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书库 - 历史小说 - 秘战无声在线阅读 - 第544章:方案之争

第544章:方案之争

        罗耀自问跟毛宗襄并无威胁,也没什么恩怨,他为什么要这么做呢?

        韦大铭?

        毛宗襄又不傻,他怎么可能为了韦大铭来为难自己,除非,韦大铭给了他难以拒绝的条件。

        如果今天会上,他当众出丑的话,恐怕就失去了任何机会了,这是其心可诛。

        还好,自己脑子反应快,不然今天自己真就成了大笑话了。

        这种小伎俩,一旦应付不了,毁掉的可是一个人的未来,当然,罗耀并不在乎自己在国民党内的未来,只是这样实在是欺人太甚了。

        “通知一下老迟和杨思他们几个人,晚上加班开个会。”罗耀吩咐宫慧一声。

        “好。”

        ……

        “合并方案,我们出吗?”晚上开会,迟安等人听到罗耀讲到议题的时候,都是有些惊讶。

        “方案我们不出,别人也会出,即使我们的方案上峰不会采纳,但我们不能没有方案,否则,我们就会在接下来处于被动……”

        “我觉得罗主任说得对,咱们必须有自己的方案才行,不然我们就会很被动,只能听人摆布。”迟安支持道。

        “对,我觉得我们密译室现在的架构就很好,完全可以我们的架构进行一些调整,作为新机构的架构。”杨思点了点头,他在密译室工作之后,才发现密译室现在的设置是最因地制宜,最合适的。

        “我也觉得可行……”

        大家都纷纷发言,支持迟安的想法,以密译室的架构,进行调整之后形成合并后的新机构的方案。

        这就等于是以密译室为主体,将其他三方给并入密译室了,改变的不过是隶属关系和名称。

        这个方案要是呈送上去,肯定会遭到强烈反对的。

        甚至连脑子都不用动一下,密检所方面肯定是强烈反对,温玉清绝不会同意这样的方案的。

        但既然是提方案,那自然是提对自己有利的方案了,这无可厚非。

        有私心是正常的。

        罗耀从善如流,反正这个方案也是代表密译室的一种态度,不然,等别人拿出方案来,你再去谈的话,那主动权就在别人手里了。

        会议持续了近三个小时,大家经过了激烈的讨论,最终形成了一个以密译室架构为主体的合并方案。

        方案整理,形成文字论述,这是罗耀的工作,这个必须他自己亲力亲为。

        这个会并没有通知陈祖勋那边的人出席。

        但是在递交之前,他还是打电话把陈祖勋叫了过来,当面将讨论后形成文字方案给他看了。

        当然,他没有说,这是集体讨论的方案,而是说他经过深思熟虑之后,写的一个合并方案。

        陈祖勋自然已经知道合并的事情,但如何合并,怎么合并,还没有一个具体的方案,或者文件下达。

        大家都在等。

        而且他还知道,密检所和军委会机要室都有在做方案,而密译室这边作为提出合并的“首倡”之人,却一点儿动静都没有。

        可当陈祖勋看到这份方案的时候,他才知道,不是没有动静,而是密译室这边保密措施太好了。

        他居然一点儿风声都没听到。

        都是因为分成两个地方办公的缘故,他带着两个组在松林坡公馆,而剩下的人都在磁器口总部,原本是打算在年后两地合署办公的,现在看来,没那个必要了。

        “陈副主任,你要是没意见的话,这个方案我们就联名递交上去了。”罗耀说道。

        陈祖勋看了一下,方案肯定是有问题的,这要是按照这个方案实施,那密译室就能在新机构中掌握更大的话语权,而且,这可以看做是一个放大版的密译室。

        好嘛。

        这不是密译室以“合并”的名义去吞并密检所以及其他两家机构吗?

        这套方案对密译室相当有利。

        陈祖勋关注的重点不是方案本身,而是罗耀让他也要在这个方案上签字。

        这才是最让他心惊肉跳的事情。

        他签字了,就说明他知道并赞同这个方案,他如果不签,那就是反对或者不赞同这个对密译室有利的合并方案。

        那么他自己还是密译室的副主任,身为密译室的高层,居然不支持对自己有利的方案。

        这要是传出去,密译室上下会怎么看他?

        “罗主任,你给韦顾问看过了吗?”陈祖勋问道。

        “没有。”

        “事关密译室重大事务,是不是征询一下几位顾问的意思?”陈祖勋道,“或许他们会有更好的见解?”

        “顾问的工作只是技术上的,这个是属于我们密译室的内部事务,顾问就没有必要参与进来了。”罗耀呵呵一笑,“当然,决定下来后,我是会通知韦顾问的。”

        “韦顾问没有提出意见之前,我是不会签字的。”陈祖勋找了一个拒绝签字的理由。

        “陈副主任,你要是觉得这个方案那里不合适,可以提出来,我们修改,如果没有意见,那我还是劝你把字签了。”罗耀微微一抬头,目光直视陈祖勋。

        “罗主任,你这是在威胁我?”

        “陈祖勋,你心里想什么,我很清楚,但是,这份方案是我们密译室的态度,我们的态度是一致的,你身为密译室的副主任,就应该以维护密译室的利益和未来为职责,而不是去想那些勾心斗角,争权夺利的烂事儿,你还没资格入局,替别人充当马前卒,别把自己的路走窄了。”罗耀严正警告道。

        陈祖勋闻言,感觉后背冒了一层冷汗,罗耀虽然对待下属十分温和,但他很清楚,那是没有触及他的底线。

        他手下的那些人,哪一个不是狠茬子?

        这种不喜欢放狠话的人,才是真的狠,因为他狠起来,恐怕你就没有还手的机会。

        他今天要是不签字,走出这个门,倒霉一定是他。

        “罗主任,这个方案明显对我们太有利了,上峰不会同意的,你让我签字又有什么作用?”陈祖勋硬着头皮问道。

        “我说了,这是方案最终会不会被上峰采纳,那是上峰的事情,而我们需要表明自己的态度,你明白吗?”

        “明白。”陈祖勋嘴角抽了一下,连忙点头,“既然是这样,那我签字就是了。”

        陈祖旭掏出钢笔,在方案的末尾,跟随罗耀,在后面写上了自己的名字。

        “嗯,方案内容还请暂且对外保密,以免引发不必要的麻烦。”罗耀收回方案,提醒一声道。

        “我知道。”

        ……

        戴雨农拿到罗耀递交上来,附有他跟陈祖勋签名的合并方案,有些惊讶:“这么快,不会是你又早有准备吧?”

        “先生,这个是真没有。”罗耀忙道,“我也没想到上峰会这么快决定合并,而且合并方案,就算我们搞了,也未见得能用上。”

        “这倒也是。”戴雨农点了点头,坐下来,翻看起罗耀递上来的合并方案。

        越看越皱眉。

        “攸宁,这份方案递上去,只怕是会引起巨大的争议呀?”戴雨农合上了方案说道。

        “先生,其实无论我们提出什么样的方案,都会有人反对,甚至会全盘否定,那学生觉得,还不如弄一个有利于我们的方案呈送上去,我们密译室有成功经验在前,就算我们以密译室为蓝本,构建新机构的方案,也是无可厚非的,有现成的例子在这里,莫非我还要在凭空想象出一个方案来?”罗耀解释道。

        罗耀的解释令戴雨农也是一阵愕然,是呀,现成的经验不要,非要想象出一个方案来?

        这个方案有多少可行度?

        虽然这个方案看起来是根据密译室放大版,可它是切实可行的方案,只不过,这个方案对军统和密译室来说,是最为有利的。

        “攸宁,你说得对,既然是咱们搞的方案,那以密译室没蓝本,这本来就没有错。”戴雨农点了点头,“方案我会向上呈送的,你放心好了。”

        “是,那学生就先行告辞了。”

        “去吧。”

        ……

        上清寺学田舍,韦大铭公寓。

        陈祖勋一个电话,把韦大铭从马鞍山叫了回来,韦大铭的汽车一进来,陈祖勋已经等候多时了,立刻迎了上来。

        “祖勋,什么事儿这么着急把我叫回来?”韦大铭刚一下车,就见到了陈祖勋,有些惊讶。

        “处座,有些事电话里不好说,只能请您回来一趟了。”陈祖勋道。

        “哦,走,楼上书房说话。”

        两人一起上了楼,二楼书房,佣人沏了茶,送了进来。

        “今天一早,我就被那罗耀一个电话叫去了磁器口……”陈祖勋将罗耀召见他,给他看“合并方案”,并且威逼他在方案上签字的事情跟韦大铭解释了一遍。

        “这个罗耀,他怎么敢这么做!”韦大铭听了,恼怒不已,可转念一想。

        这好像是人家的权力,难不成,人家行使自己的权力,还需要向他汇报不成?

        就算要汇报,那个人也不是他。

        “祖勋,你在方案上签字了?”

        “签了,他都这样说了,我能不签吗?”陈祖勋苦笑一声道,他得为自己考虑。

        “你不签,他还能把你怎样?”韦大铭可不这么想,陈祖勋的签名虽然说只是代表他自己,可都知道陈祖勋是的他的铁杆儿,外人必然会认为这个签字是他授意的。

        这样可就麻烦了。

        尤其在某些人眼里,他韦大铭就成了两面三刀的货色了。

        “处座,我也是没办法呀,他是密译室的代主任,我不签的话,他可能当场就把我分管的两个组工作停了!”陈祖勋道,“这样可是得不偿失呀。”

        “他真敢这么做,我替你去找戴老板评理去!”韦大铭眼睛一瞪说道。

        “处座,现在说这个已经晚了,您看,有什么办法可以补救,向戴老板直接说明情况……”

        “你傻呀,你没签字还好说,现在字都签了,你说的清楚吗?”韦大铭道,“戴老板那边估计不会管这个,这要是机要室的毛主任看到了,问题就大了……”

        “毛齐五?”

        “是侍从室机要室毛宗襄主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