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书库 - 历史小说 - 秘战无声在线阅读 - 第578章:协调会(二)

第578章:协调会(二)

        等罗耀回到家的时候,已经差不多半夜十二点了。

        宫慧一直再等,对她而言,罗耀没回来,她的心就放不下来,也睡不着。

        她现在能体会出小时后为什么母亲每天晚上都要等父亲回家之后,才睡觉了。

        这是一种牵挂。

        “喝酒了,我放水你泡个澡?”宫慧顺手接过罗耀脱下来的大衣,询问一声。

        “嗯。”明天要开协调会,自己这一身酒气,去开会的话,肯定是不合时宜的。

        他没有早上起来泡澡的习惯,而且泡个热水澡睡觉也是一件很舒服的事情。

        “耀哥,43台的王台长怎么说?”

        “好事儿,他提议我们两家先联合起来,然后再与密检所竞争。”罗耀道。

        “条件呢?”

        “何部长考虑的很深远,他想要在情报方面深度合作。”罗耀点了点头。

        “你答应了?”

        “我能答应吗,我什么都不是,答应人家什么?”罗耀苦笑一声,“不过,何部长这个提议,我也是很难拒绝。”

        “你们应该达成了攻守同盟了吧?”

        “嗯,差不多吧,协调会上,我也不至于被孤立。”罗耀点了点头,不管怎么样,他现在只有一个帮着说话盟友了,“你先去睡吧,我一个人可以的。”

        “好,你泡的时间别太长了,早点儿休息。”

        “嗯。”

        罗耀的脑子里一直都在思考协调会上该说什么,会遇到怎样的刁难,等到感觉水冷了,这才赶紧擦洗了一下,换上衣服从浴桶里出来。

        ……

        开协调会的地方在上清寺,委员长侍从室办公的地方。

        林蔚文为了自己方便,自然选择了一个离自己最近的地方,这样也省的他还要出门了。

        开会的四个人,罗耀是最远的,要从磁器口赶回来,必须一早就得出发、

        其余三人,都基本住在附近,最近的五六分钟,最远的也不过一刻钟时间。

        还有最心不甘的,就是韦大铭,今天这个协调会居然没有通知他参加,这让他很不高兴。

        协调会的四个人,如果没意外,这四个人未来都将进新机构的管理层,而他,明显被排除在外。

        他可是党国无线通讯泰斗的学生,仅有的三个半无线电专家之一,他没资格,谁还有资格?

        发脾气没用,他现在的身份并不是任何密电破译机构的负责人,他没这个资格参加会议。

        不过,就算不参加,不等于他就不能左右合并方案的进程,毛宗襄能够温玉清联合起来,他居中调和的功劳绝对功不可没,不管是谁出任机构负责人,都少不了他一个位置。

        他到要看看,这姓罗的小辈,今后还怎么嚣张?

        因为是开正式的会议,罗耀自然是穿了军装,同样,来开会的人也都穿了军装。

        林蔚文是中将,温玉清也是挂中将军衔,然后毛宗襄和王景禄是少将,只有罗耀一个上校。

        “蔚公。”林蔚文是保定军校毕业的,很早就从军,虽然只是中将,可他是有资格挂上将军衔的,指挥他自己当铨叙厅厅长的时候,两次划掉了自己的名字。

        此公是浙江人,虽然不是黄埔出生,但一直被老头子重用,侍从室第一处主任,这个位置那还绝对的心腹才能充任。

        何况林蔚文还兼任军统局局长,严格算起来,他是罗耀的直接的上司。

        罗耀见到他,不但要敬礼,还要十分恭敬,就连戴雨农见到了,也是以晚辈身份。

        “你就是罗攸宁,雨农贤弟对你是赞不绝口,说你是他最中意的学生。”林蔚文呵呵一笑,伸手轻轻的拍了一下罗耀的肩膀,十分亲昵。

        “蔚公谬赞了。”

        “你呈上来的方案我看了,很有想法,但是不合时宜,待会儿,你发言的时候,不要太过激,明白吗?”林蔚文提醒一声。

        “明白,谢谢蔚公提醒。”罗耀含笑答应下来。

        因为罗耀起得早,怕赶不上,也来的最早,所以也是第一个赶到的,提前跟林蔚文照了一下面,说了两句话。

        后面三人陆续的也都过来了。

        温玉清是留美博士,最守时了,踩着时间点过来的,毛宗襄紧随其后,最后是王景禄。

        长方形的会议桌,林蔚文坐在最上首,在他的左边是温玉清和毛宗襄,右边是王景禄和罗耀,罗耀资历最浅,自然是敬陪末座。

        “我奉委座的命令,把四位请过来,为的就是商讨如何将四位负责管理的密电码研究和破译机构合并成一个机构的方案,现在我们一共收到了三个方案草案,三分草案各有优劣,我把三分草案归纳总结了一下,有相同的,也有不同的,大家可以先审阅一下,我们可以对方案草案的条款可以逐条讨论!”林蔚文的开场白很简单。

        林蔚文的副官开始给四人分发资料,都是由人手工誊抄的,字迹工整,就跟印刷体差不多。

        翻纸的声音不断响起。

        大家都在全神贯注的在看,只有林蔚文一个人端起茶杯,吹着上面的漂浮的茶叶,喝一口,放下,然后闭目养神。

        他是文件的起草人,内容早就脑海里了,根本不需要再看了。

        罗耀从头至尾看了一遍,他就知道了,这套方案还是根据密检所为蓝本进行的设计,当然,也有一些他在方案中提到的方法。

        密译室跟密检所本质的区别不是人,而是将研究,研译是合在一起以及分开的。

        密检所是将两者分开,好处就是相互不干涉,保密效果好,因为研究者只是把电文内容解析出来,而电文真正内容还需要一道研译过程才能真正的清楚。

        因为,在高等的密电码通讯中,还回使用密语和暗语,你若不知道这个,就算你破译了电文,还是不知道电文里说道是什么。

        比如,日军在所有通讯密电中用一个“数字”替代某个人,或者某一不对,你若不掌握这个,同样不知道电文里说的是啥?

        研究是密电码字面上的破解过程,而研译是将电文字面上的意思再翻译成大家都明白,都懂的意思。

        这就是为什么方言密电难以破译的原因,它传递的就是一个音,只有懂方言的人连起来读才知道是什么意思,不懂这个方言,你就是想破脑袋也不知道电文说的啥。

        罗耀的密译室,则是将两者结合起来,研究与研译无缝对接,彼此都在一起工作,相互获取信息,而不是将两者人为的区隔,这样破译的效率会更高。

        当然,这也是密译室人少的缘故,人一多,可能这样的方式就不适用了。

        密检所的工作分配是一人做一件事,只做自己的那一部分工序,下一步工序就跟自己没关系,这样来说,保密性自然是最好的,因为,只有一道工序的人,根本不知道前后两道工序的情况,就算他泄密,也就是他自己这一道,损失有限。

        缺点就是,不能充分调动每个人工作的积极性,要知道,密电码破译,功劳最大的是最后一道,也就是研译部门。

        研译部门破解了电文内容,功劳当然很大,可是其他部门的功劳却难以得到照顾。

        久而久之,其他部门就不那么积极做事儿了。

        罗耀的做法是,把侦听和研译分开来,侦听和研译毕竟是两个不同的技术种类。

        这个分开没什么问题。

        而是在研译内部分组,以组的方式接任务,从统计、研究再到研译,都在一个组,这个组把电文破译了,那成绩是整个组的,所有组员都有功劳,都能获得嘉奖。

        功劳和奖金怎么分配,那也有一套规矩,也不是平均的,那样也不公平。

        但是,这恰恰能激发整组人工作的热情和活力,而且还能形成一种竞争的氛围。

        也容易出成绩。

        这也是他摸索出来的一套行之有效的办法。

        密检所是做不好可以相互推诿,指责,谁也不愿意担责,但密译室不行,做不好就是你整组人不行,攻关失败,就得把所有资料移交,换人。

        林蔚文跟他说,他的方案很有想法,但不合时宜,罗耀当然理解他为什么这么说了。

        合并后的机构,人员构成很复杂,什么温系的,毛系的,还有密译室系,就这个里面还分罗系和韦系呢,这些派系若是按照罗耀的方案编组,那真是会乱套了呢,到时候,光内斗就会新机构耗费打量的人力和物力了,哪有精力去破译敌人的密电码?

        密检所原来也是从各部调人成立的,大杂烩一个,虽然机构设置有些效率低,可它一直都还能运转,这也是目前来看,合并后最好的借鉴方案了。

        要实现罗耀的合并方案,只有一个可能,那就是温玉清、毛宗襄以及韦大铭彻底排除新机构之外。

        但这可能吗?

        老头子敢把这样一个重要的秘密机构交给一个三十岁都还不到的年轻人手里吗?

        只怕到时候反对者更多了。

        “怎么样,大家有什么想法,都可以说出来,这就是一份草案,最终会议什么方式合并,还得诸位统一了意见再说。”林蔚文目光扫过四人的脸庞问道。

        “林主任,我觉得这份方案草案很好,只要稍微做一些修正和补充就可以直接定案了。”温玉清说道。

        “温博士,请讲。”

        “林主任,可以考虑增设顾问室,这样便于我们吸纳人才,比如有些人有本职工作,但在密电码破译方面有成熟经验的,又比如从外国聘请的这方面的专家,都是可以以顾问的身份加入我们的。”温玉清解释道。

        “这一点是我疏忽了,大家怎么看温博士这个提议?”

        “温博士提的好,拾遗补缺,顾问室是应该设一个,这也是广纳贤才的一条路径,我赞成。”毛宗襄道。

        王景禄也点了点头,这个是细枝末节的东西。

        就剩下罗耀一个人没开口。

        “罗主任,你怎么说?”

        “设立顾问室,我没有意见,不过如果只是为了设立而设立,有名无实的话,有些人如果只是为了顾问的名头,或者为每个月一份顾问的薪酬,那就没必要了。”罗耀今天来,本来就是当反派的,反派的话,自然不可能好听了。

        挑破了说就是了!

        不就是巧立名目,贪污的一个手段而已,这些人的心思,罗耀焉能不知道。

        密译室也有顾问,但是不干活是拿不到钱的,韦大铭之前虽然也是顾问,可他从不来密译室指导,那密译室一分顾问费就不发,韦大铭拿他一点儿办法都没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