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书库 - 历史小说 - 秘战无声在线阅读 - 第687章:“灭狐”行动

第687章:“灭狐”行动

        江城·近藤机关。

        “阁下,山城密电。”近藤的副官急匆匆的来到近藤敬一的办公室门口,敲门禀告一声。

        “进来。”

        “哈伊!”

        副官推开门走了进去,身穿和服的近藤敬一正盘坐在蒲团上,擦拭着一把小短刀,这是他的心爱之物,一直随身携带。

        “阁下,‘白狐’密电,‘灭狐’行动已经失败,行动小组近乎全军覆没。”副官低头恭敬的说道,头都不敢抬一下。

        “纳尼?”近藤敬一闻言,瞬间一跃而起,从蒲团上冲了下来,从副官手里夺走了电文。

        “八嘎!”近藤敬一看了电文后,愤怒的将其撕了一个粉碎,办公室内的气氛瞬间变得危险起来。

        近藤敬一从湘城回来后,整个人改变了很多,喜欢把自己一个人锁在房间内,连平时最喜欢的运动都不做了。

        有时候几天不出门,人也日渐消瘦,但却越来越高深莫测,让手底下人感到恐惧了。

        他在湘城和金陵(审查)经历了什么,没有人知道,也不敢多问,生怕触怒这位现在变得喜怒无常的上司。

        副官只能等,等上司自己慢慢的平复情绪。

        好在近藤敬一很快就控制住自己外放的情绪,但脸色依旧阴沉无比,他的“灭狐”行动失败了。

        这不亚于又给了他重重的一击。

        “回电‘白狐’,明她小心行事,暂停一切行动,等候我的指使。”近藤敬一命令道,“并且,弄清楚‘灭狐’行动的失败的细节。”

        “哈伊!”

        “等一下……”

        “阁下您还有什么吩咐?”副官战战兢兢的转过身来。

        “没有了,你下去吧。”近藤敬一微微一挥手,示意副官先下去。

        每临大事,必须静心,他必须经过审慎的思考之后,才能做出正确的决定。

        ……

        刘家花园。

        “Miss宫,我可以进来吗?”奥斯本轻轻的敲响了宫慧办公室的房门。他还是有些紧张的,因为他自己也清楚,自己又跟韦大铭搅在一起了,明显是好了伤疤忘了疼。

        “请进。”

        奥斯本在门口吸了一口气,这才推门走了进去,当他走进来,见到宫慧的时候,刚要开口说话,却发现办公室内还坐着一个人。

        一个他现在不想见到,却有些害怕的人。

        “罗,你怎么也在这里?”奥斯本开始额头冒汗了,甚至紧张的有些说话都不那么利索了。

        “奥斯本顾问,请坐。”罗耀呵呵一笑,伸手做了一个“请”的手势。

        “Miss宫,你跟罗谈事情,我一会儿再过来?”奥斯本下意识的想要避开。

        “我跟小慧的事情已经谈完了,接下来该谈谈你的事情了。”罗耀呵呵一笑,手继续一指那斜对面的沙发道,“坐。”

        奥斯本鼻管冒汗,有些不情愿的坐了下来,他身材臃肿,只能坐下半只屁.股。

        宫慧起身走过去,取了茶杯,给奥斯本到了一杯水过来,她知道他喝不惯中国的茶。

        “谢谢。”奥斯本忙微微起身道了一声谢,伸手接过来宫慧递过来的水杯。

        “奥斯本顾问,我和小慧今天找你来,是有件事儿,想向你询问一下。”罗耀很放松的问道。

        “什么事儿?”奥斯本低头看着水杯,仿佛能从一杯白开水中能看出一朵花来。

        “前天徐贞来找我,告诉我,你跟她的感情出现了状况,有没有这事儿?”

        “我跟徐的感情一直很好呀,可能是因为最近我有些忙了,没有回家,她可能觉得寂寞了……”

        都知道这美国人不太懂中国话的含义,一般说人寂寞了,不管是男人还是女人,都不是太好的词语,这是需要放在文化的范畴里理解的,如果生搬词义的话,那是会闹笑话的。

        至少中国人不会这么说。

        而一个老外说了,可能就闹笑话了,但他本意应该不是的。

        一个女人寂寞了,那就离红杏出墙没多远了,奥斯本的寂寞应该是说无聊的意思。

        奥斯本最近在帮韦大铭做事儿,顾不上徐贞,倒也不能说是撒谎。

        “奥斯本顾问,作为一个男人,打女人可不是什么好的品格?”罗耀缓缓道。

        “打女人,No,no,我什么时候打过女人了,我是不会做出这样的事情的。”奥斯本一口就否认了。

        “真的没有吗?”

        “我跟徐最近确实有超过,但我没有打过她的,真的,真的……”奥斯本言辞忽然闪烁起来。

        “你们为什么会吵架?”宫慧问道。

        “她觉得我去帮韦大铭做事儿,是背叛罗,是一种可耻的行为,我们的想法不同,所以,我跟她吵了起来,然后一气之下,我就从从家里搬了出去。”奥斯本尴尬的解释道。

        罗耀与宫慧面面相觑,徐贞居然为了这个跟奥斯本吵过架,这倒是让她们感到一丝意外。

        “奥斯本顾问,你确实是有些吃里扒外,我和罗耀对你不薄,不但救过你的命,还不止一次,还为你申请延长聘请的合约,你现在不帮我们也就算了,还跑到我们的对头那里,你自己也曾经差点儿被他给害死,你怎么就记吃不记打呢?”宫慧那是一点儿不客气,劈头盖脸的一通怒骂。

        奥斯本羞惭的脸一红,凭良心讲,罗耀和宫慧对他真是不薄,虽然给他加了那些附加条件,可那也是为了他的身体和安全着想,真要是什么都不管的话。

        就他那生活中的坏习惯和坏毛病,估计身体早就垮掉了。

        “小慧,你也少说两句。”罗耀拉了一下,“奥斯本顾问,那是什么时候搬出去的?”

        “大概是一个星期了左右了吧。”奥斯本想了一下道。

        “奥斯本顾问,你想好再回答,你有没有对徐贞动过手?”宫慧严肃的问道。

        “我只是收拾东西离开家的时候,她伸手过来拦我,甩了她一下,但是我没有主动动手打她。”奥斯本道。

        “你确定?”

        “确定,我记得很清楚,她想挽留我,我当时很生气,不想在这个家待了,就尽力的挣脱她的手臂,把她推到在地上,然后,她哭了起来,我就收拾东西离开了。”奥斯本道。

        “你还真是一点儿都不懂的怜香惜玉,你这样做不知道徐贞有多伤心吗?”

        “我当时脑袋都大了,不想跟她吵架,那分开一阵子,大家都冷静下来,或许是最好的办法。”奥斯本道。

        “自私。”

        奥斯本脸色讪讪,他这么做确实自私了些,可留下来继续吵架,也没有意义。

        “徐贞找到我们,希望能把劝一劝你,她毕竟把后半辈子都托付给你了,你作为男人,心胸应该大度一点儿,宽旷一点儿,不用跟她计较,至于她跟你争吵的这个,根本就没什么,我们也没怪你,毕竟,我们也有做的不好的地方,让你受冷落了。”罗耀解释道。

        “罗,我不是有意的,我只是想做点儿事儿,无所事事的感觉太难受了……”

        “理解,理解,你帮韦大铭搭建密电破译技术小组,虽然说是背叛了我,对我们这个国家来说,也是有贡献的,我没那么狭隘,我这边没给你发挥才能的位置,也不让你去别的地方发挥,这就是我的自私了,所以,你大可放心,我不会生气的。”罗耀道。

        “罗,你真是我见到的最完美,最大方的人。”奥斯本感动的眼睛都湿润了。

        “没别的事儿,那就先这样,你看能不能先搬回去,跟徐贞好好解释一下,重新和好。”罗耀道。

        奥斯本尴尬的点了点头,答应下来。

        “那就没什么事儿了,一会儿留下来,吃个饭,咱们许久没在一起吃饭了。”罗耀吩咐道,“小慧,你安排一下,让食堂单独烧几个小炒,单独付账。”

        “好,我来安排。”

        罗耀平常也是吃大锅饭的,可食堂也有提供差异化服务的,你要是肯花钱,也可以让食堂给你开小灶,这自然没有人说什么,花自己的钱,吃点儿好的,难道不行吗?

        奥斯本不好拒绝,只得点头答应下来。

        ……

        奥斯本被罗耀叫过去了,这消息很快就传到韦大铭耳朵里,虽然他把奥斯本拉过来。

        但他对奥斯本也不是完全信任的,而且奥斯本跟罗耀、宫慧关系更深,他也担心,奥斯本被罗耀给重新拉过去。

        这样一来,自己费劲心思暗地里搞起来的这个密电码破译小组就可能直接就流产了。

        “留下吃饭了?”

        “好,我知道了……”接到眼线打过来的电话,韦大铭更急了,罗耀要是真把奥斯本说动留在军技室的话,那他的这一切布局就功亏一篑了。

        等待中,终于等到了一个好消息,奥斯本吃过午饭后,没有留在军技室,而是从刘家花园出来了。

        这也让韦大铭松了一口气,只要奥斯本不待在刘家花园这就好,但是,奥斯本好像也是军技室的技术顾问,他为军技室工作也是顺理成章的事情。

        “报告!”

        “进来!”

        “姜科长,有事吗?”韦大铭一看进来的是电讯处的科长姜绍英,忙问道。

        “处座这是我的调令,局本部调我去甲室工作。”姜绍英将一份戴雨农签发的调令放在韦大铭的桌子上。

        “调你去甲室工作,我怎么不知道?”韦大铭大吃一惊,姜绍英是下属电讯方面的人才,不过,她后台硬,向来不把同事放在眼里,但毕竟是他的下属,戴雨农招呼不打,就把人调走,这分明是对他有意见。

        “是我自己申请的,处座。”姜绍英道,“您只要在上面签个字,我就可以去局本部报到了。”

        “姜科长,电讯处就容不下你了吗?”

        “不是,处座的栽培,属下没齿难忘,只是,继续留在这里,没有上升空间了,我想可以到更需要我的岗位上。”姜绍英解释道。

        韦大铭吸了一口气,一个女的说出如此狂妄自大的话,真是很少见,他知道,这个女人留下来,那是给自己找麻烦,还不如让她早点儿走算了,自己也清静。

        “既然人各有志,那我就不勉强了。”韦大铭取了钢笔,在调令上签下了自己的名字。

        “谢谢处座成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