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书库 - 历史小说 - 秘战无声在线阅读 - 第533章:这简直要命

第533章:这简直要命

        “慧姐,那个跟凌辉接头的家伙招了。”

        “哪里?”宫慧淡淡的问了一声。

        “李子坝街,长雅书斋。”文子善道。

        “知道怎么做了?”

        “知道。”文子善点了点头,被抓的家伙骨头还挺硬的,居然过了这么长时间才招供。

        虽然说晚了一点儿,对方极有可能已经脱身了,但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庙。

        沿着线索追查下去,总归是有收获的。

        “跟你说个事儿,你得有心理准备。”宫慧轻声提醒道。

        “慧姐,你说。”

        “耀哥可能会把那个罗雪,也就是高桥良子安排到你手下工作。”宫慧道。

        “不是吧,那个日本小娘们儿太鬼了,我怕我到时候镇不住她?”文子善道。

        宫慧斜睨了他一眼:“你文老三不是天不怕,地不怕,怎么面对一个日本女子,怂了?”

        “嘿嘿,慧姐,我不是怕,我是不知道大哥这是什么意思?”文子善道。

        “一,她熟悉日本特工的那一套做事风格,对你接下来方日谍工作有帮助,第二,你的好好的看着她,有什么异动,立即上报。”

        “明白,就是让我看着她,对吗?”

        “可以这么说,但人我们该用还是要用的,用好了,是能够发挥大作用的。”

        “明白了。”

        “去吧。”

        ……

        晚上,吃过晚饭,宫慧泡了个澡,换上了睡袍,亲自冲泡了一杯牛奶送进罗耀的书房。

        这两人,不是情侣,也不是夫妻,可是住在一起,一个屋檐下,也不避嫌。

        也没睡在一张床上。

        但是彼此都习惯了对方的存在,甚至超越了一种情侣之间的关系,或者说是亲人吧。

        “小楠睡了?”

        “嗯,下个星期,学校估计就要放寒假了,小楠很聪明,明年下半年,我想就可以送她去念小学了。”

        “可以,不过不要给孩子太大的压力,只要她认真学,不偷懒,就好了。”

        “关于小楠习武的事情,这个寒假我打算先帮她打基础。”宫慧走过来,伸手搭在罗耀的肩膀上,很自然揉捏起来。

        这一晚上罗耀写了不少东西,胳膊还真有些酸,宫慧真是太知道他的心意了。

        这样的女人,一个男人一辈子估计也只能碰到这么一个了。

        “行,你看着办,这丫头经历的常人所不曾经历的,她不需要任何人的督促,就知道自己需要什么。”罗耀闭上眼睛享受了一小会儿。

        “下周又要开情报会议了,咱们密译室这段时间似乎没什么成绩?”宫慧道。

        “陈副主任那边还是出了不少成绩的,那也是我们密译室的功劳。”罗耀呵呵一笑。

        陈祖勋现在负责日本外交密电码的破译,自然是铆足了劲头干了,方法交给他们,照葫芦画瓢他们总是会的把,何况,韦大铭手底下还是有两把刷子的。

        所以,对于日本外交密电的破译,密译室依旧将密检所压的死死的。

        “他现在是被拿住了,要是出不了成绩,就怕你把日本外交密电码破译的工作收回去,那就得不偿失了。”宫慧抿嘴一笑,一开始,她也不理解,为啥罗耀要分权,还把这么重要工作交给陈祖勋,现在,她终于明白是怎么回事儿了。

        陈祖勋现在就是一头拉磨的驴,他要是敢停下来,那罗耀就会卸磨杀驴。

        因为现在密译室生杀大权都掌握在罗耀手中,所以,他必须的出成绩,只有出成绩,他才不会被拿掉。

        而上头要整合密电破译机构,密译室肯定是主体之一,如果他被从密译室的权力核心位置给拿下来的话,那就韦大铭一系就会彻底在新机构内边缘化。

        别说韦大铭想争那个位置,能保住现在的位置就不错了。

        陈祖勋这边铆足劲了干,密检所那边就倍感压力,当然,温玉清恨上罗耀的同时,估计连韦大铭、陈祖勋等人也恨上了。

        他也不是不知道密译室现在负责日本外交密电码破译的人是韦大铭的铁杆儿陈祖勋。

        温玉清和韦大铭本来就有龃龉,这样一来,他俩的关系能好的了?

        “这些人都是老江湖,温玉清有些清高,拉不下脸面,但如果有人从中说和一下的话,那我们就有麻烦了。”罗耀道。

        “你是说,韦大铭有可能跟温玉清联手?”

        “不是没有这种可能,韦大铭跟毛宗襄的关系也不差,而我跟韦大铭势同水火,跟温玉清也有矛盾,至于毛宗襄,人家是委员长身边的人,我连巴结都巴结不上,所以,整合对我是极为不利的。”罗耀点了点头。

        资历,关系,威望!

        这三者,罗耀都缺,而在国民党里面混,这三样是必须要的,而能力恰恰可能是最不需要的。

        老头子向来喜欢任人唯亲。

        “戴先生的意思呢?”

        “戴先生虽然支持我,可韦大铭对他来说,同样重要,还有整个军统也不只有我一个,再者说了,他也不能为了我去得罪那么多人?”罗耀道,“我还没有那么大面子。”

        “那咱们怎么办,总不能就这样等着,什么都不做吧?”宫慧有些忧虑道。

        “我有这样的成就和地位应该满足了,有句话说的好,野心也要跟实力相匹配。”罗耀笑道,“德不配位,就算我被硬推上那个位置,没人服你,那就是在火上烤了。”

        “有道理,反正你还年轻,有的是机会。”宫慧点了点头,罗耀才二十六岁,已经是上校了,只要不作死,三十岁之前混上少将已经是铁板钉钉了。

        “行了,你不用管我了,早点去睡吧,这周末别忘了六哥俩小子的满月酒。”

        “放心吧,我记着呢,到时候你穿什么衣服?”宫慧道,“到时候,我给你准备?”

        “不是你去湘城看我的时候,给我做了一件大衣,那就很好了。”罗耀道。

        “前天我路过百货商场,看到一件皮大衣,觉得你穿上一定很好看,我下定金了,要不,我让他们送过来你试一下,不合适的话,可以拿回去改一下?”宫慧道。

        “你又乱花钱了?”

        “我花我自己的钱,又没花你的。”宫慧顶了回去。

        “行吧,就此一次,下不为例,现在全国上下都困难,咱们可不能太铺张浪费了。”罗耀也知道,宫慧平时并不是乱花钱的主儿,尤其是这两年,连高档化妆品都不用了。

        “那行,明天我就让人把衣服送过来……”

        就在这时候,院子外面突然响起了汽车马达的声音,这都大半夜了,附近的老百姓都睡着了。

        “我去看看?”宫慧紧张起来,老虎今天不在,让罗耀派出去执行任务了,当然,家里虽然没有老虎,但警卫力量并不少。

        “你穿了睡衣呢,外面跟家里可不一样,赶紧回你房间。”罗耀赶紧说道。

        一会儿要真有客人来,宫慧这一身也不合适。

        “那我先回屋了,有什么事情叫我?”

        “放心吧,能有什么事儿?”罗耀披上一件棉大衣,往书房外走去,这时候已经听到汽车驶入自家院子的声音。

        罗耀没有出门,这个时候,他不清楚情况,还是待在里屋观察一会儿为好。

        不过当车上的人下来后,他马上就听出来了,是迟安和杨思,而从驾驶室下来的人是老虎杨帆,难怪门口的警卫直接放行了。

        “老迟,老杨,你们怎么过来了?”罗耀打开门,出来迎接。

        “老杨,我就跟你说吧,这个时间点,罗主任肯定没睡,我说的没错吧?”迟安拉着杨思胳膊一路走过来。

        杨思除了赔笑之外,啥都不知道怎么说了。

        “不是让你暗地里保护的吗,怎么还把人给我……”罗耀用眼神瞪了杨帆。

        杨帆无辜的翻了一下白眼儿,显然,就算想解释,也不能当着迟安和杨思的面儿上了。

        “罗主任,你别怪杨副官,是我们发现他跟着我们的,然后我么吃完饭,就搭他的顺风车回来了。”

        “呵呵,我不怪他。”罗耀呵呵一笑,心里却说道,我要狠狠罚他,居然让两个连特工都不是技术宅发现了,这特训班是白上了?

        “快请进。”

        迟安和杨思显然都是喝了酒的,满面红光的,坐下来,罗耀让老虎去泡茶了。

        “这还是杨组长上一次来山城送我的普洱茶,我呢,总是忘记喝,请。”

        “谢谢罗主任。”

        “两位夤夜来访,一定是有要事跟我说吧,没关系,都是自己人,有什么说什么,保证出了这间屋子,没有其他人知道。”罗耀一看两人这架势,就知道肯定有重要的事情,不然两人也不会吃完饭,让杨帆驾车把他们送过来了。

        “罗主任,我们都知道,你是一心为抗日民族大业着想,想要破译出日军的密电码,可是现在上头要将咱们四个密电码破译机构进行大合并,虽然说这样可以节省经费,整合人力,这是好事儿,但蛇无头不行,要想新的机构能够快速的整合,出成绩,就必须要有一个德才兼备的负责人,我们这些人都是亲身经历的,每一次的整合,那都是要经历一次动荡和内耗,白白浪费了时间不说,还让很多人心灰意冷……”

        杨思和迟安这一开口,罗耀心里就翻起了惊涛骇浪,额头上立马就渗出一层汗珠,他怎么会听不出来,这些人想要干什么?

        这太要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