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书库 - 历史小说 - 秘战无声在线阅读 - 第635章:手痒了

第635章:手痒了

        “回来了?”

        “嗯,家里没什么事儿吧?”罗耀从车上下来,迎面而来的是从屋内出来的宫慧。

        “那个老虎,把油箱加满,明天咱们还要出去呢。”

        “知道了,耀哥。”杨帆答应一声,把车往院子里面开了去。

        “小楠说,今天非要等你回来才睡觉。”宫慧一边接过罗耀脱下来的大衣,一边道。

        “那我去看看。”罗耀点了点头,这几天光顾着工作了,晚上回来孩子都睡了,早上也是起得早,孩子还没睡醒,都没跟孩子照个面。

        “等一下,漱口,满嘴的酒气。”

        “是,是,我知道了……”

        小孩子对父母都是很依赖的,小楠失去了亲生父母,把所有的感情都移到了他跟宫慧身上,这是可以理解的。

        她虽然很懂事,可毕竟还是一个孩子,孩子就应该有孩子的生活和情感。

        书房内,宫慧在等他。

        “怎么样,睡了?”

        “嗯,刚睡着。”罗耀点了点头,进来后,脱了外套,挂在衣架上。

        “今天下午,徐贞来找我了,她告诉我,奥斯本可能暗地里跟美国人达成了秘密协议,向美方同意提供一些有关日方的绝密情报。”宫慧说道。

        “意料中事,他本来就是美国人,跟美国人合作,这不奇怪。”罗耀点了点头,“美国人现在对日方也十分警惕,他们虽然奉行孤立主义,但对自身的危险并非一无所知,想要通过奥斯本获取情报,这也是正常的。”

        “这个事儿要不要跟戴先生汇报?”

        “当然,不过得拿到确凿证据才行,对于奥斯本,我们或许还有利用价值。”罗耀道。

        “嗯,那徐贞呢,还不动吗?”

        “她今天来找你,会不会是试探我们对她的态度?”罗耀沉默了一小会儿问道。

        “有可能,奥斯本秘密会见美国大使馆的助理外交武官巴雷特少校是三天前的事情,她到现在才来汇报,分明有点儿待价而沽的意思。”宫慧道。

        “她们现在是夫妻,虽然早已不复当初的感情了,还各怀鬼胎,但是,你猜,徐贞下一步会有什么打算?”

        “这个我就不知道了,这个女人太会表演了,到目前为止,我们都还没真正搞清楚她的身份。”宫慧道。

        “那几个时间点,你查过了?”

        “嗯,她恰好都不在家里,而且,算时间,都足够他从南岸赶回来。”宫慧道。

        “今天中午呢?”

        “在的,一天都没出去。”

        “姜筱雨那边什么情况?”罗耀问道。

        “姜筱雨提前去了松林坡,没见到辛小玉,后来时间上来不及,她就去了繁星咖啡馆,在哪儿等她的还是之前见过的自称是小美的姑娘,让她调查了解你的作息时间以及行程。”宫慧汇报道。

        “你怎么看?”

        “他们的目标就是你。”

        “这有点儿意思呀,怎么一个个的都盯上我了呢。”罗耀一抬头,呵呵一笑道。

        “你还笑得出来,你害的近藤敬三差点儿被送上军事法庭,人家能不恨你吗?”

        “老刘和唐站长那边什么情况?”

        “目前江城倒是没什么情况,但是有消息说,日军有可能要换第十一军司令官,现在还不知真假。”宫慧道。

        “这个情报非常重要,必须要让老刘确认一下,如果冈村宁次卸任,谁来接替他,我要第一时间知道。”

        “明白。”

        第一次湘城会战的惨败,中方随即发动了“冬季攻势”和日军在昆仑关打了一仗,给了骄纵狂傲的日军当头一棒,但他们是不会停下侵略的脚步的,一定会伺机寻求报复的。

        日军换将的话,一定会有大规模的军事行动的,新的主将过来,不会跟打了湘城会战大胜,士气高昂的第九战区再碰一场的,一定会选另一个战场。

        这个战场就是鄂西北地区,那里是第五战区的地盘儿。

        “营救和撤离路线安排了好了吗?”

        “已经做了安排,一条水路,一条陆路,都安排有人接应,安全方面问题不大,但是这姜筱雨的父母年纪都不小了,就怕这长途跋涉,她们身体吃不吃得消?”

        “实在不行,可以分开走,也不容易引起注意,等到了山城再汇合也不迟。”

        “也行,我回头给他们回信儿,让他们再多准备一下。”

        “那个对方有没有告诉姜筱雨,如何汇报我的作息时间和行程的相关情况?”罗耀问道。

        “民权路上有一家山隆烟酒商行,把所得的情报夹在钞票中,交给店内的伙计就可以了。”

        “不会是老板叫许还山的那一家吧?”罗耀脑海一转,惊讶的问道。

        “你猜的没错,我听了姜筱雨说了这个名字,我马上打电话给邓毅求证了一下,那个许还山开的烟酒商行的招牌就叫山隆。”宫慧十分肯定的点了点头。

        “本来我还想动一下这个许还山的,现在还动不了了。”罗耀“啧啧”一声道。

        “对方是谁,现在清楚吗?”

        “还没有,对方一直通过这个叫小美的女孩子传递信息,一直没有露出真身。”

        “这个小美派人跟踪了吗?”

        “为了怕打草惊蛇,我们暂时还没有采取任何行动。”宫慧道,他们都在敌占区潜伏过,对方既然不直接见面,通过别人间接传递讯息,目的有二,第一怕暴露身份,被对方认出来,还有,就是躲在暗中观察,确认安全。

        这都是正常的手段。

        如果贸然派人跟踪小美的话,那就等于暴露了姜筱雨,对方也就知道姜筱雨告密了,或者泄露了身份,这条线就算是断了。

        “姜筱雨就未能问出对方的身份吗?”罗耀问道。

        “那个女孩虽然看上去很稚嫩,但很警惕,对于自己的身份来历只字不提,应该是早就有人叮嘱过了。”

        “衣服,鞋帽特征呢?”

        “筱雨说,她的衣着很普通,但是她手里的那只手提包看上去不一般,应该是高档名牌货,价值不菲。”宫慧道,“但是,她不认识那个牌子。”

        “什么牌子,有标签吗?”

        “有,她还给我写了一个,我也不认识。”宫慧说着,走过去,拿起桌上的钢笔,在稿纸上写了一个单词。

        “普拉达,意大利一个皮具品牌,这个标志我好想在什么地方见过?”罗耀看了一眼,就认出来了。

        “对了,对了,想起来,咱们查抄的那个小石村庄子仓库里见过,里面就有跟这个类似的皮包,他们进了不少这个牌子的皮包,我估计,整个山城市场上,也就只有他们有这个品牌的皮包。”罗耀仔细想了想,他想起来了,“这个皮包不便宜,商场上销售一定会有销售记录。”

        “那我派人查一下?”

        “不,不能直接查,直接查容易打草惊蛇。”罗耀摇了摇头。

        “那不查怎么知道对方是谁,我们如何知道这个小美背后的人又是谁?”宫慧道。

        “查,当然要查,但不能明目张胆的查,我们的对手隐身暗中,一旦被察觉,那姜筱雨和她的父母就有生命危险。”罗耀道,“这不是我们想要看到的。”

        “这种牌子的皮包一定不便宜,能买得起的人一定不多,我们可以只需要搞到购买记录,然后暗中调查,这应该不难吧?”罗耀道,“我们现在抓住了源头,那这些包会通过什么渠道销售出去,这对我们来说完全没有问题。”

        “这倒是,我们查这个有天然便利,也不会引起别人怀疑。”宫慧点了点头。

        “对了,你跟徐贞怎么说的?”

        “我让她继续监视奥斯本的一言一行,有情况,马上上报。”宫慧道,“另外,我还对她前面这段时间工作给予了肯定。”

        “嗯,很好。”

        “最近有些平静了,那些日谍特务们好像都从山城都消失了似的。”宫慧道。

        “越是平静,越是说明其中的凶险,接下来搬迁工作一定要注意保密,我担心潜伏的日特会暗中搞破坏。”罗耀提醒道。

        “放心吧,我知道了,我已经制定了一个详细的搬迁方案,我把他称之为,明修栈道,暗度陈仓!”

        “好。”

        ……

        “耀哥,查到了,叶川手底下那个三个受伤的人就藏在记者江琳曾经住的郊外的院子,每天都会有人给他们送吃的。”时间过去两天,杨帆过来找罗耀汇报。

        “你是怎么找到的?”

        “这三人都受伤了,行动不便,肯定的有人照顾,还有需要治疗枪伤的药品,特别是消炎药,如果心里有鬼的,一定不会去正规的医院和药店购买药品,那这就好办了,咱军统好歹也是地头蛇,查一个私底下偷偷卖枪伤药的有多难?”杨帆嘿嘿一笑。

        “看来对手不够谨慎呀,被你抓到尾巴了?”

        “倒也是,人都已经发现了,要不要带回来?”杨帆问道。

        “不,你先这样……”罗耀耳语吩咐一声道。

        “明白了。”杨帆听了,心领神会。

        ……

        “老虎跟我说了,他找到了那三个受伤的叶川的手下,我没让他马上把人带回来,而是在附近守株待兔。“

        “抓那个阿香?”宫慧一下子就听明白了罗耀的想法。

        “没错,阿香是叶川身边最得力的助手,如果她被抓,那很多事情就得他亲力亲为,或者,让其他人去办,他那些手下可不一定比得上阿香,那我们能找到的破绽就多了。”罗耀点了点头。

        “行,我要亲自参加行动。”

        “你信不过老虎?”

        “不是,我要亲手抓住这个阿香。”宫慧道。

        “你是许久没有行动,手痒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