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书库 - 历史小说 - 秘战无声在线阅读 - 第620章:到案

第620章:到案

        “耀哥,攻不攻?”

        小什字打铜街,邓毅征用了一处民房,作为临时的指挥部,指挥侦缉大队和荷枪实弹的警察将石公馆围了一个水泄不通。

        “等!”

        罗耀淡淡的吩咐了一声。

        虽然说决定上门抓人,但对方毕竟是江湖大佬,还有官方认可的身份,牵一发而动全身。

        再者说,若是发生激烈冲突,那是要死人的,虽然可以用最小的代价做到。

        杨帆把从黔阳班带出来的手下都带过来了,这些可都是跟他一起摸爬滚打的兄弟。

        那可都是精锐之士。

        “还等什么?”

        “等里面的人主动出来。”罗耀问道,“里面的人刚才往外打了多少电话,又有多少电话打进去?”

        “……”

        “把通电话的人都记下来,还有他们都说了什么,也记录下来。”罗耀吩咐道。

        “是。”

        石公馆里面已经乱套了,石孝贤真没想到,军统居然真敢下令让警察包围了他的家。

        而他的公馆内虽然有精锐的保镖,可这些些人跟训练有素的军统特工相比,那差远了。

        而且,现在他完全陷入被动了。

        他想从外面调人,那是根本不可能,电话打得出去,可电话难道不会被监听吗?

        派人出去,那没走几步,就让人给逮住了。

        对方还没冲进来,这是再给他最后的机会,他现在才明白,自己真若是想要跟国家机器对抗,那这是太儿戏了。

        当然,这一次是没有人给他说话,谁敢在证据确凿的情况下,替他说情?

        搞不好还会惹火上身,把自己给搭进去,尤其是那些人,哪一个屁.股是干净的?

        其实自己的那点儿事儿,很多人都在私下里做,只是自己被抓了一个正着。

        那地方军统怎么就知道了,而且还直接杀过去了。

        石孝贤端坐自家客厅内,眉头紧锁,这一回他真是难了,也收起平时狂傲不羁的性子了。

        “三儿,别硬撑着了,这一次你是躲不过去了,我早就跟你说过,那个叶川心术不正,你不听我的……”一位头发灰败的老者在丫鬟的搀扶下走了进来。

        “杨叔,您怎么来了?”

        “这么大的事儿,你想瞒就能瞒得住我吗?”杨堪狠狠的瞪了石孝贤一眼。

        “杨叔,我是不想打扰您静修。”

        “自古民不与官斗,这一次,你是犯了大忌了,走私,贩卖烟土,这些都还好办,而参与和包庇绑架,跟流匪搞在一起,才是重中之重,这如果牵扯到你,是要坐牢的。”杨堪在石孝贤的搀扶下做了下来,他跟石孝贤老爹的同盟兄弟,也是同盟会元老,中山先生的追随者,当过秘书长和川省高官的,老头子在他面前也不敢托大,也得叫一声兄长。

        不过他跟老头子不对付,若不是为了抗战大业,他也不会从香港回山城。

        他回山城也只是做一些协调工作,大部分时间都在静养,拒绝一切政府公职。

        “杨叔,我知道错了,可是叶川兄弟毕竟救过我一命,他的事儿就是我的事儿,我不能眼看着不管吧?”

        “你呀,知恩图报是好事,可是也要看怎么办,他叶川让你杀人放火,你也要做吗?”杨堪怒声质问道。

        “这个……”

        “三儿,你听叔一句劝,远离这个叶川,你为他做的已经够还了他的过去的恩情了,再跟他继续走下去,那会把你彻底连累的!”杨堪语重心长的道。

        “叔,我知道了,您别生气,小心气着身子。”石孝贤连忙应下,但杨堪是过来人,岂能看不出来,他不过是嘴上答应,心里可是一点儿都不服气呢。

        “哎,军统那边你小心点儿,戴雨农此人狡诈,狠毒,这一次他隐身幕后,这个叫罗耀的,小小年纪,手段狠绝,步步紧逼,真是名师出高徒呀!”杨堪说道。

        “杨叔,我就算不出去,他们也不敢攻进来吧?”

        “你觉得呢?”

        “……”

        “他围住了你的公馆,却不马上进攻,你知道为什么吗?”杨堪反问一声。

        “我安社数万弟兄……”

        “屁,他实在等上面的态度,围而不攻,那就是进可攻,退可守,如果上面没动静,那就是默许他的行为,接下来,你回旋的空间就小了,明白吗?”杨堪骂道。

        “杨叔,我该怎么办?”

        “是你的事儿,你认了,不是你的事儿,你绝不能认,走出去,把事情说清楚,你只要走出去了,他们就不敢动你,而且还得保证你的安全。”杨堪道。

        “走出去,那不是把我送到军统手里了?”

        “你糊涂呀,你现在走出去,那是把一切问题说清楚,他们也没说要把你怎么样,也没有下通缉令,可你一旦武力抗拒,那就说明这一切对你的指控都是真的,到时候没有人会支持你,甚至还会在你完蛋后,争夺你的一切!”杨堪道。

        “可是,军统真不会对我下手吗?”

        “他们要是不经过审判,就对你下手,我豁出去这张老脸也要替你把公道挣回来!”杨堪掷地有声的道。

        “好,杨叔,那我就赌一把!”石孝贤也不是优柔寡断的性子,杨堪的一番话,倒是那他天不怕,地不怕的性子给激了起来。

        从小到大,他还没怕过谁呢。

        ……

        “是,先生,我知道了,您放心,我知道分寸,不会伤到对方的。”罗耀接到了戴雨农的一个电话。

        自然是让他放手去做的承诺。

        “耀哥,石公馆大门开了!”邓毅从外面敲门进来,禀告一声。

        “哦,走,去看看。”罗耀微微一惊,难不成石孝贤想通了,自己主动出来了。

        “耀哥,是他,我之前见过一次,出来的人就是石孝贤!”邓毅眼尖,第一眼就把从石公馆走出来的第一个身穿长袍马褂的男子认了出来。

        个子偏矮小,样貌也不是很出众,但那拢手的架势,还有那个站立的姿势,还有那个眼神,这都是当惯了江湖大哥才有的气场。

        其实石孝贤年纪并不大,很年轻,要不然,他也不会做出那些冲动出格的事情了。

        年轻气盛,天不怕,地不怕吗!

        随着年纪增长,阅历的上升,接触的层次,以及养尊处优,人自然就会变了。

        不过,人还是那个人,骨子里的桀骜的本性是不会变的。

        罗耀一对上这个人的眼神,就看的出来,此人内心的骄傲和对自己的不屑。

        甚至还有鄙夷。

        人嘛,有性格是正常的,何况是他这样的出身,他是有这个本钱瞧不起任何人的。

        “石三爷,抱歉,只能用这种方式把您请出来了。”罗耀领头上千伸手一抱拳道。

        这气场,他担心邓毅接不住,还是自己亲自上好了。

        “你是?”石孝贤斜睨了一眼。

        “在下军统罗耀!”

        “你就是那个侮辱了我兄弟女人的军统特务?”石孝贤冷哼一声,出言不逊。

        “石三爷,请吧!”罗耀呵呵一笑,没有争辩什么,他的目的是吧石孝贤带回去,至于其他的都是小节,一时口角之争,证明不了什么。

        “虾子(孬种)。”

        “你说什么……”邓毅急了,这是一句骂人的话,但被罗耀伸手拦住了。

        “石三爷,辱人者,人恒辱之,您请自重!”罗耀微微一颔首道。

        一副铜手铐拿了过来!

        罗耀摇了摇头,示意不必如此。

        既然都自己走出来了,也就没有必要戴手铐了,这点儿体面还是要给的。

        石孝贤的保镖想要跟着一起,被杨帆带人拦了下来。

        就在这个时候,一辆黑色的汽车突然冲着包围石公馆的封锁线而来,看着架势,一点儿都没有减速的意思。

        “举枪!”

        邓毅一声令下,今天他可是做好了冲突准备的,调集的都是精兵强将,谁要真敢阻拦闹事,他是真会下令开枪镇压的。

        疾驰而来的汽车在距离关卡前踩了急刹车,停了下来,从车上冲下来一个衣着不凡的年轻男子。

        “三哥,你不能跟他们去!”男子下车大喊一声。

        “你来干什么,赶紧回去!”石孝贤一看来人面孔,顿时脸色一变,急忙道。

        “三哥,祸是我闯的,要抓也是抓我,姓罗的,你放了我三哥,有什么事儿冲我来!”男子冲着罗耀愤怒的喊道。

        “耀哥,叶川!”邓毅凑到罗耀耳边小声说道。

        罗耀一阵惊讶,叶川居然主动上门,这倒是让他感到十分意外,他到底是为了兄弟情义,还是有其他目的?

        “是大名鼎鼎的叶公子吧,放他过来说话。”意外总是处处发生,罗耀迅速考虑了一下,让人将封锁线放开一条路。

        “姓罗的,我来了,你抓我吧,绑架案是我故意做的,你抓我吧。”叶川来到罗耀跟前,双目充满怒火的手往前一伸。

        罗耀仔细端详了一下,好一个叶公子,果然生的一副好相貌,难怪能让女人喜欢着迷。

        “等了许久吧?”罗耀咧嘴一笑。

        叶川愤怒的瞪了罗耀,不说话。

        “我知道你是怎么想的,这个时候出现是最佳时机,你表现出要承担所有罪责的态度,不就是想让石三爷觉得你讲义气,对你的事儿也会守口如瓶吗?”罗耀微微向前一步,小声说道。

        叶川脸色虽然没有太大变化,罗耀距离很近,能看到他眼角微微向后敛了一下。

        心思暴露无遗。

        “不管我今天抓不抓你,明天你收买的报纸会都会为你的行为辩解,说你不过是为了给女朋友讨回公道,而一时做错了,然后你再来一个高调自首,世人都会同情你,越发会相信我是个恶人,对不对?”罗耀继续道,“我说的对不对,叶公子,你在玩走钢丝,小心钢丝突然断了,跌入万丈深渊,那你就万劫不复了。”

        叶川的瞳孔明显收缩了一下。

        “我不会给你这个机会的,既然你也有被抓的准备,那就让你求仁得仁。”罗耀嘿嘿一笑,“来人,把叶公子烤上,带回去接受调查。”

        “姓罗的,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