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书库 - 历史小说 - 秘战无声在线阅读 - 第684章:我听毛座的

第684章:我听毛座的

        宫慧回来了。

        这一通折腾,一个多小时过去了,差不多凌晨一两点了。

        “什么情况?”

        “高烧四十度,人都烧迷糊过去了,我去给打了一针退烧针,再用酒精棉球给她进行了武力降温处理,人是苏醒了,但我怕反复,还是让谭小姐打电话叫了医院的救护车。”宫慧解释道。

        “水土不服?”

        “应该不是,这要是水土不服,早就该出现症状了,我听了一下肺部,有杂音,很可能是肺炎,但我不是专业的医生,不能确定。”

        “肺炎,那可是会要命的。”罗耀惊讶一声,在盘尼西林这种特殊的抗菌药没出来之前,有些病真的是很凶险的,尤其是对体质稍微查一点的人来说。

        “不过,幸亏发现的早,要是治疗及时,应该没事儿,叶小姐看上年纪轻轻的,身体素质应该不差。”

        “倒也是,这叶家在山城也是命运多舛呀,弟弟刚被抓进去了,姐姐又病了,还真巧,都跟咱们有关系。”罗耀自言自语一声。

        “叶川真的有问题?”宫慧听出话外之音来了。

        “嗯,你下去没多久,老三来了,叶川身边那个蔡松招供了,咱们的怀疑一步一步的被证实了。”罗耀点了点头。

        “看来,最不愿意的情况还是发生了。”宫慧点了点头。

        罗耀长叹一声。

        “耀哥,你是不是在考虑要不要动林东川?”宫慧看着罗耀,极其认真的问道。

        “小慧呀,你真是把我的心思给琢磨透了,现在除了那个‘白狐’之外,就还有一个关键人物,林东川,他已经不是第一次牵涉进入日谍案了。”

        “你要是动了林东川,那孔二小姐是什么人,你不知道吗?”宫慧担忧的道。

        “孔二小姐若非有一个好的家世,她早就被人装进麻袋扔进嘉临江了。”

        “话虽如此,你若真动林东川,那势必要跟她对上,你有应付后续的把握吗?”宫慧问道。

        “我现在都不在军统了,这个案子是老三在办,我现在只能是提供建议,直接插手不合适了,就是军统内,也会有人对我有意见,如果让老三办这个案子,最多到叶川就到头了。”罗耀道,他也知道,林东川没这个胆子跟日谍勾结。

        他跟上次一样,不过是利欲熏心,才跟叶川合作的,但这种人贪婪成性,只怕还会有下一次的。

        上一次放过他,是因为确实没有证据证明他跟“蝰蛇”一案有关联,包括东川公司的经理今野永秋的证词都证实了,他只是在不知情的情况下被利用了。

        这一次嘛,就算他跟上次一样,不知道叶川的身份,可跟着叶川走私犯罪,这个共犯是逃不掉的。

        “不能就这么便宜他了,想脱罪,就得脱一成皮下来。”罗耀一咬牙说道。

        “要不要跟戴先生汇报一下?”宫慧道。

        “嗯,是要跟先生说一下的。”罗耀点了点头,要是为了这事儿让戴雨农猜疑自己,那就不好了,他现在还需要戴雨农的支持,军统是他在军技室的后盾。

        “行了,明天我去财政部要钱,你帮我把文件准备好。”罗耀吩咐一声。

        ……

        军技室的经费是从老头子的特别费用划拨的,需要预算,审计等相关部门,走的是简易渠道。

        钱过去都是直接划给的,一个月压一个月,按月领取,不过机构扩大后,从两万元涨到了五万元。

        既然军技室分工明确之后,罗耀分管了行政工作,那么日常人事和财务工作这一块儿就属于他的管辖范围。

        当然,不是说温玉清没有权力用钱了,真需要用钱的时候,还是有这个权力的。

        这样子,罗耀就名正言顺的来找财政部要钱了。

        他已经做好了被踢皮球的准备了,果然,尽管他手续齐备,还是被在各个部门来回踢了一通。

        国民政府办事儿就是这个德行,他不知道别的国家或者前清是个什么情况,反正,新来的都要给一个下马威,你一个生面孔的小年轻,谁认识你呀?

        尤其是罗耀一个人来,啥都没带,就想拿到钱,真是异想天开了。

        军统怎么了?

        军统敢得罪财政部吗?得罪了财政部,照样卡你的经费,没钱,你玩个锤子?

        这就是有钱就是大爷的嘴脸。

        至于财政部的大佬,罗耀根本见不到,就算见到了,也是远远的一瞥,人家根本不鸟你。

        你算老几?

        一个小破上校,还不是实授的,最多就是个职务军衔,这种人见得多了。

        就算中将主任温玉清过来,也最多派个司长接待一下,想要见孔部长,且等着吧,人家不一定有空呢。

        罗耀也知道是这么一个情况,他也不生气,就是来混一个脸熟,起码把这些人的面孔都记住了。

        这帮孙子,迟早有一天,统统给逮进去,这些人有几个屁.股干净的?

        转了一个上去,人倒是认识了不少,可事儿那是一点儿都没有办成,总能找到理由刁难你。

        要不是他还有个身份,估计,人家连门都不让进。

        ……

        “哎哟,攸宁老弟,你怎么过来也不说一声?”毛齐五见到罗耀,也是很惊讶。

        按理说,罗耀不在军统了,大中午的,不上班,怎么跑到自己这边来了?

        翘班,不应该呀。

        “蹭饭,毛座,您不会赶我走吧?”罗耀嘿嘿一笑。

        “嘘,小声点儿,别这么喊,让人听见了不好。”毛齐五忙说道,郑介民辞了主任秘书,这当年多年的副主任秘书的毛齐五终于转正了,他当然高兴了。

        这郑介民从来不管事儿,这刚升任军令部二厅副厅长还兼任三处处长,这军统这边主任秘书自然没必要抓着不放了,再者说,老毛对他也不错,他老婆那些乱七八糟的烂账拿到毛齐五这边,都是给足额报销的。

        这情得领。

        这毛齐五不但能忍,还能舔,还会做人,做事儿,跟他过不去做什么呢?

        可笑面虎那也是老虎,狠起来,惹到他,那也是六亲不认的。

        “嘿嘿。”罗耀笑了笑。

        “想吃什么,说。”毛齐五难得大方一回。

        “随便,我对吃的没啥要求,只要毛座请客吃饭,哪怕是咸菜稀饭我也乐意。”

        “哈哈哈,我哪能让你吃咸菜稀饭,那不是让人嘲笑我毛齐五慢待兄弟了。”毛齐五笑道。

        “倒也是,我这不是饿了,就想到你这里来了。”

        “瞧你这样子,是遇到什么难事儿了吧?”毛齐五吩咐了一下,转身过来问道。

        “别提了,说起来就窝心。”

        “为了钱的事儿?”毛齐五嘿嘿一笑,问道。

        “毛座,你才真是,秀才不出门,便知天下事,猜的真准。”罗耀笑道。

        毛齐五微微一笑:“这个不难猜的,你现在在军技室大权在握,能从物资调配部门把物资抢回去,都没有人敢啃声的主儿,能难到的事情不多,我一猜就知道是钱的事情了,你总不能带着人去财政部抢劫吧?”

        “快别提那件事了,要不是这些人扣着我军技室的物资不给,我能这么干吗?”罗耀道,“这人都得罪了,以后说不定会给我穿小鞋呢。”

        “你来了这一次,下一次估计也不敢把你怎么样,倒是财政部比较麻烦,财神爷嘛,这凡是后面有个‘爷’字儿的,那都不好惹的。”毛齐五道。

        财神爷确实不好惹,戴雨农为了能从财政部多弄一点儿经费,也是给孔家那位配备了了老头子一样的安保措施,当然,人家投桃报李,也在财政部搞了一个缉私总署,给了军统。

        至于现在的关系,那比当初自然要差了一些了,甚至有一些龃龉了。

        “毛座,你说,我想动一下林东川,行不行?”罗耀突然压低了声音,询问一声。

        “啥,你要动林东川?”毛齐五吓了一跳,林东川是什么人,他当然知道。

        单纯一个林东川,那不算什么,他本人也不是什么强有实力的家世,可他是孔家未来的东床,这在高层之中不是秘密了,孔二小姐喜欢,孔家那位也满意,就差一道手续了。

        “攸宁,你可别吓老哥哥我,你该不会是来真的吧?”毛齐五对上罗耀的眼神。

        罗耀眼神坚定,没有丝毫的犹豫和躲闪。

        “真想动?”

        “嗯。”

        “有证据?”

        “没证据,我哪来的底气?”罗耀呵呵一笑,他是可以动,但也可以不动。

        “戴老板知道吗?”

        “我这不是先来找毛座您来商量一下嘛。”罗耀卖毛齐五一个好道。

        “有把握吗?”

        “一棍子锤死有点儿难,但不死也得脱成皮。”罗耀道,“这我还是能保证的。”

        毛齐五眼珠子转动了两下:“老弟,你知道动了林东川的后果吗?”

        “知道,孔家那位一定会针对我,不过这一次,我被人诬陷,还没上面调查,这姓林的没少利用孔家的关系报复我,当然,报复我我不在乎,我只是个小人物,我这种人的死活在那些大人物眼里不算什么,甚至孔部长连我是谁都不知道,但小人物也是有尊严的,咱们辛辛苦苦也是为了给党国做事儿,我也没的罪过他林东川,是他自己被案子牵连了,反倒怪罪到我的头上,欲置我于死地,这就泥人还有三分火气呢。”罗耀说道。

        “老弟,我知道你委屈,也能理解你的心情,但是凡是还要三思而后行,不可鲁莽行事。”毛齐五劝说道,“这样,你先别动,我把这件事跟戴老板汇报一下,你再动,如何?”

        “行,我听毛座的。”罗耀考虑了一下,点头答应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