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书库 - 历史小说 - 秘战无声在线阅读 - 第622章:审

第622章:审

        “耀哥,你是说,我们连夜突审吗?”邓毅听了罗耀的部署后,惊讶的道。

        “对,宜早不宜晚,晚了,容易生变故,你和曹辉两个人去审石三爷,我跟老虎对付这个叶公子!”罗耀把突审的任务分配了一下。

        “耀哥,不是应该您去审石三爷吗?”

        “石三爷审不审的,他都跑不掉,倒是这个叶公子,现在不把他的嘴撬开,他溜掉的可能性很大!”罗耀解释道。

        石贵是石孝贤的人,那个藏人的庄子和仓库又是他名下的,再狡辩,那也是铁证如山。

        人证,物证具在,跑不掉,就是罪名大小的问题。

        叶川就不一样了。

        虽然有谢大巴和石贵的证词,可这一切都是间接的,出面办事儿的都是一个叫祥叔的人。

        没错,这个祥叔是叶川的人,可叶川完全可以把这个“祥叔”推出来顶罪,然后他自己就可以脱罪。

        叶川这样的人是绝对能干的出来的。

        “邓毅,你们把一些问题问清楚就可以了,石孝贤如果拒不回答,那也别为难,我们有的是时间。”罗耀嘱咐一声,审讯是讲究策略的,对不同人,用不同的办法。

        “明白,我们俩就陪着他耗呗!”

        “嗯,辛苦了,坚持不住的话,就轮流来。”罗耀点了点头。

        ……

        “耀哥,慧姐来了。”杨帆推门进来,禀告一声。

        “好,你们去准备一下把,我们挑灯夜战!”罗耀冲邓毅和曹辉微微点头道。

        “她怎么来了,不是说,让她别来吗?”罗耀站起来,小声质问杨帆一声。

        “我怎么知道,慧姐又不听我的。”

        “耀哥,别怪老虎,家里我把兴姐请过去了,有她在家里照看泽蓉,所以我就过来了。”宫慧解释道,“再说,你这里,我也不放心。”

        “我,你有什么不放心的,这不,两个人不都被我逮住了?”罗耀不高兴道。

        “我是过来帮你,不识好人心。”宫慧白了罗耀一眼,“带我见识一下那个名满山城的叶公子吧。”

        “你怎么知道,我会去审叶公子?”

        “石孝贤要不是他爹是石庆阳,就凭他那个智商,根本坐不上那个位置,不过是别人推出来的出头鸟而已。”宫慧不屑的冷哼一声。

        “你倒是看的透彻,看出来石孝贤是川军集团中的那些人放在明面上的靶子……”罗耀呵呵一笑,有这个政治慧慧的人可不多,别说在军统,就是在山城的国民政府里也没几个能看的这么透彻。

        “委员长能容忍石孝贤,就能容忍川军的这些军头们,如果石孝贤倒了,这些人可就要小心了,这些军头们能跟委员长周旋这么多年,没有一个是傻子。”宫慧道。

        “抱团。”

        “嗯……”罗耀点了点头,石孝贤肯定会倒霉,但不会丢了性命,这是政治。

        一个宫慧都能明白的道理,罗耀怎么会不明白,也是,好歹也是接受自己熏陶了的。

        宫慧某些方面越来越像自己了,起码不像刚见面的时候,那股子冲动直接了。

        懂得谋定而后动,学会绵里藏针了。

        证物室。

        “老虎。”

        杨帆点了点头,跑过去,将一个纸盒子抱了过来,里面是叶川的衣物是随身物品。

        “这是?”

        “叶公子的。”

        “你们也太不人道了,居然把人家衣服扒了?”宫慧惊讶道。

        “帮忙,检查一下,你们女人不是细心,敏.感嘛,看从他的衣物和随身物品能得出什么结论!”

        “意大利郎丹泽皮鞋,全手工制作,专为贵族设计,一双鞋从制作到完工需要两百五十个小时……”

        罗耀看了一眼自己脚上的那双工厂流水线下来的皮鞋,感觉有些自惭形秽。

        “他这一双鞋可以买我几双?”

        “这是艺术品,无可估价。”

        “英国伦敦萨维尔定制西装,这一套价格至少在五百英镑以上,皮带……钱包……”

        宫慧一件一件取出来,如数家珍,显然她对这些奢侈品的品牌是相当熟悉的。

        “他这一身算下来,足够一个五口之家轻轻松松的吃喝二十年了。”最终宫慧还给了一个大概的评价。

        “好家伙,这小白脸儿这么有钱?”杨帆惊讶的眼睛瞪得比铜铃还大。

        “还有这支钢笔,法国威迪文白金钢笔,世界上最古老的钢笔制造企业,以善用贵重金属制笔著称,这支应该由笔身和笔尖都是由白金打造,这是私人订制的,有钱买不到。”宫慧取出在箱子的那支钢笔,说道。

        “慧姐,值多少钱?”

        “这么说吧,西装,皮鞋,还有腰带,加起来大致跟这支笔相当!”宫慧看了一下,随便加了一下道。

        杨帆嘴巴长大的都能塞进一只鸵鸟蛋。

        “什么味道?”

        “是郁金香,他用的应该是法国的香奈儿男士香水,淡雅而持久,欧洲贵族最喜欢的味道。”

        “小慧,除了这些之外,你还看出什么了?”

        “他出门前应该是洗过澡,衣服都是刚换的,包括内.衣和衬衣,如果是穿过一定的时间,气味会产生变化的,人体汗腺是在不停的往外排出体液,这个过程是不断的……”

        “出门前,还洗了个澡,大白天的,这有钱人还真是怪癖多!”杨帆嘀咕一声。

        “他不是怪癖,是故意这么做的,把身上任何能暴露自身信息的东西全部换掉。”

        “对,他怕我们搜身检查,普通警察他不担心,可军统就不一样了,搜身检查可不那么简单。”宫慧接过话头过来,继续道,“他这一身行头估计平时也不见得随便穿出来,应该是故意的。”

        “啊?”

        “这套西服,还有这双皮鞋要是放在侦缉大队的证物室,那要不了三天,就不成样子了,到时候,他若是能走出去,恐怕会要跟我们打官司索赔喽!”

        “那怎么办?”

        “不能放在这里,明天一早,找个专门的地方寄存和保养吧。”宫慧道。

        “这万一这小子出不去了呢?”

        “那这些东西也得跟他一起坐牢,那就跟我们无关了。”

        “耀哥,真给他寄存和保养?”

        “听你慧姐的,钱包和钢笔留下,其他的都寄存。”罗耀点了点头,好东西,还是别糟蹋好,衣服和鞋子又罪过。

        “哎,好的。”

        “皮鞋,我觉得还是要检查一下,看有没有夹层或者空格之类的。”宫慧道。

        罗耀点了点头,这个很容易,只要扒开鞋垫儿就能看得出来,如有夹层和暗格,很容易就发现的。

        但这叶川既然自投罗网,应该不会给这么明显的破绽。

        皮夹也没有什么问题,手工牛皮做的,很讲究,上面还有一个老人叼着烟斗的标志,应该是做皮夹的工匠后者店家的标志。

        这种手工牛皮皮夹在欧洲很常见的。

        也叶川在欧洲生活了十多年的背景,喜欢和拥有这些东西,也是很正常的。

        “从磨损度看,这个皮夹至少跟着他三年以上了,应该是常用之物。”宫慧仔细检查皮夹之后。

        “钢笔呢?”

        “笔尖的磨损度看,应该也是经常使用,但不是正常书写,签字比较多,正常书写用力跟签字的时候用力是不一样的,笔尖的磨损也会有细微的差别,肉眼有是有未必看得出来,但是在显微镜下,可以看的很清楚……”宫慧解释道。

        “把墨水做一个成分检测!”罗耀点了点头,他相信宫慧的判断,这应该是叶川平常用的签字笔。

        “好的。”宫慧点了点头,很多人使用的都是定制墨水,这也是避免自己签名被伪造的防伪手段之一。

        “走吧,我们现在可以去见一见这位叶公子了。”

        ……

        窝头,咸菜,还有一碗早已放了凉的稀饭,很显然,平时养尊处优,山珍海味的叶公子是吃不惯这种“牢饭”的。

        其实这已经是优待了,他和石孝贤吃的饭都是特别定做的,那比原来的要好吃多了。

        原来的只有一碗泔水和咸菜疙瘩,黑的发霉的窝头,这东西人长时间吃也是要得病的。

        根本就不是给人吃的。

        不吃,也没人管,爱吃不吃。

        “叶公子,过堂了!”

        叶川明显不明白“过堂”是什么意思,但门打开,进来两个大汉将他架起来就往外走,他有些明白了,过堂应该就是“审讯”了。

        大半夜的审讯,早就听说军统的酷刑了,没有人能坚持下来的。

        宫慧坚持非要亲自参加审讯,罗耀没办法,只能让她跟着自己一起进了审讯室。

        “叶公子,不好意思呀,我这个人比较心急,不把你审完,我睡不着觉。”罗耀见到叶川,呵呵一笑。

        “姓罗的,放了我石三哥,有什么冲我来,对你的报复都是我一手策划的。”叶川怒吼道。

        “叶川,别避重就轻,石孝贤的问题跟你有多少关系,你心里清楚,你这样一副大包大揽的架势,无非是做给石孝贤看的,好让他为你保守一些秘密?”

        “荒唐,可笑,我跟石三哥是过命的交情,需要你说的这样吗?”叶川不屑的冷笑一声。

        “你跟石三爷是过命的交情这没错,但是你把这个当做是你实现卑劣目的的筹码,这就有点儿无耻了,恐怕石三爷到现在还瞒在鼓里呢,你跟他合伙销售的所谓治疗咳嗦的药水里面是什么成分吧?”罗耀冷笑道。

        叶川脸色微微一变。

        “需要我把检测报告拿给你看吗?”

        “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反正落到你们手里,罪名还不是随便你们怎么安?”叶川闭上眼睛道。

        典型的逃避反应。

        “你大概没想到我们会很快找到那个庄子,解救出江记者,戳破你这出自编自导自演的好戏吧?”罗耀继续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