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书库 - 历史小说 - 秘战无声在线阅读 - 第639章:杨老

第639章:杨老

        曹辉看到罗耀跟王维君说完话,迈动步子小跑过来,微微凑上前道:“邓科让我过来找你,杨堪和闽忠要见你。”

        罗耀当然知道杨堪和闵忠是什么人,但没想到他们会这样直接上门来找他。

        “在哪儿?”

        “福泰茶馆。”

        “多久了?”罗耀皱了一下眉头问道。

        “从我过来,到这会儿应该超过一个半小时了。”曹辉抬手腕看了一下手表说道。

        “怎么说?”

        “非要见到你不可,多久都等。”曹辉道,“邓科没辙,才让我过来找。”

        “既然人家坚持,那就见一下吧,杨老是党国元老,前辈,不见的话,太没有礼貌了。”

        ……

        驱车差不多一个多小时,还要从嘉陵江大桥过去,这从南岸区到城区还是不近的。

        罗耀的吉普车停在了福泰茶楼门前。

        时间上,已经是下午快四点了,这杨堪和闵忠居然瞪了她差不多有三个多小时了。

        “耀哥,你来了。”

        “人呢?”

        “在楼上雅间一号房。”邓毅道。

        “带我过去。”

        罗耀进门,首先看你到的是一个满头银发,手拄着拐杖的老人家,脸色不太好,显然身体是出了问题。

        他对面坐着一个年轻人,国字脸,板寸头,两腿岔开,一副金刀大马的样子,一脸的傲气,简直跟石孝贤以一个模子刻出来的。

        难怪这石孝贤收了他做义子,这是脾气相近,才相互欣赏。

        罗耀没有穿军装,一身普通的灰色中山装,但是熨帖的很平整,左胸口别着一个青天白日的胸章。

        这种打扮一看就知道是国民政府的官员,当然,如果是要员的话,那必须是高档的呢子布料,皮鞋也是锃亮的。

        罗耀不喜欢那个派头,平时穿的中山装料子也很普通,跟普通政府工作人员是一样的。

        什么大背头,他更是不喜欢,也是板寸头,而且,板寸头伪装起来,戴头套也是极为方便的。

        普通人看衣着能看出一个人的身份地位,而杨堪这样有着丰富阅历的人,绝不会看表面的。

        罗瑶一进来,那种长期身居要位,发号施令的气场就已经显露出来了。

        居养气。

        一个人的气场,跟他是干什么的,以及所处的社会地位是息息相关的,一个普通的职员,他再怎么演,也演不出老板的气势来。

        杨堪起身,站起来。

        “杨老,实在对不住,让您久等了,晚辈实在是罪过!”罗耀上前,赶紧一把将杨堪搀扶着重新回到座位上坐了下来。

        “罗主任客气了,我不过是个赋闲在家的老朽而已,时间多得是。”杨堪微微一点头,“罗主任事务繁忙,还能抽时间来见老朽,感谢了。”

        “杨老这是折煞晚辈了。”罗耀忙欠身道。

        “这位是闵忠,我那个不成器的侄儿收的义子,在安社做事儿。”杨堪给罗耀介绍道。

        闵忠站起来,冲罗耀微微一抱拳:“闵忠,见过罗主任。”

        “闵忠这孩子年轻,性格有些冲动,您多包涵。”杨堪手一指闵忠说道。

        “年轻人,易冲动,正常。”罗耀微微一笑,他似乎忘记了,他跟闵忠年纪差不多大小。

        但是以他现在的地位,还真不能跟闵忠平起平坐,也不允许他这么做。

        “罗主任,我知道,这一次孝贤闯祸了,惹了不小的麻烦,但他这个人,性子耿直,对朋友那是非常讲义气,难免会被人利用,这一次,他就是被那个叶公子给利用了,误以为你是那种人,老朽待他向你道个歉。”杨堪缓缓说道。

        “杨老,这个晚辈受不起。”罗耀忙道,“我知道您吶,跟石三爷感情深厚,但有些事情别人是替代不了的,这是他犯的错,您替他道歉算怎么一回事儿?”

        “罗主任,我义父被你关起来了,您就是想要他给你道歉,也得把他放出来呀?”

        罗耀斜睨了闵忠一眼,没说话。

        “小闵,你胡说什么,还不向罗主任道歉。”杨堪轻喝一声。

        “是。”闵忠不情愿的答应一声,然后冲着罗耀道,“罗主任,对不起,我说错了话了。”

        “杨老,晚辈并非不讲情面,石三爷所做之事实在是令人愤慨,不管他知不知情,他都要负起这个责任,如果我徇私枉法,那因他而受害的老百姓又该如何?”罗耀反问道。

        “这……”杨堪为难起来,他其实很清楚,可石孝贤毕竟算是他的子侄,让他在自己的公馆静养,待他如父辈一般,他总不能铁石心肠吧?

        “杨老,您也知道,我们并未为难石三爷,也知道此案中,他并非主谋之人,但现在他是人证,物证具在,无法抵赖,可他自己为了江湖义气,却始终不肯开口说话,让我们无法给主谋之人定罪,这您叫我们该怎怎么做呢?”罗耀道,“这个案子上至委员长,下到山城每一个贩夫走卒都在关注,警察办案就更加不能徇私枉法了。”

        “那罗主任能否给老朽指一条明路呢?”杨堪抱拳问道。

        “如果石三爷能把该说的说出来,我想警察局办案,自然是考虑其态度以及主动交代的情形的,从石三爷自己主动走出石公馆,我们可都是一直以主动自首来对待的,这在量刑上是有着天壤之别的。”罗耀缓缓说道。

        “什么意思,你们还想让我义父坐牢不成?”闵忠不满的质问一声。

        “坐牢不是我说了算,这个案子这么受关注,那必然是要移交法院审理之后,判决。”罗耀解释道。

        “你们真的会将此案移交司法审判?”杨堪听到罗耀这么说,颇为感到惊讶。

        要知道军统抓人,审判,那都是不经过司法审判程序的,完全是自由量刑,甚至什么罪名抓起来,关多少年,人没了,都是一句话,没点儿关系的,想查都查不到。

        “当然。”

        “好,既然罗主任这么说,那老朽就试一试,看能不能让他把实情都都说出来。”杨堪道。

        “杨老要见石三爷吗?”

        “周主任能行个通融吗?”杨堪站起身来,一个抱拳道。

        “今天天色已晚,要不明天我让邓科给您老安排一下,时间您定?”罗耀看一下外面渐黑的天色道。

        “不,就现在,他若是能早一点想明白,说出来,老朽也就能安心了。”杨堪说道。

        “您身体吃得消吗?”

        “放心吧,我可以。”杨堪道。

        “好吧,我让邓毅安排,给您安排一个舒服的房间见面。”罗耀点了点头。

        “闵舵主,借一步说话。”罗耀叫了闵忠一声。

        闵忠犹豫了一下,但还是跟了出去。

        “杨老平时都有那些毛病?”

        “老人家心脏不太好,还有肝病,最近可能着凉了,咳嗽也比较厉害……”闵忠愣了一下,回答道。

        “常备药带了吗?”

        “这个,我不知道,老人家的饮食起居都是我义父一手包办的。”闵忠道。

        “老曹,过来一下。”罗耀一挥手,把曹辉交代跟前,耳语吩咐了两句。

        “耀哥,要这样吗?”

        “废话,杨老是党国元老,他要是出了事儿,你付得起这个责任吗?”罗耀瞪了她一眼。

        “好的,我这就去。”曹辉赶紧跑了过去。

        罗耀吩咐曹辉办的事情,闵忠是一字不落的听在耳朵里,他感觉脸上火.辣辣的。

        他一个自己人,都没有一个外人想到这么仔细,这要是真出事儿的话,他可怎么向义父交代。

        “闽舵主,一会儿你跟杨老进去,有什么事儿,立刻叫我们,听明白了吧。”罗耀交代一声。

        “谢谢罗主任。”

        “别谢我,要是你们不犯事儿,也就没这么多事儿。”罗耀冷冷的看了他一眼。

        性格冲动的人,永远成不了大事儿。

        “耀哥,要不要……”

        “没必要。”罗耀明白邓毅的意思,是否安装窃.听器,听杨堪跟石孝贤到底说些什么。

        但是,真没必要,他们犯的事儿,虽然是重罪,但并不涉及日谍和汉奸。

        “明白。”

        ……

        罗耀的担心果然发生了,杨堪与石孝贤发生了争吵,石孝贤的苦口婆心并未能改变刚愎自用的石孝贤,气的杨堪心脏病当场发作。

        还好,待命的医生进入,展开急救,并将人抬上救护车,送往最近的医院。

        闵忠全程目睹了整个过程,出来的时候,眼圈红红的给罗耀连鞠三个躬,然后跟着急救车一起去了医院。

        而石孝贤则是有些吓傻了。

        杨堪那是父亲的至交好友,他读军校的时候,那是帮过他的,他内心几乎是杨堪当成半个父亲看待。

        这杨堪若是有什么三长两短,他这辈子心都会不安的。

        “耀哥,这个时候他心理防线是最脆弱的时候,突破的话最合适?”邓毅建议罗耀道。

        “这个时候逼他把实话说出来,事后他会认定我们是小人行为,胜之不武。”罗耀摇了摇头,“等到医院那边的消息过来,情绪稳定下来再问吧,到时候,他就不会抗拒了。”

        “要是拿到石三爷的口供,拿我们是不是可以重新羁押叶川?”邓毅道。

        “当然可以了,有新的证据,完全可以请他回来继续接受调查。”罗耀点了点头。

        “时间不早了,要不在我这里对付一顿?”邓毅邀请道。

        “一早六哥就打电话了,我要是不去,你猜会怎么样?”罗耀嘿嘿一笑道。

        “去六哥家蹭饭,怎么能少得了我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