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书库 - 历史小说 - 秘战无声在线阅读 - 第655章:权宜之计,利益交换

第655章:权宜之计,利益交换

        万国医院,特护病房内。

        罗耀摁下了暂停键。

        杨堪全程听完叶川跟石孝贤的对话,一言不发,军统是特务机关,办案时候录音,这很正常。

        这并不意外。

        “老朽不太明白,罗长官让老朽听这段录音是何意?”杨堪坐在病床上,双手杵着一根拐杖问道。

        罗耀呵呵一笑:“以您的阅历,您还听不出来一点儿什么吗?”

        “罗长官年纪轻轻的,倒是学会了打哑谜了,老朽还真没听出来。”杨堪摇了摇头。

        “表面上叶川是在跟石三爷承认自己所犯的错误,可实际上,他却是让石三爷把事儿担下来,他这是在利用石三爷。”

        “利用什么?”

        “他过去对石三爷有恩,石三爷这个人又喜欢讲忠孝节义,义字当头,报恩加上义气,石三爷很可能把走私和贩卖烟土以及d品的罪名承担下来,你知道这个后果吗?”罗耀知道杨堪肯定心中有数,只是不愿意说出来,那他就索性替他把这一切都揭开来。

        “罗长官,你也知道,我的劝说对他没用,他这个孩子认死理,脾气爆,根本不听人劝。”

        “坏就坏在这上面,石三爷如果只是个普通人,倒也无伤大雅,可他是袍哥的舵把子,是几万人的首领,他就不能够意气用事,只顾自己痛快了,而不管手底下数万弟兄的生计活路了!”罗耀义正言辞的说道。

        “罗长官,你的一番苦心,我这个老朽是明白的,可老朽不是那石孝贤,我做不了他的主。”杨堪叹了一口气说道。

        “杨老,我来,是给石三爷最后一次机会,他这一次是触犯了国法,就算他威望有多高,手底下有多少人马,这都不是他免罪的理由,而且,山城的袍哥也非他一人的,没有石三爷,照样可以活下去,再选一个出来当这个舵把子就是了,这难吗?”罗耀话锋一转,“只是石三爷这一脉恐怕日后很难再抬头了。”

        “这……”

        “杨老,为了一点儿义气就可以不顾跟随他的人死活,请问他又把跟随他的这些弟兄当什么呢,可以随时舍弃,抛弃的工具吗?”罗耀道,“那他也太自私了,不配坐现在这个位置。”

        “罗长官,这个叶川我第一次见他,就觉得这个人眼神闪烁,有些心术不正,可他跟石三过去是相识的,而且还帮过石三,在异国他乡,那种感情更非一般,只是没想到,他来了之后,就捣鼓石三跟他一起做生意,还拉了一个姓林的什么人入伙,是赚了不少钱,我也不太懂做生意,心想着,只要不作奸犯科,我又何必多管闲事呢……”杨堪也是叹了一口气,把自己的心里话说了出来。

        “杨老,现在只有您能救他了,其实我本意并不是要对付石三爷,那个庄子,只是个意外的收获,可这种事儿,一旦开了头,就无法收手了,您明白吗?”罗耀压低了声音,说了一句掏心窝子的话。

        杨堪怔怔的看着罗耀的眼神,发现对方并没有一丝一毫的躲闪,真诚而清澈。

        干净。

        军统里还有这个干净的人?

        这怎么可能,一定是看错了,但杨堪也知道,不管这个叫罗耀的年轻人说的是真的还是假的。

        石孝贤若是真把罪名担下来的话,等待他的很有可能就是一颗子弹,甚至还会成为“袍哥”的耻辱。

        真以为上面那些人不想杀他吗,做梦都想,这不是找不到合适的借口,又怕引起政局的动荡不稳。

        迟迟没有下手,真找到了借口,杀一个石孝贤又如何?

        老头子连主政一省军政的主席那说杀就杀了,那还是手底下有兵的人,“不抵抗,擅自撤退”,还不是说杀就杀了,他手底下那些骄兵悍将们有哪一个敢跳出来造反的?

        无他,大义尔!

        老头子手里掌握大义,更是民心,杀一个主政一方的大佬,那是如同宰杀猪狗一般简单。

        有谁敢反对?

        凭什么杀不得一个江湖帮派的头头?

        一个犯了国法,祸害百姓的人都杀不得了,那什么人杀得?

        就凭你过去的功劳,那些被杀的人,谁过去没点儿功劳,就是那个被杀的省主席,那主政一方,也是有政绩的,那就可以不杀吗?

        功过不能相提并论。

        所以,照杀不误!

        “罗长官,老朽能否再请求试一下?”杨堪想了一下,石孝贤毕竟对他不错,又是好友的儿子,总不能眼睁睁的看着他一步步错下去吧?

        “可以,但是您的身体?”

        “没关系,我又不是去跟他吵架的,要吵也早就吵过了,再吵,也没啥意义了。”杨堪说道。

        “行,您要是觉得可以,我来安排。”罗耀点了点头。

        “谢谢你了,罗长官。”

        “您别客气,我这也是为了石三爷好。”

        罗耀走后没多久,闵忠就过来了。

        “杨老,刚才我来的时候看到了那个姓罗的车,他是不是又来过?”闵忠走进病房,看到杨堪坐在病床上的发呆,上前问道。

        “刚走,他给我听了一段叶川探视你干爹的对话录音。”杨堪解释道。

        “那个叶…叔都跟我干爹说了些什么?”闵忠中间停顿了一下,继续问道。

        “话是好话,推心置腹,但是目的就不那么单纯了。”杨堪道。

        “什么意思?”

        “他提到了在意大利跟你干爹的日子,虽然没提他救你干爹那一次,但你干爹是个重感情的人,叶川这么一说,他还会再对警察说实话吗?”杨堪叹了一口气。

        “干爹糊涂呀!”

        “你干爹这个人优点明显,缺点也突出,这样的人通常是大豪杰,但大豪杰未必就有好下场。”

        “不行,我要去劝干爹别上他的当!”

        “你去了,那是火上浇油,你干爹能听你的?”杨堪道,“此事,还带我去。”

        “您这身体能行吗?”

        “不能行也得行了,这一次我若是不去,恐怕他的小命不保。”杨堪说道。

        “对了,杨老,昨天叶川把我叫过去,请我帮他寻一个人,就是他身边的那个叫阿香的女子,我答应了,但是,我把命令发下去了,奇怪的是,这快两天下去了,一点儿消息都没有。”闵忠道。

        “人只要在山城,连你们袍哥都找不到,要么就是被人藏起来了,要么就是人没了。”杨堪想了一下,道,“你觉得呢?”

        “我干爹出了这个事儿,其他堂口的人都刻意的撇清楚关系,就算有线索,估计也不会跟我说。”闵忠这几日过的很艰难,石孝贤进去了,没有主事之人,社内也有人蠢蠢欲动,欲取而代之,除了他和一些死忠分子之外,谁还想着石孝贤能够出来。

        巴不得他坐牢,吃枪子儿呢。

        “杨老,我干爹他这一次真的会有麻烦?”

        “你说呢,他那个死犟的脾气,谁能劝得了他,尽人事,听天命吧,反正你也要早做准备,别事到临头,慌了手脚。”杨堪提醒道。

        “不会的,如果干爹真的判有罪,我就带着弟兄们劫狱,大不了,我们落草当土匪去!”

        “说什么混账话,你能当土匪,你干爹都不能,他父亲是革命元勋,你想让你干爹做一个不忠不孝之人吗?”杨堪愤怒的呵斥一声。

        闵忠脸色讪讪,耷拉下脑袋。

        “行了,我会尽力去帮他的,如果他想通了,开口把实情说出来,事情就还有转机。”杨堪道。

        可能吗?

        闵忠在心里打了一个大大的问号。

        ……

        “我让老齐先腾出了三十个房间出来了,当然,没集中在一个地方,毕竟咱们有人已经搬进去住了,总不能再让人折腾一下,给他们腾地方,就是临时住一下。”回到暮光大厦,宫慧比她早一步回来,把事儿跟他汇报道。

        罗耀知道,这应该是宫慧故意的,要是把密检所的人都安排住在一起,那这些人势必抱团。

        一旦抱团了,那想要打散就难了,所以,宫慧来一个釜底抽薪的办法,把这些人分开住,跟密译室的人混住,这样自然就能把人分化拉拢过来了。

        “这些事儿,你看着办就是了。”罗耀点了点头。

        “那个安置费的问题,我找谁谈?”

        “找王维君吧,这个事儿应该他在负责的。”罗耀想了一下道。

        “军技室既然成立了,合并也开始了,这经费是到什么地方领,每个月多少?”

        “军技室的经费是每个月五万元,从委员长特别经费中提取,由财政部统一方法,这个经费的问题,我还需要跟温博士和毛副主任商量一下,看由哪个部门对接。”罗耀说道。

        “不应该是总务组管财务吗,这还要商量?”宫慧不解的问道,密译室的经费就是她经手管理的,当然具体事务是齐志斌在做的,后来齐志斌去管密译室对外产业了,密译室的财务工作也就归她管了。

        “这可不是在密译室,财务事务,你我这么一商量就说了算的,密检所过去每个月两万元的经费,还有外汇配额,这些权力过去都掌握在温玉清手里,温玉清的老婆孩子能在香港过着优渥的生活,你觉得这钱从哪里来的?”罗耀嘿嘿一笑。

        “政府给他的薪水不少了,不够吗?”

        “相比大多数人来说,给他的薪水是不少,还有各种车马费的补贴,可这些钱对于温家人来说,那可就差远了,温夫人请自己的闺蜜出去吃个法国大餐,再听一场戏,估计小半月工资就没了。”罗耀道,对于温玉清的调查,他当然做过了,知己知彼嘛。

        “那怎么办,如果没有财权,我这个总务组组长当了还有什么意思?”

        “不急嘛,军技室不同密检所,他想要直接掌控财权是不可能的,别说我们反对,就是毛宗襄也不会同意的。”罗耀道,“这就需要一个博弈了,说不定还要许诺一些条件出去。”

        “这不就是暗箱操作,利益交换?”

        “权宜之计,有何不可?”罗耀笑了笑,到了这个位置,可不能光讲工作能力,得讲政治和谋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