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书库 - 历史小说 - 秘战无声在线阅读 - 第600章:质询(一)

第600章:质询(一)

        密译室招待所。

        对罗耀以及密译室部分人的质询的就在这里进行,去密译室总部不合适,人太多了,看见了,难免闲言碎语。

        去其他地方,罗耀现在也不适合抛头露面。

        选来选去,招待所是最合适的,这里是军统的地方,上下又都是自己人。

        而且更重要的是,这里就是当初中央通讯社记者江琳专访罗耀的地方,既然要调查,那这采访的地点,也顺便来看一下吧。

        “耀哥,要不要把设备也安排上?”罗耀与宫慧先到一步,宫慧小声问道。

        罗耀沉思了一小会儿,他也不知道今天来的人是谁,军统一方,他是知道的,另外两个人他不知道。

        防人之心不可无。

        “安排吧,控制知情范围。”罗耀吩咐道,他现在必须谨慎了,不能出一点儿差错。

        虽然安装窃.听器这种事情很犯忌讳,但知人知面不知心,谁知道质询上会发生什么。

        用一点的手段又如何?

        “主任,来了!”

        一辆黑色的汽车打头,那是军统的车,车牌号罗耀知道,后面跟着两台车。

        低调从简,没有带卫士。

        这里是山城,大后方,如果安全都不能保证的话,那岂不是太显得山城的治安部门太过无能了?

        每次出门随行都带着大批的卫士,那动静也太大了,不是太过张扬了?

        老头子出行,也最多是三辆小汽车,随从护卫也不会超过一个警卫排而已。

        罗耀等人已经在招待岁大门口列队等待。

        等三辆车进来停好了。

        第一个下车的人,是军统三处的处长徐业道,虽然打交道不多,但起码是认识的。

        徐业道冲罗耀微微一笑,一点头,他是戴雨农指派的,肯定会向着自己人的。

        军统本来就有帮亲不帮理的传统,要是帮着外人欺负自己人,那以后还怎么混?

        他本来就关着军统内的司法,派他来,合情合理。

        中间第二辆车上,一名年轻的上尉先下来,然后拉开后面的车门,一名个子不高,显得十分消瘦的国军中将从车上下来,目光坚定,一丝不苟,显然是一位不会讲情面的人。

        军政部执法总监副监王懋中将。

        最后一位从汽车上下来,戴了一副眼镜儿,看上去像个白面书生似的,一看军衔,也是少将,侍从室一处二组组长于达。

        这位认识的人可就少了,因为在侍从室工作,二组又是管作战计划制定的部门,里面的人都是老头子的亲信,而且没有一个是简单的,外放至少提一到两级使用。

        “长官们好!”

        “周主任是吧,客套的话我们就不说了,还是进入正题吧。”三人当中,显然是以王懋中将为首,他就相当于今天的主审,其余二人是一个是副审,一个是监督。

        “请!”

        “三位长官,这是当初中央通讯社记者江琳采访我们主任的房间,因为过春节,所以原样未动,之前什么样子,现在还是什么样子。”罗耀是被质询人,自然要避嫌,苏离作为招待所所长,担任了讲解员。

        随行的人员派了照片。

        王懋点了点头:“苏所长,带我们去质询室吧。”

        “是。”

        质询室就是会议室临时改出来的,一拍桌子,把问话和被问话的人隔开了。

        铺上桌布,几束腊梅简单的装束了一下,其他也就没什么了。

        王懋、徐业道还有于达三人,外加一个速记员,一共四个人,组成了质询小组。

        “两位,还有什么需要让他们提供的?”王懋坐在中间,扭头向徐业道和于达问道。

        “没有了,王副监。”

        “那好,我们就开始了。”王懋点了点头,“按照名单,先从其他人问起,最后这罗耀,大家觉得如何?”

        “没问题。”徐业道和于达一同点头。

        “待会儿我问的时候遗留了什么,两位可要帮忙补充一下,咱们今天的工作是要直接上报委座的。”王懋提醒道。

        “嗯。”

        齐志斌是被第一个叫了进去。

        “齐志斌,你是罗耀助理对吧?”

        “是的,长官。”

        “中央通讯社对你的上司的专访是你联系,并且安排的,对不对?”

        “对。”

        “能详细说明一下过程吗?”

        “好的。”齐志斌清清了嗓音,开始叙说起来……

        二十分钟后,齐志斌出来了,苏离被叫了进去,又过了大概一刻钟左右,也出来了。

        两人脸色都没有太大变化,问题都还算正常范畴内的,没有刁难之类的。

        “慧姐,到你了。”苏离出来后,跟宫慧道。

        “嗯。”宫慧点了点头,名单上有她,她也要接受质询,可采访的事情跟她关系不大。

        但上面要这么做,你又不能拒绝。

        宫慧走进会议室,给王懋三人敬了一个军礼,她的晋升命令还没下来,肩膀上还是中校。

        这么年轻的女军官,在党国军中也是很少见的,除了一些关系户,凭功劳升上来的,很少。

        宫慧的军衔跟她年龄确实不太相符,但是论功绩的话,她也确实配得上这个军衔。

        “宫站长,请坐。”

        “谢谢三位长官。”

        “宫站长,你跟罗耀是什么关系?”王懋上来就问道。

        宫慧愣了一下,旋即可能想到这里面隐藏了陷阱,忙道:“在临训班的时候是同学,现在是上下级同事关系。”

        “仅仅是同事关系吗?”

        “当然,我们也是很要好的朋友。”宫慧道。

        “据我们调查所知,你跟这罗耀住在一起,这远远的超出了朋友之间的关系吧?”王懋继续问道。

        “朋友不可以住在一起吗,我们又没谁在一张床上!”宫慧也是心中火气了,直接就怼了回去。

        “宫站长,你不要误会,我是意思是,如果你跟罗耀是情侣关系的话,这对他洗脱罪名是很有帮助的。”王懋换了一个说辞道。

        “不是,我们不是情侣关系。”宫慧顿时警惕起来,迅速的否认了,军统家规很严,一旦承认了,那就等于被人钻空子了,到时候还会引来更大的麻烦。

        “对于罗耀的为人,你了解多少?”王懋继续问道,坐在他左边的徐业道微微皱了一下眉头,显然对王懋的问题有些不满,但又不好说什么,质询人家为主的,旁边的于达也没开口。

        “他是个聪明、乐观,谨慎并且相当自律的人。”

        “这么说,你对他很欣赏了?”

        “是。”

        “在你跟他一起工作这段时间内,他有没有对你有过特殊的表达或者暗示?”

        “长官,您是想问我他有没有喜欢过我,或者向我表白对吧?”宫慧直接了当的道。

        “可以这么说。”

        “没有,一次都没有。”宫慧很肯定,每次表白的是她好吧,那头驴怎么可能向她表白?

        “这么肯定?”王懋愣了一下,这个回答令他感到惊愕,在他看来,宫慧这样的美女,是个男人都会忍不住心动的,何况在一起工作生活一两年时间,居然一点儿意思都没有,莫不是有什么生理缺陷?

        “确定,他是个工作狂,除了工作之外,他对任何事务都不感兴趣!”宫慧道。

        “据我所知,他在敌后潜伏的时候,跟一位年轻姑娘交往过的。”王懋道。

        “长官,我们敌后潜伏工作的经历,在军统内部是绝密,您是如何知道的?”宫慧反问道。

        “这个宫站长,你就说有还是没有吧?”

        “没有!”宫慧直接回答道。

        “没有,这不是事实吧?”王懋道,“宫站长,如果你对我们撒谎,是要负责人的。”

        “请问王长官,这对本案有关系吗?”

        “当然有关系,至少证明罗耀对女人是有兴趣的,而他可能不喜欢宫站长这样的类型。”

        “王副监,这话有些过分了,罗耀是男人,喜欢女人是天经地义的事情,他喜欢什么样的女人,跟本案没有丝毫关系。”徐业道郑重道,这个王懋分明诱导宫慧,想从宫慧口中得到罗耀有可能对女记者江琳不轨的证词。

        这用心有些恶毒了。

        “徐处长,我们质询也是一个梳理案件发生的可能性,罗耀是否有这个动机,要看他平时的习性和情况,不然如何推断?”王懋道,“难不成你们要我听女记者江琳的一面之词?”

        “王长官,作为一个女人,我当然知道男人会对不同的女人会有不同的感觉,但那个女记者江琳一定不会是罗耀喜欢的类型!”宫慧斩钉截铁的说道。

        “宫站长这么肯定吗?”

        “我肯定!”

        “你宫站长知道罗耀喜欢哪一种类型的女人吗?”王懋反问道。

        宫慧为之一语塞,但马上脑筋急转道:“至少是一个诚实善良的女人才行。”

        “当时的情况下,也不排除见色起意吧?”

        宫慧被气的不轻,干脆不说话了,这个王懋分明就是过来针对罗耀的,显然是没安好心。

        “王副监,偏听则暗,兼听则明,我们是不是也要听一听罗耀主任的解释呢?”这时候于达开口说道。

        “好吧,宫站长,对你的问话就先到这儿,还请你暂时不要离开,若是我们待会儿还有问题要询问的话,还要请你再过来的。”王懋点了点头,两个副手都反对,他若是非要坚持的话,只怕会引发更大的言语冲突。

        “劳烦宫站长把罗主任请进来吧。”

        “是。”宫慧站起来,敬了一个军礼,面无表情的答应一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