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书库 - 历史小说 - 秘战无声在线阅读 - 第526章:北伐老人

第526章:北伐老人

        生日歌响起。

        “耀哥,许个愿吧。”宫慧走近来,俏生生,一双明眸顾盼生辉的看着罗耀。

        “我觉得,你们是用这种方式在提醒我老了一岁,对吗?”罗耀很感动,他自己都忘记自己的生日了,可身边的人都还记得。

        不知不觉,时间过得真快。

        从金陵死里逃生已经有两年时间了。

        这两年的日子过的真是让人百感交集,自己从一个咸鱼地下工作者,变成现在了一个军统机构的负责人,虽然他的身份没有变化,可是人却发生了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回不到过去了。

        那就只有努力的挣扎着,向未来活着呗。

        都死过一次的人了,还有什么可畏惧的,许个什么愿望呢?罗耀想了一下,闭上眼睛默默在心里念叨了一下,然后睁开眼,一口气将蜡烛全部吹灭了。

        “爸爸,生日快乐。”小楠第一个上前来,双手高举着一张卷起来的画卷。

        “小楠,这是给爸爸的生日礼物吗?”

        “嗯。”小楠使劲儿的点了点头。

        “谢谢小楠。”罗耀伸手接了过来,没有马上打开,不管小楠送什么礼物,那都是孩子的一片心意,值不值钱都放到在一边。

        “耀哥,先切蛋糕吧。”宫慧招呼一声。

        “好,切蛋糕!”罗耀呵呵一笑,一把把小楠抱起来,“小楠,跟爸爸一起切蛋糕好不好?”

        “好!”

        “这一块给小楠。”

        “谢谢爸爸。”小楠早就馋了,这奶油蛋糕太美味了,她尝过一次再也忘记不了。

        这个时代,奶油蛋糕确实是个稀罕物,一般家庭那是吃不起的,就这么一块蛋糕,普通人一个月的薪水就没了,试问有多少人能舍得花一个月的钱就为了吃着一顿?

        “咱们今天晚上不会就吃蛋糕吧?”

        “怎么会呢,慧姐亲自给你擀了一碗长寿面。”老虎这家伙迫不及待的邀功道。

        “是吗?”

        “这不是你过生日嘛,我就寻思着给你做一碗面,你不是好久没吃我给你做的面了吗?”宫慧害羞的脸一红道。

        “你做的面,我一定吃。”罗耀点了点头,“走吧,我这肚子也饿了,开饭吧。”

        “开饭喽……”小楠拍着手叫唤一声,小丫头慢慢走出悲伤,变得活泼多了。

        “咱们这个家,聚在一起吃饭的机会还真不多,今天机会难得,我建议,咱们干一杯!”罗耀举杯道。

        “爸爸,我也要干杯。”

        “你不行,小孩子不能喝酒。”

        “小楠喝橘子水好了。”

        “老董,老董……”

        “唉,来了,来了,长官,您的鱼很快就好,稍等一会儿,这会儿还不到火候呢……”

        “不着急,先过来喝一杯?”

        老董跑了过来。

        “今天是我的生日,我自己都给忘了,在这里,我要感谢宫慧,若不是她还记得,就没有今天晚上这顿饭,我很开心,虽然我们来自不同的地方,但能在山城聚到一起,那就是缘分,很感谢大家对我的照顾和包容,谢谢大家,这一杯我先干为敬!”罗耀端起酒杯,一口饮下。

        “耀哥说得对,咱们在山城都算异乡人,独在异乡为异客,咱们只有抱团,才能在这里生存下来,才能获得我们想要的一切!”宫慧也随后说道。

        “干杯!”

        这一晚,作为主角的罗耀非常克制,虽然也喝了不少酒,但始终保持清醒。

        倒是宫慧也不知道是情绪上头了,一个人喝了不少,喝到最后,已经醉了。

        整个人都醉倒在罗耀的怀中。

        若不是罗耀赶紧将她扶回房间,她不知道会说出怎样的醉话来。

        ……

        冷水敷面,罗耀刚才在房间内差点儿就把持不住,若不是脑袋还有一丝清明。

        自己今晚可能就坐下错事了。

        不管是不是心甘情愿,美好的事情还是要在美好的时间去做的,不然,会留下终身的遗憾的。

        他自认自己不是什么道德君子,但起码也算是正人君子,趁人之危的事情他不做。

        工作还得继续,第二天醒来,问了一下,宫慧还未起床。

        小楠还要上学。

        接送她的车已经过来了。

        随车出发。

        “长官,吃早饭了,要不要叫一下慧小姐?”老董系着围裙,端着一屉包子中厨房出来。

        “算了,让她多睡一会儿吧。”罗耀坐了下来,喝了一口小米粥,想了一下道。

        “那我把慧小姐的早饭放在蒸笼你温着,一会儿等她起来再吃?”

        “行。”

        罗耀吃完早饭,招呼杨帆一声:“老虎,走了。”

        ……

        “罗主任,我们根据三角定位法,确定咱们之前发现的那个神秘的电台信号在这一带!”

        回到工作岗位,迟安和温学仁就一起过来汇报工作了。

        地图上,迟安在山城南岸区画了一个半径大约五六公里的区域,并且指着说道。

        “南岸的使馆区?”

        “我们是怀疑电台藏在这片区域,可是这里是各国使馆所在地,就算真有日谍电台藏身其中,我们也无法进入搜查。”迟安点了点头。

        大使馆是一个国家领土的延伸,国际法规定,这是有外交豁免权的,没有得到使馆的许可,是不能够进入任何一个国家的使馆的,那怕是敌对国的也不行。

        “密切监测就是了。”罗耀一时间也没有什么好办法,只能这样了,破译更是毫无头绪。

        “主任,我们现在研究日本海军密电码,需要大量的日本海军通讯电文进行研究,但是我们自己截获的数量远远不够,这方面密检所能提供帮助,他们在浙东沿海以及海外有秘密的监测站,截获日本海军电文远比我们方便……”迟安道。

        “就凭我们现在跟密检所的关系,你觉得他们会把这些截获的电文交给我们吗?”罗耀苦笑一声。

        “那咱们要不要在还在也建立一些监测站点?”

        “人手,经费哪儿来?”罗耀问道。

        “人手问题不大,只是负责监听和截获通讯电文,这个只要稍稍培训一下就可以,问题是经费的问题,还有,在海外建立监测站,是需要跟当地国家和政府报备的,不然,秘密建立的话,安全方面就难说了,而且,海外建立观测站,初期投入也相当大,需要一大笔钱。”迟安分析道。

        “这事儿,可能一时间解决不了,但国内在浙东和福建倒是可以建立监测站,海外的暂且不考虑,我们还没有这个能力,看能不能跟密检所合作,他们要是不配合的话,再想别的办法。”罗耀考虑了一下道。

        “嗯。”

        ……

        “你想在浙东沿海建立监测站?”

        “是的,主要是针对日本海军的密电通讯的监测和截听,为我们对日本海军的密电通讯破译提供样本。”罗耀解释道,“如果有可能,我还想在香港或者法属印度支那的海防或者马六甲海峡的星加坡也设立海外站。”

        “海外站暂时就不用考虑了,浙东沿海倒是可以考虑设一个,对日本海军的动向,我们也是需要掌握的,以保障我们海外援助物资的安全。”戴雨农点了点头。

        “是,感谢先生的支持。”

        “对了,上头打算对国府内的密电破译机构进行一个有效的整合,这几天可能会召集各机构负责人开会,商讨整合事宜,你要有个心理准备。”戴雨农提醒罗耀一声。

        “先生,上面打算怎么整合?”罗耀并没有感到意外,整合的风已经吹了很久了。

        这胳膊始终是拗不过大.腿,老头子看到了‘x’小组在湘城会战中对日密电码破译起到了关键作用,自然想要将这个部门牢牢的掌控在自己手中。

        “应该会合并成一个新的机构,具体的,到时候你就知道了。”戴雨农道。

        “是。”

        ……

        兴姐带着四个孩子,辗转跋涉,终于抵达了山城,罗耀和沈彧亲自驾车去接的人。

        一路风霜,兴姐看上去憔悴了不少,丈夫入狱,一家人也就没了收入,生活也就陷入了困顿。

        若不是罗耀早有安排,一家五口都不知道怎么才能来山城,那样的话,她也只能把孩子送去湘南老家,自己一个人来山城来照顾丈夫了。

        几个孩子都还是第一次见沈彧这个舅舅,也是倍感亲切,至于罗耀这个叔叔(兴姐要求的,也是各交各的),之前已经见过一面了,虽然只是照面,没怎么说过话,但起码是认识的。

        至于宫慧等人,那都是第一次见。

        沈彧那边地方小,肯定住不了这么多人,罗耀早就在沙坪坝给租了一个小院子。

        虽然是小了点儿,但一家人住肯定是没有问题了。

        余杰还有些积蓄,够一家人生活的,但断了收入,对这个家庭来说,无疑是还是有些压力的。

        还有四个孩子上学,这在山城的开销要比在遵义大得多,兴姐也是要强的。

        不然余杰家中开销大,宁愿挪用公款倒卖物资挣钱贴补,也没想罗耀这个学生张嘴了。

        兴姐其实也是学医的,而且还是经历过北伐的老人,只不过嫁了余杰后,才相夫教子的。

        罗耀反正也不怕被人说闲话,直接将兴姐安排进了密译室的医务室做事儿。

        这样也有一份可观的收入。

        四个孩子,最小的两个还没到上学年纪,另外两个都安排了学校。

        小楠也有玩伴儿了。

        兴姐的事情,还是有人捅到戴雨农哪儿了,但戴雨农并没有说什么,虽然军统喜欢搞株连,但一个女子和四个未成年的孩子,这名声上太难听。

        这还是对自己人,戴雨农估计也不想让下面的人戳着脊梁骨骂。

        余杰再怎么说只是犯得是经济错误,并不是原则错误,还对人家妻儿紧追不舍,就过分了。

        ps:求保底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