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书库 - 历史小说 - 秘战无声在线阅读 - 第621章:替罪羊

第621章:替罪羊

        石孝贤和叶川都被押上了车,当然待遇不一样了,一个没戴手铐,一个不但戴了手铐,还套上了头套。

        “耀哥,你怎么知道这姓叶的就在附近等着?”

        “我猜的。”

        罗耀点燃一支烟,吸了一口,吐了出来,到这个时候,他的心才算放下一半儿来。

        “上车,回!”

        ……

        “废物,一个个都是废物……”阿香回到叶公馆,听到叶川被带走的消息,气的把跟随叶川的保镖和司机一通怒斥。

        “香姐,我们也没办法,是公子吩咐的,况且当时全部都是警察和军统特工,那些人直接就把公子拷上了,我们要是动手的话,公子也会有危险的。”其中一人辩解道。

        “你们就不能阻止他过去吗?”

        “公子决定的事情,我们敢阻止吗?我们可不是您。”

        “马上去打听公子关在什么地方了,给我去找最好的律师,我们叶家绝不能让公子待在牢里受苦的。”阿香厉声道。

        “是!”

        手下人一哄而散,叶川被抓了,主心骨就换成了这个叫阿香的女人,他是叶川最信任的人,至于她的来历,没有人说的清楚,是叶川在欧洲留学收留的。

        “香姐,祥叔回来了。”

        “知道了。”阿香眼底闪过一丝危险的光芒,她这一通火,其实半真半假,她身为第一心腹,怎么会不知道叶川的想法。

        中午,叶川备了一些礼物,就把祥叔打发去了江北。

        自然是带了礼物去江家道歉了。出了事情,补救那是必然,也是一种态度。

        只不过叶川自己不去,诚意显然是不够了。

        祥叔接了这个苦差事,也只能去了,谁让他是叶家派过来辅助叶川这个小少爷的。

        江家当然不可能接受叶川的道歉了,江父直接把祥叔给轰出来了,礼物也扔的远远地。

        把自己女儿害的这么惨,还藏了一些不可告人的目的,江父怎么可能接受对方的道歉。

        “少爷,我回来了。”

        “祥叔,公子被军统和警察局的人带走了。”阿香走过来,十分沮丧的一声道。

        “什么,他们怎么能随便抓人?”祥叔吃惊的道,很显然他此刻还并不知情。

        “今天的报纸新闻你看了吗?”

        “还没来得及,怎么了?”祥叔摇了摇头。

        “警察局和军统开记者说,公布江小姐的绑架案是公子自编自导自演的,是这起案子背后的主谋,要治公子罪,公子就被他们带走了!”阿香故意的说道。

        “阿香,你告诉我,这是不是真的?”祥叔又不是傻子,难道一点儿异常都察觉不出来?

        “是,公子是想利用这个来操作舆论,给姓罗的军统致命一击,他并没有想要伤害江小姐,只是没想到,军统的人居然这么奸诈狡猾,我们还没有……”阿香咬牙道。

        “阿香,你糊涂呀,少爷也是糊涂,怎么能做这样的事情。”祥叔气的是捶胸顿足,“就算要报复那个姓罗的军统,也犯不着这么做,难道就没有别的办法了吗?”

        “公子看到江小姐日渐消瘦下去,这不是心疼嘛……”

        “哎,这下麻烦了,这里可不是马来,我们在这里没有什么人脉,疏通都不知道去找谁,得赶紧把这个消息告诉老爷!”祥叔道。

        “不能告诉老爷,告诉老爷,公子的未来就完了,祥叔,我有一个办法,现在能救公子的人只有您了。”

        “我?”

        “对,您。”阿香道,“如果这一切都不是公子授意,而是您私底下所为,那样公子就可以置身事外。”

        “让我去顶替公子?”祥叔愣住了。

        “只要公子没事儿,再取得江小姐的谅解,您最多在里面做几天牢,然后想办法保外就医,到时候,把您直接送回去,不就一切都很完美了?”阿香道。

        “这是你的主意,还是少爷的?”祥叔不傻,一个小女子根本想不出来这样的主意的,只有一种可能,是叶川授意的。

        “祥叔,这是救公子的唯一办法,你家世代受叶家大恩,这又不是死罪,只不过让你替公子做几天牢,何况公子是会对你做出补偿的,等你出来后,会给你家五百亩甘蔗园。”阿香道。

        五百亩甘蔗园,这在马来,确实是一笔巨额财富,这样的话,他们一家以后就不用愁了。

        当然对于叶家的财富而言,九牛之一毛而已。

        “若是能用我换去少爷的自由,我自然是愿意的,不过,军统也不是傻子,我的证词也要让他们相信才行,不然,我就是承认是我干的,人家不信,也没办法?”祥叔下定决心了,要是这样能让自己离开这个叶川,回马来也好。

        这个叶家小公子实在是不太好伺候了。

        “放心,你只要明天去警察局侦缉大队自首,把一切罪名都揽在自己身上,自然没有问题。”阿香道,“绑架江小姐的人是一伙儿流匪,为首的叫谢大巴,他们在码头上做苦力,是你看中了他们,收为己用……”

        祥叔越听越心惊,这听起来,完全是早就有准备,很明显是叶川早就收了这批人给他做事儿,而且还是用他的名义,最终的目的就是,丢卒保车!

        他若是知道,还好,可现在才让他知道,他心能不凉吗,简直凉透了,他就是一个随时被牺牲的弃子。

        这个叶川天性如此凉薄,跟他的老子完全不一样。

        正直善良,乐善好施的叶家怎么会生出这样一个刻薄寡恩的子孙出来了。

        这样的人若是日后执掌叶家,只怕叶家会离败亡没多远了。

        不过,他转念一想,若是自己能借此机会脱离的话,倒也是一件好事儿。

        他为叶家服务,可不等于要为叶家卖命,叶家是对他有恩,那是叶川的父亲,不是叶川本人。

        “阿香,我根本没见过谢大巴,万一军统让人指证呢?”祥叔问道。

        “这个你不用担心,他认出你的。”

        祥叔沉默了,不用说,一切早就安排好了,而只有他被蒙在鼓里而已。

        “祥叔,用你换回公子,对你,对叶家来说都是最好的选择,你要替你的家人多想想。”阿香道。

        这不是商量和请求了,是赤果果的威胁了。

        祥叔眼神复杂的望了一下这个小女子,比自己的女儿大不了几岁,怎么心肠这么的歹毒?

        ……

        侦缉大队大队部如临大敌。

        因为今天晚上,这里关押进来两个大人物,山城袍哥大爷,“仁”字堂的大佬石三爷,还有一个是南洋归国,豪商巨富之子叶公子,跟高层关系密切。

        这两个人都是黑白两道相当有能量的主儿,任何一个都能在山城掀起巨大的风暴来。

        所以不能出事儿。

        没定罪之前,谁都不能出事儿,出事儿就是大事儿。

        其他在押的犯人,通通清空了,小偷小摸的,没多大的事儿的,直接放人。

        罪名有点儿重的,移走!

        大队部班房,全部打扫干净了,消毒,就连看守的狱警也临时换上了罗耀的人。

        全部都是外省人,跟山城本地毫无关系,也跟袍哥没有半点儿关系。

        就连邓毅都觉得罗耀这么做有些谨慎过头了,但罗耀还是坚持这么做,并且要求他一丝不苟的执行下去。

        “搜身了吗?”

        “搜身?”

        “石三爷可以不用,但是那个叶川,可不一样,他可是当着我们的面儿说所有的事情都是他干的,也就是说,他是绑匪的头目,是嫌犯!”罗耀说道。

        “您这是要整治他吗?”

        “送上门来的,我干嘛对他客气,你觉得我以礼相待,他就会感激我吗?”罗耀道。

        “那倒是,这小子一看就不像是好人。”邓毅点了点头,“油头粉面的,要不是姓叶,就是个吃软饭的。”

        “耀哥,今天的《山城晚报》。”曹辉进来,低着头,拿给罗耀一份报纸。

        “贼喊捉贼,嘿嘿,还真有人自诩自己是正义的化身,挺好。”罗耀嘿嘿一笑。

        忙了一天了,总算是能够放松一下了。

        “要不然派人警告一下?”邓毅建议道。

        “不用,我自有安排,会让他们明白,胡说八道要付出什么代价。”罗耀呵呵一笑,并不在意。

        “先吃饭,吃完饭,我们开个小会。”罗耀吩咐一声。

        “要不要叫沈大队?”

        “打个电话给他,看他来不来,不来就不勉强。”罗耀道,沈夕峰毕竟是现在侦缉大队的主官,该让他知道的事情,还是得让他知道,这也是一种尊重。

        “好的。”

        ……

        牢房内,叶川被一群虎狼的特工围住了,眼神盯着他,明显带着不善的目光。

        “你,你们想干什么?”叶川吓了一跳。

        “不干什么,请叶公子脱衣服接受检查,这是入狱的第一课!”曹辉嘿嘿一笑解释道。

        “什么,脱衣服检查,这不行,你们这是侵犯人权……”叶川愤怒的抗议道。

        抗议无效。

        一转眼,叶川就被扒成一只小白样,就穿着一条丝绸的裤衩,抱着胸口,瑟瑟发抖。

        一套囚衣和棉袍拿了过来。

        “叶公子,委屈了,你在这里,就只能穿这个,在这里都是这个待遇,你也不例外!”

        叶川眼圈通红,长这么大还没有遭受这么大的屈辱。

        “还是穿上吧,别冻着了,班房夜里挺冷的。”曹辉已经走了出来,还是忍不住回头提醒了一句。

        “我的衣服和鞋,还有手表都很名贵的,好好保管,损坏了,要赔的。”

        “放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