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书库 - 历史小说 - 秘战无声在线阅读 - 第676章:照片组的发现

第676章:照片组的发现

        “倒酒,满上!”

        六嫂江萍萍从房间内出来,招呼众人一声,紧接着就去厨房帮忙了,宫慧道了一声:“我去帮六嫂。”

        菜不容易上齐了。

        桌上的男人们酒已经喝了三轮了。

        “沈彧,你少喝点儿,罗耀和小慧明天都有工作,人家一会儿还的回去。”江萍萍提醒丈夫一声。

        “知道,罗耀的酒量我知道,我灌不醉他的。”沈彧嘿嘿一笑,继续端起酒杯,与罗耀碰了一杯,“你说呢?”

        “六哥海量。”

        “攸宁,咱们能在这里喝酒吃肉,可我四哥他还在里面受苦,哎……”沈彧突然放下酒杯,脸色暗淡的叹了一口气。

        热闹的气氛顿时冷了下来,罗耀也放下了酒杯,余杰的事情已经过去很长时间了。

        按理说,事情已经过去了,戴老板的气也该消了,可把一个军统训练专家就这样关在望龙门看守所,在里面虚度光阴,这就有些浪费人才了。

        “六哥,这段时间我确实忙了一些,没有时间去看老师……”罗耀连忙说道。

        “攸宁,我不是怪你,我知道你也有难处,四哥也确实犯了错,受些处罚也是应该的,我是心疼他的身体,他心脏不太好,又有关节炎,看守所里那个条件……”

        “六哥,我知道,我看着能不能想办法用保外就医的方式把老师从看守所里接出来。”罗耀想了一下道。

        “保外就医,这能行吗?”

        “得需要老师配合一下,不过,咱们两个从现在开始都不宜去望龙门看守所,可以让兴姐过去,但不能操之过急,必须要有一个合适的时机才行。”罗耀也不怕说出自己想法,都是自己人,不会出去乱说的。

        “这个办法倒是可以试一下。”沈彧点了点头。

        “此事,还需要兴姐配合,咱们需要她把咱们商量的这个办法告诉老师,然后咱们再来运作。”罗耀继续道。

        “这个不难,我来找我姐沟通。”沈彧点了点头。

        酒足饭饱后,沈彧也不谈撮合罗耀跟宫慧的事情了,罗耀都已经说的很明白了。

        宫慧帮江萍萍收拾桌子。

        罗耀,邓毅还有沈彧三人进了书房。

        “耀哥,今天中午,照片组汇报,那个山隆商行的老板许还山又去了繁星咖啡馆。”

        “哦,什么情况?”罗耀问道。

        “他今天见了一个人,耀哥,你猜一下,这个人是谁?”邓毅还故意的卖了一个关子。

        “这我哪知道。”

        “蔡松,虽然他故意化了妆,但还是被我认出来了。”邓毅从口袋里掏出一张照片递过去。

        罗耀接过来,看了一眼,显然是在咖啡馆内拍摄的,角度选的不是很好,但能看到半个轮廓。

        邓毅说的蔡松,罗耀知道,是叶川身边的人,郭祥自首,阿香被抓后,这个蔡松就成了叶川身边的管事儿的人。

        “能确定是他吗?”

        “确定,我们的人一路跟踪,看着他返回叶公馆的。”邓毅解释道。

        “有意思呀,这个叶川跟山隆商行应该没有什么生意上的往来吧?”罗耀问道。

        “查过了,没有半分关系。”

        “攸宁,你身边是不是有人跟山隆商行有关系?”沈彧突然问道。

        “六哥说的是小慧的助理姜筱雨吧?”罗耀呵呵一笑,有些事情也不需要隐瞒了。

        “你知道?”

        “知道,这个山隆商行其实就是日谍在山城的一个秘密交通站,姜筱雨的父母被日本特务机关控制了,然后反过来威胁姜筱雨为他们做事,这个事儿,姜筱雨已经跟我和小慧汇报过了,而我们就来了一个将计就计,利用姜筱雨来摸清日谍在山城的组织关系,这个山隆商行就是这样暴露的,联系之前我们的发现,基本可以确定,这个山隆商行是日谍在山城的重要的交通站,所以,我一直没有动手。”罗耀解释道。

        “我说呢,你知道,邓毅向我汇报的时候,我可是吓了一跳,那个姜筱雨跟你过去不是……”

        “六哥,根本就没有那么多事儿。”罗耀讪讪一笑,“其实也不是故意隐瞒,而是这个事儿知道的人越少,越安全,我们内部其实有日谍的渗透。”

        “我们内部有日谍渗透?”

        “是的,可能还不止一个,反正,我在密译室已经发现一例了,现在正在对密译室内部人员进行秘密的二次外调,我也希望没有发现,这样最好。”罗耀道。

        “那稽查处呢?”

        “不知道,这个就不好说了,我觉得,六哥,你们最好也要自查一下,可不能让日人钻了空子。”

        “邓毅,从明天开始,抽掉一组可靠的人,清查一下,最近一年内进入稽查处的人员,凡有身份可疑的,可以先斩后奏。”沈彧吩咐一声。

        “是,六哥。”

        “六个,邓毅,姜筱雨的情况,还请暂时代为保密,一旦让人日谍察觉,她在江城的父母那就会遭到日特机关的毒手了。”罗耀郑重的嘱咐一声。

        “放心,此事只有我跟邓毅知晓,绝不会跟第三人提及。”沈彧保证道。

        “眼下暂时还没摸清楚这伙日谍的组织情况,暂时还不到动他们的时候。”

        其实罗耀本来已经想动的,可现在“白狐”居然跟叶川牵连起来了,还是先缓一下,看姜筱雨那边能不能进一步获得白狐的信任,或许能收获更多的消息。

        “这个我们知晓,需要我们配合吗?”

        “盯着这个蔡松和山隆商行,监听商行和叶公馆对外通讯的电话,暂时不要打草惊蛇。”罗耀想了一下道。

        “好,这个都好安排。”

        “六哥,你们聊完了没有,时候不早了,我们也该告辞回去了。”宫慧敲门进来问了一声。

        “呵呵,差不多了,时候不早了,我这里也没客房,就不留你们了。”沈彧忙道。

        “六哥,我们就先告辞了,改日我做东。”罗耀起身道。

        “我那个送一下你们……”

        ……

        “耀哥,今晚的事,你是怎么想的?”回到家中,宫慧换上居家服,走进书房。

        “什么事儿?”

        “明知故问,就是六哥撮合咋俩的事儿,你到底是怎么想的?”宫慧坐下来,手捧着茶杯,低头问道。

        “我不是说过了,你怎么又问了?”罗耀有些头疼,女人对这种事情,要比男人敏.感多了。

        就罗耀跟她现在这感情,除非其中一个没了,另一个也不可能再有另外的想法。

        “你是不愿意娶我呢,还是故意找的借口?”

        “其实这个事儿,戴先生也问过我,我跟他说的,也是同样的理由,而且,咱们不是说好了,等抗战胜利了,只要你和我都还活着,只要你没变心,我都娶你为妻。”罗耀道。

        “可是抗战什么时候才能胜利,你知道一个女人的青春又有几年?”宫慧道。

        “那好,我再跟你一个约定,如果到三十岁了,抗战还没有胜利,咱俩就结婚,这总可以吧?”罗耀想了一下,说道。

        “你说真的,不是在敷衍我?”宫慧一抬头,十分认真的问道。

        “我什么时候说话不算数过?”罗耀呵呵一笑,只怕宫慧三十岁都未到,抗战就已经胜利了。

        这个时候,即便是相信抗战会胜利的人,恐怕也没有多大把握说十年之内能看到希望。

        宫慧的焦虑也是可以理解的,要是再过上十年抗战都不胜利,她的青春那是真的耽误了。

        “我不管,你得给我立个契约文书。”

        “没这个必要吧?”

        “有这个必要。”

        “行,立契约就立契约,反正我这心里也没有别的女人。”罗耀呵呵一笑,当即取了笔,在一张之上写下了一份承诺,然后,签上自己的名字,摁了手印。

        “本人罗耀,在此立下誓约,抗战胜利之后迎娶宫慧小姐为妻或以宫慧三十周岁为限迎娶,若违此誓,天诛地灭,人神共愤!”

        “我会好好保管它,若是你将来不娶我,我就一个人,死后把它带进棺材。”宫慧珍重的收了起来。

        这话说的罗耀内心不由的涌上一丝柔情,走过去,伸出手背,很自然的将宫慧搂在了怀里:“小慧,其实在我心里,你早就是我罗耀的妻子了,我想给你一个安稳的家,但不是现在。”

        “耀哥,我也不是想逼你,其实你越优秀,我就越患得患失,我也是怕失去你。”宫慧吐露心声道。

        “我们不光是恋人,还是最好的搭档,何分彼此呢?”罗耀道,“没有你在背后帮我,我很多事情也做不了,你呀,别妄自菲薄了,我找老婆,那是找合适的,不是比谁更优秀,那比我优秀的男人多了去了,你会移情别恋吗?”

        “我才不会呢,死我也要咬着你不放。”宫慧死死的抱住了罗耀的,贪婪的吸着那让她感觉无比安全的问道。

        “对了,今天我拿了一张照片让你找姜筱雨辨认,有结果吗?”罗耀想起“小美”的事情,问道。

        “我正要对你说这个事儿呢。”宫慧不舍的将罗耀推开,“我把照片拿给姜筱雨看了,她一眼就认出了照片上的女孩就是跟她在繁星咖啡馆接头的小美。”

        “这倒是踏破提携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罗耀当下把邓毅刚才在沈彧家中跟他提及的叶川的手下蔡松跟许还山在繁星咖啡馆见面的情况跟宫慧说了一下。

        “这两伙人怎么扯上关系了?”

        “还记得咱们过去曾经对“北川”和“美人蕉”的身份来历的分析推测吗?”罗耀问道。

        “岩里桃次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