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书库 - 历史小说 - 秘战无声在线阅读 - 第577章:协调会(一)

第577章:协调会(一)

        “王台长,那我们军统要付出的是什么呢?”冷静下来,罗耀发问一声。

        天下没有白吃的午餐。

        这亲兄弟之间,也要明算账,利益不均也是回引发争论的。

        “除了请罗主任在新部门照顾我们43台的弟兄之外,还有何部长希望能够在情报方面,能够深度的合作。”王景禄说道。

        这才是真正的戏肉。

        没有何敬之授意,王景禄怎么可能直接来找他,而且还许以这么优厚的条件。

        简直就是雪中送炭。

        而这个情报优先权可是那么简单的,要知道,现在密译室破译出来的电文,除了军统局自身之外,就只送委员长侍从室,去他部门都是次一级的。

        这时效性是打了一个很大折扣。

        也就是说,除了戴雨农之外,老头子是第一个知道的,其他人,比如何敬之或者陈辞修这样的军方要员,都是要等一等,他们或者是老头子通知,或者戴雨农安排送达。

        密译室对破译出来的电文并无处置权,这个权力在局本部,在军统甲室。

        而一旦合并之后,新机构必然不可能在隶属军统,至于会放在侍从室还是军委会下面,现在还不好说。

        但有一点肯定的是,这个情报信息处置权肯定是要收上去的。

        老头子为什么要整合,这其中不乏没有收权的意图。

        今后这个权力是直接放在新机构内,还是对接侍从室某一个部门,还要看整合力度。

        当然,新机构的权力自然是在新的一把手手中,但具体做事的就不一定了。

        就拿军统来说,戴雨农这个副局长绝对掌控全局,可实际上干事的还是下面的人,尤其是副主任秘书毛齐五,他这个职位不高,权力却大得很,你现在就算给他一个实权的处长,他都未必肯跟你换。

        罗耀如果进新机构,要么被高高挂起,弄一个副职,管一些没啥大用的部门。

        那还有一个选择,就是跟毛齐五差不多的位置。

        这个位置其实是个灯下黑,而只要竞争到新机构大位的人,一定会把这个位置留给自己的心腹。

        这是毫无疑问的。

        换做罗耀自己也是一样,不管是温玉清还是毛宗襄坐第一把交椅,都不会把这个位置给别人。

        这个位置又是个做实事的人,所以,不可能是兼职,兼职的话肯定顾不上其他的事情。

        就像毛齐五,他的职务就不多,偶尔兼职,都是挂名,真正的本职工作还是军统局副主任秘书。

        但是,这就要罗耀忍气吞声去给别人跑前跑后做事儿,他若是当个副职,还可以不理会任何人,只要管好自己一滩事儿就好,但如果坐上了类似毛齐五的位置,那他就要整天被人使唤了。

        这对一个习惯了当一把手的人来说,无疑是最难受的一件事儿,而且你把人家心腹的位置个挤占了。

        而且还有直接被架空的危险,人家只要再给你下面弄一个副的,直接找你副手做事儿。

        就跟军统的郑介民一样,宁愿在军令部第二厅办公,也不呆在军统局,尽管他此时还是主任秘书,而毛齐五只是个副的。

        其实这个问题他早就考虑过,不管在新机构内会安排什么位置,他都不会有什么怨言,反正,他的目标又不是升官发财,什么人在什么位置,那最终的结局是不一样的。

        他不是一个人。

        “王台长,说不身不由己的话,我在新机构内,能获得一个什么样的位置还不知道,如果冒然答应,只怕您和何部长也不会相信。”

        “罗主任能在短短一年内将密译室从无到有,发展壮大,甚至击败了密检所,成为党国现在最大的密电码破译机构,你的能力,坐上第一把交椅只是时间问题,我们赌的是一个未来。”王景禄道。

        “王台长,如果我答应你的话,恐怕我这辈子都坐不上那个位置。”罗耀端起酒杯,又放了下来,嘿嘿一笑道。

        王景禄愣了一下,旋即明白了,呵呵一笑,举起酒杯道:“我知道罗主任的顾虑,但是我们觉得,罗主任你是一位值得相交的好朋友,对吗?”

        罗耀看了王景禄一眼,知道对方明白自己的意思了,端起酒杯,碰了一下。

        “来,罗主任,吃菜,吃菜……”王景禄招呼道,意思到了就行,真要把话说的太明白了,那就没法说下去了。

        有些话点到即止,双方心里明白就行。

        真要罗耀的一句承诺,估计这个承诺也没什么用,这种承诺随时都可以反悔的。

        反而是这种没有明确的承诺,将来可能的希望比较大,这是一个人的格局的问题。

        普通人的话,可能早就翻脸了,但王景禄不是普通人,看问题的角度不一样,罗耀的谨慎,反而在他眼里是一种可贵的品质,倘若罗耀一口答应,那反而会在他心目中打一个折扣,因为这是个急功近利,权力欲.望极强的人。

        而罗耀的谨慎,则说明他是一个理智和谨慎的人,跟这样的人合作,才能更稳妥和长久。

        当然,他也知道,对方不可能因为自己一句两句话就会死心塌地的掏心窝子,是要看他的行动的。

        “王台长,谢谢您今晚的款待,改日罗某做东,务必请您赏光!”一顿饭吃的很融洽,相谈甚欢,仿佛多年老友一般,分别之前,罗耀感谢的说道。

        “罗主任客气了,但凡有事,一句话,一个电话就行了,只要我在山城,必定赶到!”王景禄忙道。

        “再见!”

        “再见。”王景禄亲自将罗耀送下楼,饭店门口上了车,挥手告别后,才与林邦固上了另外一辆汽车。

        ……

        “王台,咱们的条件这么优厚,这罗攸宁怎么没有答应跟咱们的合作呢?”林邦固问道。

        “一是,他无法做主,这么大的事情,没有他那位戴老板点头是不行的,第二呢,他清楚自己的劣势,即便是答应了,眼下也做不到,所以他说自己身不由己,但他没有拒绝,这就说明他内心是认同的,只是碍于实际情况,他无法做出肯定的回答而已。”王景禄解释道。

        “原来是这样,我还以为他不满意咱们的条件呢!”

        “诚意我们是有了,相信他看得出来,但他有些谨慎了,不肯冒风险,这个年轻人比我想象中的还要谨慎。”王景禄说道。

        “谨慎不好吗?”

        “谨慎过头了,那就失去了锐气了,年轻人,没有一点儿锐气怎么行呢?”王景禄道。

        “那您是不看好吗?”

        “第一次接触,还不好说,明天协调会上,就能看出一些端倪来了,听说上一次在战后总结的大会上,他可是一名鸣人,给许多人留下极为深刻的印象。”

        “我也听说了,可惜我没资格参加。”林邦固羡慕一声。

        “以后会有机会的。”

        ……

        “耀哥,去哪儿?”

        “曾家岩51号戴公馆。”罗耀背靠座椅背,微闭着眼睛,考虑见到戴雨农后,该怎么说。

        “先生,这么晚打扰您休息了。”

        “不晚,跟王景禄吃完饭了,有什么情况?”戴雨农显然没有休息,闻禀后,马上就叫人把他叫进了自己的书房。

        “不瞒你说,出乎意料之外。”罗耀微微低头,他瞥见于淑衡端着两杯水进来了,穿着一身睡袍,身材婀娜。

        “罗主任,喝水。”

        “谢谢。”

        “怎么说?”戴雨农见于淑衡放下水杯,一挥手,示意她可以出去了。

        “王台长提议,在合并方案没有正式定下来之前,军政部43台可以先跟我们密译室进行联合办公。”罗耀道。

        “噢,好大的气魄,只怕条件也不低吧?”戴雨农一丝惊讶,这个他也是没想到。

        “今后,新机构破译的日军相关密电情报深度合作。”

        “何部长想得到情报的优先权?”戴雨农马上明白了,这才是问题的关键。

        何敬之也想自己掌握破译密电的能力,问题是他根本做不到,国内的人才都被人瓜分了,他手里也就三瓜两枣的,顶不上用。

        那就只能跟别人合作了。

        密检所根本不给他面子,军委会机要室密电股那只听老头子的,军统密译室,那也是掌握在别人手中,若是在这之前,根本没办法合作。

        而现在他看到可能性,因为密译室不在隶属军统了,那他自然就有了机会了。

        “是的,学生可不敢答应,再者说,学生现在什么都不是,就算答应了,也没用。”罗耀解释道。

        “合作不是不可以,反正到时候给他什么情报,也还是我们说了算,这件事对你来说,相当有利,至少,在明天的协调会上,你不至于处于被动的位置。”戴雨农道,“你们如果现行联合办公的话,一定会打乱温玉清等人的步骤的,甚至会给他们的联盟敲开一条缝隙。”

        “先生,我觉得,联合办公可以,但不一定要整体搬迁,这样浪费人力和物力,我们可以安排双方人员对调,优化资源配置,这样的话也能达到我们两家融合和熟悉的效果。”罗耀道。

        “这个具体操作,你就不过问了了,你不是要见长波侦测电台吗,43台在这方面是有经验的,而且,在军中他们也有大量的监测台,可以帮你们收集更多的日军密电通讯电文,这一点对你们来说,是个优势的互补。”戴雨农点了点头。

        “是,先生,学生知道怎么做了。”罗耀起身准备告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