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书库 - 历史小说 - 秘战无声在线阅读 - 第669章:二进宫

第669章:二进宫

        南泉街·叶公馆。

        叶川惹上了官非,这些天那些过去走得近的狐朋狗友们都不见了,显然都不想被牵连。

        这些人的本质就是这样,有好处就纷涌而至,没有好处,自然就躲得远远的。

        而且,关键时刻,一个能帮忙的都没有,虽然这些人家里后台势力不小,可这些二世祖们有几个能说的上话的?

        有几个横的,一听说对方是跟军统杠上了,也都歇菜了,连袍哥的大佬都给抓进去了。

        他们自问有几个能比得上安社的总舵把子石三爷的?

        他们是只会吃喝玩乐的寄生虫,败家子,可也不是没脑子的,爹妈能混到那个位置的,这遗传基因都不算差。

        就算有那个头铁的,想要出头的,还没到罗耀跟前,就让邓毅、曹辉他们给摁了。

        送上门发财的机会,那是不要白不要,这钱罗耀心里清楚,也是军统内部的潜规则,他不好改变什么,都能自己从不伸手拿,都让给下面做事的人了。

        这自己没拿钱,还落了下面弟兄们的好,一举两得,大家自然愿意跟着他做事儿了。

        郭祥自首,阿香失踪,叶川只能从自己从南洋带来的人当中提拔了一个管事儿的。

        这个人叫蔡松。

        叶川坐在书房,蔡松从外面敲门,急步走了进来。

        “怎么样?”

        “打听到了,今天上午的确有一般从滇城飞山城的飞机,但是飞机上的乘客名单,这个很难弄到,也不确定三小姐是不是乘坐这架飞机过来?”蔡松垂手站立禀告道。

        “我这个三姐行事作风就是这样,从小就对我是另眼相看,这一次爹派她来,就是来取代我的。”叶川脸色通红,拳头紧攥道。

        “公子,现在咱们在山城的产业基本停顿了,如果三小姐直接接管的话,那您可就只有回马莱了。”

        “我回去,你们也得跟着一起回去。”叶川道,“想办法,给我打听到这架飞机上的乘客信息。”

        “是。”蔡松无奈的点了点头,就凭他们这点儿人脉关系,还真是够呛。

        这要是过去,叶川一个电话,这都不事儿,可现在跟他玩的那些人个个都避之不及。

        “等一下,紧急联络一下白狐,就说我要见他,越快越好!”叶川忽然叫住了正要离去的蔡松,吩咐道。

        “是。”

        ……

        “这么说,走私奢侈品以及勾兑贩卖含有d品的咳嗦水是你,叶川,还有林东川三个人合谋?”

        侦缉大队的审讯室内,对石孝贤的审讯工作还在进行。

        “是,林东川关系硬,他可能打通进关的关系,还能搞定运输,无论是走空运,还是铁路运输都可以,这方面,我跟叶川都得仰仗他,所以他一分钱不出,还拿的大头,一个人独占四成的利润,我和叶川各占三成。”石孝贤道。

        “林东川从来不出面吗?”

        “他只负责打通关系,让货物顺利从缅甸那边入关,还有运输通关,税收等等,叶川负责国外货物的渠道以一己采购,我负责在国内的码头,仓储以及灌装和销售。”石孝贤解释道。

        “那你知道叶川跟林东川是什么关系吗?”

        “他应该在来山城之前就跟林东川认识了,至于怎么认识的,我还不太清楚,这个我没详细问过。”

        “叶川一来山城,就跟你和林东川提出做这个生意吗?”

        “那到不是,一开始,他是做的家族生意,香料,糖还有橡胶,这些都是他自家产的,而国内没有的,兼做一些香烟和洋酒等国内没有的生意,走的是正规的通关渠道。”

        “是通过那个南华贸易公司吗?”

        “是的,我知道南华贸易公司跟叶川有关系,但具体是什么情况,我还真不太清楚。”

        “你这都搞不清楚,他难道不会通过南华贸易公司先赚走一部分利润,再分给你和林东川?”

        “这个到不会,我们做的这个走私生意走的是南华的渠道,但结算不在他那边,这个生意的资金往来比较大,容易被人关注,所以,资金往来走的也是地下钱庄以及我们袍哥自己的银行。”

        “叶川和林东川在你控股的袍哥银行中都开设账户了吧?”

        “是,他们都用其他人的身份开设的账户,也是为了怕被查到。”石孝贤点了点头。

        “这是犯法的事情,你不知道吗?”

        “我们又不是正规的银行,若是都用真实身份开设账户,我的银行还怎么挣钱?”

        罗耀知道,所谓袍哥银行,其实跟地下钱庄的性质差不多,只不过表面上合法,其实骨子里做的还是那些上不了台面的生意,比如,发放高利贷什么的。

        不然,石三爷怎么能够在山城一呼百应?还不是有钱,有人嘛。

        “这两人在你银行掌握的账户你都知道吧?”

        石孝贤想了想,点了点头。

        “把它们写下来。”罗耀让人递了纸笔过去,让是石孝贤把账户名称写了下来。

        “账户上的钱,会作为买了咳嗽水上瘾者的补偿以及捐献给戒毒机构的经费,你认可吗?”

        石孝贤点了点头。

        “对于叶川身边的那个阿香,你了解多少?”

        “阿香姑娘,我知道的不多,只知道叶川对她十分信任,很多事情都是单独交给她去做,包括我们的生意,阿香姑娘都是经手人,反而叶公馆的那个祥叔,他倒像是个外人。”石孝贤回忆了一下,说道。

        “石三爷,能说一下,你跟叶川是怎么认识的吗?”罗耀继续问道。

        “有十多年了,那时候,我在军校打架犯事儿,被劝退,我父亲就把我送出国,去的是意大利,我一人到了那边,人生地不熟的,跟当地的一伙儿黑帮起了冲突,被追杀,叶川当时还只是个学生,他让我躲在自己住的地方,还替我把那些黑帮骗了过去,当时我受了上,在他家里养了将近半个月,叶川对我有救命之恩,若是没有他,那一次我真的可能会没命的。”说到十多年前的那段经历,石孝贤还有些心有余悸。

        “原来是这样,难怪石三爷宁愿自己赴死,也要维护他。”罗耀点了点头。

        这救命的恩情,确实需要报答的。

        “我知道叶川做了错事儿,可他自己也未必知道这咳嗽水是添加了东西的,说实话,卖了这么长时间,我也没有发现,我要是发现,早就不让卖了。”石孝贤道。

        “可是你们袍哥不也是经营一些烟馆儿,烟土的危害也是一样的。”

        “那不一样,烟土的危害,大家都知道,你买,我卖,大家你情我愿,只要不是我逼着你吸的就行,这咳嗦水不同,人家买回去吃的人不知道,最终吃出瘾了,这就是害人了,因为这些人本来就没染上d瘾的,现在是因为我才染上的,这个就不一样了,我对不起那些买咳嗦水治病的乡亲百姓,就算枪毙我也不冤!”石孝贤说道。

        “没有买卖,就没有伤害,石三爷,不管是否自愿,这烟土可不仅仅是危害一个人身体,他腐蚀的一个人灵魂,乃至跟一个国家,一个民族的灵魂,如果我们的国人都染上了大烟瘾,那会怎么样,我们成了洋人口中的东亚病夫,国将不国,这个道理,你读过军校,还出去见过世面,应该的明白的,你不觉的你为自己的做的这一番辩解很可笑吗?”罗耀骂道。

        “罗长官,我该交代的也交代了,要杀要剐,悉听尊便吧。”石孝贤闭上也眼睛。

        显然是,他把这一切说出来后,自己反而有一种放下一起的感觉。

        “对于你的问题,我们会根据你的情况给你一个合理的判决。”罗耀说道。

        “不是枪决吗?”

        “你都说了,我在演戏骗你,那我现在可以告诉你,其实我是真的就是在演戏骗你的。”罗耀说完,哈哈一笑。

        “姓罗的,格老子的,你个混蛋!”石孝贤指和罗耀大骂一声。

        “从今天起,你得转移去看守所了,这里不是你久待的地方。”罗耀没有生气,“放心,我已经打过招呼了,你在看守所内还住单间儿,一直住到你上法庭,判决下来之前。”

        从审讯室里走出来,拿着一叠上有石孝贤签字画押的证词,罗耀总算可以松了一口气了。

        这个案子总算取得巨大的突破了。

        “把这份证词给我抄录一份,原件好好保存。”罗耀吩咐邓毅一声。

        “抄录的这份要不要让石三爷也签字画押?”邓毅接过来,点了点问道。

        “也好,算是做一个备份。”罗耀想了一下,点头同意了。

        “明白。”

        “耀哥,有了这份证词,咱们就可以申请重新将叶川羁押吧?”曹辉凑过来问道。

        “嗯,把材料整理好,我去找唐局长签字。”罗耀点了点头。

        “得咧。”

        ……

        山城疗养院,自从案件说明会后,唐毅局长就病了,住院治疗,又挪到疗养院过来疗养了。

        这里环境要比医院好多了,闲暇的时候还能挑.逗一下那些年轻漂亮的小护士。

        唐局长这满面红光的,那一点儿病人的样子。

        这有点儿乐不思蜀了。

        看到罗耀提着果篮过来,唐毅脸色大变,就跟见到瘟神似的,拔腿就要跑。

        “唐局长,我来看您来了,您躲什么呀?”罗耀在疗养院的杂物间找到了躲在里面的唐毅,满脸堆笑的问道。

        “我一看到你来,准没好事儿,我不躲,我傻呀!”唐毅脸色讪讪,自己躲在这里都能被找到,他这是躲不开去了。

        “您躲是躲不过去的,疗养院就这么大,真把您弄丢了,我跟院长要人,您说他能不给吗?”罗耀嘿嘿一笑。

        “你狠,说吧,什么事儿?”

        “签发一张拘捕令。”

        “这次你又要抓谁?”

        “叶川。”

        “他不是保释了吗?”

        “发现新证据了,他的保释无效,得重新回来接受调查。”罗耀解释道。

        “我说你差不多得了,非要整那么多事儿干什么?”唐毅不满的说道。

        “石三爷把他供认出来了,咳嗽水的生意就是他跟石三爷一起做的,还有,江琳记者的绑架也是他一手策划,目的是为了陷害罗某人,此前没有直接证据,才允许他保释的,现在已经有足够的证据证明他犯下了这些罪行,那就必须要重新将其羁押了。”罗耀道,“叶川的身份特殊,侦缉大队无权签署二次拘捕令,所以我只能来找您了。”

        “罗主任,你还真看得起我。”唐毅连连苦笑。

        “唐局长,反正您又不是第一次签了,再签一次又何妨?”罗耀笑呵呵的道。

        唐毅一咬牙,知道自己今天不签这个字,罗耀肯定不会放过自己了,为了自己能够清静,这个字他只能是签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