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书库 - 历史小说 - 秘战无声在线阅读 - 第548章:车马费

第548章:车马费

        “什么,不许拍照,采访时间和地点还的由他来定?”中央通讯社的美女记者江琳一听就火了。

        从来一听说中央通讯社的记者采访,哪一个不是上赶着,巴结着,而且还好吃好喝的接待。

        尤其是车马费更是少不了。

        她可是金陵中央大学的新闻系(有没有这个专业不知道,姑且又把,民国是有新闻学方面的专业的)的高材生,父母也都来头不小,都是党国的元老。(跟随中山先生干革命的都算)

        更别说,她还有一个在宣传部当处长的老师,江大美女这背景,在中央通讯社那是横着走的。

        以往分配给她的采访任务不是各国大使、参赞,那就是政府高官,行业翘楚。

        这一回,社里居然给他安排去采访一个军统特务,要不是听说这个人在湘城会战中立下大功,还拿到了三等宝鼎勋章,她才不会去采访一个军统特务了。

        原因很简单,那个正经人喜欢跟一个整天活在地底下的黑暗之处,如同毒蛇一样盯着你的特务为伍?

        江琳外出采访,还给她配备了一个专业的摄影师,大部分记者都是自带照相机的。

        这待遇在中央通讯社没几个。

        她的一篇稿子就能然一个人声名鹊起,也能让一个人直接名誉扫地,成为过街老鼠。

        这是记者无冕之王的能力。

        “社长,这个采访我不去了,你另找别人吧。”江琳直接推门进了社长办公室。

        “我的小姑奶奶,你这又怎么了?”社长也是无奈,要不是看她有影响力,背后又有势力,他怎么会给这个任性又刁蛮的下属这么高的待遇,还捧着她呢?

        “那个‘x’小组的组长,居然要求采访的时间和地点有他来定,还有,不许拍照,时间也跟限定一个小时,他以为他是谁呀,蒋委员长吗?”江琳大声质问道。

        “小声点儿,我的姑奶奶,这多大的事儿,你至于吗?”社长忙道,“他们是干特务工作的,处于保密的需要,不让拍照也是应该的,至于采访时间和地点,在哪儿有什么区别,又不是去约会,对不对,至于时间问题,你平常采访时间超过这个时间吗?”

        “可是,凭什么这些他来定,以为自己立了点儿战功,尾巴就翘上天了,我采访过那么多打过胜仗的将军,他们当中有哪一个像他这样的傲慢自大!”江琳怒道。

        “人家可不是坐在家里等你去采访的,小琳,你也要理解一下,采访任务是部里的任务,你在跟那边联系一下,把采访时间和地点确定下来。”

        “我不去。这活儿您找别人吧。”

        “我的姑奶奶,又耍什么小脾气,这是上头交办的政治任务,多少人头皮抢破了想去都还去不成呢……”

        “谁爱去,谁去,反正,我不受那个气,一个臭特务,有什么好嘚瑟的。”

        “小琳,这位秦组长可是三十岁不到,而且单身,已经是上校了。”社长道。

        “上校怎么了,我见过的年轻有为的党国军官多了去了,别说上校了,将军都有,你还怕我找不到男朋友?”

        “英雄配美人,这是给你一个机会,万一,人家看上你了呢?”社长嘿嘿一笑。

        “绝不可能,这种男人,本小姐就算便宜路边又老又丑的乞丐,也不会跟他有任何瓜葛的。”江琳脖子一昂道。

        “行了,别说气话了,这事儿赶紧办了。”

        “这个要我去也行,你得给我配一个保镖,我怕我到时候会有危险。”江琳要求道。

        “你是去采访,又不是去打架,配什么保镖?”

        “这可不知道,万一这家伙在采访的时候突然兽性大发,怎么办?”江琳说道。

        “让老祁陪你去一趟不就得了,还配什么保镖。”社长道,老祁就是配个江琳的摄影师。

        “老祁那老胳膊腿儿,自己都未必保护得了,得找一个有本事的。”江琳坚持道。

        “好,到时候给你们派辆车,司机就是保镖,这总行了吧?”社长想了一下,这也不是什么大事儿,只要江琳肯接受这个任务,派个人跟着也没啥。

        这里是山城,中央通讯社的记者的安全要是都得不到保障的话,那还得了。

        “行。”

        江琳跟社长达成协议后,这才满意的离开了。

        ……

        “采访你,你不是从不接受采访吗,怎么局里会安排给你的采访?”宫慧惊讶道。

        “配合我们对高桥敏夫的宣传,局本部自然要跟宣传部门一些资源交换了,这也是没办法的。”罗耀解释道,估计戴雨农会答应让中央通讯社的记者给他做一个专访,应该是出于这样的考虑。

        他现在不再是个默默无闻的军统小人物了,未来很可能会不断的往前台走。

        他是不愿意曝光人前的,但有些事情不可能他说了算。那么最大限度的减少外界对自己的认识,减少曝光度,保护自己就成了目前能做的事情。

        甚至他不介意进行一些无伤大雅的误导性宣传。

        “采访你的记者是谁,男的还是女的?”宫慧问道。

        “不知道,这个事儿都是老齐在跟对方联络,我还没不清楚他们会派哪个记者过来。”

        “虽然一个记者采访还难不到你,不过,我们事先还是要先了解一下的,有些记者很难缠,喜欢问一些刁钻的问题,还是先调查一下。”宫慧分析道。

        “那行,回头让老齐问一下,问一下,有没有采访的话题范围,那样咱也有个数。”罗耀从善如流,毕竟宫慧说的有道理,面对记者,谨慎一些怎么都不为过的。

        ……

        “老虎,把这个明天一早给小黑煤窑监狱的田守山送过去,另外,再给监狱送点儿吃的,快过年了,刘监狱长他们一年也不容易。”罗耀一早起来,就交给杨帆厚厚的一个本子,还是装订好了的。

        “知道了。”

        “一会儿开车送我去磁器口后,就过去,中午吃饭前必须回来。”罗耀嘱咐一声。

        “公司注册的文件已经都准备好了,包括香港和星加坡那边,我们都找了一家代理公司,口碑不错,就是价钱高了点儿。”宫慧从厨房出来,端着一个大碗出来。

        “刚才那电话是老齐打来的?”

        “嗯,你不是在卫生间洗漱嘛,我接的,他也是刚接到香港那边的电报。”宫慧道。

        “行,那就注册吧。”

        “名字不改了?”

        “‘暮色’这个名字确实有些消沉了,不如叫‘暮光’吧,听上去是不是好点儿?”罗耀沉吟片刻道。

        “差不多把,不过‘暮色’这个名字雨宫慕用过,咱们又把他用在咱们新开的咖啡馆上,新公司同名,确实有些不妥,叫‘暮光’也挺好的。”宫慧琢磨了一下说道。

        “行,那就改一个字,上帝不是说,要有光,这天地之间就有了光嘛!”罗耀呵呵一笑。

        “确定了?”

        “确定了,不再改了!”罗耀坐下盛了一碗粥,准备吃早餐。

        “那我打电话跟老齐把这个事儿敲定了,今天应该就可以完成注册,然后就可以把咱们的一些产业剥离迁移过去。”宫慧也坐了下来。

        “对了,穆迪尔的那批货应该快到了,这一次东西不少,英国人现在只顾着欧洲方面,从东亚这边调走不少军队,留下不少好东西带不走,只能就地处理,他们不要的,对我们来说,那但都是好东西。”罗耀道,“稍后联系一下跟我们合作不错的买家,发个清单给他们,要的话,竞价。”

        “好。“

        “这个生意我估计也做不长久了,德国人迟早会跟英法干起来的。”罗耀道,“趁他们还没有大打出手这个空窗期,多做几笔,为我们的未来多积累一些。”

        “好。”

        宫慧倒是不反对这个,这个生意他们不做,这些物资和器材也会被其他人买走,甚至被丢弃浪费。

        但运到国内来,起码是能够增强国内的力量,这至少是没有坏事儿的。

        ……

        齐志斌接到中央通讯社的电话,约在上清寺附近的一家咖啡馆谈采访的事宜。

        他也没多想,就叫了一辆黄包车过去了。

        到哪儿后,一个自称姓“祁”的记者过来了,还让他在超过约定的时间足足等了十分钟。

        “齐先生,你们提出的采访要求,我们答应了,但不能只有你们提要求,我们就的听从吧?”

        齐志斌十分礼貌的一笑:“祁记者,请讲。”

        “我的车马费和餐费,你们打算怎么给?”祁记者一副十分傲慢的表情看着齐志斌道。

        “你们记者做专访,还需要被采访者给车马费吗?”齐志斌反问道,他还从来没听说过有这样的事情。

        “那当然了,你知道中央通讯社的一个专访值多少钱吗,多少人都抢着这个机会呢!”

        “那按照眼下的行情,该给多少合适呢?”

        “五百块。”祁记者一伸手,张开五根手指头,那口气听着就像是“没有这个价格免谈”的架势。

        五百块,密译室一个熟练的报务员一个月的薪水才一百来块,一次采访,就抵得上四五个报务员一个月的薪酬,这记者的钱也太好挣了吧。

        齐志斌的性格上确实有一点儿胆小怕事儿,要不然,也不会在特训班一直毕不了业。

        他不是蠢,要是蠢的话,早给他开除了,他就是胆小怕死,才总是毕不了业。

        你让他干杀人放火的事情,他铁定干不了,但如果你让他搞经营,做生意,甚至管行政都可以。

        这种人上不了战场,但能在其他地方发挥作用。

        胆小的人不等于没脾气,这欺记者一伸手,把他给逗乐了,什么时候有人敢跑到军统头上敲竹杠了,军统不敲别人竹杠就不错了。

        “祁记者,如果你们想要采访我们秦组长,请你们先把采访大纲递过来,然后签署保密协议。”齐志斌淡淡的一笑,起身站了起来,把钞票押在咖啡杯下,“咖啡你慢慢喝,这杯我请,失陪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