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书库 - 历史小说 - 秘战无声在线阅读 - 第543章:有人搞鬼

第543章:有人搞鬼

        罗耀尽量的用最通俗的词语,将国内外密电码破译的相关技术情况做了一次科普。

        因为时间是有限制的。

        他不可能在这样高级别的会议上,给这么多高级将领上课,只能是很浅显的介绍一下。

        半个小时。

        深入浅出。

        “时间仓促,我就说这么多,请各位长官多多批评指正。”罗耀说完最后一句,再一次立正敬礼。

        台下诸人似乎还有些意犹未尽,没想到这么快就结束了,还没反应过来,老头子倒是带头先鼓起掌来。

        罗耀一刻都不想在讲台上待着了,敬完礼后,赶紧走下台,往自己的座位快步走了过去。

        一直到重新坐下来,心脏还在怦怦直跳,后面老头子又说了些什么,他是一点儿都没关注。

        会议一结束,罗耀是第一个往外走,因为他所在的位置紧挨着门口,几步就到了。

        出来后,罗耀并没有马上走。

        来的时候,他跟戴雨农坐的一辆车,回去的话,他怎么也得跟他打一声招呼才行。

        所以,必须等到戴雨农出来再说。

        陆续的有汽车驶离。

        罗耀在外面抽了一支烟,才看到戴雨农从里面走了出来,往自己的座驾而来。

        “攸宁,你怎么跑的这么快,我还找你来着?”

        “先生,我这不是紧挨着门口,出来的块嘛。”罗耀呵呵一笑,解释一声。

        “你小子,今天是大出风头了,校长刚才把我单独叫了过去,跟我说,让我在的肩膀上多压压担子。”戴雨农半开玩笑的说道。

        “别呀,学生我现在压力已经够大了……”

        “上车吧,找个地方吃饭?”戴雨农招呼一声,率先钻进了汽车。

        罗耀随后也从另一边开车门坐了进去。

        “老板,去哪儿吃饭?”

        “攸宁,你有什么好的介绍?”

        “先生,我平常都是吃单位食堂的,很少在外面吃饭,您这就是难为我了……”

        “牛二饭店怎么样?”

        “行,只要跟先生您一起吃饭,学生吃啥都行。”罗耀道。

        “开车吧。”

        一行人开车来到了牛二饭馆,这个时候已经差不多饭店过了大半了,店内吃饭的人不多,也就两三桌,不是很忙。

        刚好有个小包间,罗耀要了下来。

        罗耀跟沈彧等人在牛二饭店吃过多次,老板自然是认识的,老主顾来了,亲自过来招呼。

        “先生,鱼,您有什么忌口的吗?”

        “没有,我没什么忌口的,但是别点太多的菜,现在党国上下都困难,我们作为军职人员,更加要以身作则,厉行节约。”戴雨农道。

        “是。”

        就他跟戴雨农以及秘书王汉光三个人吃饭,点一条鱼,然后配两三个菜就差不多了。

        杨帆和戴雨农的保镖在外面吃。

        “牛老板,来一条水煮鱼,醪糟鱼片儿……”既然戴雨农让他点菜,也没推辞,直接把他吃过的,觉得还不错的几道菜点了一下,“外面那桌跟我们一样,做的用心一些,赶紧出菜。”

        “好咧,您放心,马上就来。”老板自然是知道罗耀的身份的,哪敢怠慢,这平常客人学徒做一下也就算了,今天这桌客人,他的亲自做,不能砸自己招牌,也是为了不给自己惹麻烦。

        “攸宁,这家饭店你常来?”

        “也不是常来,就是这家店的鱼做的不错,我比较爱吃鱼,来市区办事儿,顺路过来吃个饭。”罗耀讪讪一笑道。

        “你比那些人好多了,别的人吃饭,都喜欢去大饭馆,讲究排场,你呢,倒是一点儿没有那种奢靡的习气,这一点是我相当欣赏的。”戴雨农说道。

        “谢谢先生,就是这小饭馆的饭菜不知道合不合您的口味。”罗耀忙道。

        “什么口味,一个人饿极了,再难吃的东西在他嘴里也是美味。”戴雨农道。

        水煮鱼做的时间稍微长一点儿,其他菜倒是很快就上来了。

        戴雨农好酒,本来罗耀是要让老板上酒的,但是让戴雨农阻止了,中午喝酒,下午还要不要工作了?

        于是以茶代酒。

        “攸宁,这家饭店的鱼确实做的不错,口味也相当照顾外省人。”戴雨农尝了一口醪糟鱼片后,赞叹一声道。

        “他们家的鱼都是现杀的,老板也知道我不是山城本地人,所以在做法上,会照顾一下我的口味,您觉得能入口就行。”罗耀解释道。

        “嗯,不错。”戴雨农点了点头,开始把话题转移到正题上了,“委员长在会上已经定调子了,密译室与密检所还有军政部43台以及军委会机要室密研组合并的事情基本确定,但合并的方案还没有定下来,你要有所考虑。”

        “先生的意思是,合并的方案从我们这些合并的机构中产生吗?”罗耀惊讶道。

        “现在只是确定要合并,但如何合并,合并后的机构名称叫什么,都还没定,如果能够在合并方案中体现我们的意志,那你就能在新机构中拥有更大的权力。”戴雨农说道。

        罗耀心领神会,戴雨农的意思说的很明确了,那怕新机构不再隶属军统,他也想要在里面占有大部的权力。

        至于合并方案,罗耀当然有考虑,而且也有一个大致的方向,毕竟他脑海里有一个历史脉络在里面。

        只要在那个方案上进行一些微调,递交上去,肯定能获得上峰的认同和支持。

        其实密译室进行分组的改革,也是基于未来的新机构而来的,就是为了能够在合并过程中对密译室少一点儿结构性的影响,保证工作的延续性。

        “先生的意思是,让我们提一个方案送交侍从室?”

        “今天的会议结束后,各单位肯定会有讨论,咱们和密检所都是最大的,合并后,谁在新机构内占据主导权,这很重要,你明白我的意思吧?”戴雨农道。

        “学生明白,不过,学生担心人言微轻,即便我们有比密检所更好的整合方案,上峰也不会采纳。”

        “不管是上峰会采纳谁的方案,但我们还是要争取的,委员长对你的印象很好,整合的建议是你先提的,你再提一份合并的方案,就算最终不会采纳,那也会参考的。”戴雨农道。

        “学生明白了,学生回去之后就召集人研究一下,争取尽快搞出一个合并方案来。”罗耀点头道。

        “秦先生,水煮鱼来了,三位慢用……”老板牛二亲自把烧好的水煮鱼送了进来。

        “嫩,鲜,不错,真个鱼真不错。”戴雨农夹了一块,放进嘴里,赞不绝口道。

        “先生,这个鱼不但好吃,它还开胃,您多吃一些。”罗耀呵呵一笑说道。

        “好。”

        ……

        跟戴雨农吃饭,那真是一件既耗体力,又耗脑力的事情,所以必须要多吃一碗饭才行。付了账,等罗耀回到密译室的时候,已经是下午近三点了。

        “耀哥,真让你说中了,文老三今天上午直接带人去搜查了大雅书斋的新东家的家,你猜发现了什么?”

        宫慧敲门进来,满面笑容的说道。

        “大雅书斋的前一任老板就藏在他家中,对吧?”罗耀猜了一下,说道。

        “没错,那人企图跳窗逃跑,被文老三带人追了两条街,最终将其击伤,抓获。”宫慧道。

        “看来,这小子又要立功了。”罗耀呵呵一笑,虽然只是猜测,可能会存在这样的情况。

        但真想如何,还必须调查才知道。

        “文老三说伤的不重,处理伤势之后,应该马上可以审讯,至于口供,应该能很快拿到。”

        “这事儿交给他去做就是了,你就不用多问了。”罗耀道,“关于密译室相关产业剥离的事情怎么样了?”

        “老齐已经在做计划了,最快的话,明后天就可以开始进行,另外,公司注册的材料也在准备,我和老齐的意思呢,公司的名字就叫‘暮色’,你觉得呢?”

        “暮色,名字倒是挺好的,就是作为公司名字,是不是有那么一点儿不吉利?”罗耀道。

        “吉不吉利,要看公司是怎么经营的,就算取一个吉利名字,经营不行,一样不能长久。”

        “好吧,这个我没有什么意见,那就先注册吧,不光要在国内注册,还要在香港和星加坡注册,免得以后有需要的时候,还要再麻烦。”罗耀提醒一声。

        “好,我会跟老齐讲的。”宫慧道,“对了,今天开会,都讲了些什么,是不是关于合并的事情?”

        “合并的事情确实在会议上予以确定,基本上是定下来了,委员长亲自宣布的。”罗耀点了点头。

        “嗯,合并的方案,说了吗?”

        “这个暂时还没有,不过,现在才是角力的时候,戴先生让我们也拿出一套方案来,供上面参考,如果能够采纳或者大部分被采纳的话,合并之后的新机构中,我们就能占据主动权。”罗耀道。

        “先生就没提合并之后你的位置问题?”宫慧关心的问道。

        “这个还没有提。”罗耀摇了摇头,“不过提了也没用,现在一切都是未定的,戴先生也不能给我承诺什么。

        今天他上台发言的事情,他一直有一个怀疑,极有可能是有人故意的针对他。

        戴雨农应该还不会这么做,他若是今天在会上丢人,那他也没有面子,他这么好面子,绝不会干这种事情。

        那就只有对自己不满的人了,谁呢?

        韦大铭还影响不到侍从室的人,那个人就呼之欲出了,毛宗襄,如果是毛宗襄暗中搞鬼的话。

        一切就说得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