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书库 - 历史小说 - 秘战无声在线阅读 - 第547章:采访要求

第547章:采访要求

        “舒服,太舒服了……”

        忙完了一天,回到家中,泡个澡本身就是一件非常舒服的事情,何况解乏的药浴。

        那就更不必说了,药力透过肌肤毛孔渗透进入体内,药浴,这个本来就是一种治病的办法。

        当然,强身健骨的效果肯迪是有的,罗耀自然不愿意去尝试那种了,但这种温和的,不那么刺激的药浴还是可以的,

        就是这玩意儿太费药材了,偶尔泡一下还可以,天天泡,非把自己给泡破产了。

        这偶尔放松一下也是可以的,只要不放纵就行。

        脑袋露在外面,脖子一下全部都在药汤里,加了一个盖子,锁住了水汽和温度。

        “耀哥,把这个喝了。”

        宫慧推开门,端进来一碗看上去像是药汤一样的东西。

        “什么?”

        “你泡了这个药浴,再喝这个药汤,效果会更好,它能帮助你恢复疲劳和精力。”宫慧解释道。

        “真的假的?”

        “当然是真的,我骗你干什么?”宫慧一脸认真的说道。

        “行,你放在你那儿,我一会儿再喝。”罗耀说道。

        “这药汤凉了,效果就打折扣了,现在温度刚刚好,你还是喝了吧。”宫慧催促一声。

        罗耀看了一眼宫慧,也没想太多,不就是一碗药汤,宫慧不可能下毒害自己,这一点儿他还是自信的。

        端起碗,咕咚咕咚就喝了下去。

        “耀哥,你慢慢泡着,差不多时间了叫我,这药浴也不能泡太长时间的。”宫慧拿了空碗,转身低下头,似乎有那么一点儿心虚,嘱咐道。

        “嗯,知道了,到时间了,自然叫你。”罗耀没瞧见,闭上眼睛答应一声。

        十分钟过去了。

        没动静。

        二十分钟……

        还是没动静。

        半个小时了!

        这热水也应该泡凉了,宫慧就在外面,也没听到罗耀在里面叫她。

        不能再等下去了,这万一水凉了,人就在泡在药浴里面,那也是容易生病的。

        宫慧推门进去一看,不由的乐了,罗耀居然坐在药浴桶里睡着了,睡的那叫一个香,大概是太舒坦了,只发出轻微的鼾声。

        “耀哥,醒醒……”宫慧没办法,总不能将罗耀从水里直接给他拽出来呀,得先试着叫醒他。

        罗耀吧唧一下嘴巴,头一歪,又往另一边睡过去了。

        “睡得真沉,没道理呀,这药吃了,还能有催眠的效果……”宫慧不由的嘀咕一声。

        “耀哥,耀哥……”杨帆的声音从外面好死不死的传了进来。

        “老虎,快进来,帮个忙,你耀哥炮药浴睡着了。”宫慧脸色暗恼,冲外面喊了一声。

        杨帆听到声音,推门进来,看到罗耀在药浴桶里睡着了,也很惊讶,从来没见过这种情况。

        “慧姐,咋弄?”

        “赶紧把人从里面背出来,然后,用热水再冲洗一下,再给他换套干净的衣服。”

        “哎,好的。”杨帆答应一声,走过去,一把将罗耀从药浴捅里给拽了出来,放入了浴缸里……

        “慧姐,男女授受不清,您是不是先回避一下?”杨帆扭头过去,嘿嘿一笑,露出两排白牙。

        宫慧脸颊火辣辣的,微微一红,一跺脚,拉开门,快步往外走了出去。

        “耀哥,慧姐走了。”看到宫慧离开,杨帆才在罗耀耳边小声说道。

        罗耀睁开双眸:“今天晚上的事儿,谁都不准说,听见没有。”

        “明白,您干嘛这样,慧姐不好吗?”杨帆叹了一口气,有些不明白道。

        “不是不好,而是我不知道我能不能给她下半辈子的幸福。”罗耀道,“真碰了,那是要负责的。”

        “要我说,您吶,就是矫情,这有花堪折直须折,我要是您,早就把人拿下了。”杨帆道,“这喜欢慧姐的人多了,要不是慧姐心里还有你,有你什么事儿。”

        “臭小子,还教训我起来了。”罗耀骂了一声,“我短裤呢?”

        “不在这儿吗?”

        “没有呀,刚才还在这儿的……”

        “放屁,一定是你眼神不好,忘记了,赶紧给我去拿!”罗耀催促一声。

        “那行,你等着,我一会儿就回来。”杨帆点了点头,开门出去了。

        杨帆刚一走,一个纤细的人影推开门,闪身走了进来,不是去而复返的宫慧又是何人?

        “死老虎,臭老虎,敢坏老娘好事儿,要不是老娘灵机一动……”

        等到杨帆拿了一条新短裤再进来的时候,却发现浴缸里的人早已不见了。

        杨帆也是聪明人,瞬间明白是咋回事儿了,把新短裤放下了,道了一声:“哎哟,耀哥,短裤给您拿来了,您自己看着办吧。”

        说完,短裤直接挂在衣架上,然后带上门,就离开了。

        你们两口子玩游戏,咱不陪了……

        ……

        第二天一早,罗耀一个人在餐厅吃早餐,他的早餐一般小米粥加馒头,偶尔会吃面条。

        油条太费油,不太健康,在家从不吃。

        但是今天,杨帆走进餐厅的时候,居然发现罗耀吃的是牛奶和面包。

        罗耀不是不喝牛奶,但一般早上不喝,都是临睡前,喝上一杯,从来都是宫慧给他冲泡好,送过去的。

        “耀哥,早。”

        “老虎呀,过来吃早餐。”罗耀点了点头,招呼一声。

        “是,今天早饭怎么换了样式了,您不是最喜欢喝粥的嘛?”杨帆坐下来,问我了一声。

        “吃腻了,换一下不行吗?”罗耀喝了一口牛奶道,“面包,鸡蛋还有培根,营养搭配很好,赶紧吃。”

        “噢……”

        “慧姐呢,她怎么没来吃早餐?”

        “她早就吃过了,今天的早餐就是她做的,你不知道吗?”罗耀一抬头问道。

        杨帆差点儿没被一口面包个噎住,连忙喝了一口牛奶,才给顺了下去。

        “耀哥,你跟慧姐昨天晚上就没有发生一点儿什么?”杨帆憋红了一张脸小心翼翼的问道。

        “什么,你想发生什么?”

        “不,耀哥,你误会了,我的意思是,你们俩的关系都到了那一步了,该什么的,不就都什么的了?”

        罗耀把最后一口面包塞进嘴里,拍了一下手道:“老虎呀,看来你懂的还不少呢,是不是有对象了?”

        “耀哥,您别跟我开玩笑了,我穷的叮当响的,哪有女人瞧得上?”

        “文老三一直想找我要两个业务熟练的报务员,电台室有个叫小雯的技术不错,人心细,做事也稳当……”罗耀自言自语一声。

        杨帆听了,瞬间脸色变幻不定起来,就知道,有些事情掺和进来没好事儿,以后还是少管闲事儿的好。

        “既然没人反对,那就这么定了,今天上班,就把这件事办了。”罗耀道。

        “耀哥,耀哥,请您高抬贵手。”杨帆终于没忍住,赶紧恳求道。

        “什么时候开始的?”

        “就是,在湘城的时候……”杨帆忸怩的道。

        “臭小子,这谈恋爱是人的天性,我若是不让你们谈,你们指不定多恨我,但是,我得提醒你,千万别惹出麻烦来,不然的话,被人抓住把柄,我都救不了你。”罗耀郑重的提醒道。

        “是,耀哥,我们俩就说说话,最多牵牵手,还是偷偷摸摸的,其他的可什么都没干。”

        “你们俩要真到了那一步,记得第一时间告诉我,听明白没有,别藏着掖着,越是怕被人知道,别人越是会知道,到时候,一切都晚了。”

        “是,耀哥。”

        “昨天晚上的事情,不许说出去,听见没有。”罗耀拉下脸来,最后告诫一声。

        “明白,我什么都没看见,也什么都不知道。”杨帆连忙说道。

        ……

        “耀哥,今天有个记者想要采访你,说是中央日报社的,已经跟戴老板打过招呼了。”齐志斌禀告道。

        “记者,我不是说过,从不接受记者采访的吗?”罗耀有些皱眉,他的工作特殊性,他是基本上不出席任何公众场合的活动,不接受任何记者的采访,以及不照相。

        “这是局本部安排的,也是为了正面宣传军统形象的需要……”齐志斌也很为难,上头安排的,他还不能拒绝。

        “我打个电话问一下。”

        “喂,毛秘书,有个事确认一下,局里是不是给我安排了一个什么中央日报的记者采访……”罗耀当即打电话给毛齐五确认情况。

        “行,我知道了。”听完毛齐五的解释,罗耀挂了电话,还真是局本部安排的,戴雨农签字同意的,也不知道《中央日报》怎么知道自己的,居然提出一个采访要求。

        这宣传军统正面的机会可不多,而且还是《中央日报》主动找上门来,他没理由不答应,但也说了,采访要求要听被采访本人的。

        “你去跟那个记者说,采访我可以,但必须签署保密协议,还有几个要求必须答应才行。”罗耀吩咐齐志斌道,“第一,采访不允许拍照以及录音、录像,第二,采访时间和地点由我来定,时间不超过一个小时,第三,记者发表的文章中,须先交给我方审查之后,才允许发表,如果他们做不到这三点,就不必浪费大家的时间了。”

        “是,那我就这么回复对方。”齐志斌一一记录下来,合上笔记本道。

        “晚上,通知密译室组长以及人员开会。”罗耀吩咐道,“咱们把密译室产业剥离后,成立新公司的股份分配的初步办法拿出来让大家讨论一下,形成决议。”

        “这么急吗?”齐志斌惊讶道。

        “这件事拖不得,必须在年前把这个事情定下来。”罗耀点了点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