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书库 - 历史小说 - 秘战无声在线阅读 - 第664章:红差(戏)

第664章:红差(戏)

        一张桌子。

        菜不多,都是石孝贤平时最爱吃的。

        一坛酒。

        两个杯子,两双筷子。

        “石三爷,请吧。”罗耀纯粹就是一个陪客,在杨帆给二人把杯中的酒倒满了之后,很淡然的望着对方道。

        “罗长官,这就是是石某人在这个世上最后一顿了。”石孝贤眼神挣扎了一下问道。

        “石三爷,这是你自己选的,没有人逼你。”罗耀点了点头。

        石孝贤眼角抽了一下,什么自己选的,刚才是谁命人强行掰开他的手指摁的手印?

        这才过去多久?

        “没想到,我石孝贤的命今天就要终结了。”石孝贤微微一仰天,眼眶似乎有些湿润了。

        人嘛!

        面临死亡的时候,害怕,恐惧是正常的。

        “这些菜都是你平时爱点的,吃完就送你上路。”罗耀点了点头。

        “我死后,你们打算如何处置我的遗体?”

        “我们先给你下葬,然后等过一段时间,会通知你家人,你下葬的具体位置。”罗耀道,“毕竟你的罪名不光彩,你死了,是不能够大操大办的,还是一切从简的好。”

        “我能最后再见一面我妻子和女儿吗?”

        “若是其他死刑犯,或许这个要求还能满足,但你犯的罪是不可以的,你也不想让妻女知道你所犯的罪行吧?”

        “好,既然这样,那我没什么可说的了。”石孝贤端起面前的酒杯,仰脖子一口把里面的酒水喝了一个干净。

        “姓罗的,我没有做过,我不是汉奸,这一切都是你强加给我的,你是在诬陷一个好人,你就等着我袍哥数十万弟兄的怒火吧!”石孝贤站起来,猛地指着罗耀的鼻子怒吼一声。

        “有没有诬陷,你心里清楚?”罗耀平静如常,“这个世上,不是声音大,人多,就有理的,如果把你的罪行公布出去,你觉得还有多少人会继续为你卖命?”

        石孝贤表情一呆,身体一下子跌坐在椅子上,他的精气神一下子仿佛被抽离了身体。

        他不甘心,可又能如何,如今他百口莫辩,他就是浑身长满了嘴,都说不清楚。

        他不禁有些悔恨过去自己太过狂傲了,得罪的人太多,而且还都是一些不能得罪的人。

        现在,他就只要有点儿把柄被抓住,这些人就要将他彻底绞杀,丝毫不留情面。

        他自以为手里掌握了数万袍哥,一呼百应,就可以在山城为所欲为,可在国家机器面前,这些又算得了什么?

        “我恨,我很呀……”石孝贤将手里的酒杯狠狠的摔在地上,双拳紧攥,仰天狂吼。

        “没有人不可或缺,区别不过是能承受的代价而已。”罗耀道,“石三爷,你活了这三十多年,还没有明白这个道理吗?”

        “姓罗的,你说的对,你比我年轻,但你比我要看得清这世道,难怪你能够在军统内这么快崛起,军统之狐,哈哈,你跟我其实是一类人,只是你选择了另一条路罢了。”石孝贤指着罗耀大笑,笑着,笑着,就笑出了眼泪。

        “我没你这么愚蠢。”

        “是,你是我这么蠢,可我也有我就这样一个性格,我若是改变了,我就不是石孝贤了,好了,该说的都说了,最后一顿饭也吃了,酒也喝了,什么时候送我上路?”石孝贤问道。

        “随时可以。”罗耀点了点头。

        “那就来吧。”石孝贤闭上眼睛,一副慷慨赴死的模样,似乎已经认命了。

        罗耀一挥手,杨帆取了一个黑色的头套过来,一下子套在石孝贤的脑袋上。

        然后,押着他往外走。

        上了一辆押送囚犯的囚车,车上应该不只他一个人。

        半个小时后。

        汽车停了下来。

        “把人带下来!”

        头套取了下来,骤然见到光亮,石孝贤适应了一下,看到这是一个树林,中间有一块空旷的地方。

        杂草已经被清理了。

        周围全部都是荷枪实弹的警察,然后,他看到三四个精壮的汉子,衣服脱的只剩下一件衬衣,挥动铁锹,正在那边挖坑呢。

        “姓罗的,没给我准备一口棺材?”一扭头,石孝贤看到了走过来的罗耀一行。

        “死刑犯枪毙,没有棺材,只有草席一尾,这是规矩。”罗耀冷冷的一声。

        “你们军统也太穷了吧,人都死了,都不给一口棺材,哪怕是那种薄板的也行呀?”

        “废什么话,没给曝尸荒野就不错了,都这个时候了还挑三拣四的!”一名警察上来给了石孝贤就是一枪托。

        这一枪托可是够重的,石孝贤一个趔趄,差点儿没摔在地上,但嘴上还是不饶人:“格老子的,你以为老子能跟那些人一样吗?”

        “都特么的是个死人了,还装什么大尾巴狼!”

        “石三爷毕竟是山城有头有脸的人,不可羞辱。”罗耀出声制止一声道。

        “还有头有脸,狗汉奸一个,啐!”

        “你说什么,谁是汉奸?”

        “说你呢,当然你就是汉奸了。”那警察丝毫不怵,直接给回了他一句。

        “你凭什么说我是汉奸,我石孝贤顶天立地,上对得起天地良心,下对得起父母妻儿,岂容你这等小人污蔑?”石孝贤怒目圆瞪,喝斥道。

        “走私贩卖烟土和d品,这良心可是真好呀!”

        石孝贤一下子被这句话臊的满面通红,这件事儿上面,他确实有愧的,而且是很亏心的。

        “是,这件事是我做错了,但我会补偿的,但我不是汉奸!”

        “你跟日本间谍勾结,走私奢侈品和d品坑害山城父老,绑架记者,陷害抗日英雄,不是汉奸又是什么?”

        “我什么时候陷害过抗日英雄了?”

        “死到临头,还不悔改,看来你是无药可救了。”

        “混账,我说了,我不是汉奸,姓罗的,我就要死了,你能不能让我死个明白?”石孝贤突然面孔狰狞的回头冲着罗耀大吼一声。

        “石三爷,你不是清楚了吗,还要我解释什么?”罗耀走了过来。

        “你说我是汉奸,我从来就没认过,那不过是你和你背后的人想要弄死我找的借口,但是刚才这位兄弟却说我勾结日谍,陷害抗日英雄,这罪名你给我说清楚,否则,我今天就算死了,也要化作厉鬼纠缠你一辈子!”石孝贤大声质问道。

        罗耀手一挥,押着石孝贤的警察松开手退到一边去了。

        “石三爷,你真想知道吗?”

        “废话,我死也要死一个明白!”

        “那我想知道的呢?”

        “你什么意思?”

        “石三爷,明知故问吶。”罗耀呵呵一笑。

        “你想跟我做交换,让我出卖我的兄弟?”石孝贤面露怒容,这还不明白。

        “嗯哼,不然呢?”

        “不可能,这绝不可能,这是违背做人的信条!”石孝贤斩钉截铁的说道。

        “那你就去死吧。”罗耀一抬手,换了衣服冰冷如刀的面孔,“准备行刑!”

        “是!”

        “坑挖好了没有?”

        “报告长官,还差一点儿。”

        “那就快点儿,赶在宵禁之前回城,耽误了,又要解释一通,很麻烦的……”

        “石三爷,待会儿是打你的脑袋还是心脏呢?”罗耀问石孝贤一声,“打脑袋,瞬间意识湮灭,很快就死亡,心脏嘛,就稍微慢了一点儿,死亡之前还能再留恋一下人世间的美好。”

        “别说了,姓罗的,给老子来一个痛快的。”

        “行,就给石三爷安排一个痛快的死法,成全了他所谓的忠义。”罗耀点了点头。

        “长官,坑挖好了!”

        “把石三爷请过去!”

        石孝贤被押到了坑边上,边上还有四个死刑犯,都被蒙着眼睛,跪在了地上。

        “跪下!”

        “罗长官,我想有尊严的死,能让我站着吗?”石孝贤此刻心态已经有些崩了,他恳求一声道。

        “好,成全你。”罗耀点了点头,让石孝贤从地上站了起来。

        “预备,举枪!”

        “放!”

        随着罗耀一声令下,五名行刑的警察在一瞬间都扣动了手中的步枪的扳机。

        枪响了。

        惊起林中鸟一通乱飞。

        噗通!

        最近的一名死刑犯栽倒他的脚边,鲜血如同泉涌一般,一下子形成了一个小滩。

        石孝贤睁开双眼,发现自己居然没有事,也就是说刚才的那一阵枪响,他并没有中枪。

        怎么回事儿?

        这么近的距离,这些行刑的警察莫非眼睛都瞎了,这都打不准?

        但是,当他想要转过来瞧一下的时候,却发现自己双脚居然没有力气挪动半步。

        鼻子嗅到了一股浓烈的血腥味儿,一看跪在身边的四名死刑犯已然都变成了冰冷的尸体。

        身体抑制不住的抖动起来。

        心脏猛的收缩起来,瞳孔放大。

        恐惧一下子充满了身心!

        没错,他刚才枪响的一瞬间,他感到了前所未有的恐惧,他发现自己没有想象中的那么勇敢,不怕死。

        “怎么回事儿?”

        “报告长官,是哑弹!”

        “重新装填,准备行刑!”罗耀喝令一声。

        “耀哥,一般这种情况,不能继续行刑,得重新选一个日子,否则不吉利!”邓毅忙走过来道。

        “还有这种说法?”罗耀皱眉的问道。

        “是的,这是出红差的规矩。”

        “行吧,把人带回去,择日再执行枪决,反正也不过是多活一两天而已。”罗耀从善如流道。

        “是。”邓毅一挥手,“带回。”

        听到“带回”两个字,石孝贤一下子瘫倒坐在了地上,他明白,自己暂时死不了,可如果再来这么一次的话?

        他真不知道自己能不能坚持的住。

        ……

        “耀哥,这戏都演到这份儿上了,这石孝贤若是还不肯开口。那咱们是真没辙了。”看着两名警察将石孝贤套上头套,将人押上了空荡荡的囚车,邓毅小声的对罗耀道。

        “他要是真头铁,咱还真就没办法了,非要死,咱硬拦着也不合适。”罗耀点了点头。

        “其实这石三爷给山城老百姓还是坐了不少好事儿的。”邓毅惋惜一声。

        “坏人做善事,他就能洗白了吗?”罗耀反问道,“要搁着我的意思,一枪毙了他都不冤枉的。”

        “动作都快点儿,一会儿回去,我请大家伙儿吃宵夜呀!”

        这坑没白挖,那枪毙的四个都是死刑犯,早就判了,只是一直没有执行枪决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