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书库 - 历史小说 - 秘战无声在线阅读 - 第524章:辩

第524章:辩

        立功的机会。

        在山城那是有多不容易,文子善当然不会拒绝这样的机会,他才不会管这个机会是不是自己亲自发现的。

        蹭自己大哥、大嫂的光不是应该的吗?

        背靠大树好乘凉,还是有个结拜大哥的好,这好事儿,别人想有还没有呢。

        “科长,科长,咱们到了……”胡思乱想之际,冷不丁的被手下猛地摇醒了。

        “抓捕方案定下了?”

        “科长,属下观察了一下,这个真吾照相馆除了临街的前门之外,还有一个后门,正对一条小巷道,咱们从正门进去后,为防止里面的人从后门逃走,必须在后面的巷子左右巷子口各安排两个人。”

        “嗯,你去安排吧。”文子善点了点头,“我先进去探一下里面人的底。”

        “不都是有确切情报了,科长您怎么还冒险呢?”

        “你懂什么,万一这只是他们的一个联络点,咱们大动干戈的话,不是把背后重要人物惊动了,若是能悄悄的拿下,不惊动任何人,那是最好了。”文子善解释道。

        “明白了。”

        ……

        “先生,您有什么需要吗?”文子善进入照相馆后,就朝屋子四周墙壁上挂着的照片看了去。

        这摄影师的手艺好不好,就看他拍出来的照片,这是最直观的。

        “哦,师傅,这些照片都是出自你的手吗?”

        “正是鄙人。”

        “师傅好手艺,这些照片都拍的非常好,我很喜欢。”文子善呵呵一笑,“我想拍一组照片,有西式的,也有中式的,您看,能否上门拍摄?”

        “可以的,可以的,先生,您需要拍多少张,最后洗印多大的,鄙人可以提前有个准备。”留着一瞥小胡子的老板满心欢喜,拍外景,这是来大活儿了。

        这一单下来,够自己吃一个月了。

        “我想请师傅你先去帮我看看,选一下景,你看怎么样?”文子善微微一笑,能把人骗出去,最好了。

        “现在吗?”

        “是的,就现在。”

        “先生,我这店里还有一些活儿没忙完,客人等着要呢,能否约个时间,您给个地址,我自己过去?”

        “我这个人办事儿不喜欢拖拖拉拉,你现在就跟我去,完事儿了,我再把你送回来,也耽误不了你多长时间。”文子善道。

        “这个……”老板犹豫一下,这客人明显是一个急性子,自己若是不答应,只怕这一单大的就白白从手指缝隙溜走了,“罢了,鄙人就跟先生您走一趟。”

        “爽快!”

        “先生稍等,我换一件衣服就来。”

        片刻后,老板换了一套皮夹克出来,上了文子善的汽车,他就被控制住了。

        “搜,所有东西检查后,记得都要放回原位。”文子善带着人,重新返回照相馆。

        ……

        “凌辉,42岁,本地人,早年闯荡过上海滩,做过一段时间的摄影记者,有前科,还被当局通缉过,但后来人不见了,也就不了了之,没想到,他早已躲回了山城,开了这家照相馆。”

        “等等,前科什么意思?”

        “他被日本间谍机关收买,利用自己摄影记者的身份,偷拍我方军事重地。”宫慧解释道。

        “这家伙没被抓起来吗?”

        “抓了,可是没有证据,并不能把他怎样,当时也只能把他给释放了。”

        “看来他也是上海滩待不下去了,只能跑回山城了。”罗耀冷笑一声道。

        “你猜的没错,虽然没有证据,奈何不了他,但他的行动也受到了限制,所以,他就离开上海滩,返回山城,开了这家照相馆,过了几年安生日子,直到一个月前,他在报纸上看到了唤醒他的消息,他才知道,自己还没有被忘记。”宫慧继续道。

        “这样的棋子,日本人当年应该有不少。”罗耀道。

        “他只知道,会有人过来找他,但对方是谁,他完全不知道。”宫慧道。

        “怎么辨别对方的身份?”

        “暗语,只要对上暗语,自然就能确定对方的身份。”宫慧说道。

        “我猜,这个暗语应该是不固定的,对吧?”罗耀问道。

        “是的,按照日期编码,不同日子,时间,就会有不同的暗语,错了,自然就不能确定。”

        “为什么不用简单的几句话来确定身份呢,那样不是更简单?”罗耀很奇怪,搞这么复杂的接头暗语,那是增加接头人的接头难度。

        “这个就不知道,也许是为了保密的需要。”

        “暗语出自哪本书?”

        “咱们的传世经典《诗经》。”

        “高桥良子怎么说?”

        “他们俩的供词,没什么区别,基本上是一致的。”

        “这个凌辉有没有说接头之后怎么做?”

        “接头之后,他会在山城的发行量最大的报纸上刊登一份招募学徒的广告……”

        “那就按照他说的刊登出去,咱们来一个守株待兔。”罗耀直接就命令道。

        “明白。”宫慧点了点头,“高桥良子又问了,什么时候可以见到她的父亲?”

        “让她再等两天。”罗耀道。

        “好。”

        ……

        是时候再去一趟小黑煤窑秘密监狱了,田守山在那边工作还是卓有成效的。

        相反,他这个‘Y’工作组的组长有点儿“三天打鱼,两天晒网”的感觉。

        牢房内。

        “罗长官,又见面了。”

        “不错,知道喊长官了。”罗耀微笑的调侃一声。

        高桥敏夫难得露出一丝自嘲的笑容:“入乡随俗嘛,何况我现在只是一个阶下囚,还有什么资格挑三拣四的呢?”

        “你我也算是不打不相识,只有合作,才能双赢,不是吗?”罗耀微微一笑。

        “是呀,我已经是大日本帝国的罪人,耻辱,我出卖了自己的袍泽,令他们陷入危险,甚至丧命。”

        “其实反过来想,你这是在帮他们,帮他们继续滑向罪恶的深渊,帮他们解脱,因为你们这一场非正义的侵略战争是一定会失败的,而且会输的很惨。”罗耀平静的道。

        “呵呵,我在听一个笑话吗?”高桥敏夫笑了起来,觉得这是一个很可笑的事情。

        “想听我分析一下你们必败的原因吗?”

        “罗长官想说,在下又岂敢不听?”

        “虽然你们在中国战场上取得了一定的优势,可你们兵少将寡,即便你们可以控制铁路沿线重要城市,可广袤的乡村和山区,这你们的力量能达到吗?”罗耀道,“我们的抵抗不会停止,你们需要多少人力物力,才能平息,中国人已经觉醒了,不再是过去数千年的逆来顺受的顺民了,这场战争,我们耗得起,就算打上百八十年又如何,我们光脚不怕穿鞋的,我就问你,你们的日本国能挺住吗?”

        “这只是你的一厢情愿,可事实未必如此,也许,你们的政府很快就会跟我们达成协议,彻底投降也说不定呢?”

        “是,我们的政府中的确有些人对这场战争持悲观态度,但那只是一小撮人,并不能代表大多数人的想法,中国人是不会向侵略者屈服的,这是我们这个民族数千年来的特性,能打败我们的,就只有我们自己。”罗耀呵呵一声,对于高桥敏夫的论调,一笑了之。

        “你就这么有信心?”

        “当然,如果这点儿信心都没有,我又怎么会坐在这里跟你废话呢?”

        “有信心是好事,但也要认清事实,你们无论从军力,经济,科技等等各方面都不是我们大日本帝国的对手。”

        “这一点我承认,可战争如果是简简单单那这些对比一下,就能决定输赢的话,那还要打一场做什么?”罗耀道,“何况,你们日本国内的经济状况也不见得比我们好多少,这场战争,你们其实也没有准备好,不也是为了转移国内矛盾而仓促发动的吗?”

        高桥敏夫脸色微微一变,眼前这个年轻的中国人,不光手段智慧一流,对日本国内的经济、政治和军事情况也是相当了解。

        这样的中国人若只是一两个并不可怕,可如果是大多数都是的话,那就是灾难了,不是中国的灾难,是日本的灾难。

        外强中干。

        日本国内的问题很大,只是被战争的胜利和对外的掠夺遮掩住了,一旦对外战争失利,内部矛盾就会显露出来。

        作为战略情报特工,“蝰蛇”绝不是那种仅仅搞搞暗杀,偷偷.情报的那么简单。

        他能接触的信息,自然也不是普通日本人能接触到的。

        “你说的对,中国有着广袤的国土,大日本帝国想要征服这片土地需要更长的时间以及很长久的耐心,但即便是没有帝国,你们也只是一盘散沙,根本形成不了一个统一的国家。”高桥敏夫道。

        “你在中国多年,难道没听说过一句话,天下大事,合久必分,分久必合吗?”罗耀笑道,“由乱转治,这是一个过程,这一点咱们历代先贤早就把规律总结好了,我们只是遵循这个客观规律。”

        “你说得对,但历史还是会充满偶然,当年大清入关,鼎定三百年国祚,那换成大日本帝国有何不可呢?”高桥敏夫问道。

        “哈哈……”罗耀听完,大笑不已。

        “你笑什么?”

        “如果你们真有这个想法,何必在东北扶持伪满?又在北平和金陵扶持两个傀儡政府干什么?”罗耀反问道?

        高桥敏夫哑口无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