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书库 - 历史小说 - 秘战无声在线阅读 - 第561章:死结呀!

第561章:死结呀!

        宣传部的小会议室内,烟雾缭绕,气氛有些凝重。

        抓人,扣物资。

        很明显,军统一出手,就打在了宣传部和中央通讯社的七寸上了,军统势力虽然说不能在山城一手遮天,可那也不是好招惹的。

        “要不然求张主席出面?”宣传部现在是“新政学系”的唯一一张门面了。

        出了事儿,自然找派系的大佬出面干涉了,川省的张主席那是老头子的重要幕僚和心腹。

        “一出事儿,就去求岳军兄,还要我这个宣传部长干什么?”王雪亭不悦道。

        他好歹也是部长级大佬,这点儿事情都解决不了,老头子还怎么看待自己?

        “解铃还须系铃人,我觉得,程社长,事儿是你们中央通讯社惹出来的,你应该亲自去一趟漱庐,找戴雨农赔礼道歉!”副部长把矛头指向了中央通讯社的社长程沧海。

        程沧海闷不吭声,事情已经发生了,可他也不想背这个锅,说道:“报道是江琳写的,审核的编辑看过,并无问题,如果采访中,那姓秦的真的对我们的记者有这样行为,我们是否也要容忍姑息呢?”

        “老程,现在不是要不要容忍姑息的问题,而是,我们如何解决我们面临的困难,军统那边如果继续发难,我们还能不能承受得住,是不是就要为某一个人的一时的荣辱,让我们跟军统来一场对决?”

        “这一次我们认怂了,下一次呢?”程沧海反问道,“我们中央通讯社是党国的喉舌,代表的是党国的脸面,报道发出去后,那么多人打电话来通讯社,支持我们,如果我们这个时候认错,赔礼道歉,那《中央日报》的公信力呢?”

        “老程,别急,都消消气,虽然现在我们知道事情的由头,但若是借此事,能够树立我们宣传部和中央通讯社不畏强权,为正义发声的形象,那也是有百利而无一害的……”

        “军统这是仗势欺人,如果我们退缩了,你今后谁还瞧得起我们?”国际宣传处的处长董显光道,他是江琳的老师,自然是向着自己学生说话了。

        他也不相信江琳会写出这样颠倒黑白的文章来。

        “老董,江琳是你的学生,这篇报道是她写的,要当心军统会对她实施报复。”

        “嗯,我会打电话提醒她的,反正要过年了,这几天就让她待在家里不出门好了,军统的人还能上门抓人不成?”董显光道。

        “还是小心为好,军统这些人,那是什么都干得出来的……”

        “先跟缉私署那边交涉,看对方到底怎么说,若是能把扣下的物资给我们,那最好,若是坚持不放,那我去找孔副院长了。”王雪亭道。

        “程社长,你也去跟警察局了解一下,不就是阵风吃醋那点儿事,又不是多大的事儿,把人保出来就是了。”

        “我再去试试吧,我估计唐局长现在未必肯见我……”程沧海明显心虚的说道。

        “那就先这样,有什么事儿,及时电话联系。”王雪亭抚了一下额头,说道。

        谁也没去关心那份采访报道究竟是否属实,最关心的还是自己面子的问题……

        ……

        山城,邮件密检组。

        “单组长,从今天开始,这份名单上的所有人,不管是从外面寄来山城,还是从山城寄出的邮件和包裹,全部都要严查,发现一起,通报处理一起!”沈彧是带着尚方宝剑来的,交给组长单一鸣一张名单。

        单一鸣一看名单上的人名,不由的哆嗦了一下:“处座,这些可都是党国的高官……”

        “让你查,你就查,出了事儿不用你担着,你怕什么?”沈彧一瞪眼道,“真要是查到什么,或许你还能立上一功呢。”

        “是,处座,我马上安排下去,可是这大过年的,人手只怕是不够呀……”

        “人手不够,扣下慢慢查就是了,我限定你时间了吗?”沈彧白了那张满是麻子的脸一声道。

        单一鸣马上明白了,查只是表象,真正的目的是整人,军统这是什么时候要跟这些大佬们杠上了?

        “行了,有什么情况,第一时间报告,别擅作主张,我先走了。”沈彧没待多久,就带着自己勤务兵离开了。

        得罪罗耀,那就等于得罪他沈彧,自己这小兄弟将来在军统地位肯定在他之上。

        而且他还是四哥的得意学生,四哥说过,未来军统内,必有罗耀一席之地,甚至可以……

        那就只可意会,不能明说了。

        四哥的话他是深信不疑的,这么多年来,四哥看人那是一向很准的,从未出过差错。

        ……

        不光是邮件密检组,在山城的许多军统直属和控制的机构,都得到了相关的命令。

        反正就是接下来,要给宣传部和下属的机构制造麻烦,不管是针对人,还是事儿。

        只要抓到把柄,那就咬住不放,占理的不占理的都一样。

        ……

        “耀哥,你这上午去哪儿了,我问小伍,他说也不知道。”到饭点儿了,罗耀才回来。

        “晚上咱们不是去看老师嘛,我得给他买点儿年货送进去,就去了一趟磁器口镇上。”罗耀解释道。

        “这些东西,你说一声,我去给你买就好了。”

        “你不知道老师的口味,我去买才显得有诚意。”罗耀嘿嘿一笑,解释道。

        “你以后一个人少单独出去,老虎又不在,这日本人现在对你恨之入骨,万一出什么事儿,你让我怎么办?”宫慧质问道。

        “不会出事儿的,你别忘了,只要我愿意,五百米方圆周围的动静都逃不过我的耳朵,就算有人想要对我不利,他也没有那个机会。”罗耀嘿嘿一笑,指着自己耳朵道,“我就是想一个人享受一下逛街购物的乐趣而已。”

        “一个人逛街,哪有两个人有意思,下次你要出去,我陪你就是。”宫慧道。

        “不行,你回头率太高,大家都看你了,我哪有存在感?”

        “反正我不管,下次你再出去不叫上我,看我怎么收拾你!”宫慧气哼哼的道。

        “谁收拾谁还不定呢……”

        ……

        “秦长官来了。”

        “嗯,兄弟们辛苦,通融一下。”一张五块的法币递了过去,看守门口的狱警熟练的接了过去。

        “秦长官每次来都这么客气。”

        罗耀,兴姐还有宫慧三个人鱼贯而入走进了望龙门看守所内部,这一转眼功夫,余杰已经在里面关了一个多月了。

        因为罗耀和沈彧的关照,余杰虽然是在坐牢,但日子过得还不错,就是失去了自由而已。

        看守所里,能住单间的可不多,他余杰的待遇算是高的了,还能时不时的洗个热水澡什么的。

        这待遇,其他犯人可是没有。

        “老师。”余杰并不知道罗耀要来,骤然听到门外有人叫他,惊讶的一抬头。

        “只能给你们半个小时。”

        “谢谢了。”罗耀对那狱警拱手道了一声谢,人家也是冒了风险的,向罗耀这样经常来的,上头不说,他们也不会硬拦着。

        “锦辉,你也来了?”余杰看到妻子,惊讶一声,兴姐的原名沈锦辉,不熟悉的人,自然不知道。

        兴姐不是军统,也早就没有了军职,她想要见丈夫一面,那是不容易的。

        只有罗耀和沈彧能带她过来。

        但是罗耀来看余杰,问题不大,可不能总把兴姐带过来,那也不合规矩。

        戴雨农可以容忍罗耀,但可不会容忍他总是把余杰的老婆也带去看守所。

        因为要过年了,看守所方便集中给所有犯人剃了头和胡须,余杰看上去干净多了,人也消瘦多了。

        坐牢毕竟是坐牢,那比的上外面自由自在的生活。

        兴姐把食盒提了上来,从里面取出酒菜来,虽然是一路过来,但食盒保温做的好,酒菜还是温的呢。

        “老师,您先跟师母聊着,我跟小慧出去等。”罗耀微微一躬身,扯了一下宫慧的衣袖,她把手里的包袱放了下来,也鞠了一个躬,随罗耀一起走了出去。

        把时间留给余杰夫妻俩,她们分开一段时间了,应该有很多话要说的。

        罗耀与宫慧尽量走远了一些,两口子肯定有不少私密的话要说,自己耳朵太灵敏,这牢房里面又比较安静,就算他不想听,那声音也会钻到他耳朵里。

        “六哥给我打电话了,侦缉大队昨天夜里抓了中央通讯社的一个副总编,在风月场所跟人争风吃醋打了起来,三分局出的警,押到警察局醒酒的,本来没什么事儿,碰到这档口,人直接就给扣下了。”罗耀掏出一根烟,点燃了一支说道。

        “反击开始了?”宫慧很惊诧,知道军统肯定会反击,但是没想到反击会这么快。

        “还有,财政部缉私署那边也扣下属于宣传部门购买的一批物资,其中有他们急需的汽油五千加仑。”罗耀说道,“还有的我就不一一说了,我有些担心,整件事会滑向一个我们无法控制的方向。”

        “你是说,宣传部的大人物和戴先生会为了各自的面子而争斗,最终会闹到无法收拾的地步?”宫慧明白罗耀的意思。

        “是呀,如果是这样,那可不见得对我有什么好处了。”罗耀点了点头。

        “那怎么办,现在箭已经射出去了,还能收回来不成?”宫慧反问道。

        “而且我们对高桥敏夫的制定的计划也需要宣传部门配合,把关系彻底闹崩了的话,不见得是一件好事儿。”罗耀道,“昨天我去宣传部还是有些莽撞了,如果我把信留下的话,或许就不会发生后面的事情了。”

        “人善被人欺,马善被人骑,如果你退了这一步,只怕他们未必会领你的情。”

        “哎,所以说,死结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