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书库 - 历史小说 - 秘战无声在线阅读 - 第609章:“营救”行动

第609章:“营救”行动

        夫子池来龙巷,山城警察局侦缉大队,大队部所在地。

        下午。

        大队部对面的茶馆关门,清空,只留后门进出,断断续续的不断有人赶了过来。

        都是各中队的精兵强将。

        除了第二中队,那是负责下城区的,不能动之外,侦缉大队五个中队,每个中队抽掉三十人精兵强将过来集中。

        除此之外,还有一支五十人的直属队,这个直属队是沈彧在任上组建的。

        直属队的队长就是有邓毅兼任的,邓毅离任后,队长的职务是曹辉的,这已经早就拟定好了的。

        沈彧任上,抽掉多名临训班的学员进入侦缉大队,通过改组的方式,彻底掌握了这个军统在警察局内的特务组织。

        沈彧离任,新任大队长还未到任,大队副沈夕峰暂代大队长职务,常务工作其实还是邓毅在主持。

        邓毅需要等到新任大队长到任后,才彻底把工作移交后去卫戍司令部稽查处。

        邓毅还兼任大队书记室主任,按照侦缉大队排名的话,他是仅次于大队副的沈夕峰的。

        但是今天的行动是邓毅主持并下达命令的,而且,还根据军统局下命令,将沈夕峰暂时看在了大队部。

        因为沈夕峰是袍哥组织高级成员,今天晚上的行动涉及袍哥组织,自然不能让他有泄露消息的可能。

        下午五点。

        邓毅扫了一下手表:人都到齐了吗?

        “邓科,第五中队还有一个小队没到,他们虽然是最先通知的,但你距离最远,今天又是元宵节,可能路上耽搁了!”邓毅的手下张克东汇报道。

        “记者呢?”

        “嗯,通知到的,都到了,一共十个人,都是山城有影响力报纸,保证明天一早报道出来,必定轰动整个山城。”张克东有些兴奋的说道。

        “很好,签署保密协议了吗?”

        “都签了。”

        “好,再等一刻钟,要是还没到,那就不等他们了,这份功劳就没有他们的了。”邓毅说道。

        “是。”

        “通知曹队,准备分发武器和弹药!”

        “是。”

        “邓科,来了,来了,第五中队中队长李文远抹了额头一把汗水冲进来禀告一声。

        “好,通知曹队,可以开始了。”邓毅闻言,腾的一下子站了起来,果断的下令道。

        “是!”

        一百七十人,加上十名记者,总共加起来近两百人,这么大的阵势开始不小。

        这在侦缉大队成立以来,都没有这么大的阵仗,有点儿大战之前,出征耳朵味道。

        “弟兄们,相信大家很疑惑,这大过节的,把大家伙叫过来做什么,当然是做大事了,什么大事儿,救人,救什么人?”邓毅站在茶馆的高台上,让人送上来一张《山城晚报》今天刚出的号外!

        指着上面一张大大的照片说道!

        “就是这位,前中央通讯社美女记者江琳!大家都看清楚了,别把人认错了,今晚我们的行动就是要解救这位美女记者,根据线人提供的消息,今天上午一伙儿持枪的歹人在下湾一带劫持返家的记者江琳,打伤随行的保镖三人……”

        “现在开始,各中队进行混编,外面一共有八辆卡车,每辆车二十五个人……”

        各队混编就是为了防止有人泄密,相互监督,这些人当中,谁知道有多少跟当地袍哥有多少关系。

        然后直属队分组上车,再多一成监视,而且卡车全部都安装了防雨雪的车棚。

        上车后,里面的人是看不见外面的,同样外面的人也不知道车上是什么人。

        保密措施做的是滴水不漏!

        八辆卡车是从宪兵司令部借来的,军车更容易掩人耳目,当然,这些仅凭侦缉大队是做不到的,得军统局出面,疏通关系。

        而且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借到车,那非得是戴老板亲自出面才行。

        “所有人,登车!”

        邓毅一声令下,这是他在侦缉处最后一次大的行动了,他很兴奋,自己居然在履新之前,还能亲自指挥并参加这么大的一次行动,这足以成为他军统生涯里日后最值得大书特书的一件事。

        曹辉也很感慨,他来侦缉大队没多久,就遇上这样的行动,这必然会给他的履历上写下浓墨重彩的一笔,也为他在侦缉大队的工作打开了局面,有功劳傍身,谁还敢轻视他?

        再者说,这侦缉大队临训班的同学又占了大都数,还都担任骨干分子,曹辉虽然能力上稍弱一些,可他后台硬呀。

        ……

        南岸,南泉街叶公馆。

        “公子,已经安排妥当了。”一道倩影走进黑暗的书房,来到书桌身后那个隐身在黑暗中的人身后,禀告一声。

        “很好,受伤的保镖安排妥当了?”

        “嗯,他们都知道实情,接下来会安排他们伤重不治而亡,我们就可以博取更大的同情。”阿香微微低头道。

        “祥叔呢,他怎么样?”叶川道。

        “祥叔没跟着一起走,说是留下收拾打扫一下院子,等江小姐过完节后回去住。”阿香解释道。

        “知道了,这一次算他命好。”叶川脸上闪过一丝狰狞,显然他对这个父亲派在他身边的老人非常不满了,甚至已经到了欲除之而后快的地步。

        “公子,要不然,我找一个机会……”

        “不用,你出手的话,容易弄巧成拙,暂且留着他吧,或许还可以利用一下。”

        “明白。”

        “今天才刚刚开始,明天一早,估计整个舆论都会针对军统而去,到时候,看戴雨农还怎么保你。”叶川冷笑一声。

        “公子英明。”阿香恭顺的道。

        ……

        “所有人下车,动作要快,脚下要轻,还有,不允许说话和发出任何声音……”

        “咕咕……”

        “吱吱!”

        “老虎兄弟!”一个身影从黑暗中钻了出来,仿佛凭空出现一般,可把不少人吓了一跳。

        “你们来了,速度不慢嘛!”老虎脸上吐着一种黑色的颜料,就跟京剧里的大花脸似的,要是不知道是谁,准吓一跳,还以为碰到鬼呢。

        “嘿嘿,情况怎么样?”邓毅呵呵一笑,问道。

        “就在下面山脚那个庄园里,防备很严,我的人下去探过路,生人很警惕,不能靠近。”老虎道,“不过,入夜后,我派了两个人摸了进去探查了一下,基本上摸清楚里面的情况,整个庄园其实就是一个仓库,前院住人,后院是仓库……”

        “武器基本上是步枪和短枪,还有一些是用冷兵器的,总的情况是外紧内松,咱们要救的人关在东院,现在看来只是失去了自由,并没有生命危险。”

        “附近有他们的暗哨,还有巡逻队,巡逻队五个人组成,半小时一班……”

        “这是进村的唯一一条路,第一时间要控制这两个制高点,还有,这个村子很可能都是对方的人,一旦我们开始行动,就不能心慈手软,反抗者,就地镇压!”

        邓毅和曹辉都是心神一凛然,他们明白这个词儿的份量,也就是说,如果对方反抗的话,那是会引发流血冲突的。

        “邓科,老曹,我们不能有半分犹豫,否则对方把人转移的话,你我今天就全部做了无用功了!”

        “老虎,我们可是带了记者的。”

        “记者,你们带那些玩意儿干什么?”杨帆吃惊的问道。

        “这是耀哥的意思,让他们亲眼看一看,这绑架江琳的究竟是什么人,这脏水不能泼到我们军统身上!”邓毅解释道。

        “那就只能我们先潜入进去控制住局面,你们再从外面包围突击进去了?”杨帆想了一下道。

        “行,这个办法好,就怕这些人狗急跳墙,把人给杀了,这就麻烦了!”邓毅与曹辉点了点头。

        “好,那就说好了,我想帮你们把暗哨罢了,然后等我信号,你们就冲进来?”

        “明白!”

        ……

        “耀哥,茶凉了,我给你换一杯吧?”磁器口家里,罗耀与宫慧都坐书房内,看着墙壁上的挂钟。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

        不用说,自然是在等邓毅、杨帆等人的消息,他们都随身携带了通讯电台。

        一旦行动成功,会第一时间把消息发回来的。

        “不用,凉茶喝了更提神!”罗耀摇了摇手,今晚的行动很关键,关系到明天的大反击。

        “晚上喝凉茶伤胃,你不懂吗?”说着,宫慧站起来走过去,就要伸手将罗耀的茶杯里已经凉的茶水倒掉,再重新沏一杯。

        这时候,桌上的电话机突然响了起来。

        罗耀一伸手,拿起电话机:“喂,是我,局面控制住了,好,封锁现场,所有人员全部带回!”

        “咱们有多少伤亡?”

        “轻伤有几个,没有重伤,也没有死亡。”

        “很好,跟弟兄们说,今晚参加行动的,每个人奖励十块大洋,小队长二十,中队长五十!”罗耀吩咐道。

        “谢谢耀哥。”电话那头邓毅高兴一声,随即放下了电话。

        “行动成功了?”宫慧没有走,听罗耀讲完电话,也是激动的询问一声。

        “嗯,这一次人赃并获,看某些人还怎么抵赖!”罗耀笑道。

        “你还要跟他们打官司吗?”宫慧问道。

        “当然,他们大肆造谣污蔑,搞得我差点儿身败名裂,我岂能让他们好过?”罗耀冷冷一声。

        “会有人劝你得饶人处且饶人的。”

        “这话他们要是早一点儿跟叶川、江琳之流说的话,或许还有一丝机会,现在,晚了!”

        “可是叶川的证据我们还没有拿到,现在也只能证明这件事跟安社有关?”

        “你觉得石三爷会主动认下这个罪吗?”罗耀嘿嘿一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