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书库 - 历史小说 - 秘战无声在线阅读 - 第553章:录音

第553章:录音

        罗耀还是礼貌的请江记者留下来吃饭的,毕竟招待所已经为他们准备了工作餐。

        标准还不低,味道自然也差不了。

        只是江琳以中午已经有安排拒绝了,人家不吃饭,也不能强留,何况,采访的整个过程可以说是争锋相对了,双方只是维持表面上的友好。

        只是把任务完成罢了。

        ……

        “怎么样,清楚吗?”

        “耀哥,别说,虽然说是二手货,英国人这套设备还真是好。”齐志斌笑着道。

        “录音拷贝一份交给我,另一外一份你收档保存。”罗耀吩咐道,“希望这份录音永远用不到。”

        安装窃.听器,并且录音,这是罗耀临时决定,是当在邓毅告诉他江琳的男朋友是叶公子的时候,他觉得自己得多留个心眼儿。

        得留下一点儿东西。

        所以,这套刚刚从英国人那边搞到的窃.听装备就被派上了用场,将江琳采访他的全程对话录了音。

        对方问过什么,他又说过什么,这段录音是清清楚楚的体现出来了。

        “好的。”齐志斌点了点头,去忙碌了。

        ……

        “慢点,泽蓉……”陈泽蓉的肚子越来越明显了,因为之前差点儿出事儿。

        所以这一次的产检指标对她来说特别重要。

        要不然宫慧也不会亲自开车陪她去了,万一有什么事儿,身边还有个人照应。

        “怎么样?”

        “医生说目前还算好的,就是大人稍微有些营养不.良。”宫慧小声的对罗耀道。

        “咱们吃的不差呀,怎么还营养不.良?”罗耀诧异一声,密译室的伙食那是考虑了营养问题,不然也不会好多人都吃胖了,需要每天锻炼来消耗多疑的脂肪了。

        “泽蓉怀孕后,有些挑食,很多东西都不吃,她孕吐反应有点儿重,所以,营养有些跟不上。”

        “有什么解决的办法?”

        “医生开了一副保胎的药,这样可以减轻他孕吐的反应,另外可以在饮食上下功夫,做的稍微精细一点儿,泽蓉是湘南人,可以做一些开胃菜肴,酸甜为主,应该能够有所改善。”宫慧道。

        “行,回去跟老董商量一下,看给泽蓉制定一个适合她的食谱,照这个数食谱给她单独做饭。”罗耀说道。

        “行,就按照你说的,但就是辛苦老董了。”宫慧道,“又要忙食堂的事情,还要给我们做饭。”

        “他不是带了两个徒弟嘛,有些事情可以让徒弟去做,没必要自己亲力亲为。”

        “饿了,招待所还有饭吃吗?”

        “正好,给那位江记者准备的工作餐,她没吃,刚好不浪费。”罗耀笑笑道。

        “感情我还是吃别人不吃的。”

        “她不吃那是她的损失。”罗耀嘿嘿一笑,“今天可是湘西特色的竹筒米饭。”

        “是嘛,那我的尝一尝。”

        吃饭的功夫,宫慧问道:“怎么样,这江记者什么样,你跟人家聊的如何?”

        “人倒是长的挺漂亮的,就是呢这大小姐脾气有点儿大,应该是家里从小惯的。”

        “人家出身高,自然跟咱们这些小门户不一样了,再者说,人家是女孩子,你迁就一下嘛。”

        “有些人,三观不合,再怎么迁就也没用。”罗耀呵呵一笑。

        “你们到底了聊什么了,让你对她这么深的芥蒂?”宫慧了解罗耀,对外人,他素来是温和稳健的,即便有脾气,也是能克制。

        “一会儿你听下就知道了。”罗耀笑了笑。

        吃饭的时候,宫慧心里一直念着上午的采访到底说了些什么,一吃完饭,就让齐志斌把设备搬进来罗耀在招待所的房间。

        戴上耳机,才听了一小段,宫慧就诧异的抬头看了罗耀一眼,显然,她听出两个人对话中相互针对的那种味道了。

        越听,宫慧的脸色越不好看,这个江琳明显就是不好怀疑,所有的问题都是在针对罗耀,只要稍微答错,就会被抓住把柄,穷追猛打。

        这换做另外一个人,面对这个江记者刁钻又带有诱导性问题,稍不留神,还真会被带进沟里。

        尤其是有些问题,很容易脱口而出,可有的时候问题的答案是要放在某个环境下解读,那得到的答案甚至是南辕北辙,可一旦被断章取义了,那问题就来了。

        记者就是玩文字游戏的,这是人家的本职工作,黑的都能说成白的,她可以把撤退说成逃跑,也可以把逃跑美化成避其锋芒,主动后撤……

        中华的文字,那是太博大精深了。

        “耀哥,幸亏你让老齐录下这段采访录音,不然以后你还真有可能有理也说不清。”听完后,宫慧摘下耳机,长长的舒了一口气道。

        “我不想以恶人之心揣度别人,但是这个江记者,我是真不知道她为什么如此针对我?”

        “女人嘛,有些事情是毫无道理的,毫无道理的喜欢,毫无道理的厌恶。”宫慧道,“可能是咱们之前对她采访提出了太多的要求,甚至还逼着她签署了保密协议,她觉得是冒犯了她记者‘无冕之王’的尊严吧,所以才如此针对你。”

        “所以说,我不是对女性有任何偏见,但是一个记者,如果不能客观公正的看待问题,全部以自己主观臆断来主导自己的思维,这是一件很可怕的事情。”

        “你想怎么做?”

        “只要她继续招惹我,我难道会跟这样一个情绪上头的女人计较?”罗耀道,“不碰到我手里,她迟早也会碰到别人手里,头破血流。”

        “邓毅说,江琳谈的男朋友是南华贸易背后的大老板叶公子?”邓毅查到这个消息,第一个给宫慧打的电话,她当然知道了。

        “邓毅跟我说了,他的消息也不能确定,山城这么大,也不至于会有这么巧的事情。”罗耀点了点头。

        “那要不要跟进?”宫慧其实心里很不爽这个江琳的,一个采访,正事儿不问,一个劲儿的给自己男人挖坑儿,好在自家男人警惕心高,早就防着了。

        不然,真稍有不慎就掉进坑里了。

        到时候,讲都讲不清了。

        “还是先从外围查吧,这些贵公子名媛圈子里乱的很,想要获得消息并不难。”罗耀道。

        “可惜,我们这些人没资格混那个圈子,不然的话,倒是能获得第一手资料。”宫慧道。

        “这个简单,这个圈子里也不都是所有人都有钱,也有外强中干的,找一两个可以合作的,花钱买消息,这不难。”罗耀道。

        “需要我们也伪造一下身份吗?”

        “没必要。”

        “行,我知道该怎么做了。”宫慧想了一下,点了点头。

        ……

        一个小小的女记者,哪怕她来头有多不小,罗耀还都没有放在眼里,毕竟她这个身份还没到让他忌惮的地步。

        接下来他该干嘛,还干嘛。

        晚上小年夜的聚餐,也在招待所,罗耀把跟自己关系不错的人都叫了过来,自掏腰包,请大家吃饭。

        有些人也邀请了的,比如毛齐五和潘其武,电话打过去,都说晚上已经有其他安排了。

        有其他安排,那就不强求了,他们要是过来的话,这气氛可能就不那么好了。

        这也可以看做军统内山城“临训罗耀”系核心人员的一次聚会,除了远在江城的刘金宝、满仓等人,还有惊骇的徐济鸿,以及在渝都特训的李孚,基本上能来的都来了。

        罗耀原本的想法,就是把大家伙儿叫过来吃个饭,热闹一下,都是年轻人,大多数人都没有成家,在山城也没有亲戚,单身一个人。

        这每逢佳节倍思亲,这种孤独的滋味儿,很难受。

        谁会想到,这样一顿普通的聚餐,居然在日后成了军统少壮“临训”系的形成的起点。

        “临训”系得到戴雨农的青睐,窜的自然是快,大多数人很快得到提拔,但是也正因为这样,“临训”系遭到了军统内部老人的打压和警惕。

        这种苗头已经有了,而且是有意识的。

        “临训系”需要一个领头的,虽然之前也有山城临训班同学会,但这只是个松散的组织,大家联络感情之用,活动不多,偶尔出来聚个餐,交流一下。

        自从李孚去了渝都后,同学会的工作交给文子善接手,文子善稽查处的工作繁忙,也没顾得上,其实,宫慧和齐志斌做的更多一些。

        “耀哥,根据下面反馈来的情况,咱们临训班好几个在稽查所的同学都被区别对待,他们不敢明着来,但在所里搞孤立,分化,让你什么都干不了……”文老三说道,卫戍司令部稽查处跟下面的关系联系密切,他自然能听到这些消息。

        “山城区也有这样类似的情况,主要是我们这些外省过来的,跟本地势力的纠纷,而在山城,我们又需要借助本地的势力,有些人怕我们做大,威胁他们的位置。”苏离道。

        “现在在山城的临训班同学里,就耀哥你的地位最高,也最得戴主任的信任,我们都希望你能够成为我们这些人说话……”

        “同学们受到打压,排挤这些不公正待遇,这个我们可以向上反应,戴主任对我们这一届临训班学员是最看重,也是最爱护的,相信他不会置之不理,但是,你们想要把我推到领头人的位置,这个,我可不敢答应。”罗耀说道。

        “我知道,大哥一旦当了这个领头人,那就等于是在军统内立下一个山头,到时候必然会把矛头都指向大哥,对大哥来说,显然是不利的。”文子善道。

        “文老三,知道你还提议?”宫慧瞪了文子善一眼,虽然她知道文子善并不是坏心。

        “军统本来山头就很多,江山系,浙警系,还有什么湘南,粤广等等,凭啥就不能有临训系?”文子善道。

        “你知道有些山头军统成立之前就有,而有些系,只是一个势力圈子,并没有核心领头,或者不止一个核心成员,一旦有了核心领头,这就危险了,你们明白吗?”宫慧最了解罗耀了,她岂能不知道这里面的政治风险有多大,要是真打算组建自己的小山头,还用等到现在?

        “慧姐意思是,我们要广积粮,缓称王?”苏离听了,沉默下来,随后抬头问道。

        “什么称王不称王的,我们都是戴先生的学生,要称王,那也是戴先生,我们又什么资格,今天晚上咱们说过的话,都给我烂在肚子里,回去之后,都不许往外说出半个字!”罗耀瞪了所有人一眼,严厉的呵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