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书库 - 历史小说 - 秘战无声在线阅读 - 第616章:威逼利诱

第616章:威逼利诱

        唐府。

        破天荒的,唐毅居然很早就回来了,可把唐夫人给惊着了,她正招呼一圈儿姐妹打麻将呢。

        “对不住了,当家的回来了,咱们改日再玩!”唐夫人赶紧收拾牌桌,把一众姐妹都给送了出去。

        自家男人好不容易回来一趟,这要是不抓住机会的,她也太傻了。

        姐妹们呢,一个个嘻嘻哈哈的,调侃着,那带色的话儿,直往外崩,脸不红,气不喘的。

        “去,去,赶紧走……”

        “老爷,累了吧,我让下人给你烧热水,泡个澡?”把一众碍眼的姐妹们赶走,唐夫人过来,眼睛水汪汪的问道。

        “泡什么澡,你家老爷我有麻烦了。”唐毅坐在沙发上,一脸的头痛的样子。

        “这是谁又招惹你了?”

        “别提了,今晚有个煞星要过来。”唐毅道。

        “煞星?”

        “一会儿,你就待在楼上别出来,这个煞星自有我来应付就是了。”唐毅吩咐道,“记住,不管出啥事儿,都不准出来。”

        “老爷,这煞星到底是什么人呀,你这一说,怪让人害怕的。”唐夫人吓的不轻。

        “军统,杀人魔王。”

        唐夫人听了,哆嗦了一下,马上闭上嘴巴,乖巧的上楼去了。

        ……

        暮光大厦。

        “你说你,去拜访唐局长,也不带一套衣服,礼物也整的这么寒酸,哪有人送礼送腊肉的?”宫慧一边给罗耀整理衣服,一边数落他道。

        “腊肉怎么了,咱家这腊肉多好吃,可是全天然的,老董亲手做的,外面还吃不到呢,这唐局长家里什么都没有,咱送别的,人家也瞧不上,只有这独门秘制的腊肉,他家肯定没有……”

        “你给戴先生送礼,怎么没送腊肉?”宫慧白了他一眼。

        “你怎么知道我没送?”

        “你还真送了?”宫慧瞪大眼珠子,有些不可置信的望着罗耀,她知道罗耀的情商不至于如此,但还这么做,那就是故意的了。

        “你又不是不知道先生的脾气,我若是送其他东西,他肯定不收的,但是这腊肉,他还真找不到理由不收。”罗耀道。

        “你呀,真是胡来!”

        戴雨农不收礼,不管是自我标榜廉洁也好,还是有其他原因,他就是不喜欢收人钱财,但是文人雅好之类的东西,他倒是不会拒绝,什么古玩字画之类的。

        他不是不好财,而是他做得隐秘一些,何况收钱,除非是黄金,美元,有几个保值的?

        而且这传到老头子耳朵里会怎么想?

        一副字画和一根金条,在普通人眼里,谁更值钱,当然是金条了,字画能当饭吃吗?金条可以多少米和肉?

        这些古玩字画,在戴雨农的手里,随时可以变现,换一个普通人试试,那不招惹祸事就不错了。

        罗耀才没有那个闲情找什么古玩,那索性就一个学生的身份,略表心意。

        这心意虽然有点儿寒酸,戴雨农也只能捏着鼻子收下,但是后来让厨子给他做了一盘儿小炒腊肉吃了之后,才赞不绝口。

        “算了,家里腊肉也不多了,要不然换点儿点心好了,反正我送多厚重的礼人家也不会收的,你说呢,小慧?”罗耀问道。

        “你不嫌寒酸,我还嫌丢人呢!”宫慧道,“你好歹也算堂堂国军一上校,上门拜访,就提一盒点心?”

        “那有什么,咱又不打算跟人攀比什么。”

        “我给你准备了一盒茶叶,两瓶好酒,你看着办吧。”宫慧哼哼一声说道。

        “茶叶倒是不错,酒就算了,喝酒误事还伤身……”罗耀说道。

        “你就扣吧……”

        “什么叫我扣,我什么时候扣过?”罗耀辩解一声,发现宫慧已经关上门出去了。

        ……

        时间差不多了,该出门了。

        “耀哥,这里头是什么?”杨帆好奇的接过罗耀手上的一大一小两个盒子问道。

        “上面是一盒茶叶,下面是一盒点心。”

        “咱去拜访唐局长,您就拎一盒茶叶和点心上门?”杨帆惊讶的道。

        “咋了,我又不是去提亲,难不成还得抬上四牲过去?”罗耀瞪了杨帆一眼。

        “成,您是长官,您怎么做都成!”

        “就你话多,赶紧开车,别让唐局在家等我太迟了。”罗耀啐骂一声。

        ……

        “哎呀,罗主任呀,你说你来就来呗,还带什么东西,太客气了!”唐毅满脸堆笑,还特意脱了警服,换了一身正装出来迎接。

        头发更是打了发蜡,梳的一丝不苟,油光可鉴的。

        这形象,这气质,罗耀都觉得,这唐大局长不去做文明戏的演员都可惜了。

        “一点儿茶叶,一盒点心,小意思,初次登门拜访,总不能空着手过来!”罗耀道。

        “罗主任,快请!”唐毅脸色如常,把罗耀迎入了客厅,罗耀将礼物放在茶几上。

        “罗主任,请喝茶。”下人泡了茶送了过来。

        “谢谢!”罗耀道了一声谢,伸手端过茶杯,掀开盖子,吹了一下上面的茶叶沫,又放了下来,“唐局,在下就开门见山了,今天来,是有事想求。”

        “罗主任请讲。”唐毅脸上的笑容微微收敛了一下,眼神也变得郑重起来。

        “明天,在福泰茶馆有一个案情说明会,想请唐局出席并代为说明。”罗耀道。

        “侦缉大队一向独立办案,局里从不过问,我出面不太好吧?”唐毅似乎早有准备。

        “侦缉大队还是在唐局的领导下办案,也是山城警察局的一份子嘛。”罗耀道。

        “那周主任是以什么身份来的呢?”

        “上一任侦缉大队大队长沈彧聘请我担任顾问一职。”罗耀微微一笑,坦然的回答。

        唐毅讪讪一笑,对手果然难缠,他是质疑罗耀的身份,没资格管警察局内部的事情,这个说请他当然可以拒绝,可人家反手一个“顾问”的身份,不能说没关系吧?

        而且他还能真打电话问沈彧,你是不是聘请罗耀当顾问?

        他要是真打这个电话,估计就恶了对方了。

        “这个案子不是唐某经手的,唐某也不熟悉,周顾问这是让唐某为难呀!”唐毅当然想推了,能推则推。

        “唐局,这个案子干系重大,侦缉大队能够这么快破获,也是在您的英明领导之下完成的。”罗耀慢条斯理道。

        案子很大,功劳自然也就很大,你要是领头,功劳有你一份,这是给你的好处,日后升迁这就是资历。

        唐毅官场老油条了,他岂能听不出来,对方年纪轻轻的,说话真是处处都是机锋,这家伙真的才二十四五岁?

        功劳他当然动心,可后续的麻烦他也怕,这个案子太复杂了,涉及军统、袍哥之间的纷争,这种事儿,他是能躲就躲的,夹在其中那是最不好做的。

        弄不好两边都得罪了,都落不下好。

        “这个案子我是之前一点儿都不知道,你们这样说,是不是有些强人所难了?”唐毅道,都部署行动了,也没跟我说一声,现在要我出面给你们充牌面,当我傻呀。

        “唐局,我能理解你的想法,就是想明哲保身,不过,你是警察局局长,这件案子是侦缉大队办的,您就算对外说,行动之前,你是一点儿消息都没收到,您觉得会有人信吗?”罗耀端起水杯,微微抿了一小口,又放了下来道。

        唐毅眼神微微眯了一下,眼底闪过一丝冷冽的光芒,利诱不成,这是直接威胁了。

        想置身事外,你能做到吗?

        这还真是杀人不见血呀。

        现在的年轻人都这么直接吗?

        不讲体面了?

        “罗顾问,事情不能做的这么绝吧?”唐毅缓缓的说道。

        “唐局,我们才是一伙儿的,您要明白,这个山城的秩序和安宁需要我们来维护,而不是某些可以游离在法律之外的组织。”罗耀道。

        “你知道,石老三他是个疯子,疯起来,会把山城搅一个天翻地覆的,到时候谁都没好日子过!”

        “这种人就是不定时的炸弹,如果不趁早清除,恐怕才真正要提心吊胆的过日子!”

        “你们要对付石老三?”唐毅豁然起身。

        “这一次是他自己撞上的枪口,怨不得别人,光走私和贩卖烟土的罪就够他喝一壶了。”罗耀道。

        “你们是真敢呀,真敢呀……”

        “如果全山城的老百姓知道他们崇拜的所谓义薄云天的石三爷不过是个通过贩卖烟土毒害国人的毒瘤的话,你觉得还有多少人会站在他这一边?”罗耀反问道,“何况这还只是他一项罪名。”

        “吸食烟土在川中本来就很正常。”

        “正常就是对的吗,难道唐局你敢说,这种吸食致瘾,戕害国人身体的东西是可以公开售卖的吗?”罗耀反问道。

        唐毅为之语塞,川人当中,确实有不少人吸食烟土,甚至军中也有普遍存在。

        可烟土这种东西那是禁止公开售卖的,而且民间走私贩卖烟土成风,老百姓也多有种植,以此牟利。

        地方政府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课以重税,以填补财政空缺。

        很多事情,私底下做,可能当局一时半会儿顾不上,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只要别太过分,可拿到台面上讲,那就是另外一回事儿了。

        “罗顾问,你不要逼我。”

        “唐局,我知道你身后的人能帮你在委员长面前说得上话,可也要让你身后的人有话替你说才行。”罗耀起身抱拳道,“在下言尽于此,告辞!”

        “慢,罗老弟!”就在罗耀脚步快走到门口的时候,唐毅一抬手,叫了一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