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书库 - 历史小说 - 秘战无声在线阅读 - 第546章:既是试探,又是挖坑儿

第546章:既是试探,又是挖坑儿

        罗耀真没指望陈祖勋会保密,他要是保密的话,自己接下来的计划该怎么办呢?

        作为韦大铭名下走狗,他一定会在第一时间把“方案”的事情汇报给韦大铭的。

        这个“方案”一旦被谁知道了,他就能知道,韦大铭跟谁联手了。

        戴雨农最讨要的是,自己人吃里扒外,如果让他知道韦大铭跟外人合伙起来算计自己人。

        那他心里能舒服?

        就算毛宗襄是老头子的亲戚加亲信又如何,这种涉及部门利益的事情。

        戴雨农是不可能退缩的,退缩一次,就有第二次,那下面的人纷纷效仿,离心离德,他还怎么统御军统?

        这既是试探,又是挖坑儿。

        不过以韦大铭的智商,他恐怕是想不到这一层的,他现在就想着能够在合并后的新机构内掌握一定的话语权,最好是把自己从核心层挤出去。

        眼看就要过年了,中国人的传统佳节,这个年该怎么过,过成什么样。

        谁都不知道。

        “我给小楠做了一套新衣服,这孩子第一次来咱家过年,可不能亏待了她。”宫慧说道。

        “你可别把她给宠坏了,现在外面老百姓有多少人家过年还能扯一套新衣裳的?”

        “不会,咱俩今年反正不做衣服,也不买衣服了,但孩子的衣服不能省,她长身体呢,尤其是这几个月,小楠可是长了一大截呢。”宫慧解释道。

        “行,你看着办,虽然说女孩子要富养,但是这个富,是精神上的,不是物质上的,要教给她正确的人生观和世界观,才是真正的富养。”罗耀道。

        “耀哥,没想到你没结婚,也没生过孩子,知道的还挺多的。”宫慧道。

        “没事儿多看看书,这些道理书里都写着呢……”

        “书,哪本书,我也去看看?”

        “忘了,我以前看的。”罗耀给含糊对付过去了。

        宫慧也没较真,这种事儿,真不好较真。

        ……

        看着小楠泡这药浴的木桶内,就露出一个脑袋,小脸蛋在升腾的水汽中,通红通红的。

        “这药浴能行?”

        “其实对成年人也是有效果的,坚持泡的话,能强身健体,百病不侵,还能在那个方面有不错增强效果。”宫慧嘿嘿一笑,“就是太费钱,一般人搞不起。”

        罗耀讪讪一笑:“还是算了,这泡完了,满身都是药味儿,我可受不了。”

        “我这药方可是保密的,用对了方法才有效,你以为随便把药草混合起来一煮就行了?”宫慧道。

        “真的?”罗耀刚要转身,听到这个,不由的起了一丝兴趣。

        “想试试?”

        “这会儿不行,晚上下班回来吧。”

        “一日之计在于晨,这个时候泡这个药浴那是效果最好的,这要是得到了晚上,效果就大打折扣了。”宫慧说道。

        “那还是算了……”

        “不过,晚上有晚上的药方,效果稍微差点儿,你要不要试一试?”

        “等晚上回来再说吧。”

        ……

        “老董……”

        “哎,慧小姐,您有什么吩咐?”老董从厨房过来,手在围兜上擦着问道。

        “一会儿,你上街买菜的时候,给我去药店买几味药材……”宫慧道。

        “慧小姐,您这都是大补壮阳的药,给谁吃呀?”老董虽然是个厨子,可是懂一点儿药理的,这药膳里面就要用药材,要是不懂药理,那药膳就是毒药了。

        “不必多问,你只管买回来就是了,还有,此事保密,买回来悄悄交给我就行了。”宫慧脸颊一红,悄悄的吩咐道。

        “是,老董我明白。”老董点了点头,这些药反正也吃不死人,他一个厨子,问那么多干什么?

        ……

        “主任,奥斯本顾问来了。”上班,秘书小五敲门进来禀告一声道。

        “请他进来。”罗耀点了点头,他跟奥斯本最近见面次数很少,奥斯本本人很少在密译室,大部分时间都在外面,显然心思都不在工作上了。

        因为他是顾问,一些规矩对他约束比较小,加上罗耀的故意“纵容”,奥斯本经常迟到早退,甚至旷工,也没有人问,大家只当他不存在。

        原因很简单,那就是中国人需要自己掌握密电码破译技术,奥斯本迟早是要离开的,到时候他一走,怎么办?

        “罗,听说密译室要跟密检所还有军委会的密研组合并了?”奥斯本进来,就质问罗耀一声。

        “是的,怎么了?”

        “这么大的事情,你为什么不告诉我?”奥斯本非常生气,“这是对我的极度不尊重!”

        “奥斯本顾问,请问你一个星期在密译室待多久?”罗耀反问道。

        “这不是问题的关键,是你的诚信问题,我是密译室的总顾问,合并这么大的事情,你应该第一时间告诉我,并且跟我商量!”奥斯本十分蛮横的说道。

        “奥斯本顾问,你只是密译室的总顾问,并不是密译室的负责人,而且密译室要不要合并,跟谁合并,这是我们自己的事情,你好像没有权力干涉!”罗耀也没跟他客气,直接给怼了回去。

        尊重你,那是你过去的贡献,确实为密译室的建立付出了不少,但不等于你就可以指手画脚,凌驾于别人之上。

        “罗,你若是这样,我要求中止我们的合同!”奥斯本说道。

        “可以,但是,按照国际通行的规定,你在我们的保密机构工作过,需要有一定的脱密时间,才能够离开中国。”罗耀没有犹豫,就答应了道。

        “什么,我不记得有这样一个要求?”奥斯本有些懵了,瞪大眼睛说道。

        “你可以回去把你跟我们签署的合约内容再仔细看看。”罗耀微微一笑。

        对美国人,他从来都是抱有戒心的,把能想到的约束条款都写进去了。

        他可不会让对方从自己这里占到任何便宜。

        “罗,咱们是朋友吧?”奥斯本突然话锋一转,软了下来,套起来近乎。

        “是的,奥斯本先生,我们一直都是朋友。”罗耀很清楚奥斯本的德行,这不是善变,而是可以为了达到自己的目而放下任何不切实际的面子和自尊。

        大部分欧美白人都这样,当你对他没辙的时候,他们会无比嚣张的踩在你的脸上,一点儿不会讲情面,可一旦你拿住了他的七寸,那颗高傲的头颅马上就会低下来。

        典型的“欠抽”型人格。

        “罗,我只是很生气,合并密译室这么大的事情,我居然不知道,所以刚才才有些情绪过激……”

        “合并的命令还没有下来,所以也没有对外公布,这很正常呀,在你们美国,在正式命令没有下达之前,也是有变数的,不是吗?”罗耀反问道。

        “这个……”

        “奥斯本先生,我知道,你是跟我们军统签的合约,一旦密译室合并之后,你为之服务的机构就产生了变化,你放心,我们是可以按照旧的合约执行的,那怕你什么事情都不干,都会付你足够的薪水,一直到合约终止为止。”罗耀解释道。

        “那你刚才说的那个脱密期呢?”奥斯本问道。

        “合并之后,如果你不在为我们工作的话,作为补偿,我们可以缩短脱密期。”罗耀道。

        “那如果我继续在新机构工作的话,会怎样?”奥斯本又问道。

        “那就要奥斯本先生签署一份声明,声明你在新机构的工作时间延续旧合约,同时需要自愿遵守旧合约内的所有条款。”罗耀道。

        “好吧,我知道了,能容我回去考虑一下吗?”奥斯本垂头丧气道,本怒气冲冲而来,结果却是这样,奥斯本感觉自己掉进了一个深不见底的坑。

        “当然,我的话,在正式合并的命令下达之前都有效。”罗耀点了点头。

        其实奥斯本能留下来工作,自然是好的,这老家伙确实对日本密电码破译有相当的经验,虽然现在密电码的繁密程度早已超过当年的情况。

        但还没有脱离移位和替换密码这个最基本的加密手段。

        但是,奥斯本毕竟是美国人,他再怎么样,也会站在美国的立场思考问题。

        尤其是他现在已经跟美国大使馆的人勾搭上了,天知道他们达成了什么私底下的秘密协议。

        这个他不得不防。

        国家利益面前,个人的荣辱什么的,都不算什么,这要是为了中国的利益,他也是什么都会做的。

        美国到现在还在拼命的卖“废钢材”给日本呢,没有这些“废钢材”,日本这仗还能打下去吗?

        美国人也需要日本人的情报,在太平洋里,现在也就日本海军的力量能够跟美国海军一较高下了。

        日本人跟苏俄媾和,达成停战协定,日本如果要跟随德国人对外扩张的话,目标会指向那里呢?

        毫无疑问就是东南亚地区了。

        这里有日本需要的石油、橡胶、棉花以及有色金属等重要的战略物资。

        而这里又是欧美传统的殖民地区,利益所在,真动手了,谁都躲不掉。

        美国国内现在虽然还奉行“孤立”主义,但是对于情报的收集他们不会也这么干的,那就傻了。

        巴雷特接触奥斯本想干什么,用脚趾头都能想明白。

        美国人也想不劳而获,通过奥斯本拿到密译室掌握的破译的日本陆、海军相关的密电码情报。

        罗耀能给他们这个机会吗?

        想都不用想,不可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