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书库 - 历史小说 - 秘战无声在线阅读 - 第586章:满城风雨

第586章:满城风雨

        “耀哥,现在怎么办?”宫慧也是头一次碰到这样棘手的事情,有些乱了方寸,总不能当做没发生,听之任之吧?

        “先打电话向中央通讯社询问一下情况,咱们先礼后兵。”罗耀吩咐道,“然后找一家律师事务所,提告。”

        “耀哥,这有用吗?”

        “有没有用,要看谁告,若是普通老百姓,那估计就算有理,也打不赢这个官司,但如果是军统的话,那就未必了。”罗耀道。

        “咱们军统办事儿,还从来没有过通过别人来解决的,这会不会让外人笑话?”宫慧道。

        “处理问题的方法多种多样,要看对方是谁,这一次面对的是舆论界,用强硬的手段,只能适得其反,他们反而会获得更广泛的同情,到时候,谁还会关心事实的真相?”

        “你说的好像还真有道理。”宫慧思考了一下,点了点头。

        “应付舆论攻击,最好的办法就是你打你的,我打我的,或者直接采取果断手段,但你我显然不具备这种能力,军统当然能做到,但这样反而会落人口舌,除非是党国主管部门下令,但这个事又牵扯到中央通讯社,所以,不指望了,还是按照我说的去做吧,先收集证据,把提告的材料准备好,请好律师,然后开记者会。”罗耀吩咐道。

        “开记者会?”

        “照我说的先去准备吧,律师要选有一定背景的,当然人品和能力也要把关好。”

        “明白了,你还是赶紧走吧,别耽误了开会时间。”宫慧从衣架上取了大衣给罗耀披上。

        “嗯。”

        滴玲玲……

        办公桌上电话机突然响了起来,是军统局内专线,罗耀惊愕了一下,给了宫慧一个眼神。

        宫慧心领神会,等电话铃声想了五六声之后,才伸手拿起了电话机:“喂,84号兽医站。”

        “他刚走一小会儿,应该每走多远……好,好的,我知道了,我马上派车追上去,通知他。”

        其实不用宫慧开口,罗耀听得见电话里那个人是毛齐五,打电话先叫他去漱庐一趟。

        “我知道怎么说,你就别动了,待在家里,随时等我电话。”罗耀吩咐一声。

        “好。”

        ……

        “先去罗家湾十九号,车开快点儿。”罗耀上车后,吩咐开车的杨帆一声。

        “是。”

        等罗耀赶到的时候,毛齐五已经在漱庐等候多时了,戴雨农显然心情看上去很差。

        “先生。”

        “攸宁来了,你的麻烦来了。”戴雨农见到罗耀,叹了一声道。

        作为一个老特工人员,岂能看不出来,这一次舆论风暴并不是指向军统,而是直冲罗耀本人去的。

        虽然用了化名,可对于采访者的身份用了描述性的报道,只要有门路的人,通过内部关系打听一下,都能知道。

        罗耀已经不算是无名小卒了,他的身份也不仅限于军统内才知晓,想保密也做不到了,何况日军的特务机构都知道了。

        “先生,我都知道了,没想到他们为了对付我,真是无所不用其极了。”罗耀镇定的点了点头。

        “他们,你是说……”戴雨农脸色一变。

        “是日本人,先生。”罗耀一看戴雨农这个脸色,他马上发现,可能是误会了。

        这个误会就可怕了。

        “日本人?”戴雨农一愣,他刚才确实误会了,他怎么也没有往那个方向去想。

        “日本人知道,军统密译室是我在主持,如果,我继续升官,在继续主持下去的话,会有更多的日军军方和外交密电会被破译,到时候他们就没有任何秘密可言,他们想杀我,很难找到机会,那就从别的途径来达到目的,比如,把我的名声搞臭,我的名声臭了,甚至人人喊打的时候,我就会被雪藏,或者降职调离,只要我一离开密电破译部门,他们的目的也就变相的达到了。”罗耀一摊手,很平静的解释道。

        戴雨农和毛齐五听了,都是不由的吸了一口冷气,这还真是有这个可能呢。

        “攸宁,你是怎么想到这一点的?”

        “其实学生在来的路上就在思考这个问题,明明事情已经平息了,那个女记者心里也知道,自己做了什么事儿,可她也仅仅被开除,以她的家世,这种事情对她来说,没多大影响,她也犯不着死咬着我不放,毕竟,我又没真的对她做过什么,可她怎么就一反常态,好像要跟我死磕下去,这不符合常理呀,除非她是个疯子,但是我也算跟她接触过,她也不像是疯子,除非是背后另有目的,或者说有人利用她来达到自己想要的目的。”

        “还有,这些报纸上提到那些不堪入目的事情,根本就是子虚乌有,以江家的名望,发生这样的事情,她的父母早就该出面找我的麻烦了,根本不可能把这样的‘家丑’在报纸上公布出来,这也是很不符合正常人的做法。”

        戴雨农和毛齐五一齐点头。

        “这第三,如果只是一两份报报道,还可能是有人恶意造谣生事儿,但同一时间,一下子这么多报纸都在报道同一件事,这背后要是没有人策划,打死我都不信,就凭那个女记者江琳的能力,我认为她做不到。”罗耀继续分析道。

        戴雨农道:“确实如此,这件事估计很快就会发酵,形成一个舆论话题,弄不好,你会身败名裂的,攸宁。”

        “他们不就是想要我身败名裂吗?”罗耀平静的道,“可我就偏偏不能让他们如意。”

        “我已经给王雪亭部长那边打电话了,请他动用行政手段,查处这些胡编乱造,造谣生事的报社,发现一起,查封一个!”戴雨农道。

        “先生,防民之口甚于防川,如果只是一两家报社胡乱报道,造谣生事,当然可以用常规办法,直接查处就好了,可现在对方居然能调动这么多的报社造谣,说明对方不怕咱们军统,另外,收买报社也是需要钱的,这江记者背后的金主可也是不简单!”罗耀道。

        戴雨农沉默了。

        要说山城不惧军统的人和势力,那还真不少呢,手里有权,有枪杆子的,谁怕过?

        但是军统也犯不着去招惹这样的人,除非拿住了过硬的把柄,那就是另一回事儿了。

        而罗攸宁在军统一直都是很低调的,要说跟谁有仇,那就只有日本人了。

        这一次要真是潜伏山城的日谍搞事情的话,那这日谍的力量也太可怕了。

        “能把这个人揪出来了吗?”

        “他要是没行动,那还真不容易,可他不是已经开始动作了,狐狸尾巴已经露出来了,抓他,还远吗?”罗耀解释道,其实这也是好事儿,要是真如他猜测的一样,那这个人继续潜伏的话,将来的破坏性会更大,而他现在跳出来。

        那么就等于是主动暴露了自己。

        “好,那就把他揪出来。”

        “先生,军统这边不必特别回应,他们想要在舆论上跟我们较量一下,那我们光明正大的在舆论上击败他们一次。”罗耀道,“这一次他们失败了,以后他们再想用类似的手段栽赃陷害我们,也没有人会相信了。”

        “我明白攸宁的意思了,这一次我们若是赢了,等于是得到了一块免死金牌,下次再有类似的事情,民众反而不会相信了。”毛齐五说道。

        “没错,如果咱们用其他手段把这件事压下去,未来会后患无穷,而军统也会因为越老越多的负面评价最终被所有人唾弃。”

        戴雨农看罗耀的眼神越来越亮,那是越来越喜欢,可惜他没有女儿,戴家似乎也没有适合年龄的女子,不然的话,都是可以……

        “攸宁,这等话也是你随便妄议的?”

        “是,学生失言了。”

        “攸宁说的不错,忠言逆耳,我们军统对外也是要顾及名声的,共产党整天骂我们是刽子手,就连我们党国内部也有不少人这样骂我们,固然,他们是因为害怕我们,但也有些地方我们的做的确实容易让人诟病,这些是我们需要改正的,这次或许是让外界扭转对我军统看法的一个契机!”戴雨农道,“攸宁,你有什么想法,不妨说出来?”

        “学生会以个人名义提告这些污蔑诽谤报社以及报道的撰写人,除了需要他们公开道歉,还需要赔偿我的精神和名誉损失费,我的要求不高,精神和名誉损失费各一块钱。”罗耀道。

        “这样不是太便宜这些报社了?”毛齐五道。

        “怎么会呢,他们一旦被认定涉嫌诽谤而被判道歉和赔偿的话,咱们的新闻和出版主管机构就可以取缔他们的办报资格,吊销他们的执照,然后,设立一个有污点的记者名册,凡是聘请有污点记者的报社,或者刊登有污点记者撰写文章的报纸都必须接受新闻和出版主管机关的审查……”罗耀继续说道。

        听到这个,戴雨农和毛齐五两人眼睛都是一亮,这个办法好呀,这里面可操作的东西多了。

        这可比派人砸了报馆要高明的多了,而且还不会被人诟病,完全可以在道义上站得住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