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书库 - 历史小说 - 秘战无声在线阅读 - 第606章:关系密切

第606章:关系密切

        舆论还在发酵。

        姜筱雨坐在那里,慢条斯理的喝着一杯红茶,耳边能听到一些人在谈论着山城发生的热点问题。

        谈论的最多的就是被开除的前中央通讯社女记者将领与军统局要员“秦鸣”的故事。

        对方还没有敢把“秦鸣”的真名放出来,要是真名出现在报纸上,那就是另一个层面的事情了。

        这就不是为了一个“受辱”的女记者抱打不平了,而是针对军统局而来了。

        这性质就不同了。

        没等多久,咖啡馆的门被推开,一个身着浅紫色大衣,一头波浪卷秀发扎在脑后的年轻女孩子走了进来。

        女孩子走了进来,拒绝了侍者的服务,用余光不停的打量着客人,终于,走到姜筱雨跟前。

        姜筱雨微微一抬头,与其四目相对。

        女孩子面露喜色:“您就是姜筱雨,姜小姐吧?”

        “你是?”姜筱雨愣住了,记忆中,她并不认识这个女孩子,也从未见过她。

        “我叫小美,可以坐下吗?”

        “当然。”

        小美坐了下来,把手里的提包放在座位上靠里侧的位置:“姜小姐,你好。”

        “你有事吗?”

        “哦,我给忘了,有人托我给你带一封信。”小美似乎有些马大哈,这才想起来,从自己的手提包取出一个信封来递了过去。

        姜筱雨有些惊讶的伸手接了过来,信封是封好了的,里面的内容估计对方也不知道。

        但是信封内的东西厚哒哒的,应该有不少东西。

        姜筱雨并没有马上拆开信件,她不知道里面有什么,当众拆开不知道会发生什么。

        “小美,是谁让你把这封信交给我的?”姜筱雨盘问道,这个叫小美的女孩子,也不像是接头人,看她这样大大咧咧的样子,完全就是一个涉世未深的年轻女孩子。

        “哦,这个我不能告诉你,我们经理特别交代了的。”小美张嘴就说道。

        姜筱雨眉头一皱,这女孩子莫非脑袋有问题,这还没说,不等于是全说了吧。

        姜筱雨一抬手,招来侍者。问道:“小美,你喝什么?”

        “咖啡。”

        “给这位小姐来一杯咖啡,谢谢。”姜筱雨吩咐道,“算在我账上了。”

        “好的,小姐,你稍等。”

        “小美姑娘,你在哪里工作?”

        “经理说了,我只需要把信交给你,其他的什么都不能说。”小美认真的道。

        “好吧,我不问了,那我们聊一点儿别的吧,比如你喜欢吃什么,喜欢哪个电影明星?”

        “好呀,姜姐姐,你喜欢那个明星……”

        女孩子打开话匣,似乎就关不起来了,姜筱雨也只能配合她,然后再旁敲侧击,了解一些基本信息。

        “哎呀,时间差不多了,我得走了!”咖啡才喝到一半儿,小美忽然想起了什么,赶紧把剩下的咖啡一口喝下,然后起身道。

        “好,你慢走了,小美。”姜筱雨也不知道该说什么,显然这个叫小美的女孩子不过是被人操控的提线木偶。

        她准备的说辞全部都没有能够用上。

        信封就在自己手里,她犹豫了一下,没有拆开,放进了自己的皮包里,付了账,出了门,叫了一辆车离开了。

        ……

        磁器口,密译室总部,宫慧办公室。

        “这是什么?”宫慧接过姜筱雨交给她没有拆封的信件,不太理解的问道。

        “昨天出去,有人趁我不注意的时候,在我大衣口袋里塞进了一张纸条,约我今天中午十二半在龙门浩街的繁星咖啡馆见面,我今天跟您撒了一个谎,说是辛小玉约我出去吃饭,就去赴这个约了。”姜筱雨解释道。

        “人见到了?”

        “一个小姑娘,她自称叫小美,说是有人让她交一封信给我。”

        “就是我手中这封?”

        “是的,慧姐。”

        “这是给你的信,你给我干什么?”宫慧疑惑的问道。

        “我不知道里面有什么,不敢擅自拆开来看,咱们密译室是涉密单位,对信件来往是有规定的,所以……”

        “没事儿,你在这里打开看就是了。”宫慧将信又递还给了姜筱雨。

        姜筱雨接过来。

        宫慧从抽屉里取出一副手套扔了过去,干他们这一行的,怎么小心谨慎都不为过。

        姜筱雨接过来,戴上手套,这才用小刀片,轻轻的从一条缝隙慢慢的划过去。

        基本不伤及信封的情况下,将信封口打开。

        从里面取出来几张折叠好的信笺,还有一张照片,照片是在家里客厅拍的,姜筱雨一眼就认出来了。

        照片上的人是她的父母,但是两位老人的表情很拘谨,甚至看上去还有些紧张。

        脸上的笑容看上去也很僵硬,根本不像是自然的微笑。

        信是父亲写的,笔迹太熟悉了,常年经商,父亲的字只有他自己的特点,也是为了防止被人伪造。

        看完信上的内容。

        姜筱雨差点儿眼前一黑,禁不住跌坐下来。

        “筱雨,出什么事儿了?”宫慧问道。

        “慧姐,我爸妈让日本人给抓起来了。”姜筱雨眼眶一红,强忍着泪水没溢出来。

        “什么,日本人怎么知道你在山城,还抓了你的父母?”宫慧早已知情,但日本人一直没动作,都瞒着姜筱雨呢,就是怕她知道了,到时候在日本人面前演不好戏。

        “我也不知道,慧姐,我现在心很乱,父亲在信中说人,让我听给我信件和信物的人的,替他们做事儿。”

        “筱雨,你别担心,既然日本人抓你父母是威胁你给他们做事儿,那么他们应该暂时还没有生命危险,我们可以想办法。”宫慧安慰道。

        “慧姐,我该怎么办?”

        “你稍微冷静一下,着急解决不了问题,这件事,你不要再对任何人提及,明白吗?”

        “嗯,我听慧姐你的。”

        “你先按照信上说的去做,我这边会配合你,你不用担心,你的父母,我们会竭力权力把他们救出来的。”宫慧道。

        “他们应该还会再约你的,你把今天见到的那个小美的情况跟我说一下!”宫慧吩咐道。

        “她瓜子脸,眼睛不是很大,头发披肩,波浪卷,个头比我略矮一点儿,年纪跟我差不多大,说话有些直,大大咧咧的,看上去对任何人没有防备之心,从侧面了解到,她应该是奉了她的上司,一个经理的命令来给我送信的,但是她又完全不肯说经理是谁,不过,她工作的地方应该离繁星咖啡馆不远,她是走过来,也是走回去的。”稍微冷静下来,姜筱雨一边回忆,一边说道。

        “等一下,我把苏离叫过来,让他做一个人物素描。”宫慧摁下暂停键道。

        苏离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是宫慧一个电话,他只有放下手头的工作,赶紧过来了。

        宫慧也没跟他解释太多,只是叫他依照姜筱雨的描述画一个人物正面的素描图来。

        苏离也知道规矩,不该问的不问,照做就是了。

        足足耗费了两个小时,这张关于“小美”的人脸素描图终于是画好了,在姜筱雨的眼里,至少有九分相似了。

        用相机把素描拍了下来。

        这一通忙下来,天色也差不多黑了下来,下班时间到了。

        “筱雨,你先回去,不要多想,有什么事,我和罗主任会尽力帮你的。”宫慧安抚道。

        “谢谢慧姐,我估计他们很快会再联系我的。”姜筱雨道,“辛小玉有很大的嫌疑。”

        “我知道,我会调查的。”宫慧点了点头。

        在密译室,姜筱雨跟辛小玉走的最近,这不是秘密,要说姜筱雨的行踪,除了宫慧之外,辛小玉知道的最清楚了。

        不过辛小玉分配在松林坡公馆,而姜筱雨在密译室总部,两个人虽然分开了,但经常联系走动。

        姜筱雨在大衣口袋发现神秘约见纸条也是跟辛小玉出去吃饭后发现的,虽然吃饭的地方还有其他人,但辛小玉的嫌疑无疑是最大的。

        ……

        “怎么还没走,今天你值班?”发现宫慧办公室还有灯光,罗耀有些惊讶,难不成宫慧今天晚上要值班?

        “不是,有点儿事情处理一下,晚了一点儿。”

        “吃饭了了吗?”

        “没有,忘记了,回去下点儿面条对付一下就可以了。”宫慧埋头翻阅资料道。

        罗耀走过去一看,宫慧翻阅的是有关辛小玉的履历已经调查资料。

        密译室的所有人,都是需要进行详细的外调才能被录用的,有问题的早就清理出去了。

        这个部门事关军事机密,泄密一点儿都可能造成无可挽回的损失,因此对人员的选拔是极为慎重的,外调也是相当的详细和严格。

        当然,外调也不见得能保证百分之百没有问题,毕竟从事外调的人自身也良莠不齐,甚至做事不严谨,造成错漏和遗漏的情况也是很难免。

        这就看审查的人是否仔细了,发现问题还可以发回补充调查,实在不行的,就只能做退回处理了。

        “怎么突然查起这个人呢?”

        “耀哥,这个辛小玉当初是你招进来的吧?”宫慧一抬头,问道。

        “是。”

        “她又问题,你知道吗?‘

        “她有问题的话,我还把她招进来,那我不是自己给自己挖了一个坑吗?”罗耀道。

        “虽然没有直接证据,但是现在我发现这个辛小玉的可能隐藏了真实身份。”宫慧道。

        “什么身份,日谍还是共产党?”

        “很有可能是日谍。”宫慧说道,“她是你招进来的,一旦查清,你可能会有连带责任。”

        “她是我从无线电学校招过来的,身份应该是审查过了,外调也做了,这责任也要我来负,那就太搞笑了吧。”罗耀道。

        “辛小玉跟陈祖勋有不正常的男女关系,你知道吗?”宫慧问道。

        “听说一些,但这种事儿,你情我愿的,难道非要捉奸在床才行?”罗耀点了点头。

        宫慧从抽屉里取出一叠照片放在了罗耀的眼前。

        “小慧,你这是……”罗耀看了照片上把不堪入目的两人,惊的下巴都掉下来了。

        “凡是得留一手,不到万不得已的时候,不能用。”宫慧解释道。

        “你呀,叫我说你什么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