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书库 - 历史小说 - 秘战无声在线阅读 - 第557章:送信

第557章:送信

        “本来我还想打电话叫你过来的,正好你来了,有个事情麻烦你一趟。”戴雨农说完,指着桌上那墨迹还没干的几张信笺道,“帮我送一封信给宣传部部长王雪亭。”

        罗耀露出一丝讶然,不明所以,但还是马上答应下来。

        “是,先生。”

        “你就不问问我信里写的什么内容吗?”戴雨农呵呵一笑,看着罗耀问道。

        “先生若是想让学生知道,学生自然知道。”

        “去,把信拿过来,自己看。”戴雨农吩咐一声。

        “是。”

        罗耀走过去,将书桌上的墨迹已经吹干的四张信笺按照顺序叠好,然后走了过来,一页一页的翻看起来。

        四页纸,字数而不多,加起来也就两百来字,很快就看完了,看抬头,就知道是戴雨农写给宣传部长王雪亭的亲笔信,措辞很严厉,几乎完全是指责了。

        这件事祸是中央通讯社干的,可根子还在宣传部门,因为中央通讯社归宣传部管。

        戴雨农不可能给中央通讯社社长写一份亲笔信,那掉身份,那社长也没这个资格。

        “先生,这会不会太严厉了?”

        “攸宁,你还不明白吗,专访是宣传部提出的要求,我一开始也是拒绝的,你是从事保密工作的,最好是不为抛头露面,可是军统明明在抗战中出了那么大力,立下那么多的功劳,却不为人知,甚至还被人误解,那还不是宣传做的不到位,所以,我才同意了,没想到搞成这样,我去不找他,找谁去?”戴雨农当然生气了。

        这已经不是罗耀一个人的事情了,关系到军统的里面,他能不追究,好嘛,宣传没有起到正面效果,反过来了,这里面肯定有什么龌龊的勾当。

        欺人太甚了。

        这是把军统当猴儿耍呢。

        要不是看在中央通讯社也是党国的宣传机构的话,他早就派人给砸他一个稀烂了。

        戴雨农一路走过来,被人称之为“刽子手”,什么时候心慈手软过?

        “这是先礼后兵,他们要是自己不处理,那就我来替他们处理。”戴雨农冷哼一声。

        罗耀也不好说什么,他是当事人,受了这么大的伤害,总不至于去说让戴雨农以德报怨吧?

        这显然不可能,他自己也没这么大度。

        就看宣传部和中央通讯社如何处置了,要是处置的不满意的话,搞不好还真的要掀起一次大的风波来。

        从罗耀的角度来看,他还真不希望掀起多大的风波来,这对他来说是相当不利的。

        一个潜伏人员,最好的保护,就是减少曝光度,最好是默默无闻,没有人关注。

        他是到了这个份儿上,那就只有尽量减少曝光和外界关注,现在这一篇报道。

        如果他不去做任何回应,热度过几天也就过去了,当然对他的声誉影响也是有的。

        但见诸报端的只是他的化名,知道的人知道是谁,不知道的,就知道是军统的人。

        这么一想来,整件事其实对罗耀的影响不是很大,而军统的名声反而是重点了。

        难怪戴雨农会如此愤怒。

        这个时候,他绝不会傻到去劝戴雨农大度一些,不要与一个没脑子的小女子计较。

        “是,先生。”

        “你现在就去,王雪亭应该还在办公室,去晚了,可能就遇不到他本人了。”戴雨农吩咐一声。

        ……

        国民党中央宣传部,部长办公室。

        王雪亭这个部长其实才上任没多久,政治上既不属于二陈的“cc”系,又不是黄埔出生,属于新政学系。

        新政学系辉煌过,但现在,却是大不如从前了,不过还是有一定的影响力的。

        这个派系在政治上对日妥协,但是拥护老头子,竭力主张“攘外必先安内”的政策,但是在现在联合抗战救国的大背景之下,他们的主张也没多少人愿意听。

        “部长,有一名自称是军统的戴老板派过来给你送信的信使。”秘书走进办公室,禀告一声道。

        “送信的,让他把信留下就是了。”

        “来人说,戴老板给他的任务是当面呈交部长您。”

        “一区区信使,有什么资格见我,那封信,爱送不送,不送的话,让他带回去!”王雪亭毕竟是部长级高官,等闲人怎么能说见就见?

        “是!”

        ……

        这个结果,送信过来的罗耀已经料到了,党国的高官们有哪一个真正的平等的看待过自己治下的百姓。

        无不是眼睛长在额头上,甚至还把脖子仰的高高的,他要不是拿着罗家湾十九号颁发的证件,估计连宣传部的大门都进不来。

        戴雨农给他的任务是把信亲手交给王雪亭部长,不过,人家似乎没时间见他。

        任务必须得完成,这送出去的信,哪有再拿回去的道理?

        “部长说了,要么信留下,要么信和人一起离开。”秘书冷漠的声音在罗耀耳边响起。

        他今天没有穿军装,就是平时工作的时候的灰色中山装,虽然看上去有些旧,但是很干净,熨帖的也很整齐。

        而且他是穿皮鞋的,在军统,有资格穿皮鞋的一般都是军官,至少是校级军官了。

        不过,在宣传部,军衔再高都没有用,人家不认,至少在这些人眼里,罗耀连个人物都算不上。

        被轻视是肯定的。

        “在下送的是我们戴老板的亲笔信,这封信我必须送到王雪亭部长的手上!”

        “部长今天没空见你。”秘书脸色已经很不赖烦了。

        “我今天必须把这封信送到王雪亭部长手上,没完成任务,我是不会离开的。”罗耀说道。

        “哎,我说你这人脑子有毛病是吧,部长很忙,没空见你,你把信留下,人回去就行!”王雪亭的秘书真的是怒了。

        要不是顾忌对反军统的身份,早就叫人把罗耀给从大楼里给架出去了,对待这等捣乱的人,就是不能手软。

        “我只需要一分钟,把信交给王雪亭部长,立刻就走。”罗耀就这样平静的看着对方说道。

        “等着!”

        秘书有些无奈,他还真没那个胆子叫人直接把罗耀给轰出去,这万一出事儿,他背不起那个责任。

        又得跑回去了,这一回去,肯定是要挨骂的,他已经有这个心理准备了。

        果不其然,秘书被臭骂了一通,然后被赶了出来,这点儿小事儿都处理不好,要你这个秘书做什么?

        秘书还能怎么办,继续出来赶人了。

        可是罗耀就钉在那里不走,说什么今天都要见到王雪亭部长,把戴雨农的亲笔信呈交。

        军统的人,大人物,骂了也就骂了,他们可没这个胆子,人家万一报复起来,不敢拿大人物撒气,找你一个小人物出气,那还不是分分钟的事情?

        到时候,且等着倒霉吧。

        秘书也没办法,只能丢下两句狠话,忙自己的事情去了。

        罗耀就在宣传部大楼的大厅内等,一直等到下午两点多,王雪亭有一个会要去开,这才从楼上办公室下来。

        “王雪亭部长!”

        “你是?”

        “在下军统秦鸣,奉戴老板之命,给您送一封信。”罗耀将信件双手平举,微微一弯腰道。

        “我不是让你把信留下,人可以走了吗?”王雪亭的脸色很难看,这个人居然一直在楼下等他,这秘书是怎么办事儿的?

        “我接到的任务是亲手把信交给到您的手上,不完成任务,我是无法回去复命的。”

        王雪亭脸色讪讪,一摆手道:“你把信交给我秘书好了。”

        “王雪亭部长,您最后亲自接下这封信。”

        “笑话,一封信而已。”王雪亭冷哼一声,还没见过这样的人,简直又倔又硬,也不知道是那个茅坑里蹦出来的石头。

        “王雪亭部长,您真不打算接下我们戴老板这封信吗?”看着王雪亭已经钻进了汽车,他还是大声的喊了一声。

        王雪亭不为所动,轻轻的一声:“走!”秘书顺势关上了车门,汽车迅速的发动,驶离。

        哎!

        罗耀叹了一口气,王雪亭可能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吧?

        自以为自己当上了宣传部长,就可以不把军统和戴雨农放在眼里,是,部长级别的高官,确实不需要怵戴雨农和军统,可是这些高官们屁.股干净吗?

        ……

        车上,秘书小声问道。

        “部长,刚才您为什么不把信接下来?”

        “戴雨农不过是总裁手下的鹰犬而已,当鹰犬的,有几个有好下场的,给我写信,还派人亲自交到我的手中,他自己亲来还差不多。”王雪亭道,“不用管他,他愿意在那儿等,那就让他等好了!”

        “是,可是军统毕竟不是好惹的,现在山城有哪个不怕被军统的特务盯上?”秘书道。

        “不用怕,戴雨农的手还不敢伸到咱们宣传部来,我们管着党国的喉舌,他要是真惹怒了我们,那就让他见识一下舆论的力量!”王雪亭自信满满的说道。

        “是。”

        ……

        信没有送出去,罗耀只能回去复命了。

        “欺人太甚!”

        罗耀没有添油加醋,如实将自己的遭遇向戴雨农汇报,并且请罪,如果自己不坚持非要亲手将信件递交的话,或许就没有后面的事情了。

        “攸宁,这个事儿不怪你,是王雪亭他对我军统的轻视。”戴雨农道,“也罢,既然人家铁了心要这么做,那我们也没有必要给他们留脸面了。”

        “齐五,从明天开始涉及宣传部所有人员的信件和包裹全部扣下检查,财政部缉私属重点调查相关人员的走私和违反犯罪行为,我要让王雪亭知道,得罪军统要付出的代价!”

        “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