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书库 - 历史小说 - 秘战无声在线阅读 - 第556章:掉包计

第556章:掉包计

        腊月二十七,一大早。

        罗耀刚到磁器口密译室总部,把大衣脱了,挂在门口的衣架上,把室内的炭火拨了一下。

        山城这天气,湿冷,屋内要是不生个炭火盆儿,那真是冷的直哆嗦,尤其是北方来的人,根本就适应不了这里的气候。

        罗耀还好点儿,金陵城就在长江边上,一到冬天,那也是湿冷湿冷的,跟山城差不多。

        办公室的门就被敲响了。

        秘书小伍进来:“主任,齐助理来了。”

        齐志斌?

        罗耀一抬头,果然看到齐志斌出现在门口,齐志斌住在松林坡公馆那边当初密译室自建房。

        早上过来,还是挺远的。

        “耀哥,本来昨天就该给您送过来的,不过后来一想时间太晚了,还是今天早上给你送过来。”齐志斌说着,脱下手套,从公文包里掏出几张稿纸递了过去。

        “什么东西,还让一大早过来?”

        “昨天下午,天都快黑的时候,中央通讯社那个姓祁的打电话给我,让我去取的,小年夜那天专访的报道稿件,不是有协议,必须咱们审查之后才能见报嘛,人家给送过来了。”齐志斌道,“明天见报,今天必须审完,我直接拿回去。”

        “我看看,写的什么?”罗耀嘿嘿一笑,打开稿件,一笔娟秀的标题映入眼帘。

        “书生弃笔从戎,只为共赴国难!”

        这题目倒是起的不错。

        罗耀一行一行的看了下来,文笔还可以,算是在文字上有些功底,就是内容嘛,空洞了些,基本上都是常见的那些词儿。

        不过,这样也挺好,他也没想过要让什么记者给他进行专访和宣传什么的。

        “老齐,文章你看过没有?”罗耀问道。

        “粗略扫了一遍,这中央通讯社的记者水平就是不一样,写的文章那是正好看,听说这个江琳上大学的时候还是有名的才女呢……”齐志斌一边伸手烤火,一边说道。

        “文章的问题不大,有些泄露我们工作性质的地方可以修改一下就可以发表,没问题。”罗耀再仔细看了一下道。

        “我也觉得,这事儿没那么复杂。”齐志斌都。

        “不复杂才好,咱们谁也不愿意多事儿。”罗耀点了点头,他也不愿意去把人想的太坏,毕竟大家无冤无仇的,何必为了一时的斗气而变成仇人呢?

        “你我都在上面签个字,然后拍照留存,原件交给中央通讯社。”罗耀吩咐道。

        有道是害人之心不可有,但防人之心不可无,有些事情,有备无患才好。

        “嗯,一会儿我去影像科拍照。”齐志斌点了点头。

        罗耀在稿件上将几处可能表达不太准确的词句修改了一下,并且注明了缘由,然后才在文稿末尾签了同意修改后的稿件发表的意见,然后把稿件交给了齐志斌。

        等明天中央日报上一刊发,这事儿也就算了过去了。

        ……

        腊月二十八,密译室集体聚餐,尾牙宴,所有人员都汇聚到总部食堂,因为总部食堂够大,坐得下那么多人。

        松林坡公馆那边除了留下警卫和值班的,其他人也都过来。

        作为密译室的负责人,罗耀这一天是最早过来上班的,早餐也没有在家里吃。

        而是吃的密译室的食堂。

        他要检查晚上聚餐的准备情况,作为管理者,虽然用不着事无巨细,但关键的时候,必须考虑到。

        抗战进入第二阶段了,日本对从军事到经济,立体封锁,全国上下都困难,但是再困难,这节还是要过的,这是个国人的信念。

        除了晚上的尾牙聚餐工作,罗耀也顺便检查了一下密译室的库房,这里面可是储备了不少东西。

        罗耀很清楚,粮食等生活物资未来价格会不断的上涨,所以,他自然子低价位的时候,购进了不少,储备了起来。

        他不会去投机牟利,但至少可以保证密译室上下不会挨饿,还有,就是抵消物资通胀给他的带来的资金压力。

        毕竟上面给的经费是有限额的,不可能随着物价而上涨,他得未雨绸缪一下。

        这个工作他一直在座,为此他还让齐志斌收购了一家粮行,做起了粮食生意。

        除了小部分零售维持粮行的经营之外,其他全部囤积了起来。

        他不发国难财,但是要为山城的百姓做点儿什么。

        密译室仓库内囤积了够他们所有人上下吃一年的粮食,也没有多囤,就一年,然后就是新粮换旧粮。

        “这儿再增加一个放火用的沙桶……”

        “每天晚上都有人巡逻吧,这个位置要多派人注意一下,如果有人从这里进来,是不是很难发现?”

        “主任您说的太对了,我们马上整改。”

        “主任,慧姐在您办公室,有急事找您,让您马上回去。”秘书小伍突然跑了过来,在他耳边小声道。

        罗耀冲小伍微微一点头,匆匆结束了检查工作,返回办公室。

        一开门,就见到宫慧脸色非常难看的站在那里,罗耀很诧异,早上他出门的时候还好好的,这么这才一会儿工夫,脸变的这么快?

        “把门关上。”

        罗耀没说什么,随手将门带上了,走过去:“怎么了,这是,一早过来就脸色这么难看?”

        “你看一下,今天的《中央日报》的抗战英雄人物专访!”宫慧气哼哼的一下子坐了下来。

        “报道出来了,我看过,那位江记者写的中规中矩的……”罗耀看到桌上一张新的《中央日报》,拿起来扫了一眼,立马变了脸色,标题没变,可内容却跟自己审查过的那个完全不一样。

        “怎么样,意外吧?”

        罗耀无奈的苦笑一声,是,他知道,虽然自己审查过稿子没问题,可是,刊发的所有环节都是在别人手里掌握,只要有一个环节出问题,那你想不出问题都难。

        让一个小女子给摆了一道,当然,这其中未必就一定是那个叫江琳的女记者所为。

        要知道,现在想要算计自己,往自己身上泼脏水的人也还是不少的,自己接受中央通讯社采访对有些人来说是秘密,对有些人来说,根本就不是啥秘密。

        借这个机会搞一下自己,也不是没可能,不过宣传部门可是“2c”管的,未必回买军统的帐,但是,他们一定乐意看着军统内讧。

        《中央日报》发表这样一篇文章出去,就不怕担心舆论的反弹吗?

        居然把自己描绘成一个有了一点儿功劳,就沾沾自喜,狂妄自大的人,甚至还在文章中提到了他对“记者”那种带有侵略性和挑.逗的眼神,就差把“好.色之徒”四个字写在脸上了。

        “我不管这背后是不是那个叫江琳的记者所为,但是,我宫慧是个记仇的女人,敢阴我男人,我就叫她生不如死!”宫慧说道。

        宫慧又不傻,她听过采访录音,看见过罗耀审查过,亲笔签字同意刊发的新闻稿的照片原件。

        再者说,这样诋毁自己的文章,是个有脑子的男人都不会同意哪家报纸刊发出去呀。

        这是脑子在嘉陵江里喝了多少水才能做出这样的事情?

        “小慧,别总是把‘我男人’这句口头词儿挂在嘴边,让外人听了不太好。”罗耀忙道,这事儿要说不生气,那是不可能的,可冷静下来一想,对方可不是小老百姓,中央通讯社也是党国的喉舌,背后站着的是宣传部和党部。

        “你先冷静一下,我去先见一下先生,回来再说,你可千万别冲动行事。”

        “你去找先生有用吗?”

        “当然有用,起码表明我的态度,这件事我是受害者,中央通讯社敢这么干,那绝不是一个小小的记者江琳能做到的,一定是有人指使,你就算现在把江琳抓了,扔进嘉陵江也于事无补。”罗耀郑重的道,“所以,我们需要冷静,不能让人看笑话。”

        宫慧微微皱了一下眉头,但她还是听从罗耀的,把胸中的怒火给压了下来。

        “等我回来,千万不要冲动,另外,打电话给认识我们的所有人,都不要发声,以免局势无法收拾。”罗耀叮嘱一声。

        ……

        “攸宁,我说你是怎么回事儿,怎么会把中央通讯社的人给得罪了?”毛齐五见到罗耀一来,马上就过来埋怨道。

        “毛秘书,你相信我是那种人吗?”

        “我当然不相信了,你要是那个江记者写的那种人的话,早就,不说了,赶紧的,老板在等你!”

        没有通报,罗耀和毛齐五直接就进了戴雨农在局本部的办公室。

        “齐五,攸宁来了,你们先坐,我把这封信写完。”戴雨农坐在书桌前,奋笔疾书。

        两个人走到会客的沙发坐了下来,足足等了有十多分钟,才见戴雨农放下了手中的毛笔。

        “攸宁,你们密译室今天晚上有个尾牙宴,是吧?”

        “是的,先生。”罗耀连忙站起来。

        “我跟齐五到时候过去,我虽然有几次过去视察,但都没有跟大家伙吃过一顿饭,过了今晚,今后怕是没这个机会了。”戴雨农呵呵一笑道。

        “密译室上下恭迎先生的莅临。”罗耀忙道,出了这样的事情,戴雨农还决定去密译室,这显然是对他的认可和支持。

        “你是党国的功臣,荣获云麾勋章和宝鼎勋章的军统干才,岂容一个小女子这般诋毁污蔑!”戴雨农说道。

        罗耀很了解戴雨农,这个掌控军统的特工之王,是有着极其浓厚封建家长作风的男人。

        自己家的人,自家说了,没啥问题,外人可不能说,尤其这还是添油加醋的污蔑。

        这毁的不只是罗耀一个人的形象,而是整个军统的形象,这他戴雨农要是能忍下去的话,那岂不是让人笑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