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书库 - 历史小说 - 秘战无声在线阅读 - 第613章:抓大放小

第613章:抓大放小

        江家书房。

        江父与罗耀两个人相对而坐,两个男人距离不到三尺,可以清楚的看到对方脸上每一道细微的表情。

        “这些天,我不止一次听人提到过你的名字,有骂你的,也有替你说话的。”

        “那您认为我是好人,还是坏人?”

        “我不知道,但我知道我生了一个任性的女儿,如果你真的欺负了她,她一定会回家,找我为她讨回一个公道。”

        “女儿大了,父亲并不一定是她唯一的靠山。”

        “是,她有自己生活,还找了一个很有钱的男朋友,她完全可以离开我们生活。”

        “对于令爱的男朋友,您了解多少?”

        “我没见过,她也把人领家里来过,我们问过,她也不说,只说普通朋友。”

        “普通朋友会这么费劲心思,出力为她讨回公道吗?”罗耀把“公道”二字咬的很重。

        “不会。”

        “江老,令爱我是完好无损的交给您了,若是她在跑出去,跟什么人搅合在一起,发生什么意外,那我可就不保证了。”罗耀道,“军统是干什么的,我想您老应该清楚。”

        江父眼神灼灼的望着罗耀,他很想从这个年轻人的眼睛里发现他内心真正的想法。

        但是,他发现自己是徒劳无功的。

        “有些事情,掺和进来,那就万劫不复,江老,晚辈言尽于此,告辞!”罗耀站起身来,微微一鞠躬。

        虽然他今天来,没有谈他跟江琳之间的恩怨,但他能感觉到,江父应该明白是怎么一回事儿。

        话不需要说的太明。

        “不管怎么样,多谢秦长官送小女回来!”江父也随即站了起来,微微一抱拳,“我送你。”

        罗耀从楼上下来,来到客厅内,朝杨帆和女军医三人淡淡一声:“我们走。”

        三人起身,也向从楼上下来的江父微微一鞠躬,一言不发的随罗耀离开了。

        江父站在客厅内,目送罗耀等人上了汽车后离开,这才眼神复杂的叹了一口气,转身上了楼。

        卧室内,两母女相对而坐,江琳还在抽泣,江母则眼睛红肿,显然是哭过。

        “人走了,说什么了?”见到丈夫进来,江母站起身来,问道。

        “走了,什么也没有说。”

        “没说,这到底怎么回事儿,军统劫持了我女儿,又把她送回来,这是干什么?”

        “你以为劫持琳儿的人是军统?”

        “难道不是?”江母傻眼了。

        “当然不是,这些年,我是由着你惯着她,都把她宠坏了,这下好了,惹下大祸了,如果她不是我江昊轩的女儿,恐怕早就被扔到嘉陵江里喂鱼了!”江父拐杖“咚咚”的敲在地砖上,愤怒不已。

        “老江,你老糊涂了,明明是咱们女儿被欺负了,你却怪起我来了,这是什么道理?”江母不乐意了。

        “你叫她讲,这里面到底发生了什么,她为什么要这么做?”江父手一指江琳质问道。

        “爸,我做错什么了,我不就是写了一篇文章而已,他们这是蓄意报复!”

        “蓄意报复,人家若是蓄意报复,你还能有机会回家过年?”江父生气的道,“过完年,你就跑出去了,还骗我们说通讯社加班,你是去跟那个叶公子风.流快活去了?”

        江琳脸色一白。

        “伤风败俗呀!”

        “爸,现在都自由恋爱了,我跟叶川是真心相爱的,若不是这件事,我早就把他带回家介绍你们认识了。”

        “你到现在还不明白自己被人卖了,还在给人家输钱呢,你以为,那个叶公子是看上你这个人了?”江父怒道,“他是看上你的身份背景,看上你可以帮他达到一些不可告人的目的,本来这一次风波已经平息了,却被他生生掀起舆论风暴,他想干什么?”

        “阿川这么做都是为了我讨回公道!”

        “讨回公道,你有什么公道好讨回的,这件事原本就是你有错在先,你还倒打一耙,冤枉人家,真不知道,我江家怎么生出你这样一个不孝女!”江父气的不轻,胸口不停的起伏。

        “老头子……”看到江父喘不上气来,嘴唇绀紫色,马上意识到,这是哮喘犯了,忙道,“琳琳,快去书房拿药,你爸老毛病犯了。”

        ……

        把随车跟他一起的那名中央通讯社记者送回通讯社,相信很快,《中央日报》就会刊载出营救前中央通讯社记者江琳的全部过程以及,相关照片。

        当然不光是《中央日报》,还有其他九家精心筛选出来的报刊同时也会刊发类似的报道和文章!

        路边找了一家不错的早餐店,吃个早餐,然后让杨帆开车把他送到军统罗家湾总部。

        “老虎,安全把刘医生送回去,再回来接我。”罗耀吩咐杨帆一声。

        ……

        “攸宁,怎么来这么早?”毛齐五上班都是很准时的,除非熬夜通宵加班。

        做戴老板身边的人,他必须自律,否则他的位置就会被别人替代,这是他不允许的。

        谁敢冒头,都会被他打压。

        但这个位置基本上肯定是江山人,而罗耀根本连江山人都不是,所以,他不担心,从来不认为罗耀会有一天抢他的位置。

        “一.夜没睡。”

        “呵呵,昨天晚上的行动怎么样?”毛齐五是知道的,罗耀昨天晚上有行动,而且行动很隐秘,具体内容只有少数人知道,就连他都不是很清楚,只是配合工作。

        “很成功,发现的问题也很复杂!”罗耀道,对手的狡猾和谨慎出乎他的医疗之外。

        “哦,有什么意外?”

        “嗯,确实有些意外,对手可能预估了可能会发生的意外情况,他们收买了一支流匪伪装成军统,袭击了江琳的汽车,然后把人转移去了安社在南岸江边的一个庄子,这个庄子是他们走私转运货物的仓库……”

        “这件事能不能跟安社扯上关系?”

        “当然,人是在他们的走私转运仓库发现的,他们怎么能够脱得了干系?”罗耀点了点头。

        “这就好,只要抓住了这个石孝贤这个把柄,就能将他拿捏住了。”毛齐五对石孝贤也是有相当怨念的,当初,他亲自登门拜访,那可是受了不小的屈辱的。

        他好歹也是代表政府去的,而对方不过是一个江湖帮派而已,居然如此傲慢和无礼。

        若不是忌惮对方的势力,早就掀桌子了。

        “走私和冒充军统绑架党国元勋之女,这两个罪都能让他扒下一层皮了!”罗耀道。

        “你打算怎么做?”

        “抓人!”

        毛齐五吸了一口气,这是要搞大事儿呀。

        “人证,物证,全部都被我掌握了,他石孝贤如果拒捕,那就是对抗政府,对抗国家,那我们就更加有理由出兵镇压了!”罗耀道。

        “你还没动手吧?”

        “没有,这么大的事情,我得请示戴先生才能下命令!”罗耀点了点头。

        他是真的这已经做好了抓捕石孝贤的准备,因为人是在他的安社所属的庄子里找到的。

        还搜出了大量的走私为违禁品和走私的物品,以及祸害国人的烟土之类的东西。

        营救和起获赃物的现场都是拍照留存了的,固定了证据。

        虽然说安社有几万帮众,整个山城袍哥更是多大十几万,可不等于袍哥犯了法,就可以不受惩罚,他们只是江湖帮派,不是政府组织。

        政府要是无缘无故的抓人,他们反抗的话还能获得同情,可如果明明是犯了罪,还要对抗的,那首先他们内部就得不到支持。

        石孝贤虽然是袍哥“仁”字堂的大哥,安社总舵把子,可也不能不遵守世俗的国家法规。

        “戴先生应该很快就过来了,我跟你一起去见他。”毛齐五点了点头。

        “好。”

        也就在毛齐五这边坐了不到一刻钟,秘书室的一个秘书推门进来禀告一声,戴雨农的座驾已经进入局本部了。

        “先生。”

        “齐五,攸宁,你们先坐。”戴雨农一边招呼,一边脱了外套,走进办公室的那个小隔间。

        片刻后,戴雨农从里面出来,换了一套蓝灰色的中山装出来。

        “先生,昨天晚上的行动很顺利,前中央通讯社记者江琳已经解救出来,学生今天一早亲自将人送去江北的她父母家中了!”罗耀站起身来,毕恭毕敬的回答道。

        “嗯,很好,下一步你打算怎么做?”

        “传讯安社的石孝贤。”罗耀说道。

        “抓大放小?”

        “这个叶公子很狡猾,我们现在的证据虽然可以将他将他带回来问话,可没有直接证据指向他,除了那个庄子的负责人的石贵的证词,但他也不是亲耳听到这个叶公子请求或者吩咐他做的,这一切都是一个叫祥叔的人所为!”罗耀道,“而据我们所知,叶公子身边有一个管家叫阿祥,但是不是这个人就不知道了。”

        “戴老板,攸宁他们在那个庄子的仓库里起获了不少东西,其中有一部分正是这个叶公子的,很多不少违禁品,还有一些物品需要检验之后才能知道却确切成分,这些都是可以给他定罪的!”毛齐五补充一声。

        “捉贼拿赃,如果他们不承认那些东西是他的,怎么办?”罗耀反问道,“反正货物实在安社的仓库里,这些货物也没有叶家的标志,到时候他只要矢口否认,也拿他没办法。“

        “这倒是,他是归国南洋华侨巨富之子,一旦处理不好,会引发巨大的舆论风波。”毛齐五道。

        “将石孝贤带回询问,这不是不可以,但他的父亲也曾是革命元勋,而且他本身的影响力也不小,需要小心从事,不可引发直接冲突!”戴雨农说道。

        “若是石孝贤不跟我们回来接受询问呢?”

        “那就扫他的场子,查封他的买卖!”戴雨农眼底闪过一丝杀机,这一次,他是占了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