉的门派占据。”

        “紫月剑脉....”魏合眯眼,回想起之前在联盟聚会上见过的一人。

        那人年纪轻轻,和他差不多,自称紫月剑脉当代传人。一身实力修为,在当时联盟中也算中等。

        “这个倒是可以联系一二。”他沉吟了下,“回头以我的名义,送去一封拜帖,提一提购粮之事。或许能成。”

        “是。”杜晗点头应道。

        “门主可知,近来我等外出时,倒是听闻泰州有流传起新的名头,是关于您的。”万菱在一旁轻声道,自从上次和朱辰决战后,她便不再如以前那般随意。

        在有其他人在时,她会正式的对魏合以门主的尊称。

        只有在单独会面时,才会以岳母和师尊的身份和其说话。

        “万师怎会关心流言之类说法?不足为信的东西罢了。”魏合道。

        “这流言,虽不知出处,但对当下泰州的武道强者,倒是一个相当完整的概括。”万菱简单道。“我怀疑背后可能是有人故意在推动。”

        “哦?”魏合一愣,“万师说说看。”

        “有人将整个泰州的武道顶尖高手,全部列入一部书中,但没有排名,而是做了一个金风玉露谱。

        其中金风部分收录男性武道顶尖高手。玉露谱收录女性高手。”万菱介绍说。

        “这个我也听说过,那书册上还列出了各个高手的出身,武道特点,以及大概个性。”杜晗出声道,“做这份资料之人,背后绝对不简单。能将这么多高手的资料一一调查清楚,可见底蕴不凡。”

        “不用理会这个,无非是有人想趁乱借机成事,至于其目的是什么,和我等无关。”魏合回道。“我们只要购粮然后隐居深山,慢慢恢复元气就行。”

        几人都是点头称是。

        现在的万毒门,有门主魏合的名声支撑,在整个泰州也有了一些名头,被列入一宗四道七英中。

        一宗便是无始宗,四道则是丹阳门,历山派,剑锗寺,以及灭巢盟。

        万毒门位列七英之一,轮番战绩下,在整个泰州诸多幸存门派里,是除开前面五者外最强的七个势力之一。

        七英,指的是如万毒门这般,在这次巢的围剿武师中,奋起反抗,极为显眼的七个势力。

        分别是望月阁,飞凤门,紫月剑脉,九曲阁,万毒门,中玉门,普光寺。

        这七个势力,在这次府城抓捕武师的过程中,分别以各自的不同方式,全力对抗。

        其中大半都损失惨重,但也涌现出了不少战争精英天才高手。

        有几位单轮战绩,甚至不弱于魏合。都是能让铭感高手拿起没法的顶级天才。

        虽然现在比不过以前天印门全盛时的风光,但以万毒门如今的体量,这个评价相当中肯了。

        “整个泰州,两附城,十一外城,除开府城外,共有十三城池,购粮之事,我们辛苦点,多跑几个地方,总能找到替代。”魏合吩咐道。

        “明白。”

        “最后,传令下去。”魏合停顿一下。“明日,我将正式迎娶青青师姐。万毒门大婚!”

        三人都是一愣,随即大喜。

        如今正值低谷时期,一场大婚或许能借此机会重新激励门人士气。

        万毒门主大婚,婚宴就在深山中摆桌宴席。

        没有酒水,没有大鱼大肉,只有简单稀少的山果和小菜。

        但魏合的意思,是要借着大婚的名义,定下所有门人的心。

        万毒门经过一路的坎坷,如今终于有了一些安定时日。

        大婚婚宴摆了三天。

        没有外人参与,甚至都没有通知其他人,只是告知了王少君。

        其人悄然来了一趟,送了一份祝礼,甚至没有和魏合见面,便转身离去。

        反倒是锦州万非宫那边送了一份祝礼,署名是越小蝶。

        婚宴之后,魏合和万青青正式结为夫妻,也让损失惨重的万毒门,冲淡了几分悲意。

        在诸多守孝的黑纱中,多出一抹嫣红。

        成亲后,魏合将事务都交给万菱萧清鱼等几位院首处理。

        自己除开修行习武,便是陪伴妻子。

        他深知如今乱世,唯一能保全自身和一切的,便是实力。

        所以一刻也不敢耽搁,全力修行。

        异兽肉田在门中高手的处置下,有的交易到了合适的异兽,种下肉田,有的在山脉中抓捕到了异兽,作为肉田。

        一共近二十座肉田,供应眼下的这么两百人。可谓是相当富裕了。

        购粮一事,中途出了点小问题,谢燕亲自出马,如今今非昔比的她,马到成功,轻易便解决了麻烦,同时肃清了一路上敢出来劫道的山匪。

        另外,门中还开辟了万非宫那边的购粮渠道。紫月剑脉和万非宫两边一起,也算是不至于被压价了。

        一切渐渐上了正轨,随着时间的流逝,万毒门也渐渐适应了深山中的枯燥生活。

        不问外面世事,只管自身修行。

        转眼,时光如梭,便是一年多过去。

        魏合借助破境珠,加上自己的脱胎换骨后的根骨,一举终于将天印九伐全部真功,破开桎梏,踏入入劲。

        九层劲力叠加,形成一道完整循环,在魏合体表层层叠叠,宛如一件无比坚实的重铠。

        而正在这时,万青青出现孕吐现象,诊断后,发现其怀孕了。

        天印九伐完全突破,加上万青青怀孕,双喜临门下,魏合再度办了一次宴席。

        这一次的宴席,却要比上次喜庆热闹多了。

        主要是物资上比之前丰富了许多。

        万毒门在这附近站稳脚跟后,渐渐影响力辐射到周围大大小小势力。

        一个个山寨和遁入山脉中避世的门派传承们,纷纷都不得不和万毒门接触,从而产生多多少少的关联影响。

        隐约间,万毒门在这黑屋山中,这一小块区域里,也有了一些威名。

        丝竹的乐声和数名女弟子婉转阴柔的漂亮剑舞,引得席间众人的大声喝彩。

        不远处一张张酒桌边,门中弟子们和自己门外好友们一起喝酒叙旧,吹牛划酒令,好不热闹。

        更远处,一个个门人飞来飞去,手里牵扯着一些穿了彩色花瓣的丝线,两头系在树干上,中间悬挂在半空中,看上去相当漂亮。

        魏合上去高台上说了一些感谢的话,便和万青青下来,和前来祝贺的客人一一感谢客套。

        走到最后一桌客桌时,一个熟悉的面孔,忽地从桌边站起身。

        “老魏。好久不见。”

        那人面容俊美,皮肤如白玉,丰神俊朗中却有带着丝丝阴柔气质。

        很是一段时间不见的王少君。

        “老王....”魏合一愣,自从一年多前从宣景退出后,他便一直没见到王少君。

        就算是上次他大婚,王少君也没露面,只是送了一份贺礼,便悄然离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