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书库 - 历史小说 - 秘战无声在线阅读 - 第654章:动机

第654章:动机

        在石孝贤面前,叶川就是一个“无辜者”的形象,如果不是在里面将他们隔开的话。

        叶川一定会找机会把他这种形象继续在石孝贤脑海里深化一下。

        很多不合常理的行为,当你站在对手的角度,去思考,去揣摩的时候,你就会发现。

        这可是他经过精心算计后最好的选择。

        叶川先是揽罪,一副要替下石孝贤的样子,其实就是为了后面他自己“脱罪”的表演。

        他可以承认自己一时糊涂,为了报复罗耀,而选择了做一场戏的“下策”,再制造一次舆论,来彻底钉死对方。

        兵行险着,这一步,他玩脱了。

        但他做这一切都是基于一点,那就是为了给自己“受辱”的女朋友出气!

        只要这一点立住了,即便他犯了罪,做错了事儿,都会赢得相当的同情分。

        因为这是一个为“爱”而复仇的男人。

        这是叶川早就定好的人设,因为只要江琳不开口,他这个人设就破不了。

        即便是江琳把事实说出来,那人们会更加同情他,他不但被自己心爱的女人骗了,还甚至为他犯了罪……

        江琳现在根本不可能主动站出来证明这一点,那样,她自己会身败名裂的。

        叶川就是认准了这一点。

        庄子里查抄出来的违禁品和d品,能证明这些东西跟他有关的就只有石孝贤和、胡佑嘉以及阿香三个人。

        这三人,除了阿香他不知道已经落入罗耀之手之外,最可能开口的人就是石孝贤了。

        石孝贤一开口,那么叶川参与走私和贩卖d品的罪行证据链就闭合了,就可以直接抓人了。

        “去哪儿?”

        “哦,先生,您到前面随便找个地方把我放下来就行了,后面有车过来接我。”罗耀忙道。

        “前面停一下。”戴雨农吩咐司机一声。

        “找个时间,你跟宫慧过来吃个饭。”罗耀从车上下来,正要关上车门,戴雨农探头过来说道。

        “行,先生给个电话,我们随叫随到。”罗耀点了点头。

        戴雨农点了点头,待罗耀关上车门,汽车发动后,迅速的往前面开去。

        “走,去侦缉大队。”罗耀跳上自己的美式吉普车,吩咐开车的杨帆一声。

        ……

        一到夫子池福泰茶馆门前,就看到一辆黑色的道奇汽车停在路边,一看号码很熟悉。

        这不是叶川叶公子的座驾吗?

        怎么主动跑到侦缉大队来了,这是想要做什么?

        既然叶川在侦缉大队。罗耀就不能直接进去了,到不是怕,而是碰见了,会给人落下口舌,也没到直接跟他面对面的时候

        “老虎,看邓毅或者曹辉在不在,随便叫一个人到茶馆来,我在二楼老地方等他。”罗耀下车后吩咐杨帆一声。

        “好咧。”

        罗耀抬脚进了茶馆,掌柜的自然是认识的,马上堆着笑脸迎上来:“秦先生来了,楼上请。”

        “沏一壶碧螺春,再上点儿瓜子儿,花生啥的。”罗耀点了点头,吩咐一声,径自就循着楼梯上去了。

        “得嘞,马上就来。”

        罗耀才坐下,就听见外头一个脚步声进来了,掌柜的亲自提着茶壶,后面跟着一个小伙计儿。

        “秦先生,您的查,刚沏的,小心烫。”掌柜几乎腆着笑脸过来,“这是瓜子和花生,您随便吃,不够再叫。”

        “行了,下去吧,我坐一会儿,等个人。”罗耀一挥手,习惯了。

        不一会儿,杨帆领着曹辉从外面进来了。

        “耀哥,您来也提前招呼一声,我好去门口接您?”曹辉见到罗耀,开心的说道。

        “接我干嘛,我就是顺利过来看看。”罗耀笑了笑,取了一个茶盅,给曹辉倒了一杯道,“门口那车怎么回事儿,叶川过来了?”

        “嗯,叶川要探监,带着他那个狗头律师一起来的,邓科给拦了,不让见。”曹辉解释道。

        “理由呢?”罗耀剥了一颗花生扔进嘴里,一边嚼,一边问道。

        “叶公子并不是石三爷的家人,按照规矩,是不能探视的。”曹辉说道。

        “那个律师呢?”罗耀点了点头,案件侦查阶段,除了家人和直系亲属以及辩护律师有权利探视,其他人是不允许见面的,当然如果是涉及特殊的刑事案件,家人和亲属都不允许探视的。

        叶川跟石孝贤最多是结义兄弟关系,这个结义兄弟在法律上是不承认的。

        除非是一个父母收养的那种,但他跟石孝贤显然不是,他是没资格探视的。

        但是,在日常执行过程中,就是另外一回事儿了,但是邓毅这么做,在法律上丝毫没有问题。

        “你去跟邓毅说,找个理由,让他们见上一面,但叶川身边那个律师不可以,他不是石孝贤的辩护律师,是个不想干的人,不可能给他开这个口子。”罗耀吩咐道。

        “这不是送给他们把柄吗?”

        “这个事儿,真拿出来在法庭上讲,恐怕以后会有很多人恨死这个律师的,因为这样本来很多人的方便之门全部被他给堵死了,不恨他,恨谁?”罗耀道。

        一个律师,除非不想干了,跟警察总是对着干,有背景还好,没背景的话,玩死你不偿命。

        “我要听他们说什么。”罗耀叫住了拔腿就要往外走的曹辉。

        “明白了,耀哥!”曹辉瞬间领悟了,扭头过来嘿嘿一笑,麻利儿的去传话了。

        ……

        设备已经架好了,罗耀也从后门进了侦缉大队,进了侦听室,从邓毅手中接过一只耳麦,放在了耳边。

        骤然见到叶川,石孝贤相当的意外,这两天他在情义和法理之间煎熬着,不知道该如何做决定。

        若是说实话,他的罪是轻了,可叶川就要坐牢了,他是个讲义气的人,叶川虽然走私,贩卖d品,可这钱他也没少赚,这一次的确是叶川犯事连累了他,可他因此出卖兄弟,那岂不成了不义之人了?

        这跟他一直以来坚持的原则和价值是冲突的,所以,那怕是杨堪过来劝说他,他还是不肯说。

        再者说,即便是叶川真做错了,也是为了报复那个“欺负”了弟妹的军统特务,什么抗日英雄,呸,还不是见色起意的下流胚子,幸亏是没能得逞。

        “三哥,你受苦了!”

        “叶川贤弟。”

        这一声,真是喊的情真意切,荡气回肠,甚至都有些肉麻了,那画面,罗耀极力压制不要去脑补。

        接下来的对话跟罗耀脑海里预演的差不多,叶川果然是像石孝贤诚恳的承认了自己的错误,甚至还承认了江琳是他授意下绑架的(没有说,是在桌上写下来的,根据谈话内容和声音判断),只是他不知道军统怎么会知道那个庄子的,还在当天夜里就布置了一场营救行动,只能说明一点,他的一举一动已经被军统监视了,其中也包括江琳。

        最后得出的结论是,这一切都是军统的阴谋,他们真正的目标是冲着石孝贤这个山城袍哥总舵把子来的。

        “邓毅,听明白了吗?”罗耀放下耳机,对邓毅问道。

        “耀哥,这家伙是明显想挑起军统跟袍哥的关系,这用心太歹毒了。”邓毅也是经验丰富,岂能听不出来。

        “这家伙设计了一个连环坑,我是他的第一个目标,第二才是石孝贤,第一步,利用记者江琳把我搞的身败名裂,顺便把军统名声搞臭,第二,就是利用走私和贩卖d品,挑起军统跟袍哥的对立。”罗耀解释道。

        “可他这么做是为什么呢?”

        “对,他的动机是什么呢?”罗耀点了点头,“他一个外来户,有什么目的要这么干呢,这似乎对他没有半点儿好处,还把军统和袍哥都得罪了,今后在山城那是寸步难行。”

        “是呀,耀哥,为了一个女人,这姓叶除非是脑子进水了,为什么要这么做?”曹辉也是一脸迷茫。

        “如果他来山城的目的就是这个呢?”

        “就是这个目的?”邓毅眼睛猛然睁得老大,惊道,“耀哥,你说,叶川的身份……”

        “邓科猜的没错,从一开始我就觉得不对劲,所以就一直没动他,看他怎么跳,结果,他看我岿然不动,一点儿都不回应的样子,有些着急了,居然使出了绑架江琳,嫁祸给我的昏招,当然,这也不一定是昏招,或许他是另有深意,不然,整件事就跟石三爷扯不上了,他想来一个一石二鸟,可惜,玩脱了。”罗耀呵呵一笑,解释道。

        “那现在怎么办,早知道就不让他们见面了,石三爷已经信了这个叶川的话,恐怕咱们再怎么解释,他也不会相信了。”邓毅着急的说道。

        “我们要是拦着他们见面,也不可能清楚他的险恶用心,有得必有失嘛!”罗耀不在意的一笑道。

        “耀哥是早就有办法了。”

        “我们的话,他肯定不信,但是有个人的话,他就不见得会不信了。”罗耀道,“把这个录音带子给我刻录一份,带走。”

        “是,这个容易,马上就可以弄好。”邓毅答应一声。

        ……

        走出侦缉大队的叶川脸色很平静,但是,当他看到福泰茶馆门口停着的一辆美式吉普车的时候,脸色微微的露出一丝狰狞。

        紧随身后的律师吕方注意到了叶川这一脸色的变化,轻声唤了一声:“叶公子。”

        “嗯,走吧。”叶川厌恶的看了那吉普车一眼,快步朝自己的座驾走了过去。

        身边现在能够用的人,居然是这个‘流.氓’律师,还是阿香给找回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