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书库 - 历史小说 - 秘战无声在线阅读 - 第585章:兴风作浪

第585章:兴风作浪

        上清寺,学田舍,韦大铭的公馆。

        晚上。

        天黑之后,一辆黑色的小汽车驶入大门,停车后,车上下来一个戴黑色礼貌的中年男子。

        韦大铭从里面迎了出来:“宗襄兄,快请!”

        “大铭兄,你我私底下这么频繁接触,我担心传到委员长耳朵里,会有不太好?”毛宗襄道。

        “宗襄兄,你我又不是一日的交情了,再者说新的密电破译机构合并的工作,也许要听从更多人的意见的,我好歹也是密译室的顾问,你来找我询问情况,这本就是题中之意。”韦大铭呵呵一笑解释道。

        “也是,对密译室的了解,我想不到还有谁能比得上大铭兄你!”毛宗襄呵呵一笑。

        “来,请!”

        小客厅一张八仙桌,早已摆上了酒菜,四个凉菜,四个热菜,还有早就烫好的酒。

        韦大铭吩咐下去,他跟毛宗襄谈话,谁都不准进来打扰。

        “大铭兄,你今天去看温博士了?”

        “嗯,去了,这温博士我看靠不住,这家伙估计是被那罗攸宁几句好话一说,就晕头转向了,我估计,他可能会退缩。”

        “退缩不至于,让步倒是有有可能,若是他俩达成共识,那那个位置恐怕没人能争得过温玉清了。”毛宗襄端起酒杯,轻轻的在手中摇动了两下说道。

        “宗襄兄,真就没有机会了?”韦大铭很惊讶的问道。

        “夫人今天特意把温太太请过去了,虽然说了些什么,我不知道,但以夫人跟温太太的关系,肯定是让温太太做工作,以温博士的耳根子软的性格,他会不听吗?”毛宗襄道,“如果,再加上他跟罗攸宁暗中达成某种默契的话,你觉得,我们还有赢的希望吗?”

        韦大铭顿时脸色变了。

        “宗襄兄,事在人为嘛,即便我们在合并方案上有所让步,可在人事上,我们还是大有所为的。”

        “人事?”毛宗襄眉毛轻轻蹙了一下,抬头看了韦大铭一眼。

        “对,只要我们把人事抓在手里,那罗攸宁的方案就算通过了又如何?”

        “这……”毛宗襄手上的动作停了下来,韦大铭的提议,他还真是没有想过。

        “宗襄兄,如果事不可为,那我们就只能退而求其次了。”韦大铭恳切的说道。

        “好,那温玉清那边?”

        “我去说,相信他不会拒绝的。”韦大铭点了点头,为了在新机构内能有一席之地,他也是操碎了心。

        ……

        “攸宁,侍从室通知,明天上午协调会继续,密检所和军委会机要室密电股方面会做出部分让步,你这边,也适当的后退一下,合并不能在拖延下去了。”

        “先生,能让多少?”罗耀直接问戴雨农道。

        “你问我?”

        “先生,虽然我知道,让步是必须的,可如果我们让的太大,那就没有意义了。”罗耀解释道。

        “这样,折中如何?”

        “折中……”罗耀犹豫了一下,方案折中,这其实很不好量化,但是如果双方都不让步,这合并就进行不下去,责任谁来负?

        “怎么,不行吗?”

        “先生,折中我这边没有问题,可如果他们那边不同意,怎么办?”罗耀反问道。

        “既然我们已经亮出最大诚意了,他们依旧坚持,那责任不在我,没什么好说的。”戴雨农说道。

        “行,有先生这句话,学生我心里有数了。”

        “不要在于人发生争吵了,听说,你把一颗三百年的老山参都搭进去了?”戴雨农道。

        “呵呵,舍得不孩子套不着狼,温博士收下学生的礼了,就不好意思在跟学生计较了,不是吗?”罗耀嘿嘿一笑。

        “你呀,让我说你什么好呢。”戴雨农摇了摇头。

        “请先生放心,学生不会让咱们军统吃亏的。”罗耀保证道。

        ……

        “号外,号外,军统特务打压女记者,女记者被迫公开道歉……”

        “震惊!中央通讯社女记者遭军统特务侮辱!”

        “军统特务恶行昭彰,采访过程中……”

        “中央通讯社女记者血泪控诉!”

        ……

        题目和标题,一个比一个惊悚,一个比一个看上去耸人听闻,让人读了,很自然的对被开除的女记者产生同情心。

        “老董,你这个学生疯了吧,她这是要把咱们都拉下水吗?”这些报道一出来,好不容易喘一口气的宣传部长王雪亭一口老血没喷出来,直接把下属,国际宣传处的处长董显光交到自己办公室,批斗盖脸一通质问。

        董显光一头雾水,刚上班的他,还没闹明白是咋回事,就被顶头上司给骂了。

        “你看看,这是今天的报纸!”王雪亭把一摞报纸扔到他的面前。

        “这些……”董显光一看报纸上的标题,脸色也是骤然大变,原以为江琳的事情已经过去了,中央通讯社只是将她开除,再以她的名义登报澄清,然后道歉,这事儿就算过去了。

        只要过些时间,这件事淡了,找个机会把江琳调去其她部门,应该没什么问题。

        这段时间,就当是放假在家休息了。

        谁曾想,这个江琳居然联系了山城内的一些有影响力的报刊,给爆料,结果这些耸人听闻的故事就出来了……

        “部长,这些我真不知道,江琳从中央通讯社离职后,就没在来找过我,我并不知情呀。”董显光叫屈道,江琳是他的学生不错,可他又不能控制对方。

        “马上打电话给这些报社,马上收回报道,否则,有一个查封一个,这种造谣诋毁抗日英雄的报纸,要严厉打击和查处!”王雪亭愤怒的道,他是管宣传的,这是他分管内的事情,新闻出版审查是他的职权范围内的。

        “是,我马上去办,不过,这里面有些报纸背后都是有来头的,恐怕不会听我们的。”

        “不听,那就查封报馆,这一次我们理由充足,正好杀一杀这些人气焰!”王雪亭道,多年政治生涯,他岂能看不出来,有人在背后兴风作浪。

        “嗯。”

        ……

        罗耀准备出发去上清寺开第二次协调会,宫慧铁青着脸从外面走进来,一叠报纸重重的拍在他的办公桌上。

        “怎么了,大清早的,这是谁气着你了?”罗耀回过头来,讶然的问道。

        “你看看,这是今天的报纸,都写了些什么?”宫慧气哼哼的双臂往在胸.前交叉说道。

        “报纸?”罗耀也注意到了,宫慧生气的源头,应该就是她拿进来的那些报纸。

        罗耀拿起一份《xx晨报》扫了一下,看到了一篇标题为《抗日英雄还是衣冠禽.兽?》的文章。

        一看内容,不正是说的中央通讯社记者江琳采访她“受辱”的故事吗?

        颠倒黑白不说,还添油加醋描写了许多细节,看的那都能让人脸红的那种。

        说什么,女记者挣扎无果之下,只能顺从,事后,还被威胁不准将事情报道出去,否则让报社开除云云。

        而不甘受辱的女记者在《中央日报》上隐晦的将遭遇写了出来,结果遭到军统方面的抵制和打压,报社迫于压力,不得不将受害的女记者开除,还登报道歉……

        如果一份报纸如此,那还只能算是有无良的报社搞事儿,博眼球,但接连七八份报纸都是差不多类似的报道。

        而且倾向性很明显,就是就把矛头指向了化名“秦鸣”的他,身为一个特工,他的神经是敏.感的,这看似女记者江琳对自己被开除不服的而报复,而实际上,阴谋的味道太浓了。

        这个女记者江琳未必有这样的能量和本事,就算他背后的父母影响力也做不到这一点。

        她背后有人在给她出主意,甚至是操控这一切。

        这可是真是造谣一张嘴,辟谣跑断腿。

        “这个女记者简直太无耻了,我好没见过这样的女人,明明是自己做错了,却还倒打一耙,现在还把脏水泼到你身上!”宫慧十分愤怒,这比她冤枉她还生气。

        “这些报道掐的时机挺准的,正好是密译室跟密检所等机构合并协调会的重要时刻,不排除有人背后搞事情。”罗耀放下报纸,冷笑一声道。

        “你是说韦大铭那些人?”宫慧道。

        “现在还不好说,没证据,就算是他做的,不承认,你又能把他怎样?”罗耀道。

        “还是不合并的好,弄出这么多事情来。”

        “合并是大势所趋,不是你我能决定的,既然有人不想我们在新机构内占据主导地位,那我还就偏不信,搞这些阴谋诡计,最终能有什么用?”罗耀冷笑道。

        “可是,这里面有几份报纸在山城都有很强的影响力,如果真形成舆论的话,那搞不好,还真的会影响到你在新机构的位置?”宫慧担忧的说道。

        “查一下吧,这些报纸这么齐心,一定是有人背后谋划,江琳一个小小的记者还没有这么大的能耐。”

        “会不会是她的父母?”

        “女儿受辱,这种事儿,如果你是父母的话,会怎么做?”罗耀反问道。

        “自然是找上门来讨一个公道了!”

        “是,讨个公道是必然的,但她们绝对不想这闹的满城风雨,这关系到女儿的名节,最多私底下进行。”罗耀道,“所以,这绝不是她的父母能做出来的事情,何况她父母未必会知道这件事。”

        “不可能吧,这么多事儿,她父母能不知道?”

        “如果江琳有心不让父母知道这件事,那还是有办法的,据我所知,她父母虽然是党国的元老,但身体不太好,处在半隐退的状态,几乎不太管事儿。”罗耀道,“这大过年的,关注的少一点儿,也是正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