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书库 - 历史小说 - 秘战无声在线阅读 - 第614章:您下令,我抓人

第614章:您下令,我抓人

        得咧,由您这句话,妥了!

        罗耀不是没做过了解,当年国民政府刚刚西迁山城的时候,带来大量的西迁的人员。

        山城一下子暴增三百万人口,这么多人要吃饭呀,得有粮食,老头子为了筹粮还把当时的粮食部长给打了。

        老头子骂人这是常事儿,而动手打人可就罕见了,尤其对方还是部长级高官。

        这脸面呀……

        筹不到粮,最后没办法,求到这个安社的石孝贤了,老头子授意,戴雨农出面,最后是毛齐五过去的。

        这石孝贤也是狂妄无比,当场把老头子的手谕给撕了,随后,他一声令下,粮食有了。

        但是,筹到的粮食,他没有交给政府,而是自己拿出来卖了,这可是把老头子气的不轻。

        一时间他“石三爷”的声名远播,国民政府反倒成了无能的代表。

        就是太狂,太张扬,主政川府的张岳军曾经写过一首诗提醒他收敛一下,结果呢,信纸直接让他擦了屁.股。

        此等狂悖之人,要不是看在他在民间威望太高,动他容易引起政局不稳的情况下,才忍了下来。

        其实,老头子和戴雨农早就瞧他不舒服了,正愁找不到机会收拾他呢,这一回,是撞到枪口上了。

        石孝贤暗地里做这些非法的勾当,当军统真不知道,想动,你得有证据呀?

        没抓到实证,这种人你若是动了,很可能把自己搭进去,人家还屁事没有。

        川军现在多少将领,那有多少是袍哥出身的,石孝贤的老子在世,老头子都得尊称一声“石大哥”的,牛不?

        根基深厚。

        “攸宁,你也没睡吧?”

        “嗯。”

        “你推荐进警察侦缉大队的那个人叫曹辉吧?”戴雨农忽然问道。

        “是的,先生,他也您的学生。”

        “嗯,就让他去石公馆传唤石孝贤,若是石孝贤乖乖的过来接受询问,则罢了,若是他本来,那就把石公馆给我围上!”戴雨农霸气的命令一声。

        “是。”

        “你去见了江老,他怎么说?”

        “江老还是明事理的,他知道这一次是自己教女无方,应该不会再让江琳跟那个叶公子来往了。”罗耀道。

        “这个女人为了自己一点儿小脾气,就弄出这么大的事情来,所以说,女人任性要不得。”戴雨农重重的道。

        “是,她这是没有经历过社会的毒打,相信这次这个教训会让她铭记终生的。”

        “社会的毒打,攸宁,这个词儿你用的很好。”戴雨农眼睛一亮。

        “我就是随口一说,先生见笑了。”

        “好了,接下来的事儿,我替你担着,你放手去做就是了。”戴雨农霸气的手一挥道。

        “是。”

        有了戴雨农给的尚方宝剑,他自然就更不怕了。

        ……

        “攸宁,你这次可是大出风头呀,这可不是你一贯的作风?”毛齐五与罗耀一起出来。

        “没办法,逼到这份儿上了,我要是不反击,就被他们给推下悬崖摔死了。”

        “倒也是,不过,你动石孝贤,却不去抓叶公子,这又是为何?”毛齐五问道。

        “他俩不是关系铁吗,如果我们带走了石孝贤,反而叶公子安然无恙,您说,这石孝贤的手下会答应吗?”罗耀嘿嘿一笑。

        “高,你这是在他们两个人之间横插一杠子,就算这事儿过去了,他们俩的关系也回不去了。”

        “这事儿可没那么容易过去!”罗耀嘿嘿一笑,这个叶川表现的如此谨慎,狡猾,他就越是有问题。

        这样的对手有一种让人肾上腺激素飙升的感觉。

        罗耀出了局本部,没有回磁器口密译室总部,而是直接去了夫子池来龙巷,警察局侦缉大队大队部。

        副大队长兼代理大队长沈夕峰一宿没回,他现在也不敢回了,邓毅一回来,他就知道发生什么事情了。

        他也是在帮的,虽然不是“仁”字堂的,可他也是“义”字堂的一员,袍哥在山城的五个堂口虽然不见得意见一致,可毕竟是同气连枝,这出了事儿,就不是一个堂口的事情了。

        石孝贤是“仁”字堂的大爷,安社的社长,又是总舵把子……

        他现在回去,铁定没好事儿,还不如在这侦缉大队大队部躲清静呢,而且还有个理由,他被手下软禁了。

        不用去面对那些烦心事儿。

        “沈大队,沈大队,您这把自己关在房间里,不吃也不喝,万一饿出病来,兄弟们可担待不起……”

        “不吃,拿走,不饿!“

        “真不饿?”

        这个声音,沈夕峰一个激灵,听着怎么那么熟悉呢,从椅子上站了起来,马上一路小跑过去,拉开门,一脸谄笑:“罗主任,您,您怎么还亲自来了?”

        “我不来,你沈大队长打算跟我绝食儿了?”罗耀提着放着饭菜的食盒走了进来。

        “哪能,哪能,这不是没咋活动,不饿……”

        “行了,我知道你的难处,可这事儿已经箭在弦上,不得不发了,你是在帮不错,可你也是一名警察,规矩不用我跟你讲吧?”罗耀呵呵一笑道。

        “您这不是为难我吗?”

        “这是戴老板的命令,你若是不想听,也行,我也不勉强!”罗耀提着食盒就往外走。

        “别,别,罗主任,我去,我去还不行吗?”沈夕峰惨兮兮的一声,这躲是躲不过去了。

        “也不让你一个人去,曹辉跟你一起去,好好解释,把人带回来,就算完成任务,石三爷也是有有头有脸的,不用给他戴刑具,对外也可说是来侦缉大队接受质询。”罗耀吩咐道。

        “明白。”

        “吃了饭再去吧,不着急这一会儿,哪有让人饿着肚子办事儿的。”罗耀微微一笑。

        戴雨农说让曹辉去,罗耀可没打算让曹辉一个人,曹辉是个什么地位?他去了,估计连石公馆大门都进不去,沈夕峰就不一样了,他是本地人,又在帮,在袍哥当中也有一定身份和地位,平时进出石公馆也很容易。

        他去的话,起码会好一些。

        而且他也不能眼睁睁看着曹辉受辱,曹辉一个人去,就算见到石孝贤,估计也是一顿羞辱。

        这顿饭,沈夕峰吃的是味同嚼蜡,平时爱吃的烧公鸡,吃在嘴里也不知道是什么味道。

        匆匆了吃了一些,就带着曹辉乘车前往小什字打铜街的石公馆。

        “耀哥。”

        “痕检科那边怎么说?”罗耀也在吃饭,不过是在对面的茶馆,他不是侦缉大队的人,不能鸠占鹊巢,听到邓毅的声音,抬头问道。

        “痕检科正在加班加点,已经检测出一部分物品的,就咱们发现的那个盒子的灰白色结晶粉末就是……”

        “咳嗽水呢?”

        “还在检测,但已经测出里面有mf-3的成分。”邓毅说道。

        “看来这个南洋归国回来的叶公子表面上一副爱国商人,背地里干的也是这种肮脏见不得人的勾当!”罗耀冷笑一声。

        “耀哥,下一步怎么做?”邓毅问道。

        “給能通知到的报社发一份邀请,明天上午,就在这个茶馆,开一个记者说明会,公布相关案情,以及回答相关问题以及记者提问,限定十个问题,记者由我们挑选,提前控场!”罗耀想了一下,吩咐道。

        “谁来主持记者会?”

        “我肯定不能出面了,你都要走了,再说级别也不够,沈大队也不行,得是你们唐局才行。”罗耀道。

        “唐局……”

        “有难度?”

        “唐局这个人很圆滑,而且在山城根基很深,向来是见了麻烦就躲的,恐怕未必会答应出面。”邓毅为难的道。

        “要是让内政部警政司给他下一道命令呢?”罗耀问道。

        “恐怕也不行,他只要一称病,总不能逼着他带病主持吧?”邓毅说道,这是唐局的老套路了。

        罗耀笑了笑:“那我去找他谈谈?”

        “您跟他谈?”

        “怎么,觉得我谈不下来?”

        “不是,就怕到时候他让你也下不来台。”邓毅说出心中的担忧,唐局人家背后也是有后台的,不然这种人怎么可能在做陪都的警察局局长,还位置岿然不动呢。

        “你帮我约一下,今天晚上,我亲自去他家拜访!”罗耀道。

        “您亲自拜访?”

        “那当然了,求人办事总得有个求人办事的态度,不是吗?”罗耀呵呵一笑。

        ……

        午后,街面上忽然静了下来,那些喧嚣的声音仿佛听不见了,日本人的飞机也没来。

        阴沉沉的天空下,总感觉好像有事情要发生似的。

        “小六子,快走,报社出新号外了……”正在家中吃饭的报童小六子听到同伴的一声喊,赶紧扒拉两口饭,飞快的跑了出去。

        一般号外都是最热最好卖的,只要出号外,报童们必定争抢多分一些,因为多买一些,自己就能多挣一分钱。

        对于家境贫困的孩童来说,这就是一份贴补和改善伙食的家用,分外的珍惜。

        “号外,号外!”

        报童叫喊的声音如同一阵春雨后的竹笋一般,纷纷破土而出,在山城的大街小巷响起。

        “惊天‘绑架’案背后的真相!”

        “解救记者江琳纪实,本社记者亲身经历……”

        “究竟是义薄云天的袍哥大爷,还是为非作歹,祸害国人的大恶人!”

        “警察局果断出击,解救被劫持的美女记者!”

        “……”

        各种带有吸引人眼球,甚至还有些用上了耸人听闻的标题的号外纷纷出炉,引发整个山城新闻界一阵动荡。

        一股风暴平地生起。

        军统反击了,力度前所未有的凶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