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书库 - 玄幻小说 - 十方武圣在线阅读 - 190 安宁 下

190 安宁 下

        “.....”九影干笑两声,“那叫影魏功?”

        “我还因为母呢。”魏合无语。“算了,还是我来吧。”

        他翻阅着卷轴上的内容,思索片刻。

        “此功不择根骨,不择悟性,只看忍耐意志力,而主要目的,能增长气血体质,百毒不侵。实乃护法护道,无病无灾之正途。”

        “我看,便叫正法决吧。”

        “好名字!”九影点头称赞。“以邪扶正,以正为法。”

        “正法决,以九种基础毒物体系作为根基,分别打好九种方向的毒理基础,然后以劲力开始融合毒物,一步步循环提升。按照我的估算,到了后面,融合的毒物越强,自身体质气血越强。”

        “能到什么程度?”魏合问。

        “不清楚,不过绝对远超寻常武师。”九影斩钉截铁。

        咚咚咚。

        忽然门外传来清脆敲击声。

        魏合神色一凛,这里可是黑屋山深处,周围到处是毒瘴,怎么会还有人能轻松到这里?

        “不用紧张。”九影笑了笑,走上前去,打开门。

        门外飞进来一只翠绿色的尖嘴小鸟。其头部是灰色,尾部带有一抹漆黑,赫然是一只啄木鸟。

        “这是小翠,我最近救治的黑屋山本地居民。它的时间很准,是专门来提醒我该出发的。”九影笑道。

        “出发?还是去清杞县?”魏合看了眼啄木鸟,问。

        这些日子,九影时常都会前往清杞县。

        “嗯,一起下棋的老朋友病了,过去诊治一下,放心吧,只是小问题。很快就回来。”九影轻松道。

        “注意安全。”魏合叮嘱了句。

        他如今全身心待在门内驻地,研究蚕丝劲,以求快速突破覆雨聚云功第六层。

        马上破境珠也快攒满了,到时候就可以开始再度寻找新的互补武学。继续强化覆雨劲。

        “放心。说起来,你上次问我的那个蚕丝劲的研究,我从一些典籍里,找到了一些线索,过阵子给你答复。”九影提了一句。

        “你确定有线索?”魏合一愣。

        “确定,蚕丝劲,很多地方还有其他的名字,比如什么悟道劲,空明劲等,我先帮你整理一下,看能不能归纳出完整内容。

        其实你天印门应该也有类似传承,只是天印门的核心精粹,都在上官一脉。天印九子,其实是他将家传真功一分为九,若是能得到汇总的真功.....或许会大大加快进度。不过现在没这个条件,就先这样吧。”九影认真道。

        “好!若有所获,算我欠你一个大人情。”魏合同样沉声道。

        两人又简单谈论了几句,魏合才起身离开。

        九影送他离去后,回到屋子,也收拾了些东西,离开木屋,朝着清杞县方向奔去。

        他所隐居的这处,距离清杞县本就不远,只花了半个时辰不到,便到了县城。

        一路来到县城边缘的好友院子门前,九影还没敲门,便听到里面传来一阵剧烈咳嗽声。

        他皱了皱眉,伸手拉住圆环,扣了扣房门。

        很快吱呀一声,门开了,头发雪白的孙李氏围着围裙,面带愁容的挽着袖子,似乎正在忙活做事。

        一看到门外是九影,顿时孙李氏脸上露出如释重负的笑容。

        “九叔你快来看看,我家老孙到底是怎么回事,之前还只是小咳嗽,可现在....”

        她们对九影相当信任,因为之前家里人有谁有什么小毛病,都是九影随意免费开一副药方,按着抓药服下,很快便能痊愈。

        如今家里老头子咳嗽越来越厉害,去镇上看过了其他药师也是没用,只能把希望寄托在九影身上。

        “我上次不是开了一副药么?可有按时按量服下?”九影进门,皱眉问。

        “一天三次,都是按时足量的啊,九叔你先去看看老头子吧。”孙李氏有些担心道。

        “嗯。”九影加快脚步,来到里屋。

        卧房里,床上躺着一个白发苍苍的老头,赫然便是之前和他下棋的老人。

        老人一声灰白麻衣,靠在床头,手里还端着一碗热开水在慢慢喝。

        看到九影来了,他抬头露出笑容。

        “来了啊?可惜病没好,没法一起下棋了。”

        “老孙,上次我给你开的药,服下后有什么症状?”九影沉声问。

        “服用当天好了很多,只是后面第二天第三天,不知道是不是我又干了什么,咳嗽开始加重了,咳咳咳...”老孙话没说完,便又开始剧烈咳嗽起来。

        这一顿咳嗽,咳得他面色涨红,喉咙里明显有痰声,就是咳不出来。

        九影再度把了把脉,检查舌头眼睛,然后找孙李氏寻了后面的夜壶,查看排泄物。

        “老九,你说实话,我是不是好不了了?”坐在床上,老孙显得很释然。

        “没事,我能治好。”九影沉声道,忽然他听到外面正在干活的孙李氏,也开始咳嗽起来,那声音里,同样有着很隐蔽的一丝痰声。

        “我先开点化痰排痰的药给你,放心,只是小毛病,很快就能好。”九影安慰道。

        “嗯。那便全靠你了。实话说,前几天我去看县里最好的陈药师时,他也是一阵咳嗽,自己都病得不轻。身为药师,连自己的病都治不了,还能治个什么狗屁驴头?!”老孙很是不满。

        “好了,好好休息,我还等着你好了一起大杀四方!”九影笑了笑安慰道。

        “放心,我感觉这身体没问题,过阵子一起去山上逛一圈,我让你看看我上次有没有吹牛!论采药,我在清杞县可是多年的第五,那是公认了的!”老孙笑道。

        “行。就等你表现!”九影笑着再度开了个方子,起身道别。

        快要出院门时,孙李氏叫住他。

        “九叔。”老婆子的眼神里,明显满是忐忑担心。“老孙他.....”

        “放心吧。”九影认真道,“我一定会治好他的!”

        “....嗯。”孙李氏点点头。“劳烦九叔了。这是一些....”她正要把刚刚准备的礼物奉上,眼前却忽然一花,没了九影的人影。

        *

        *

        *

        天印湖。

        乌篷船缓缓飘过。

        船上,魏合半蹲在船边,观察着湖水深处缓缓游动的小鱼。

        归雁塔事了,围剿诸多驻点后,天印门大补了一番,虽然略有伤亡,但也达到了练兵的目的。

        后续的事,王家剑锗寺接过,魏合只需要嘱咐门内诸多弟子多加小心就是。

        生活迅速恢复平静。

        闲暇没事,魏合修行之余,便会重新回到千蝠水榭,回到天印湖,放松心情。

        千蝠水榭已经有他派人过来打理,摄于威名,没人敢随意侵占此地。

        所谓打得过魏合的,解不了毒。解得了毒的,刚刚才被打死一个。

        如今魏合万毒门的名号也算是响彻宣景。

        站起身,魏合远远眺望湖边。

        那里有隐约的说笑声传来,隔着雾气望去,大约能看到有一小群人正在沿湖游玩。

        这群人身着劲装,有男有女,身旁还有护卫跟随。从衣装来看,也是非富即贵。

        “快看!小尹!那里有条船!”其中一年轻公子忽地看到湖面上的乌篷船。

        他身旁的漂亮少女顿时随着其视线,朝着湖水方向望去。

        “是乌篷船,还有人站在上边,这么冷的天,一个人站在湖面上,当真有闲情雅致。”

        “怕不是为情所伤?被人抛弃?”年轻公子笑道。

        “许兄谨言!”一旁一名神色沉静的年轻男子忍不住出声。

        “此地曾是天印门驻地,如今虽无人,但万一遇到一些念旧的武道高手回来游览,如此随意取笑,怕是不妥。”

        “怕什么?我不过随便说说罢了,况且这么冷的天,他一个人坐船进湖心,不是为情所伤,难不成是脑子有问题?故意跑去受冷?”那姓许公子不以为然道。

        “许兄...”那沉静男子还想说什么,却见许公子摆摆手,一脸不耐烦走开。

        “陈瑞你胆子这么小,遇到个什么都是一副担惊受怕模样,如此出来玩,还不如就待在自家,那样才安全。”那漂亮少女也是丢下一句话,跟上一起离开。

        “你们...”陈瑞眉头紧蹙。回头再去看湖面。

        却赫然看到湖心处那乌篷船上空空如也,一个人也没。

        他心头一惊,猛地再转头,却看到几人前方不远处,就在湖边,正站着一人。

        那人身材魁梧高大,一身黑色斗篷,黑发披肩,皮肤白皙。

        正平静的朝着这里望来。

        “小心前面!”陈瑞猛地忍不住大叫一声。

        那许公子正背对着前面,闻言,顿时转过头朝前看去。

        正好看到正前方魏合屈起手指,对准他额头。

        周围护卫这才反应过来,顿时大惊,纷纷冲出,拔刀,握拳,就要救人。

        此时那许公子和漂亮少女都被吓傻了,距离魏合只有不到三米,眼看着魏合手指即将弹出。

        “前辈留情!他乃宣景王氏三房之人!!岳父是王家王绍山!”陈瑞急速出声大叫。

        “王家三房?王绍山么?”魏合神色微动,“看在少君的面上,小小惩戒。”

        嗤!

        他屈指一弹,一缕劲力骤然射出,正中那许公子胸口。

        嘭!!

        许公子惨嚎一声,仰面就倒。不多时,便是面色发白,嘴角溢血,昏迷过去。

        几个护卫看到这一手,都明白这次是踢到铁板了。

        没想到湖心到这里这么远,对方都能听到。

        这份功力,怕是他们全部一起上,也是自寻死路。

        顿时间几人战战兢兢,不敢上前,只能护着挡在许公子身前,查看他伤势。

        “黑斗篷,黑发披肩,身长七尺!”陈瑞忽地想到什么。“您是万毒门主魏合魏前辈!!”

        “.......”魏合目光一扫,顿时落在此人身上。

        这几人身体状态,刚刚一瞬间紧张时,他都看了个清。

        一群护卫二血,几个年轻人二血一血都有。都是才开始习武没多久的年轻人。也就十几岁的年纪。

        就近了看,眼前这个陈瑞,明显穿着打扮都不如其余人。但修为却是二血,是这群年轻人中最高的。

        “晚辈等人,乃是附近明月拳院弟子!还请前辈手下留情!”陈瑞被看得浑身发毛,赶紧抱拳低头鞠躬。

        “拳院弟子....”

        魏合看着对方年轻稚嫩的面容,不由得想起了当初,自己在回山拳院时的日子。

        沉默了下,魏合终究懒得多言,身影一晃,骤然跨越湖面,很快又回到乌篷船上。

        船身缓缓远去,渐渐消失在湖面上。

        不知不觉,他居然也成了别人眼中的前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