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书库 - 玄幻小说 - 十方武圣在线阅读 - 156 安稳 下

156 安稳 下

        温莲气急,现在大家都在纷纷趁着新政抢占市场,就这个闺蜜一动不动,安分守己。

        可她也不看看,现在是安分的时候么?

        现在晚上一步,以后就要拿以年为单位追赶。

        她又唠唠叨叨劝了好半天,可林潇潇一点也不为所动。

        气得她呼呼的转身。

        “算了,我回去了!”

        她往后走了几步,回头看看,看到林潇潇转身朝她轻轻挥手。意思是你快走吧。

        “好好休息。”林潇潇温和道。

        “.....啊啊啊!快被你气死了!钱闲置在家里有什么用?浪费啊啊!!”温莲抓着头发。

        “你要,可以借你。”林潇潇微笑。

        “......”温莲顿时被好友的笑容弄得没脾气了。

        “走了!”她本来是最近看到父亲那边抢占市场非常不错,比起以前利润大了很多,所以赶紧来提醒好友一起跟上。

        结果看到好友一脸无所谓的表情,心头就一阵火大。

        什么都听那个姓魏的,市场不去占,高手不去再请,只顾着自己的那点地面。不思进取。简直气死人。

        “走了走了!”温莲越想越气,干脆不再停留,出了棋园,上了返回的马车。

        她一路乘车回往熊山町的温家府邸。

        温家在熊山町,算是有数的几个大商之一。府邸连成一片,足足占据了两条街。

        三十多间大小不一的房屋,有高有低,中间还有绿化花园水池假山园林。其中光仆从护卫,就有一百多人。

        此时温家最大的主楼朱鹮阁中。

        朱红色的二楼主厅,阳台围栏边。

        【领红包】现金or点币红包已经发放到你的账户!微信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领取!

        温家家主温尚,正陪着一名一只眼睛戴着白色眼罩的健壮男子,俯瞰整个温家园林。

        温尚如今年过六十,心宽体胖,脸上很有福相,生意也是一团和气,处处为善。

        在外不少人因为他时常乐善好施,所以都给了一个温大善人的外号。

        只是此时,温大善人平日里和和气气的胖脸上,不断两侧渗出着汗珠。

        他低着头拿着一张手帕,连连的应声,擦拭汗水。

        手帕都快湿透,却依旧不觉。

        “韩大人,您这要求,是真的没办法。之前哦们已经捐了所有的存粮,如今所有渠道都想尽了,真的找不到更多粮肉了....”温尚低声恳求道。

        “这我可不管,我管辖这熊山町,必须要补足全部的粮肉,若是不够,上面怪罪下来,你我都担待不起。”独眼男子冷淡道。

        他名韩玉忠,也是前不久才上任的宣景熊山町广济道道主。

        广济道统管商业和部分后勤储藏,是隶属于整个宣景城的后勤中一部分。刚好管的是温家大部分生意。

        “而且我看过记录,之前王成浩还在时,你可是每年给捐的这个数。怎么?如今我韩玉忠上任,你就给这么点交差?你是觉得我韩玉忠比王成浩更好糊弄是吧?”

        韩玉忠冷淡道。言语中隐隐有威胁之意。

        温尚暗自叫苦。

        就在前几天,之前的道主王成浩被查贪腐,突然下台。

        不只是他,还有一批官员一样连带着下台,重新上了一大批新人。

        温家好不容易打通的人情关系网,一瞬间大半报废,如今只能重头开始。

        “韩大人恕罪,我们温家是真的拿不出来那么多了。现在市面上就那么些存粮,我们都已经开出了两倍价钱,还是买不到!”温尚无奈哀求道。

        “这我可不管。”韩玉忠冷道,“你最近动作这么多这么大,吃了这么多好处,不给点实际的东西,就想脱身?”

        温尚哑口无言,之前看准机会,及时出手抢占市场,确实占了很多好处。

        但那些和存粮无关啊,反而还占据了大量资金,现在倒好,被韩玉忠找上门来。

        如今温家的好几样渠道交易,过于冒进,涉嫌违法,都被韩玉忠抓住痕迹证据。

        若是不能让其满意,这次温家怕是在劫难逃。

        温尚脑子里不断转着各种念头。想着各种说辞,试图说服韩玉忠。

        只是等了一会儿,他忽然发现面前没了声音。

        抬起头一看,韩玉忠正微微张嘴,看着下方园林里。

        温尚一愣,迅速看向下面园林。

        下方正好是女儿温莲进门来,正指着地上的一些没清扫干净的残花,对一下人呵斥。

        温莲如今也是刚满二十,身段越发生得前凸后翘,容貌也是一等一的娇俏艳丽,总是一身火红,像个小辣椒。

        韩玉忠从二楼往下望去,看着温莲走动说话,一言一行,都感觉越发诱人。

        “那是你什么人?”他眯了眯眼问。

        温尚心头一跳,但还是回答:“那是小女莲儿。韩大人....”

        “原来是莲侄女,之前倒是一直没见过,没想到都生得这么漂亮了。有空还是得多亲近亲近才行。”韩玉忠脸上的表情温和起来。

        “这...”温尚心头一痛,知道韩玉忠是看上女儿了。

        韩玉忠此人不贪财,但贪色,之前他都送了好几个好货,可如今,居然看上女儿温莲....

        温尚心头纠结心痛,但此时温家若是过不了这个关卡,怕是以后....就没有以后了。

        他转念一想,反正女儿如今也大了,该到了出嫁之时...如今这世道,跟了韩玉忠这般有权之人,也不算亏。

        韩玉忠虽说好色,但也没听说对自己妻妾什么的有不好的传闻。

        温尚心头一咬牙,想到家里还有两个女儿和两个儿子的前途。

        若是温莲一人能换来整个温家的安稳发展,那么这笔买卖也值了!

        下午酒宴上。

        温尚专门把温莲叫来,陪同一起喝酒。

        韩玉忠越看温莲越是满意。

        傍晚,温尚专门安排温莲配韩玉忠在温家附近的河边散步。也算是培养感情。

        傍晚的天空有些阴霾,有隆隆雷声在远处天边震动,似乎要下雨。

        河堤边,韩玉忠在前,温莲在后,不远处是护卫跟随。

        “虽然我不知道爹为什么要我来陪你散步,但你若是觉得这么就能讨我欢心,那你就大错特错了!”温莲没走出多远,便主动冷声开口。

        韩玉忠一愣,随即笑了笑。

        “莲儿姑娘果然好个性,我就喜欢你这样的性格,女孩总是要有些自己的样子才是。全是千篇一律的逆来顺受,岂不是太没滋味。”

        “我有没有个性关你什么事?”温莲反驳,“我给你说清楚,等着给本姑娘说媒的人可以从这儿排到豫北町,你若是有点自知之明,就别再来自讨苦吃。”

        她边走边说,一个不小心,脚下崴了一下,哎哟一声往前一倒。

        “没事吧?”韩玉忠伸手及时一揽,将温莲抱在怀里。

        “啊!!你干什么!!?恶心!”温莲尖叫一声,感觉腰身被大手揽住,心里一股子恶心感顿时涌出。

        啪!

        她甩手就是一巴掌抽在韩玉忠脸上,挣扎出去,站到一边。

        韩玉忠脸上原本的关心一下愣住了,他一只手摸了摸脸上被打的位置。

        啪!

        陡然他还手一巴掌打在温莲脸上,打得她懵住了。

        “按住她。”

        两个护卫迅速上前,一左一右抓住温莲。

        “你们干什么!!”温莲尖叫起来,但声音还没传开,便被韩玉忠上去一连串的巴掌打得头晕目眩。

        啪啪啪啪!

        韩玉忠左右手同时开弓,狠狠打在温莲两边脸颊上,毫不怜惜。

        “给温尚回个信,就说今晚我帮他好好管教下女儿。带走!”韩玉忠冷声道,手也停下来。

        温莲被连续耳光打得渐渐晕过去,叫声几下便没了影,垂下头嘴角溢血,没了声息。

        *

        *

        *

        傍晚时分。

        魏合轻轻夹起一夹番茄炒蛋,送进嘴里,然后拿起勺子舀了一大勺肉末米饭。

        米饭里的肉末全是石鹿肉。

        也就是从九影那里拿到的三分之一分成产粮。

        一座石鹿肉田,每月可以产出两百多斤的纯肉。他分三分之一,单独用来给家里添点肉食,倒是刚好。

        反正二姐魏莹的食量也就是他的十分之一,几乎可以忽略不计。

        自从周顺死后,天印门分出来的其余支脉,也都偃旗息鼓,不再动乱争斗,似乎都被这么一下狠手吓到了。

        万青门也迎来了安稳发展,休养生息的时间。

        魏合每日除了在西山修行,指点下其余门人,教教林潇潇的弟弟林远,其余便是钻研毒药学。偶尔去胡子成那边,看看才建成的拳院。

        胡子成还是之前又来找了他,两人一起招收了一些身世清白简单的难民孤儿进拳院。

        以如今魏合的身家,也不在乎拳院这点消耗。更别说胡子成那边本地有家族帮衬,基本不用他操心。

        只需要偶尔过去指点一下孩子们武艺就好。

        “唉...”魏合几口刨掉一大碗饭,放下碗,看着对面空空的座位,也是无语。

        二姐又去和真绮鬼混了,最近都经常不在家里。

        原本他也对此多有微词,可看到二姐越来越水嫩的皮肤和健康的气色,他也说不出阻止的话。

        咚咚咚。

        忽然院子门被急促敲动。

        魏合起身,走去开了门,这里的院落比起之前在天印镇里的房子小了许多,只是几步便到了院门前。

        打开门,外面站着的赫然是气喘吁吁,有些额头见汗的林潇潇。

        林潇潇原本身上整齐素雅的长裙,也似乎有些凌乱,显然赶过来的路上很急。

        “魏大哥,急事!”她胸脯不断起伏,神色认真郑重。

        “先进来再说。”魏合皱眉,如水坊那边的各种麻烦,他都提前暗中解决了,按道理说不应该这么快就有新麻烦。

        两人关了门,坐到院子里的木椅上。

        魏合给她倒了杯水。

        “不要急,慢慢说。”

        “是...”林潇潇尽量平息了下呼吸,这才迅速说出她这次来的目的。

        “我知道魏大哥您没有义务帮这个忙,但温莲,是我最好的朋友,也是我可以托付性命的姐妹。所以,现在这事,我只能请您想想办法了。”林潇潇沉声道。

        “温莲?”魏合诧异道,“她能有什么事?温家不是熊山町有名的富户么?”

        “是她父亲,打算将她送给熊山町一个叫韩玉忠的官员,换取温家的安稳。”林潇潇很少会说这么长的话,可想而知为了这个姐妹,她也算是豁出去了。

        “送?”

        “是,现在已经被韩玉忠带走了。再晚恐怕就麻烦了!”林潇潇急道。

        魏合摇头。

        “这事,我管不了。”

        不光是温莲那人的性格太差,还有这事人家自家事,他不想管,也没资格管。

        又不是伤及人命,人家父亲自己都愿意送,他有什么立场去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