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书库 - 历史小说 - 秘战无声在线阅读 - 第603章:幼稚的理由

第603章:幼稚的理由

        “都听到了?”罗耀从祁尧山的房间出来,见到了也同样从隔壁房间出来的宫慧。

        宫慧点了点头。

        “我们就这样被一个幼稚的女人搞成了今天这个境地,是不是很可笑?”罗耀无奈的苦笑一声道。

        “从某种方面将,这个世上很多人都活的并不清醒,这样幼稚的女人还占大多数。”宫慧沉默了一会儿,肯定又无奈的说道。

        “是呀,开启民智,这是个多么艰难的工作,连受过高等教育的女性有时候都这么不理智,做出这样无脑的事情,可见,很多时候,理智是多么重要。”罗耀道。

        “那这个祁绕山怎么办?”

        “他现在出去,只怕会有人找上他,这是个毫无意志力的人,至少稍微威胁一下,估计就会说出对我们不利的话,必须控制在手中。”罗耀道。

        “好,下一步怎么办?”

        “我们的命运现在不掌握自己手中,只有等。”罗耀长长的吐了一口气道。

        “可是,只要我们把采访录音公布的话……”

        “还不到时候。”罗耀摇了摇头,现在一公布,这些露头的人就会立马缩回去,你根本不能把他怎么样,最多是受了蒙蔽,大可把责任一推了之,暴露不了真实目标。

        只有把背后的人和目的挖出来,然后再给予致命一击,狠狠的打击一下这些人的气焰。

        他可不指望这些人主动缩回去后,会对他改变态度,他们很可能会更讨厌自己,那又何必去怜悯他们呢?

        这种捕风捉影,喜欢吃人血馒头的人,没一个是好东西。

        ……

        罗家湾十九号,军统局本部。

        “戴老板,我觉得罗主任根本不像是那种急色之人,应该都是中央通讯社那个叫江琳的女记者背后搞鬼,这个女人现在躲起来,不露面,压力完全在我们这边了。”

        “这件事本来罗攸宁就是清白的。”戴笠听了徐业道的汇报,“他若是需要女人,身边漂亮的一大把,需要对一个见了第一面,连对方都不了解的女人下手?”

        “倒也是,我看宫慧站长跟罗主任的关系不一般,他们之间……”

        “她们从进临训班就是搭档,配合默契,心意相通,是非常理想的一对儿。”戴雨农道。

        “您很看好他们?”

        “别的人,我还会担心会因为男女关系,或者女方感情脆弱,做出不理智的举动而影响工作,她们是个例外,罗攸宁谨慎,多谋,遇事沉稳,宫慧平时看不出来,但关键时刻,她总是能冷静思考,当机立断,不会被情感拖累。”戴雨农道,“我曾经想过要把她们两个分开使用,但后来还是放弃了这个想法,她们分来使用固然都能独当一面,但合起来用,所发挥的作用更大。”

        “明白了,您对她们真是厚爱,不过这一次的风暴只怕没有那么容易过去。”徐业道。

        “这一次是多方因素汇集,把他推到焦点上了,不过,我们军统也不是吃素的,就这么任人欺负!”戴雨农呵呵一笑道,“我相信这小子肯定有后手,他每次来见我,我都没见他慌张过。”

        “今天那个王副监在质询中,多番诱导,显然是想诱使他们说出对自己不利的话语,但是这二人反应都极快,根本就不上对方的当,最终令其无功而返,我听着都心惊肉跳,但事后又特别的解气!”徐业道赞叹一声,面对这样的场面,他自己都未必能应付的过来。

        而两个年轻的后辈在那样大的压力之下,居然能轻松应付下来,甚至还予以正面回击。

        “询问的笔录呢?”

        “都在王副监手里。”

        “算了,我相信罗攸宁,应该不会有什么把柄落到对方手里。”戴雨农考虑了一下,摇了摇手道。

        “我也没听出有什么值得做文章的,不过,就怕对方鸡蛋里挑骨头。”

        “那也是没办法的事情,先看他这个质询的报告怎么写,这个他是绕不过你的。”

        “是的,质询调查报告需要我们三个人共同签字确认才可以提交,估计也就是明后天的事情。”徐业道。

        ……

        南泉街·叶公馆。

        “公子,林处长派人传话,军委会已经派了三人小组对那个秦鸣,不,应该是罗耀进行了内部质询,详细的调查报告可能会在这两三天内出来。”一名手下快速的走进客厅,弯腰向叶川汇报道。

        “嗯,知道了。”叶川点了点头,“阿香回来了吗?”

        “还没有。”

        “阿香回来,让他第一时间来见我。”叶川眼眸微微睁开一下,旋即闭上了,吩咐道。

        “是。”

        “七公子,江小姐说,她想要见你。”少顷,祥叔从外头走了进来,来到叶川跟前,微微一弯腰道。

        “她又怎么了?”叶川微微一皱眉,问道。

        “她想去歌舞厅玩耍,还有吃法国菜。”

        “不是有人陪她吗?”叶川微微有些不悦,“这个时候出来,她就不知道外面有多危险吗?整个山城军统的人都在找她!”

        “我跟她说了,可她不听呀,您知道的,她这样出身,任性惯了,跟我们不一样的。”

        “祥叔,这样的话你不要说了,设身处地想一下,如果你是她,也被关在小屋子里,不能自由的走出去,你也会烦躁的,要学会理解!”叶川道。

        “七公子,我不明白,咱们为何要跟军统作对,江小姐的事情本来已经解决了……”

        “这是投名状,我们要搭上孔家这条线,今后我们在中国的生意就会畅通无阻,明白吗?”叶川看了祥叔一眼。

        “可是,老爷交代过,我们是生意人,在国内做生意可以,不要沾染政治,你爷爷他们这代下南洋的人,除了生活所迫之外,还有就是掺和了政治,导致家破人亡,所以咱们叶家有祖训,不参与任何国家的政治!”祥叔规劝道。

        “不掺和政治,行吗,咱们可不是小商人,只要做大做强,就免不了要跟官面上的人打交道,我爹他给国内捐款支持抗战,这难道不是政治吗?”叶川道,“祥叔,从没有听说一个商人可以单纯的跟政治绝缘的,这个世界上,有权就可以拥有金钱,而有钱则未必会权,没有权力,就没有保护财富的力量,到头来不过是为他人做嫁衣!”

        祥叔摇了摇头,叶川的道理是一套一套的,他一个下人,虽然念过几天书,可想要跟在外留学的叶公子相比,就相形见绌了。

        “行了,祥叔,回头我过去一趟,你去忙你的吧。”叶川一挥手,示意祥叔退下。

        “是,七公子。”他虽然是被老爷派过来辅助叶川的,但本质上还是个下人。

        “公子?”

        “阿香,怎么样,人找到了吗?”叶川听到这个声音,睁开双眼,声音低沉的问道。

        “属下无能!”那个叫阿香的女子单膝跪下,认错道。

        “废物,一个人都找不到?”叶川眼神瞬间变得冷冽起来,“安社那边有消息吗?”

        “石三爷的手下报告,祁尧山害怕被军统找上门,过完年就跟家人说在,他有采访任务,离开了,至于去了哪儿,还不清楚。”阿香解释道。

        “安社的人也找不到?”

        “安社也不敢大张旗鼓的找,军统对袍哥组织的渗透很厉害,袍哥的各个堂口都有军统的人,所以,一旦大规模的寻找的话,势必会惊动军统的人,所以,只能私下里寻找。”阿香解释道。

        “把我们的人撒出去,一定要找到祁尧山,他可是关键证人,不能让他落到对方的手中,明白吗!”

        “是,公子。”

        “去吧,别再让我失望。”叶川冷冷的道。

        ……

        清心茶馆,这个名字很不错,远近的人都知道,老吴接手后,并没有改名字。

        而是继续用这个名字经营,但内部还是重新进行了装修,宫慧原来茶馆用军统的编外人员的。

        后来考虑了一下,决定不用军统的人,有些事情,她觉得也是要有自己一点儿私心的。

        于是,这个茶馆就完全交给老吴打理了,而人员招聘方面,也没有插手。

        这就给老吴操作的空间了。

        上级决定,马上给老吴配了一个可靠的交通员,山城本地人,三年党龄,而且受过一定的训练。

        因为还在整修阶段,茶馆还没有开业,老吴也就招了一个伙计,也没有人怀疑,等开业了,视情况再招人手呗。

        宫慧那边虽然也忙,但姜筱雨只要一有时间就过来帮忙,所以,对于密译室这段时间发生的事情,老吴知道的很清楚。

        当然,姜筱雨的身份,那名交通员伙计是不知道的,只当老吴用的是姜筱雨家管家的身份做的掩护,是真实的。

        当然伙计的身份,老吴告诉了姜筱雨,因为,这个伙计可以成为他跟姜筱雨之间的交通员。

        只不过他还要考察这个伙计一段时间,才能确定是否把这个重任交给他。

        人越多,就更容易出问题,老吴必须谨慎对待,这一点他从罗耀身上学习了许多。

        “福叔,店里归置的差不多了,你打算什么时候开业?”姜筱雨从外面走进来,老吴正在将店里购买的茶叶分类摆放,这是开业之前的准备工作。

        “元宵节后吧,先搞几天试营业,然后再选个好日子正式开业!”老吴抬头看到姜筱雨,答道。

        “开业的时候,我过来捧场。”

        “那就太谢谢小姐了。”老吴呵呵一笑,“我还怕到时候没什么客人,就不好看了。”

        “福叔,有人悄悄的在我口袋里塞了这个,你看一下。”看左右没人,姜筱雨从口袋里掏出一张纸条递给了老吴。

        老吴打开一看,吃惊的问道:“你是什么时候发现的?”

        “昨天,辛小玉约我出去吃饭,吃饭之前,我还没有发现,但是吃完饭回去,晚上我在口袋里发现了这个纸条。”

        “你怀疑辛小玉?”

        “不好说,我们是在一个大厅吃饭的,人来人往的,我把大衣脱了挂在衣架上面,钱包和贵重物品随身带的,未见得就是她塞进去的。”姜筱雨摇了摇头,“福叔,会不会是咱们那位同志,在密译室内不方便见面,约在外面见?”

        “不会,据我所知,他还没有跟你直接见面的计划。”老吴直接了当的道。

        “啊,那会是什么人?”

        “这可能是一个陷阱,引诱你过去。”老吴瞬间就想到他跟罗耀曾经讨论过的那件事,日本人迟迟没有行动,终于要准备直接与姜筱雨接触了?

        “那我该不该去呢?”

        “我得请示一下上级,你等我通知。”老吴道,这事儿他得跟罗耀商量一下的。

        “好,明天我再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