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书库 - 历史小说 - 秘战无声在线阅读 - 第649章:给他一点儿压力

第649章:给他一点儿压力

        山城·万国医院。

        杨堪在侦缉大队突发心梗,直接被送到了这里接受治疗,得亏是救的及时。

        不然还不等人送到医院,人就没了。

        杨堪这一入院,那来看望的人可就多了,杨堪毕竟是曾经是中山先生跟前的老人,党国的元老。

        这他在石公馆静养,没有人过去打扰,可这一生病,那知道的人,还不闻风而动。

        即便是杨堪跟老头子理念不同,也不接受国民政府的邀请,出来做事儿,也没有人敢怠慢他。

        一个没有什么实权,就还有一点儿声望的老人,这种人只能养着,让着,给点儿礼遇也是应该的。

        人呐,最怕的就是兔死狐悲。

        监察院长来了,国府主席也来了,川省主席张岳军也过来了……

        热闹的很呢。

        老头子这是还在柳州开军事会议呢,不能过来,也派了人过来探视了,面子功夫是要做足的。

        住的是特护病房,专职的护士,大夫也是最好的,药国内没有的,去国外买,买到了,用飞机直接空运。

        这待遇没说的,也挑不出半分毛病来。

        罗耀没跟着凑热闹,他也不想在大佬跟前找存在感,他一个干特务的,没那个必要。

        万一碰到了,都不知道怎么说。

        所以,等这一波差不多消停了,他才悄悄的拎了一袋水果也去万国医院了。

        他跟杨堪不熟,若不是他在侦缉大队突发病这一段关系,他都不需要跟他有任何交集。

        不要以为跟大佬说上几句话就是好事儿,还真未必,要知道杨堪跟老头子骨子里是对着干的。

        这个没人跟他讲,他也当做不知道。

        反正,他也没提什么贵重的礼物去看人,一袋子水果跟满病房的高级营养品和补品相比,根本就是九牛之一毛。

        杨堪还缺这点儿水果吃不成?

        罗耀名为看望杨堪,实际上还是为了关押在侦缉大队的石孝贤去的,杨堪去了一趟之后,石孝贤的思想已经有些松动了,但这个人出了名的固执,别人很难劝得动。

        原先他爹还在的时候,还能说他两句,现在爹死了,他爹的那些老弟兄说话也未必听了,毕竟翅膀硬了,羽翼丰满了,那些老家伙们,土都埋半截了,有必要再听吗?

        唯有养在家里的杨堪,那是对他是真心好的一个长辈,他不但听,还有些怕。

        有敬畏的人还好,如果一个人连害怕的人都没有,又不敬畏这天地的话,那他就离灭亡没多久了。

        杨堪住的病房,除了护士之外,闵忠还把照顾他日常起居生活的一个阿婶安排过来。

        杨堪不是川府人,吃不惯川菜,又年纪大了,饮食上喜欢清淡,所以他的饭菜在石家都是专门做的。

        如果不安排一个专人给他做饭,估计他根本待不下来。

        杨堪下午让人推着在医院的花园散了一会儿心,太阳不那么暖了后,就回病房了。

        读了一会儿报纸,再看了一小会儿书,有些乏了,就上.床躺了一会儿。

        醒来的时候天色擦黑了。

        医院的规矩,吃饭得准时,因为,吃完饭后,他需要吃药,这吃饭不准时,吃药就没个准儿了。

        这段时间,护士也不在,招呼他的婶儿也要去准备他的晚饭,医院给她开了一个小灶。

        直接在医院把饭做好了,这样不容易凉了。

        当然,病房里虽然没有人,可并不等于没人保护杨堪的安全,闵忠在医院安排的自己手下,二十四小时守在病房外呢。

        罗耀来之前,给闵忠打了一个招呼,别人来了,被挡在门外,不让进就不太好了。

        闵忠纠结了半晌,才答应下来,人家是来探视杨老的,他故意拦着,也不合适。

        再者说,干爹还关在里面呢,这人家一句话,就关系着石孝贤在里面过得好不好。

        这面子得给。

        罗耀来看自己,杨堪也有些意外,他其实并不知道罗耀进来,而是醒来的时候,一睁眼,感觉边上有人,打算坐起来的时候,有一只手臂过来托住了他,才看到人是罗耀。

        “罗主任?”

        “杨老折杀晚辈了,您叫我一声小罗就可以了。”罗耀忙谦逊一声,“看您睡得熟,不忍唤醒,本打算离去,明天再来,没想到您这时候醒了。”

        “我就是小憩一会儿,你把我叫醒就是了。”杨堪看了一眼床头柜子上的一袋子水果,问道,“你买的?”

        “晚辈一点儿小小心意。”

        “谢谢了,我这里水果多了吃不完的,浪费了,你们还是带回去吧?”

        “哪有看望病人,还把礼物拎回去的道理,您老吃不完,可以拿个医生和护士吃,让人家也承您一个人情不是?”

        “你个小罗主任说话挺实在的,不像戴雨农那个小子,透着一股子虚伪。”杨堪当着罗耀的面上直接就批评起戴雨农来。

        “戴先生每天要面对形形色.色,各种带着面具伪装的人,自然要矜持一番的。”

        “你还真是会说话,把虚伪解释的这么清新脱俗。”杨堪呵呵一笑,也不知道是赞赏还是讽刺。

        罗耀陪着一笑:“杨老,我本无疑对付石三爷,您是知道的,但是他跟叶川这种人合伙做这种生意,祸害我百姓,这就不能忍了,什么钱能挣,什么钱不能挣,他应该清楚的,如果他不知咳嗽水里含有这种致瘾性的d品还则罢了,可他若是知道这一点,还继续赚这种钱,试问,谁能容得了他?”

        杨堪默然不语。

        其实鸦片烟土之祸,一直都存在,政府禁而不绝,还不是因为能从此物上获利巨大。

        云、贵、川的等地都有大面积的种植,而且被视为当即经济支柱,军阀们为了养兵,钱从何来,光靠收税,根本养不活那么多的军队,烟土买卖是来钱最快的。

        真要说危害,这些明里暗里支持烟土买卖的人,才是最大的祸害,应该把这些人都抓起来,统统法办了。

        跟这些人比起来,一个石孝贤又能算得了什么?

        但是法律对鸦片烟土就是禁止的,禁止种植,禁止买卖,禁止吸食。(有资料,抗战期间,重庆警察局办的案子中,最多的就是烟土买卖其次是偷盗,鸦片烟土买卖占了三分之一之多。)

        石孝贤撞向枪口了,很显然不可能不办,何况,他自己过去也太狂了,得罪了高层的人。

        军统的案子,没逮着往死里办已经够客气了,要知道,落到军统手里的,有几个能全须全影儿的活下来?

        “孝贤是个重感情,讲义气的孩子,叶川在意大利的时候,曾经救过他一命,你让他出卖自己的救命恩人,只怕他不会答应的。”杨堪叹了一口气,“你也看到了,我都这样劝说他了,他都不肯把实情说出来。”

        “重感情,讲兄弟情义,这是好品质,这样的人也是值得信任的,可这是小义,与大义相比,根本不值一提,假若为了小义,就可以坑害自己的同胞,这样的义气,在老百姓的眼里就是作恶,是不义之徒,我这么说,杨老赞成吗?”

        杨堪点点了点头:“罗主任说的没错,可道理谁都明白,可心里的坎儿不是说过就能过去的,我希望你能给他一点儿时间。”

        “时间我可以给,也给得起,可是拖得越久,对石三爷是不利的,有些事情,谁先说出来对谁就有利,要是根本不需要他说出来,我们也可以直接定罪的话,那性质就不一样了。”罗耀道,“主动交代,有自首情节,或者提供线索,有立功表现的,那在判决上是完全不同的,杨老,您应该明白这个道理,军统这一次在办这个案子上,并没有打击报复的,所有过程都是公开的。”

        “劝我也劝过了,他不听,我也没办法。”

        “您吶,可以稍微的逼他一下,给他点儿压力,或许会让他快点儿醒过来。”罗耀建议道。

        “我这好赖话都说尽了,还能怎么说呢?”

        “您就说这次出院后从石公馆搬出来,他不想住在一个是非不分的,不仁不义之人的家里就可以了。”罗耀提议道。

        “这……”杨堪愣住了,这他倒是没想到。

        “您要是不这样做,石三爷恐怕还下不了决心,这样拖拉下去,对谁都没好处。”罗耀道。

        “我考虑,考虑……”杨堪犹豫了一下,搬出来住,不是说搬就搬的,万一吓不住石孝贤,进退两难的人就是他了,仓促之间,到哪儿找一处住的地方?

        “您要是有这个想法,临时住的地方,我给您安排,保证舒适,还不会被人打扰。”

        “多谢罗主任了,我想没这个必要。”杨堪婉拒了,他还不想跟罗耀关系走的太近了。

        “杨老,晚辈言尽于此,您考虑一下,告辞!”罗耀起身微微一鞠躬,告辞道。

        “老朽就不送了。”

        ……

        回到家中,已经是晚上八点了,宫慧和小楠他们都吃过饭了,以为他们在外头吃了,就没给他们留饭,剩菜倒是有一些。

        老董说要重做,罗耀没同意,让把剩菜热一下,再煮两碗面条,他跟杨帆对付一下就行了。

        “苏离都跟我讲了,‘内部清查’这事儿你答应的太快了。”宫慧把苗条直接端到了书房。

        “老虎的呢?”罗耀看到面条上还有一只荷包蛋,答非所问道。

        “剩菜你俩一人一半,荷包蛋他也有,不会亏了他的。”宫慧解释一声,“你还没回答我的问题呢。”

        “什么问题?”罗耀拿起筷子大口吃了起来。

        “内部清查的事情,这本来跟咱们没关系,这可是得罪人的活儿,苏离可是自己人,这以后还不得人憎鬼厌?”宫慧不满的说道。

        “我能拒绝吗?”罗耀停下来,反问一声道,“我要是拒绝,那毛主任会怎么想,我这刚一离开军统,就不听号令了?”

        “那也不能把苏离往火坑里推?”

        “这不是火坑,如果我们内部真除了问题,那不把问题找出来,迟早会出大问题的,苏离能被选上,不光是对他的信任,也是对我们的信任,你明白吗?”罗耀提醒道,“这事儿我不能拒绝,还的支持,还有,你知道了就行了,可不能对任何人提及,现在是秘密调查,还不清楚问题出在哪个部门。”

        “知道,这还用你说,反正这得罪人的是少干。”宫慧道。

        “该干,还得干,如果你这一次不是跟着我去军技室,说不定这个任务会落到你头上也不一定。”罗耀道。

        “咱们军统内部真的有那边的人潜伏进来了?”宫慧自言自语一声。

        “那可说不定,咱们跟那边斗了这么多年,你中有我,我中有你,这很奇怪吗?”罗耀呵呵一笑,一大碗面条已然下肚了。

        “这共产党是真厉害,咱们的人还没到就被抓了……”宫慧慨叹一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