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书库 - 历史小说 - 秘战无声在线阅读 - 第539章:军统之狐

第539章:军统之狐

        四菜一汤。

        这是国府“新生活运动”定下来的规矩,老头子吃饭也是这样,戴雨农一个人吃饭的时候,也是这个标准。

        桌上一共有两副碗筷,而且戴雨农似乎还没有动筷子,餐厅内也没有其他人。

        很明显是在等他。

        “攸宁来了,坐。”戴雨农直接坐在椅子上招呼一声。

        “谢谢先生。”罗耀走过去,在椅子上坐了下来。

        “还没吃饭吧?”

        罗耀点了点头。

        “那就一起吃。”戴雨农端起饭碗,拿起筷子,很自然的吃了起来,看到罗耀还不动筷子,催促一声,“你吃呀,莫非是饭菜不合你口味?”

        “不,不是,先生,您这突然叫学生陪您吃饭,学生有些受宠若惊。”罗耀忙道。

        “你什么时候也学会了这些奉承话了?”

        “听说了,也就学会了……”

        “是韦大铭那些人吧?”戴雨农居然笑了出来。

        罗耀笑了笑,没有承认,也没有否认。

        戴公馆的厨子自然是不差的,做的浙江菜口味不错,除了特别重口的,基本上所有菜系,对罗耀来说,都可以。

        “你在今天上午的情报会议上的发言,我都听说了,讲的不错。”戴雨农一边吃,一边说道。

        “咳,咳……”罗耀微微咳嗦了一下,他说什么不重要,只要不主动提“合并”就行。

        合并之后,军统明显是吃亏的,戴雨农不傻,他虽然拉拢温玉清,可温玉清跟他不是一路人。

        这一点他早就看出来了。

        毛宗襄,那跟老头子是亲戚,是皇亲国戚,那是他需要巴结的人,拉拢都不行,控制就别想了。

        韦大铭是不错,可对他是越来越不恭敬了,虽然还算忠心,但这个忠心是要打一个折扣的。

        只有罗耀这个学生,目前看来,不但能力很强,而且忠心耿耿,更重要的是,他没有那么大野心,还重情义,懂得感恩。

        这懂得感恩就很重要了,一个人如果连感恩都不懂,那他就是再有本事,也不可信。

        “先生,我也是没办法,幸亏有准备,不然我真的就坐蜡了。”罗耀解释道。

        戴雨农微微一笑,“坐蜡”是广东人的讲法,他听得懂,主任秘书郑介民就是广东人,经常听。

        “对于合并,你有什么想法?”

        “学生听戴先生您的。”罗耀忙道。

        “现在就我们两个,你跟我说说心里话,想不想要那个位置?”戴雨农夹了一块萝卜放在碗里,微微一抬眼问道。

        罗耀心里咯噔了一下,这戴雨农是什么意思,他是试探自己是否有野心,还是真有这个想法?

        “先生,您要听实话吗?”

        “当然。”

        “学生不想。”

        “为啥呢?”

        “那个位置现在不好坐呀,弄不好还会被人给轰下来?”罗耀实话实说。

        “你怕了?”

        “不怕,但是一旦合并后,新部门肯定不会在隶属军统,而总裁一定会选一个让德高望重,又能让自己信任的人担任部门长官,这个人绝不会是学生。”罗耀道。

        “还是你看的透彻。”戴雨农道,“有些人自以为自己很懂政治,其实他就是个半瓶水,那个位置要是再过两年,或许你还有机会,现在不行。”

        罗耀听了,也是松了一口气,只要戴雨农没打算将他放在火上烤就行,这样自己就从容多了。

        这个有些人,只怕说的就是刚走的韦大铭了,显然戴雨农对他已经心生一丝不满了。

        只是暂时还需要倚重他,不可能马上发作。

        这话罗耀不好接,只能默默的扒着米饭。

        “攸宁,你别光顾着吃饭,吃菜,我特意让厨房多准备了一个人的份量,不然,这么多,我一个人吃不下,倒掉也浪费了。”戴雨农道。

        “是。”罗耀忙点了点头,伸出筷子去夹了一块肉,“先生,学生得跟您说件事儿。”

        “你说,我听着呢。”

        “今天开会结束,我这不是要回去,突然被杨厅长的副官叫了过去……”罗耀将他杨宣岑召见他的说的话一五一十的跟戴雨农做了一个汇报。

        “你怎么说的?”戴雨农吃完碗里最后一口饭,放下饭碗问道。

        “学生没敢答应,但也没有立即拒绝,咱们军统有家规,一切听您的命令。”罗耀道。

        “那你想去吗?”

        “不想。”

        “为什么,杨厅长如此看重你,许诺你一个副处长,这可是多少人求都求不来的。”戴雨农拿毛巾擦了一下嘴道。

        “学生这密译室的事儿都忙不过来呢,再去兼一个副处长,那我哪顾得过来,这坐上了位置,却不干事儿,那不是占着那个……”罗耀尴尬一笑,这不是在吃饭呢,后面的话就没说出来。

        “既然你不想去,那下次杨厅长问起,你就拒绝了吧。”戴雨农考虑一下,吩咐道。

        “好的,那下次杨厅长问起来,我就直接拒绝了。”罗耀没有犹豫,马上就答应下来。

        “那些宣传的事情,我已经跟宣传部那边打过招呼了,他们不会在为难你了,你派人过去跟他们对接一下,会有一个小组专门负责这件事,如果效果好的话,我们就扩大宣传。”

        “是,我马上安排人过去对接。”罗耀答应一声。

        “你慢慢吃,把盘子里的菜都给我吃光了,不许浪费!”戴雨农起身道,“吃完饭,再到我书房来一趟。”

        “哎,好……”

        ……

        “这是总裁托我转交给你的,奖励你在湘城会战中的卓越表现。”来到书房,戴雨农取出一个长长的木盒子,里面黄色绸布上面,一支短剑躺在上面。

        罗耀一眼就认出来,这是一把“中正”剑,又称“军人魂”,杀身成仁用的。

        但真正用它“成仁”的极少,反而获赠者是一种极高的荣誉象征。

        但是此短剑一般是赠送给黄埔学生以及他钟爱的部将,他并不属于这两者之列,怎会有机会获赠此剑?

        “先生,学生真是受宠若惊了,这真是总裁赠送给学生的?”罗耀吃惊的问道。

        “当然,你看剑柄之上的字,不就明白了。”戴雨农呵呵一笑,每一把剑都是有刻字的。

        罗耀伸手取了过来,果然在剑柄之上刻有“赠:罗攸宁”四个字,还有落款。

        这显然是不会有假了。

        “感谢总裁厚爱……”罗耀激动不已,尽管他心里没觉得没啥,但表面功夫还是要做一下的。

        “校长对你给予厚望,他的意思你明白吧?”戴雨农呵呵一笑说道。

        “明白。”罗耀当然明白,虽然老头子已经决定整合密电破译机构,可他也知道,整合的阻力很大,不能硬来。

        尤其是军统密译室整合之后,肯定是利益损害最大的,而密译室又是在这段时间内贡献和功劳最大的。

        有些话,老头子不能直接说,只能通过一些手段。

        增剑。

        其实就是一种安抚,安抚他这个领导密译室立下大功的大贡献者,这别人得不到的荣耀都给你了,在接下来的合并中,你该怎么做,心里清楚了?

        不得不说,老头子这一手还真是厉害,若是罗耀不是两世为人的话,他还这就感动的死心塌地了。

        当然,此刻他也是非常感动的。

        “戴先生,这是我对党国密电码破译机构未来发展一点儿浅见,请您审阅一下。”罗耀放下佩剑,从随身的公文包你取出一份早已写好的文件递了上去。

        戴雨农伸手接了过去,翻看了一下,露出一抹惊讶之色:“你早就写好了?”

        “学生知道,有些事情需要有人说,学生人言微轻,只怕说了上面也不会有人听,但您就不一样了,这份建议,您去说的话,份量自然不一样了。”罗耀道。

        “攸宁呀,我发现,你真是我戴雨农肚子里的蛔虫。”戴雨农有感而发道。

        “先生,您太抬举我了,我这不过是两手准备。”罗耀嘿嘿一笑,这份东西,即便他在今天的情报会议上讲出来,他也不会给杨宣岑的,由军令部第二厅递上去,那不成了他们的功劳了。

        “好一个两手准备,攸宁呀,就凭你这一手,那个位置你坐上去也是毫无问题的。”戴雨农道,“难道有人说你是狡猾如狐。”

        “别,您就别拿我开玩笑了,我提提建议还行,真要我坐那个位置,我有几斤几两还是知道的。”罗耀忙摇手道。

        “行了,建议我收下了,你可以回去了。”

        “学生告辞。”罗耀微微一欠身,抱着那装“剑”的盒子,直接离开了。

        ……

        罗耀走后不久,于淑衡捧了一杯白开水进来了。

        戴雨农一边翻看罗耀写的有关“整合”密电破译机构的建议,一边抬头问了一声。

        “淑衡,你对罗攸宁怎么看?“

        “先生怎么突然问起这个问题来了?”于淑衡略显惊讶的问道。

        “这个小家伙,真是给我的惊喜不断,他的成长完全出乎我的意料之外。”戴雨农说道。

        “这样不好吗?”

        “好,当然好,如果他一直对我,对军统这般忠心耿耿的话,那自然是好,可如果他一旦起了贰心,你说,我该怎么办?”戴雨农一歪头,看着于淑衡问道。

        “虽然我跟罗主任相处的时间不长,但我知道他是个相当谨慎,并且极度聪明的人,他当知道,他现在的一切都是您给的,他背叛您,又能有什么好处?”于淑衡缓缓道。

        “可是,万一哪一天我给不了他想要的呢?”

        “他是先生的学生,欺师灭祖的人别人也未必信任。”于淑衡微微一笑道。

        “说得好,哈哈,淑衡,军统之狐,你觉得这个称号如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