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书库 - 历史小说 - 秘战无声在线阅读 - 第594章:背后的人

第594章:背后的人

        “秦先生,虽然你是军统的,可你要知道叶公子背后的势力不是你能够想象的,我奉劝你还是不要自己找麻烦,不然的话,嘉陵江上再多一具浮尸也没有什么不可能!”

        “你就这么认为,我斗不过叶公子?”罗耀笑了,虽然他对叶公子了解不多。

        可也知道,他最大的依仗,不过是山城的袍哥组织,可这个组织虽然是江湖帮派。

        但基本的道义还是讲的,比如仁义礼智信,这是他们的五个堂口,用这个五个字命名,可见他们也知道,道义这牌子是必须要立的。

        没有这东西,就算再大的江湖帮派,顷刻之间毁灭,这是千百年来的规矩。

        标榜自己是恶人,坏事做尽的那种,有几个能活的长久的?

        当然,你要说好人不长命,祸害遗千年,那就是抬杠了,个人和帮派组织还是有区别的。

        只要这个社会杀人放火不是主流,还有基本的秩序的话,还就得符合主流价值观才行。

        这就是“势”。

        谁掌握了这个“势”,谁就立于不败之地,当然,还得有个前提,你得有对抗的本钱才行。

        “叶公子跟安社石三爷的关系,你怕是不知道吧,那可是亲如父子,你惹了叶公子,等于是得罪了石三爷,明白吗?”

        “哦,原来是这样,不过,我还是坚持我的想法,还原这件事原本的真相。”

        “真相就那么重要吗?”

        “吕方,别忘了你是一名律师!”

        “律师又如何,这个世界,有钱,有权,就有真相,就有道理,没钱,没权,那就只能认命。”吕方道,“秦先生,我劝你还是认命,一个抗日英雄的头衔帮不了你,你看看,那些所谓的抗日英雄,台上风光,台下有几个有好下场的额,那不过是政府推出来的给民众看的,遮羞布而已。”

        “没想到,你的想法如此偏激,居然会对政府的做法如此的认识。”罗耀微微一皱眉。

        “不是我偏激,而是事实如此,要不要我给你举几个例子,我告诉你,我说这些例子那都是经过我的实地调查的,可不是道听途说听来的。”吕方情绪有些激动的道。

        “我可以听一听吗?”

        “秦先生想听,我当然可以说给你听,不过,你听完之后,就当我从来没说过,可以吗?”

        “可以。”罗耀点点头。

        第一个是出川抗战的故事,具体部队番号就不说了,兄弟两个先后都征召入伍,哥哥先战死,得了一张光荣状,二十块大洋的抚恤,家里就用这二十块大洋给弟弟说了一门亲事,结婚没多久,弟弟也别征召入伍,没过多久,家里人得到消息,弟弟也战死了,这时候,弟弟这个媳妇儿怀着孩子,但是这个家除了年迈的父亲,没有别的男人了,两兄弟先后为国捐躯,父亲一气之下,撒手西去,可是他家几亩水田被人惦记上了……

        故事结局罗耀都能猜到了,家破人亡,老母亲投河自杀,弟弟的孩子夭折,媳妇儿疯掉了。

        可这是两个为国捐躯的抗日英雄的家呀,如果他们当初没有从军的话,会有今天的结局吗?

        第二个故事是一个稍微有点儿钱的商人,因为支持抗日,捐款捐物,成了正面人物,但他也被人盯上了,结果呢,被诬陷是共产党,家产充公,据说,当地警察局长就从他家拉走三大车的东西,房子让诬陷他的人给占了,英雄没当成,还把自己一家给折进去了。

        第三个人,是个川军的营长,作战勇猛,屡立战功,可是他脾气不太好,又不会巴结上官,一次战斗中,被一发炮弹炸断了一条腿,命是保住了,可军队是待不下去了,回到家中,却发现自己的妻子和家产被人霸占,他想告状,可是没有人给他做主,最后一点儿伤残抚恤金耗尽之后,只能沿街乞讨。

        日本人轰炸山城,他因为一条腿走不快,结果被炸死了,最后想要给他立一个衣冠冢都找不到一件像样的衣服。

        这三个人都是英雄,可是他们的下场都很惨,这是个案,还是带有普遍性呢?

        罗耀心里很清楚,出现这样的事情,只怕不是个案,内部矛盾被外部矛盾压制住了而已。

        当然,罗耀跟这些人不同,他们是英雄不假,可没有能力反抗,或者反抗了,但被打压了。

        吕方并不知道自己的真正的身份,可能以前他都没听说过,自发的将他代入到他认识的,或者熟悉的人的范围内。

        如果他是那个被炸断腿的川军营长,的确,他斗不过那些人,甚至最多就是远离这个让他伤心的地方,默默的死去。

        他也不是那个爱国的商人,光有钱,却没有保护自己家财的权势和武力。

        “秦先生,还是不要追究吧,有些人,你真惹不起。”

        “可是现在不是我要追究,而是他们要置我于死地,难道我还手反击都不可以吗?”罗耀反问道。

        “这个……”吕方也愣了一下,随后道,“其实,秦先生可以找人摆一桌和酒,诚恳道个歉,这事儿应该没这么难。”

        “哈哈哈……”罗耀大笑。

        “秦先生,如果你愿意,我是可以帮忙的,毕竟,我在山城还认识几个人……”

        “不必了,我原以为你还算有一个正义感的律师,才会让人约你过来谈的,没想到你居然也跟那些人一丘之貉。”罗耀冷笑道,“算了,今天的谈话就到这里了,这杯咖啡算我请你的。”

        吕方愣住了,这姓秦的真是头铁呀,真是一点儿不听劝呀,这种人年轻气盛,真是不撞南墙不回头呀。

        “秦先生,看在你请我喝这一杯咖啡的份上,我最后再最后奉劝你一句,好汉不吃眼前亏,你招惹上不该招惹的人,最好的办法,就是花钱消灾,自认倒霉!”吕方站起身来,看了一眼咖啡,诚恳的劝说道。

        “谢谢了,也许招惹了不该招惹的人并不是我呢?”罗耀冷笑一声。

        吕方摇头讪讪一笑,头也不回的离开了。

        ……

        “老板,这是什么人,居然敢拒绝您?”辛小五一直都在观察这边的动静,看到吕方离开,马上小跑了过来。

        “一个叫我做人的狂妄律师。”罗耀嘿嘿一笑,“小辛,交给你一个任务,帮我查一查这个吕方的底细,详细一点儿。”

        “是,老板。”辛小五点了点头,他保证能把这个叫吕方每天内.裤什么颜色,上几次厕所都给查的清清楚楚。

        “给我做一份简餐,我吃了,在你这儿休息一下。”罗耀吩咐一声,“别特意给我做,跟你们午餐一样就行。”

        “好的。”

        ……

        罗耀刚准备吃饭,宫慧过来了。

        “我就知道,你会在这里解决午饭。”宫慧看到罗耀吃的员工简餐,呵呵一笑,“辛小五,给我也来一份,姐也没吃饭呢。”

        “好的,姐,马上来。”辛小五赶紧答应一声,还好今天做的还有余量,不然就得尴尬了。

        “那两个人见得怎么样?”

        “还行,那个李虎确实很稳重,看得出来他对这个案子还是有些抗拒的,但最后还是接了下来。”

        “颜灵呢?”

        “直接拒绝了,不过,又在我的劝说下,接下来案子。”宫慧嘿嘿一笑道。

        “哦,你是怎么说的?”罗耀问道。

        “我跟她说,你为那么多可怜的女人打官司,替她们争取公道,难道就没有冤枉过人吗?”宫慧道。

        “她办错过案子?”

        “是的,刚出来工作的时候,替一个女子打官司,帮那个女子赢了官司,还获得了不少赔偿,后来才知道,女的红杏出墙,但恶人先告状,最后那个男的被女的和奸夫毒死,还霸占了人家的家产,至今逍遥在外!”宫慧道。

        “她没有把案子翻过来吗?”

        “人都死了,死无对证,连苦主都没有,还怎么翻案?”宫慧苦笑一声。

        “就因为这个?”

        “她有一个心结,我说我们帮她,让那对狗男女下地狱。”宫慧说道。

        “她可是个律师,居然会做知法犯法的事情?”

        “她又没犯法,而我也不见得会犯法,她做不到事情,我就未必了。”宫慧道。

        “有意思,踏出这一步,就会有第二步,第三步,你这是把本来是一个坚持原则的人拉下深渊,我不知道该说你做得好,还是做的不好。”罗耀愣住了。

        “这个心结,她若是解不开,迟早会折磨她封掉的,我这是在帮她。”宫慧道,“你呢,那个吕方你说服他了吗?”

        “这个吕方太自负了,他认定我会输,还奉劝我收手,最好还是主动低头认错,求得对方的谅解。”罗耀道。

        “哦,还有这样的人?”宫慧奇怪了,“他不知道你的身份吗?会这么说?”

        “他知道我的对手更厉害,叶公子,背后还有安社的石三爷,你说呢?”罗耀苦笑一声。

        “他居然知道江琳的背后是叶公子,看来这个吕方的消息挺灵通呀,知道的这么多?”宫慧有些吃惊,虽然又传江琳有个男朋友,姓叶,最近在山城很有名气。

        但这个吕方能肯定的说出来,足以说明这个家伙消息不是一般的灵通,只是他不知道罗瑶是谁,如果他知道的话,恐怕不会这么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