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书库 - 历史小说 - 秘战无声在线阅读 - 第540章:好事还是坏事儿

第540章:好事还是坏事儿

        “耀哥,咱现在去哪儿?”杨帆发动汽车,驶入川流不息的马路上,这年关将至。

        街上的人变得多了起来。

        小日本的飞机碍于山城得天独厚的天然雾气屏障,最近来的也少了一些。

        但天气好的时候,还是会来的,丢下几颗铁蛋,然后就飞走,不敢停留太久。

        “你还没吃饭呢,先找个地方吃饭。”罗耀道。

        “耀哥,我没事儿,你开会的时候,我跑出去吃了一碗红油抄手,不饿。”

        “真的,你小子没骗我?”

        “骗你做什么,我还用得着跟你客气?”杨帆扭头回来嘿嘿一笑,“我这不是闲着没事儿,一嘴馋,没忍住,嘿嘿。”

        “既然你不饿,那咱们就回去吧,你慢点儿开,我眯一会儿。”罗耀把大衣领口拢了一下,然后把帽子盖在脸上,闭上了眼睛。

        ……

        市区的路不好走,坑坑洼洼的,这一颠一颠的,要不是习惯了,那真是浑身都难受。

        出了市区就好多了,往沙坪坝方向,路好走多了。

        车开了一个多小时,才返回磁器口密译室总部,此时已经是下午三点开外了。

        这开个会,大半天功夫就没了,要是不抓紧在路上这点儿时间休息一下,那时间还真是不够用。

        “去吧,把油加满,随时待命。”罗耀从车上下来,吩咐杨帆一声,密译室的汽车也多了起来,从一开始就他这辆吉普车,后来,宫慧为了方便,也买了一辆二手汽车,接着上面配发了两台车,主要还是用于文件和传送,陆陆续续的,上面配发加上自己购买的,密译室居然有十多台车了,还有两辆客车。

        军统在山城机构不少,就汽车保有量而言,那比得上密译室的单位还真没几个。

        车多了,这用油就成了一个问题,光凭每月的配给,显然是不够用的,得去市场上购买。

        每个月花在汽油上就有一笔费用。

        这钱还得花。

        要是就凭罗耀一个人,那整天在这些琐碎的事情打滚,估计啥事儿都干不了。

        这事儿都是齐志斌在管,没一两个左膀右臂,就靠他一个人,也没办法把密译室的工作给做好了。

        一个后勤工作,一个保卫工作,齐志斌和曹辉为他分担了不少,再加上后来的苏离。

        密译室能有今天,不光是他找来了迟安等密电码破译方面的专家人才,这些人的贡献也是不可忽视的。

        所以,罗耀往上报功的时候,从来都不会把他们给忘了,因此他们如今也都步入校官行列了。

        “罗主任。”

        “嗯。”

        罗耀点头致意,但凡见到他的,都会跟他打招呼,大多数他也只是点头回应一下。

        罗耀一路抱着一个木盒子,回到自己办公室,这盒子里的东西,确实很让人羡慕。

        不过这东西也会招来人嫉妒,对他来说,是一把双刃剑。

        肯定不能放在办公室,罗耀想了想,还是放在家中书房比较好,这样低调一些。

        取出来,放在手里把玩了一小会儿,其实做工并不算精良,象征意义比较大一些。

        还是有一定收藏价值的。

        咚咚……

        敲门声响起,罗耀忙收了起来,将木盒子放进了办公桌下的柜子里,这才唤了一声:“进来。”

        “主任,会计股做了一个统计,根据现在物价上涨的趋势,估计下个月,我们还要将津贴上浮百分之七个点左右。”齐志斌走了进来,递给罗耀一张统计表格。

        “那就是要增加预算了,每个月增加多少?”罗耀问道。

        “咱们密译室的津贴是比较高的,我们现在每两个月上调一次津贴,这一次如果再调的话,至少需要增加两千块预算。”

        “账上有钱吗?”

        “有,但是……”

        “但是什么?”罗耀看齐志斌支支吾吾的,说话不痛快,追问一句。

        “现在争过国府机关都在开源节流,很多部门年前都不调整薪水,我们如果继续上调的话,会引发别人的不满,已经有人向局本部告状了,说你这么多,是故意的邀买人心,合并在即,故意提高密译室人员的薪酬,合并之后,若是薪酬下降,到时候会引发人心不稳,对上峰的不满。”齐志斌道。

        “这些谣言都从哪里来的?”

        “我也不知道,反正有人私下里在谈论合并的事情,就提到了这些。”齐志斌。

        “还说了什么?”

        “还说主任你反对合并,只是不敢公开说而已。”

        “哈哈哈,这些话你也相信。”罗耀笑道,“算了,既然有些人玻璃心碎了一地,我还的跟他们一般见识不成,津贴就不上调了,把这个钱花在值置办年货上面吧,每个人至少能多分到一些米和面吧?”

        “我明白了,那就按照您的意思办,就怕是有些人会想不明白?”

        “不明白的就不明白吧,也不用去解释,这就是人心,明白的早晚会明白的。”罗耀解释道。

        “是。”

        ……

        上清寺,老头子军委会办公室。

        “校长,这是罗攸宁今天刚刚递交给学生的,关于撤并党国内众多密电码破译机构的建议,他认为,现在我们对日的密电码破译力量太过分散,各自为战,难以形成合理,且浪费大量的资源,若能将这些机构合并成一个部门,在一个强有力的领导之下,则可以达到一加一大于二的效果,还有,关于编纂我们的通讯密电码也是迫在眉睫……”戴雨农恭敬站在老头子跟前汇报道。

        老头子手撑着文明棍,一边听,一边不住的点头,他早就有意了,但这件事,牵扯的利益虽然不大,可关系却很复杂。

        合并的四个机构,隶属不同的部门,各自都代表本部门的利益,军统的,军委会侍从室的,军政部的,还有财政部等等。

        风一放出去,反对的声音就没有停止过。

        有人支持竞争,毕竟有竞争才会有进步,要是都整合在一起了,那就没得选了。

        干得好就是你,干不好还是你。

        有人主张可以学中统和军统,有限度的合并,变成两个机构,各有侧重,然后呢,相互竞争。

        这个方案,戴雨农是支持的,如果这么做,那军统密译室肯定是其中一方。

        另一方毫无疑问就是密检所了。

        但密检所已经在跟密译室的竞争中败下来了,若是以他为主体合并,那还能跟密译室竞争吗?

        有人自然反对了。

        因为一旦这么做,那密译室肯定一家独大,因为军统必然会把援助密检所的人员全部抽走。

        这样一来,密检所马上就瘸腿了,就算并了军政部的第43台,那实力只能是个陪衬……

        而如何合并的话,军政部的43台更愿意跟密译室,甚至军委会机要室密研组也是这个想法。

        这密检所能答应?

        因此要合并就是大家都到一个锅里来。

        “我看可以把涉及密电破译的各部门负责人召集起来,召开一个会议,专门讨论一下这个议题。”老头子说道。

        “是,总裁,这个会议应该都有那些人参加呢?”老头子的御.用文秘陈布磊问道。

        “敬之,辞修,还有蔚文……”老头子说了几个人的名字。

        “雨农,香港那件事怎么样了?”

        “还在接触当中,那边的态度很强硬,学生只能命令他们尽量与之周旋。”戴雨农马上明白老头子问的是什么,连忙肃容道。

        “尽量拖延时间。”

        “学生明白。”

        ……

        “这是委员长送你的?”宫慧把玩着那把罗耀拿回来的“短剑”,十分稀罕的问道。

        “嗯,这个只有黄埔嫡系才有。”罗耀点了点头,“我这个怕算是破格了。”

        “好好的,怎么突然赠你一把短剑?”

        “这是领袖的馈赠,还能有什么意图不成?”罗耀呵呵一笑,意思可以明白,但话不能说。

        “这以后,你去见委员长,是不是都要将这短剑佩戴身上?”宫慧问道。

        “理论上是应该的,不过,这么做太高调了,不太好,既然是通过戴先生转赠的,我想委员长也不想让外界知道这件事。”罗耀道。

        “送一把短剑,还搞的神神秘秘的,难道你不是黄埔的,就不配拥有这把剑?”

        “拥有这把剑的可不只是黄埔毕业生,而且至少得是将军才行,你说,我一个连黄埔都挨不上边儿的,居然比那些人先获赠短剑,那还不有意见?”罗耀呵呵一笑道。

        “所以,你没把它放在办公室,而是带回家?”宫慧道,“你打算放在哪儿?”

        “就放在书房吧,你看哪里合适,就放在那里。”罗耀道。

        宫慧四下打量了一下,发现在书橱的角落有一个位置,刚好能将这个盒子放下:“你看放在那边怎么样?”

        “行。”罗耀看了一眼,觉得没什么,就点了点头。

        “这短剑也是需要保养的,我知道你也没那个时间,以后,保养的事情交给我吧。”宫慧道。

        “要不是委员长赠予的,送给你也是无妨的。”罗耀道。

        “今天下午,于淑衡给我打电话,提到了一些关于你的话。”宫慧将短剑收了起来,转过身来说道。

        “哦,说了什么?”

        “戴先生说你狡猾入狐,是军统之狐!”宫慧抿嘴一笑道。

        “什么,军统之狐?”罗耀一阵发懵,这要是敌人给他起这个外号,他肯定会高兴,可戴雨农,这就让他赶到一丝紧张了。

        他不清楚,这是好事儿还是坏事儿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