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书库 - 历史小说 - 秘战无声在线阅读 - 第581章:脆弱的留美博士

第581章:脆弱的留美博士

        “喝酒了?”

        “嗯,跟王台喝的,破例了,今天上午的协调会,王台帮我分担了不少火力。”罗耀一边脱去外套,一边解释道。

        “你俩关系这么好了?”

        “没办法,我们现在不抱团,那就等着被欺负。”罗耀伸手解开了领口的纽扣,让脖子变得舒服一些。

        风纪扣虽然系着是好看,可脖子勒太紧了,确实有些不舒服。

        “紧了?”宫慧上前伸手帮忙问道。

        “可能是过年吃的有点儿好,长胖了……”

        “少贫嘴,你没回来,毛秘书打电话来了,让我告诉你,温博士肺病发作,引发高血压,住院了。”宫慧走过去,将大衣收了起来说道。

        “啥?温玉清住院了?”罗耀惊讶一声,这留美博士怎么这么脆弱,吵一架就住院了。

        这老家伙玩的挺狠呀,这是让不知道内情的人误以为他不尊重前辈,故意的把人气病了。

        这有心人在从中挑唆一下,呵呵……

        “小慧,你马上回家看一下,有没有专门对这种老年人毛病的营养补品的,咱们得去医院看一下。”

        “你都跟他在会上吵成那样了,还去医院看他?”宫慧瞪大眼睛,不可思议的问道。

        “这一码事归一码事,我跟他在协调会上吵架,那是因为我们理念的不同,又不是我跟他有仇才吵的,他是因为跟我吵了一架,才发病住院的,作为晚辈,前去看望慰问,这也是应该的,懂吗?”罗耀可不傻,他今儿个要是不去的话,明天不知道会传成什么样子呢。

        宫慧还是没太明白为什么,不过她相信罗耀,绝不会无缘无故的这么做的,马上应下来:“好,我这就回去,要是家里没有,我就去买。”

        “嗯,尽快,我在这里等你,你把东西拿过来,我们一起去医院。”罗耀吩咐一声。

        宫慧点了点头。

        罗耀这边也把一身酒气处理了一下,满身酒气的去看病人,那显得不尊重。

        “耀哥,家里没别的东西,我就找到一颗三百年的老山参,还是老林收下的,送给咱们的。”没过多久,宫慧回来了,带回来一个木盒子,里面是一颗三百年的老山参。

        “可以了,就它了。”罗耀一看,眼睛一亮,老山参这东西一般都是在弥留之际吊命的,这玩意儿可不多,很珍贵的,一般人情况下也不舍的用。

        但是送人的话,那可是礼重了。

        这颗老山参“一贴灵”买下倒是没花多少钱,卖参的人不太识货,老林自然不客气了,当然对方也不是什么好来路,收下之后,就给罗耀送过来了。

        “真送给温玉清?”

        “送,舍不得孩子套不着狼,一颗老山参换一个好名声,还来离间温玉清、韦大铭以及毛宗襄的关系,这买卖值得。”罗耀笑道。

        “啊?”

        “走吧,去晚了,天就黑了,咱们回来还要走夜路呢。”罗耀催促一声。

        ……

        山城红十字总院。

        特护病房内,温玉清躺在病床上,妻子施玉珍正在给他削苹果,自从他住院以来。

        来看望他的人不下十拨了,这些人要么是他的亲密部下,要么就是来头不小。

        还不能不见,终于天黑了,也消停下来了。

        他却是被气着了,回到家,一口气没上来,剧烈咳嗽,家人赶紧将他送到医院来。

        给上了氧气瓶,吸了半个多小时,才算平缓了下来,刚进来的时候,脸色都是青紫色的,吓人的很。

        医生检查后,确实是受刺激过度一起的支气管炎发作,以及引发一系列的症状,比如高血压等。

        住院治疗后,缓解也很快。

        不然,医生也不让外人进病房探望了。

        “你呀,一把年纪了,还跟年轻人吵架,你吵得过人家吗?”施玉珍一边削皮,一边数落丈夫道。

        “你懂什么,一旦让这个姓罗的小子的方案通过的话,我辛辛苦苦搭建起来的密检所就成了别人的嫁衣了。”温玉清哼哼一声,妻子是不懂这些东西的。

        “你的密检所,那是你的吗?”施玉珍道,“老头子一句话,还不是把你的密检所给合并了?”

        “那不一样,只要在合并后的新机构我还占据主导权,这一切都还跟过去一样。”

        “问题是,你斗得过那些人吗?”施玉珍道,“那些可都是心狠手辣的虎狼之辈!”

        “虎狼之辈又如何,他们懂密电码破译吗?没有我,他们能成事儿?”温玉清道。

        “那密译室呢,人家可是跟你半点儿关系都没有,他们怎么就破译出那么多的密电?”

        温玉清脸色顿时难看起来,这要不是自己老婆,他估计早就一拍桌子,让她滚出去了。

        自己老婆没办法,而且老婆跟宋夫人的关系,对他帮助太大了,把老婆惹不高兴了,最后倒霉的还是他自己。

        索性就闭上眼睛,当没听见。

        “请问,这里是温玉清博士的病房吗?”施玉珍刚要把削好的苹果拿给丈夫,忽然门口传来一个声音。

        “两位是……”施玉珍一回头,看到门口站着一男一女,男的看上去英气,女的一副娃娃脸,很漂亮的,亭亭玉立的站在男的身后一个很为,一只手拎着皮包,另一只手里抱着一个长方形的木盒子。

        这两人,她从未见过。

        躺在病床上的温玉清听到这个声音,也睁开眼了,他当然认识罗耀了,眼神中闪过一丝惊慌,显然他对上午的争吵还是心有余悸的,这个年轻人的口才真是厉害。

        “您一定是温博士的太太施玉珍女士吧,晚辈罗耀,跟温博士是同行。”罗耀展露一丝微笑,自我介绍道,“这位是我的搭档,宫慧,听闻温博士身体不适,特来看望一下。”

        “哦哦,罗先生,宫小姐,快请坐!”施玉珍根本没有想到眼前这人就是跟自己丈夫吵了一架,还进了医院的人,一听说是来看望丈夫的,自然认为是关系不错,忙热情的招呼。

        躺在病床上的温玉清看到这一幕,已经来不及阻止了,眼看着罗耀已经坐了下来,再赶人走,也不合适,再者说,他们之间也没有“深仇大恨”,总要维护一个文明人的体面。

        施玉珍给罗耀和宫慧泡茶去了,罗耀身体微微前倾,对温玉清道:“温博士,上午之事,实在抱歉,是我年轻气盛,说话口无遮掩,我在这里向你说一声抱歉。”

        温玉清脸色讪讪,他实在想不到罗耀会亲自来医院看他,还亲口向他道歉。

        “算了,我也没打算跟你一般见识。”温玉清到底也是要脸面的人。

        “温博士能这么想那就好。”罗耀道,“今天的协调会,我跟温博士只是理念之争,不涉及其他,还请温博士您能够理解,我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密电码破译事业,为了这个国家。”

        不管怎么说,先把道德制高点占了再说。

        温玉清脸色微微有些异动,曾几何时,他的目标也是如此的单纯,也曾想为这个国家和民族贡献自己的力量。

        可是,到后来,事情却越来越变味儿了,是形势所迫,还是自己的初衷变了?

        “我知道温博士什么也不缺,这是我偶然机会得到了一颗老山参,给您补一补身子。”罗耀从宫慧手中接过盒子,将其放在床头的柜子上说道。

        “谢谢,这么贵重的礼物,我可不敢收,罗主任,你还是拿回去吧。”温玉清道。

        “这不算什么,温博士的身体比一颗老山参贵重多了,今后还要仰仗您在密电码上宝贵的经验给我们指导呢!”罗耀道。

        “这不行,罗主任,我们非亲非故的,我不能收你这么贵重的礼物!”温玉清连忙坐起来道。

        “温博士的病是因我而起,难道,您连让我表示歉意的机会都不给吗?”罗耀道,“还是您觉得我们之间还有什么误会没有解释清楚?”

        温玉清为之语塞。

        他要是说得过罗耀,今天上午的协调会就不会爆粗口的,论口才,他还真不如罗耀。

        “罗先生,宫小姐,喝茶!”施玉珍给罗耀和宫慧送上刚泡好的茶水。

        “谢谢温夫人。”

        “温夫人,时候不早了,温博士需要静养,我们就不打扰了。”罗耀放下茶杯说道。

        “不多坐一会儿?”施玉珍惊讶的道。

        “不了,温夫人,温博士是党国的栋梁,还请您多多费心。”罗耀留下一句话,告辞后,离开了。

        “玉清,这支老山参是罗先生和宫小姐送的?”施玉珍发现床头柜上的盒子,打开一看,惊讶的一声。

        “嗯。“

        “玉清,这支老山参至少三百年,市场估价至少三千大洋!”施玉珍说道。

        “这么值钱?”温玉清也是吓了一跳,别人跟他说,他或许不会信,可自己老婆的话,那他还是信的。

        “具体我也不清楚,要不然,明天我找个懂的人验一下?”施玉珍说道。

        温玉清心里是懊悔不已,这么贵重的礼都收下啦,下次开协调会,他还怎么坚持自己的意见?

        这要是让外人知道了,自己岂不是成了“卑劣”的小人了。

        “玉珍,你明天问清楚了,要是价值不大,咱就留下,要是太贵重的话,那就退回去。”

        “退回去做什么,这又不是见不得光来的。”施玉珍不干了。

        “玉珍,你不懂的,我跟这位罗主任有些地方意见不和,他今天来看望我,还给我送这么厚重的礼,那肯定是有目的的……”

        “有啥目的,人家也没说啥呀?”

        “有些话需要明说吗?”

        “他不说,咱就当不知道呗,东西要是真的,我是绝对不会退回去的,这么好的老山参,求都求不到,回头孝敬咱爸妈……”施玉珍已经想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