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书库 - 历史小说 - 秘战无声在线阅读 - 第584章:笨办法

第584章:笨办法

        “罗主任,这个人叫贝托尼,意国驻大使馆的秘书,最近,他在繁星咖啡馆跟波普见面两次,而且,坐在一起喝过咖啡,从两人的交谈看,应该是认识的。”

        邓毅驱车来到磁器口密译室总部,见到罗耀,就掏出一个装照片的信封来。

        从里面倒出几张照片来。

        一个鞋拔子脸的西方男子的面孔,侧面照,不是很清楚,应该是偷拍的。

        “经过我的调查,这个贝托尼在意国的身份有些复杂,此人是墨索里尼的崇拜者,在许多公开场合都表达过他的观点,但是因为他是外交人员,我们也不好对他采取任何措施……”

        “他没有发表什么公开支持日本的言论吧?”

        “这个到好像没听说。”邓毅愣了一下,摇了摇头。

        罗耀冷笑一声“他还算是个聪明人,他怎么崇拜墨索里尼,那是他的事情,而欧洲的事情咱们管不了,但只要他敢公开支持日本侵略中国,那抓他毫不手软,反正他又不是什么重要的外交官。”

        “罗主任,我们过去的推测是不是错了,这个波普跟日谍没有丝毫关系?”

        “你是觉得,他跟意国的外交人员关系密切,是觉得他可能实在为意大利人服务,他也许是间谍,但不是日本方面的间谍,对吗?”罗耀明白邓毅的意思。

        “是的,罗主任,我们没有必要在这么一个无意义的人身上浪费更多的人力和物力?”

        “邓毅,你别忘了,日本、德国、意大利是签署了军事同盟的轴心国,他们的情报机构也是可以共享的,意大利的外交官给日本方面收集情报,这又有什么问题,对他们来说,又不是背叛自己的国家,还能又一笔额外的收入,甚至,这还是他们的情报机构默许的呢!”罗耀道。

        “这……”

        “你忘了咱们聘请的德国炮兵教官韦伯纳了吗,他可是德国人,为什么暗地里把咱们的高射炮射击参数这么重要的情报给了日本人?”

        “要是这样的话,他们就是在进行情报交易了?”

        “不是没有这种可能。”罗耀道。

        “那要不要采取行动?”邓毅问道。

        “先把这个波普秘密带走接受调查吧。”罗耀道,“我让老虎协助你,人不要关进看守所,那样人多眼杂,招待所那边比较隐秘,审讯工作可以放在那边。”

        “好,我还制定秘捕计划。”邓毅点了点头。

        “你跟六哥去稽查处,打算在哪个部门任职?”罗耀问道。

        “还没定,按照过去干的活儿,应该会去总务科熟悉一下,再接科长的位置。”邓毅说道。

        “挺好。”罗耀点了点头,“曹辉在你那儿,怎么样?”

        “他工作上面没什么问题,就是做事儿太中规中矩了。”邓毅老实的说道。

        “他跟你不一样,你呢不但细致缜密,还灵活善变,他呢是个老实人,不过跟你一样可靠,这一点倒是可以放心。”罗耀笑了笑,曹辉是个什么人,他难道不清楚。

        “您放心,我该教的都会教给他的,绝不藏私。”邓毅保证道。

        “我相信。”

        ……

        “老三来了,怎么没提前说一声,好让老董多准备两个你爱吃的菜?”罗耀下班回家。

        看到文子善坐在家中客厅沙发上,脱了外套,交给宫慧,解开风纪扣我问道。

        “我是过来向大哥汇报案子的,去你那边不太方便。”文子善解释道。

        “哦,大雅书斋那个案子有进展了?”罗耀有些惊讶,都这么多天了,他以为这个案子进展不下去了。

        “那大雅书斋的老板,终于开口了,供出来,他是怎么接受的命令。”文子善说道。

        “开口了,不容易呀,你是怎么做到的?”

        “说起来惭愧,我是用尽了办法,都没能撬开他的嘴,又怕把他弄死了,所以,不敢用酷刑,后来还是找慧姐要了一支阿米妥钠,才算让他开口说话了。”文子善脸羞愧的一红道,自己用了那么多的办法,都没让这个日谍开口,最后还是用过了药物才达到了目的。

        “别太在意,用药物审讯,那也是一种手段,没有高低之分。”罗耀呵呵一笑。

        他不排斥使用药物,如果药物能够帮助快速拿到口供,使用药物也不是不可以。

        这是残酷的反谍战线的工作,用在的也不是普通人身上。

        问题是,阿米妥钠这种药物就算在美国也不容易买到,何况是远隔万里之外的中国。

        奥斯本总共也没带几支,还是夹带在箱子里,没被过海关的时候搜到才带了过来。

        因此,这种药,用一支少一支,至少目前是这样的,把这么珍贵的药用在一个不太重要的日谍身上,文子善觉得有些浪费了。

        “这个中岛秋叶招供说,他是在繁星咖啡馆接受的指令,他按照指令再去给真吾照相馆的凌辉……”

        “又是这个繁星咖啡馆?”罗耀眉头一皱,今天一天,已经不止一次听到这个咖啡馆的名字了。

        一次是巧合,两次呢?还是巧合吗?

        绝对不可能。

        伪装成洪都拉斯籍的采矿工程师波普,疑似是为日本人工作的间谍,也经常去繁星咖啡馆。

        而现在,文子善追查跟高桥良子接头人也查到了繁星咖啡馆,这里面没有什么联系?

        这让他想到了在江城的暮色咖啡馆,咖啡馆的老板雨宫慕,代号“河童”,正是整个江城最大的日谍组织的头头。

        若不是他早有怀疑,那一次真的就让他溜走了。

        繁星咖啡馆是不是跟暮色咖啡馆的角色一样,现在还不好说,但这里显然成了日谍接头和接收指令的场所了。

        “大哥,什么又是?”

        “哦,没什么,你继续说,他是怎么接受的指令?”罗耀问道。

        “其实很简单,每次,都会有一个电话打到他的书斋,告诉他在何时去繁星咖啡馆接受指令,他确实不知道对方是何人,每次去取指令的时候都是一个人,对方会把指令塞在制定的卡座下面,如果不知道确切的卡座号的话,是无法知道指令在什么地方的。”文子善解释道。

        “原来是这样,这样就避免了接触,还可以遥控对方做事情,倒是很有创意的想法。”罗耀点了点头,“那个电话呢?”

        “电话就很难查了,大雅书斋很多客人,有些客人喜欢请老板帮忙找书,经常打电话询问自己的书找到没有,每天接听的电话很多,很难辨别那个电话是从哪个号码打的?”

        “有从繁星咖啡馆打过去的吗?”罗耀问题直指核心。

        “没有,我查过了,没有发现相关记录。”文子善摇了摇头说道,“繁星咖啡馆生意好,人流多,而且外国人去的也多,非常难查。”

        “接受指令的纸条呢?”

        “中岛秋叶说,他都烧掉了,这是上面定下的规矩,不允许留存任何相关线索。”

        “这个放指令纸条的人也许是客人,也许是咖啡馆的工作人员,如果是咖啡馆工作人员,这就难办了,对了那个打电话的人是男声还是女声,能从声音辨别出对方的年纪大概有多大吗?”罗耀问道。

        “有时候是男的,有时候是女的,不一定。”

        “看来,又没办法查下去了。”

        “所以,我才来向大哥你请教。”文子善嘿嘿一笑,这么丢脸的事情,在家里说说也就罢了。

        “你听说过守株待兔的故事吗?”罗耀考虑了一下,开口问道。

        “大哥的意思是,让我派人在繁星咖啡馆门口蹲守?”文子善愣住了,连目标的特征都没有,这叫他如何找?

        “通常一个人的活动半径应该不会超过两公里,除非他的住处和他工作的地方距离比较远,如果我是那个给中岛秋叶发号指令的人,他一定是知道中岛身份的,而且会在中岛去取指令的时候,看着他取走,因为他必须确保指令到达他想要的人手中,据此推断,他应该是繁星咖啡馆的常客,而且会在放好指令后,继续留在现场,等待对方过来,根据中岛秋叶接受指令的频率来看,一般情况下,至少一个星期一次,如有特殊任务,那就会很频繁,中岛秋叶被我们抓了这么长时间了,用他做饵已经不现实了,对方肯定不会上当,我们可以反向思维一下,如果你是给中岛秋叶发号指令的人,在中岛秋叶失踪后,你会怎么做?”

        “自然是紧急撤离。”

        “可是中岛秋叶并不知道他的身份,他还没有暴露,现在撤离,那他之前的工作不都白费了?”

        “那观察一段时间,确定自己安全,再出来活动,或者是切断跟自己相关的任何人的联系。”

        “这当然是有可能的,但日谍在山城的组织经过我们两次打击之后,他们隐藏的更深,同时活动也越来越困难,一有风吹草动,就撤离的话,那成本也太大了,我要是日谍组织的负责人,也不会轻易这么做的。”罗耀分析道,“那我们就要比一比谁更有耐心了。”

        “派人蹲守,凡是进出过繁星咖啡馆的客人都拍照留存,然后统计他们消费的次数和时间,一个星期不够,那就一个月,我们再把数据拿出来分析,或许那会有发现。”罗耀道。

        “大哥,这个办法太耗时耗力了,简直就是个笨办法。”文子善听完,苦着脸说道。

        “就是笨办法,除非你找到更好的线索,否则你就只有用这个笨办法,把这个人给筛出来!”罗耀道。

        “万一这个人不出现呢?”

        “笨!”宫慧进来说道,“这个人就可能藏在咖啡馆的侍者当中。”

        文子善眼睛一亮,一拍大.腿道:“大哥,慧姐,我明白了,先查咖啡馆的人,在中岛秋叶失踪后,可有人离职或者反常的,如果没有,那就只能用大哥的笨办法了!”

        “还不算太笨!”罗耀哈哈一笑。

        “吃饭了,菜都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