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书库 - 历史小说 - 秘战无声在线阅读 - 第641章:拼死一搏

第641章:拼死一搏

        阿香望着宫慧,冷静之中带着一丝疯狂!

        她很清楚。

        如果她想要反抗,出手只有一次机会。

        但对手,也不傻,从她走过来的路线看,那是一点儿都没有放松对她的警惕。

        她敢一个人留在院子里,面对自己,这也说明对手对自己的身手也是很有信心的。

        十步,九步……

        距离越来越近。

        “阿香姑娘,他们都是男人,如果他们来的话,会很粗鲁的。”不到三步的距离,宫慧停了下来。

        “把手打开,举过头顶。”

        阿香动了,再不动,他就没有任何机会了,慢慢举起的双手突然中途变轨,对准宫慧的咽喉扣了过去。

        宫慧眼中厉芒一闪,虽然她希望阿香乖乖的束手就擒,但是,她不是阿香,不能替她做出理性的选择。

        脚下一个侧滑,脖子很在然的从阿香的手下偏离了三公分,然后,反手一个擒拿,顺着对方的手臂,扣住对方的手腕!

        一招落空!

        阿香心中一惊,气息有些不稳,她料到宫慧身手不凡,但没想到,这个看上去娃娃脸的女人,居然反应速度这么快,而且在极端的时间内,就做出了反击回应。

        阿香毕竟从小经过特殊的训练,身体柔弱无骨,加上,她穿的本事紧身的衣服。

        往往宫慧想要扣住她某个部位的时候,对方就像是泥鳅一样从她手底下滑过去。

        这种情况,她还是第一次碰到。

        于是,激起了她的好胜之心,与阿香在喏大的院子里你来我往的,激烈的缠斗起来。

        苏离已经将屋子里的三个伤员给押出来了,发现其中一人还发着高烧,情况很严重。

        命人拆了门板,做了一个简易的担架,给抬了出来。

        一看院子里。

        拳风呼喝!

        宫慧和阿香在院子里一场大战,苏离倒是很想冲上去帮忙,可一发现,自己还真帮不上。

        这两个女人的动作太快了,而且打的还忒好看,宫慧是这一届临训班中女学员中功夫最好的一个。

        就连那些教武术和格斗的教官都不是她的对手,如果没见过宫慧在历次比武中吊打男学员的场景,没有人会相信这个娃娃脸我,宛若邻家小妹的女人是有多厉害。

        “苏队……”

        “别动,围起来,别让这个叫阿香的女人跑了!”苏离下令一声,他了解宫慧的脾气,好不容易逮着一个可以一展身手的好机会,他要是搅黄了,绝对没好脸色看。

        很多人都忘了,宫慧在临训班的时候,那可是有“女魔头”的称号的。

        看两个寻常女人打架,那肯定乏味无比,而且不是揪头发,就是手脚并用扭打在一起。

        但如果是两个身手相当,并且还都是格斗高手对战的话,那打起来就赏心悦目了。

        而且女人狠起来,比男人更狠,某些隐私部位,说招呼就招呼,不带任何犹豫的。

        反正都是女人,没有那些顾忌。

        阿香虽然是女人,可攻击手法犀利,又快又狠,而且力量很大,已经摸到了暗劲门槛儿。

        这样的天赋,在练武人中,也是千里挑一的,何况对方还是个女子,更是殊为难得了。

        女子练武,先天就比男子若一筹,适合女子修炼的功夫本来就少,不是说不能练,而是契合的比较少。

        自古上战场的多数是男儿,那武术流传下来的,多数都是男人练的,搏杀术也是一样。

        这个阿香不但修炼了柔术,还精通唐手,这是一种从中国传入琉球的武术,日本人叫“空手”。

        宫慧之前见识过“唐手”的高手,所以一眼就认出来了,如果她不是也练出了暗劲,刚开始那几下碰撞,她已然已经受伤了。

        这个“阿香”的身份绝对不简单,这一次又被那个家伙猜中了,宫慧心思电转,手臂猛然甩动起来,浑身骨骼一阵脆响。

        通臂拳!

        嘭!

        宫慧突然换了拳法,阿香一时间没能反应过来,被一拳击中了胸口,身体一下子倒退了五六步。

        鬓发散乱,额头上全是汗珠,绝美的脸上闪过一丝潮红,瞬间苍白起来,一缕鲜血从嘴角溢了出来。

        “暗劲!”

        “不错,没想到阿香姑娘居然也是一位高手,真是失敬了。”宫慧冷冽一声。

        “没想到,军统之中还有你这样的高手。”

        “军统之中,高手如云,我不过是很普通的一个罢了。”宫慧非常淡然的一声。

        “今天输在你手里,我无话可说,但是你想要抓住我,那是不可能!”阿香猛然嘴巴猛然一咬。

        闭上眼睛等了半天!

        没事儿?

        什么情况……

        阿香懵了,自己不是已经咬破自己嘴里的毒囊了吗?怎么没有中毒死亡呢?

        “你刚才吃了我一拳,没留意从嘴里飞出什么东西吗?”宫慧嘿嘿一笑问道。

        阿香伸手往嘴巴里摸了去,毒囊所在的位置果然空了,什么都没有,刚才那一拳打的她牙齿松动了,嘴巴现在都还麻的,根本感觉不到毒囊是否存在了。

        “你,你怎么知道我的嘴里有毒囊?”

        “你这样的人,很难猜吗?”宫慧道,“任务完成不了,只有一个下场,那就是一个死字,而且通常只有死才不会泄露秘密?”

        “不,就算你打掉了我的毒囊,但你还是阻止不了我的死亡!”阿香说着,拔除一把锋利的匕首,猛然扎向了自己的心脏!

        噹!

        一颗铁弹击中了宫慧的手腕,她匕首还没刺入胸口,就已经掉落在地上了。

        “想死,没那么容易,我今天就是冲你来的,你若是死了,我回去怎么交代?”宫慧走过去,冲着已经被摁住跪在地上的阿香冷哼一声。

        “慧姐,怎么处置?”

        “搜身,这还用我教你?”宫慧叱了苏离一声。

        “是。”苏离哪敢再多问,命人将阿香拖进了屋内,总不能在院子里,大庭广众之下,直接搜一个女人的身吧?

        就算是敌人,也得遵循基本的人伦道德。

        “对不起了,为了避免大家尴尬!”苏离歉意一声,一抬手,给怒目圆瞪的阿香后脑勺来了一下。

        阿香头一歪,昏了过去。

        这样搜身的话,大家就不尴尬了。

        其实阿香身上没有什么特殊的东西,除了一把防身用的匕首之外,一些零钞和铜板。

        钱不多,也就几十块的样子。

        紧身衣一套,解开后,那是一具让男人窒息的魔鬼身材,当然,苏离也是呼吸也是一阵急促。

        “这是一种特殊的鱼皮制造出来的,国内基本上见不到,看来这位阿香姑娘身份不一般。”宫慧走过来,拿起那件紧身衣,放在手里摩挲了一下,又放到鼻端下闻了一下味道。

        “慧姐,这脱是脱下来了,怎么穿呀?”苏离为难的问道。

        “这个得自己穿才行,外人帮不了的。”宫慧道,“给他找一身衣服,别把人冻着了。”

        “哎,好的。”

        “把屋内的东西恢复一下,痕迹抹掉,派两个人继续留在村里盯着,其他人跟我回去。”宫慧命令一声。

        “是。”

        ……

        罗耀从沈彧那里吃完饭,就回家了,回到家中,自然没见到宫慧,小楠陪着陈泽蓉在家。

        罗耀把小楠哄着睡觉了,一直等到差不多夜里十二点,才接到了宫慧打来的电话。

        她们去侯家湾抓人了。

        人押在苏离那边,她今晚不回来了,可能要连夜突击审讯。

        既然人回来了,也知道在哪儿,罗耀也就放心了,交换了一下情况,他也就回房睡觉了。

        他要操心的事情很多,总不能啥事儿都要过问,抓人,审讯的事情,交给宫慧有什么不放心的?

        抓住了阿香,接下来叶川似乎就没可用之人了,他会怎么做呢?

        罗耀忽然生出一种预感,这个叶川或许会在接下来给他一个特别大的惊喜。

        ……

        “兴姐,今天又麻烦您了。”小楠要去上学,往常都是宫慧送的,今天宫慧不在,只能麻烦兴姐顺路护送过去。

        “攸宁,你也太客气了,小楠这孩子听话又懂事,不像我家那连个小子,整天就知道玩儿。”兴姐说道。

        “男孩子嘛,总是皮一点儿的,长大就好了。”罗耀忙道。

        “行,我知道你和小慧都忙,小楠交给我,你放心好了。”兴姐说道。

        “兴姐,要不然,这一次搬家,你也跟我们一起住吧,我在黄角垭那边包下了一座旅馆,孩子上学的问题你不用担心,我来安排?”

        “再说吧,我住在这边,离你老师近点儿。”

        “老师那边,等我忙完合并的事情,亲自去找戴先生求情,放老师出来,你看怎样?”罗耀说道。

        “攸宁,这会不会太为难你了?”兴姐很感激道。

        “没事儿,老师对我恩重如山,我岂能看着老师在里面受苦,何况老师怎么被关进去的,我很清楚,他不过是违规用钱了,并没有给军统造成损失,这一点戴先生心里也是清楚的。”罗耀解释道。

        “阿杰收了你这么一个学生,真是他的福气。”兴姐由衷的说道。

        “兴姐,您别这么说,没有老师带我入行,也就没有我的今天,不过老师这一次出来后,我想让他不再过问军统之事了。”罗耀说道。

        “他这半辈子,该有的荣光都有了,该放下的也该放下了,也没必要再去争什么了,若是能抽身出来,挺好。”兴姐点了点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