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书库 - 历史小说 - 秘战无声在线阅读 - 第686章:嚣张

第686章:嚣张

        漱庐·戴雨农书房内。

        “这小子真这么说?”听了毛齐五的汇报,戴雨农有些吃惊,虽然他跟孔家那位现在关系也有些淡了。

        可是那毕竟是老头子的大姐夫,那是打折骨头连着筋的关系,那搁在前朝,是皇亲国戚的。

        这个皇亲国戚还手里掌握财政大权,眼下那个部门不吃劲,日本人步步紧逼,国内经济一团糟糕,国外的援助越来越少,军统也特么需要用钱呀。

        所以,即便他心里头不痛快,也只能忍者。

        而且,都知道,这林东川其实就是暗地里在给孔家做事儿的,否则就凭他一个小门户出来的,“家世清白”之外,能当上中央信托局运输处的处长?

        那可是孔家捞钱的最核心部门,叶川这边的走私,要是没有林东川,就凭他的关系,怎么能一路通关?

        到了下班时间,罗耀轻车从简,就带了杨帆一个人,前往山城大饭店,赴这位林大处长的约。

        “耀哥,带把抢吧。”到门口了,准备下车,杨帆掏出一支勃朗宁手枪递过去。

        “不用,林东川真想动手,我带多少支枪都没有,你收着吧。”罗耀拿在手里掂量了一下,把枪还给了杨帆。

        杨帆没坚持,把枪收了回去:“那我一会儿在门口守着,有事儿,你叫我。”

        “知道了。”罗耀点了点头。

        山城大饭店,罗耀也来过几次,但都是别人请客,他不喜欢在这种奢华的地方大吃大喝。

        但是喏大的山城,有这样一个吃饭休闲的地方,也不能说不应该,不然,接待外宾都去那种不上档次的小馆子,也有损国家的颜面。

        他不喜欢,但不等于人家就没有存在的必要。

        “先生,您有预定吗?”

        这里吃饭,如果不提前预定,除非你是大佬级别的,才会有可能给你预留的包厢。

        否则,谁来都不行。

        “中央信托局的林处长。”罗耀微微一点头,报出了林东川的名号。

        “您是罗先生吧,请!“

        侍者领着罗耀上楼,将罗耀带入一间相当豪华的包间,波斯的地毯,脚踩上去有一种深陷其中的感觉,天鹅绒的窗帘,屋顶吊着的是进口的水晶灯,把整个房间照的是流光溢彩。

        墙壁上还挂着几幅水墨山水,罗耀也不太懂,这样的地方,即便是普通的字画,估计也不便宜。

        否则难以衬托此地的高贵呀。

        “罗先生,您请喝茶,林处长交代了,他一会儿就到!”侍者给罗耀沏了茶水。

        “好,谢谢。”

        西餐厅内,其实林东川已经到了,只不过他正在陪人吃饭,这个人自然是他的女朋友孔二小姐了。

        孔二小姐一头标准的短发,着男装,如果仔细看,还真认不出来她是个女人来。

        在孔二小姐对面,坐着一个身着白西装,仪表堂堂的男子,正含情脉脉的看着她:“亲爱的,能不能跟你父亲再说说,叶公子可是我生意上的合作伙伴,这半年来,跟他合作生意,可是赚了不少钱,喜欢的香水,皮包,那都是人家想办法从欧洲弄回来的,还有叶家在马莱的势力,只要肯合作,那就能赚更多的钱!”

        “东川,我跟你说了,这个事儿有些难,那叶川惹什么人不好,为什么去惹军统?”孔二小姐一边优雅的吃着牛排,一边道,“你不知道,我爹对那个戴雨农也是忍让三分吗?”

        “咱该认的错,就认,该罚,也罚,只要能把叶川放出来,这都好商量。”林东川道,“这要是把人一直关着,我担心,把人关坏了,那往后的生意就不好做了。”

        “行了,看在你请我吃大餐的份上,我回去就帮你说。”孔二小姐轻描淡写的道,“不就是走私和绑架嘛,人没事儿,能有多大的事儿?“

        “那就谢谢你了。”

        “你我之间还说这个,吃完饭陪我看电影去?”

        “这个有点儿不巧,我约了个人,待会儿要谈点儿事儿,也不知道能谈多久,所以……”

        “什么人什么事儿能有我重要,推掉。”孔二小姐霸道的道。

        林东川为难道:“这不大好吧,人都来了,我去见一面,说几句话,也不耽误陪你,你看怎么样?”

        “行吧,你快去吧,我在这里等你。”孔二小姐瞥了林东川一眼,点了点头。

        “亲爱的,你太好了,我去去就来。”林东川满脸堆着讨好的笑容起身道。

        罗耀足足等了差不多有一刻钟,这才听到门外响起一阵脚步声,侍者先推门进来。

        紧随其后,就是一个身着白西装,唇红齿白,面如冠玉的年轻男子走了进来,头发上涂抹的发胶就跟抹了油似的,眼神之中透着一种高高在上的蔑视。

        在警察局侦缉大队的时候,罗耀偷偷的见过林东川的,自然就认出来了,而林东川并没有见过罗耀,但不妨碍他认出罗耀的身份,毕竟,今晚他就请了罗耀一个人来。

        不是他,又能是谁呢?

        主人来了,客人自然不能站着,自然也跟着站起来,这是礼节的问题,罗耀可不想把话柄落到别人的手里。

        “你就是罗攸宁?”

        罗耀微微一皱眉,这个林东川小人得志的态度,让他不由的心生反感,中央信托局运输处的处长,就可以这么目中无人了吗?

        “在下正是。”罗耀没有立刻发作,点了点头,平静的道,“林处长,有何指教?”

        “我也跟你废话,我朋友叶川之前是有得罪过你,但是你人也抓了,货也查封了,能不能看在我的面子上,让这件事就此过去?”林东川强势且霸道的说道。

        “过去,林处长想怎么过去?”罗耀愣了,这林东川哪来的勇气对他说这样的话?

        “我让叶川登报向你道歉,并且赔偿你一笔钱,然后这件事就此过去,你看怎么样?”林东川道。

        “叶川犯的是国法,我若徇私的话,我岂不是也要跟他一样?”罗耀缓缓的道。

        “姓罗的,这是给你一个台阶下,不要敬酒不吃吃罚酒,你知道得罪我会是什么下场吗?”林东川身体微微前倾,凑到罗耀跟前威胁道。

        “林处长,我跟你并无私人恩怨,你这样我可不可以认为你在威胁一个为了国家工作人员吗?”罗耀眼皮子微微一抬,反问道。

        “我这只是忠告,不是威胁。”林东川当然不承认了,他是嚣张不错,但不傻。

        “林处长,任何人犯了国法,都要受到法律的制裁,你,我,都一样。”罗耀手一指林东川,然后又指向自己说道。

        “姓罗的,你不要给你不要脸,你这一次是运气,第二次呢,总有运气用尽的时候。”林东川威胁道。

        “看来,我是不是可以理解,这一次叶川利用江记者在报纸上大肆攻击诬陷我其中也有林处长的功劳?”罗耀微微一笑,他还不知道如何把林东川牵连上,这家伙居然主动把把柄送到自己手中了。

        “你可以这么理解。”林东川丝毫没觉得有任何不对,对很多人来说,军统是令人恐惧的魔窟,对他来说,并不算什么。

        “谢谢林处长为我解惑,为什么叶川死活不肯招供,原来是为了维护林处长你。”罗耀道。

        “姓罗的,放人,是你唯一的选择,别给自己找不自在。”林东川说道。

        “林处长,我很好奇,谁给你的勇气让你对我说出这些话?”罗耀针锋相对。

        “罗攸宁,别把自己的路走绝了。”林东川道。

        “谢谢。”

        林东川冷笑一声,转身就离开了,说是请他吃饭,那桌上空空如也,哪有一点儿请客的意思?

        “耀哥,这是什么意思?”林东川一离开,杨帆就急忙冲了进来,看到罗耀安然无事,才松了一口气。

        “我也是犯贱,期望能够化干戈为玉帛,结果,是跑过来聆听教训的。”罗耀苦笑一声。

        “姓林的教训你,他算什么东西?”杨帆一听,急了。

        “算了,起码我也知道了,对这种人,你要是但凡有点儿怜悯之心,都对不起自己的良心。”罗耀说道。

        “这耀哥,你说这话什么意思,这么绕呢……”杨帆被听明白。

        “意思是,咱俩被人耍了,回家吃饭。”

        ……

        宫慧从医院回来,回到家中,看到罗耀坐在客厅的沙发上,穿着睡衣,拖鞋,优哉游哉的看着报纸。

        这分明是早就回来的模样。

        “耀哥,谈的咋样呀?”

        “谈崩了。”罗耀嘿嘿一笑,“人家一来,就了我一个警告,让我赶紧放了叶川,否则后果自负。”

        “什么,这林东川脑子没进水吧,他敢这么对你说?”宫慧惊讶万分,还有这样的人。

        “大概是平时嚣张傲慢惯了,早就习惯了高高在上的姿态,根本没把人放在眼里。”罗耀道。

        “小人得志,不就是仗着背后有孔家吗,就狂成这样?”

        “不提他了,叶芸怎么样?”罗耀放下报纸,林东川很快就会明白,军统可不是那么好欺辱的。

        “肺炎,具体病因并不太清楚,可能是水土不服,好在送医及时,要是拖延时间的,恐怕问题就严重了,不过,得住院治疗,少说也要一个星期。”宫慧道。

        “现在的口供已经足够我们直接接触一下叶川了。”罗耀道,“奥斯本你约了吗?”

        “我今天给军统电讯处打过电话了,奥斯本同意明天过来。”宫慧点头道。

        “好,明天我们一起见奥斯本。”罗耀决定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