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书库 - 历史小说 - 秘战无声在线阅读 - 第498章:这两人,有戏!

第498章:这两人,有戏!

        “停,往后再到一点儿,慢慢的来,好,就是这个!”温学仁摘下耳机,扭头过去,冲对门喊了一声,“时音,你过来一下。”

        赵时音听到温学仁的叫喊声,忙跟自己组员交代了一声,快步走了过来。

        “怎么了?”

        “你听这个信号。”温学仁将耳机张开,一下子套在了赵时音的耳朵上。

        赵时音也没计较温学仁的直接,直接就坐在了他的位置上,仔细倾听下来。

        “没错,就是他,总算找到了。”赵时音坐了下来听了一小会儿,马上断定道。

        “太好了,这个编号256的是日军第十一军司令部的报务员,他发出的电报我听的太多了,总算逮住他了。”温学仁兴奋的一挥手。

        不曾想自己双手已经不经意的搭在了赵时音的肩膀上,两人的身体的距离已经超越一般正常同事。

        赵时音看到了自己肩膀上的那双手,心底泛起一丝异样,没有任何动作。

        “我马上去报告罗主任。”温学仁一点儿没察觉自己出格的动作,转身就要往外跑。

        却不想,自己刚一转身,就撞到了一个人。

        罗耀就站在门口,而且目睹了,温学仁和赵时音发现这个编号“256”报务员的全部过程。

        “罗,罗主任,你什么时候过来的……”

        赵时音闻言,也是吓了一跳,本来就有些害羞的她,似乎想到了什么,腾的一下子脸颊就红了。

        “不错,发现‘256’号报务员,记一功。”罗耀淡定的一声,转身就走了出去。

        “我回去工作了……”赵时音弹跳一声起来,也夺门而出,进入自己的办公室。

        然后“呯”的一声把门给关上了。

        这两人,有戏!

        罗耀嘿嘿一笑,露出一丝笑容,这两人耳朵都是极好的,刚才应该是全神贯注了,才没有他发现自己到了身后。

        专注工作就是这样。

        “罗主任,什么事笑的这么开心?”陈泽蓉走廊里碰到了罗耀。

        “哦,没什么,学仁他们已经找到那个‘256’号报务员了。”

        “太好了,我们又能重新监视这个家伙了。”

        “虽然这样一个一个的找,很难,但只要我们肯花功夫,这些人我们迟早都能给他重新找回来。”罗耀道。

        “是的,现在有了一个好的开始,接下来就应该简单多了。”

        罗耀点了点头,万事开头难,只要能找到一个,证明方法有效,树立了信心,那接下来就完全不一样了。

        “那个宫慧出去办事儿了,你晚上若是不加班的话,早点儿回去,帮我照看一下小楠。”

        “我晚上还要加班,要不,让姜秘书去吧,她今晚应该没什么事儿?”陈泽蓉说的是宫慧的秘书姜筱雨,小楠基本上就是这三个女人轮流带。

        他这个当爹的,虽然每天也抽出时间来跟孩子相处,但某些方面,毕竟还是男女有别,小楠已经六岁了,懂事了。

        “行,我跟她说去。”

        ……

        山城南岸,慈云寺黄家巷,一栋独立的小楼,苏颖儿就住在这里。

        原本以她的经济能力,就算她现在小有名气,也无力租住这样的带有单独小院子的房子。

        但是李海怀有钱,他这个军统湘城站的少将站长可以很轻松的给她付了半年的租金。

        然后,还给她找了一个丫头,一个做饭的厨娘,以及一辆出行的长期包车。

        这些都是李海怀出的钱,就凭苏颖儿的经济能力,她也最多能租一个不错的单身公寓,生活是不愁,但是想要达到现在的水准,那差太远了。

        而刘伟明就不一样了,虽然也在电影公司工作,可他的薪酬也就只能让他混一个温饱而已,想要过上体面的生活,那还且努力着呢。

        生活的压力,加上明星“女朋友”移情别恋,他似乎感觉自己毫无活下去的希望。

        然后,一根绳索吊死在租住的吊脚楼的房梁上了。

        第二天一早,邻居发现他没出门,敲门没有人应答,从窗户外面看到了上调的刘伟明,才报警的。

        警察很快就过来了,勘察了一下现场,门是里面反锁的,里面门窗也都好的。

        这样一来基本上排除他杀的了。

        屋子桌子上还残留一些食物,有酒有肉,显然都吃过了,还有一瓶喝得就剩下不到五分之一的白酒。

        刘伟明在山城没有别的亲人,除了在电影公司的同事,关系最密切的就是女明星苏颖儿了。

        而且他和苏颖儿在山城朝天门码头照的那一张“重逢”的照片可以说在山城很多人都知道。

        通过这张照片,也基本上认定了他跟苏颖儿过去是情侣的关系。

        刘伟明上吊死了,苏颖儿是最后一个见他的人,邻居们听到了她们激烈争吵的声音。

        但是,也有人证明苏颖儿跟刘伟明争吵后离开了。

        根据苏颖儿离开的时间,再对照尸体上的尸斑的死亡时间判断。

        苏颖儿并没有作案时间。

        当然,她是有杀人动机,可刘伟明死的时候,她已经离开了,而且还有人能够证明。

        所以,结论就很明显了,刘伟明跟苏颖儿吵了一架,关起门来喝酒,越喝越想不开,最后在酒醉的情况下稀里糊涂的把自己给吊死了。

        也许在清醒的情况下他不会这么做,可人在喝醉的情况下,没准真是会做傻事儿的。

        可惜了。

        才二十多岁,虽然现在的工作不理想,可还是有光明的未来的。

        命案现场已经被警察局封锁了,刘伟明的电影公司的同事得到消息,也过来帮忙处理后事。

        本来刘伟明的死亡已经被定性了,自杀身亡,没有亲人认领,公司派人过来把尸首领回去,办理后事就可以了。

        结果,等到电影公司的人去警察局办手续领尸首的时候,却被得到通知,“刘伟明”自杀案认定需要重新做,案子由警察局的侦缉大队接手了。

        这消息一传出,各种猜测就多了起来。

        而因为刘伟明的上吊自杀,苏颖儿跟他的关系被人翻出来,从警察局录完笔录回来后,许多记者都堵在她的家的附近,试图采访她相关情况,搞得她不能出门工作,只能待在家里不敢出门。

        本来以为警察局给刘伟明的死定性之后,风波过几天就过去了,但是随着案件转移。

        这场风波的变数陡然增加起来,充满巨大的不确定性。

        “颖儿小姐,门外有一个自称姓宫的小姐找您,要不要把人放进来?”伺候苏颖儿的丫鬟上楼来禀告一声。

        苏颖儿正愁眉苦脸呢,听到丫鬟的汇报,惊讶的一抬头:“姓宫的小姐?”

        猛然想起来,前些日子,李海怀带她去山城宾馆吃饭,那个跟姓秦的一起来的女的,不就是姓“宫”的吗?

        “你赶紧下去,把人请到客厅,奉茶。”苏颖儿吩咐一声。

        “是。”

        宫慧一身便服,从正门进来,那些守在外面的记者,一窝蜂的想要冲进来。

        但宫慧的动作很快,还不等这些人冲上来,她就已经进入门内,然后一下子扣住了大门,将这些人又挡在门外。

        门外传来一阵怨声载道的声音。

        “苏颖儿小姐呢?”被带入小楼客厅,宫慧问了一声那丫鬟道。

        “颖儿小姐在楼上补妆。”丫鬟一边给宫慧泡茶,一边解释道。

        宫慧点了点头,出了这么大的事情,苏颖儿应该情绪很差,见客之前,稍微的梳妆打扮一下,对于爱美的女人来说,这都是正常的。

        不一会儿功夫,只见苏颖儿穿着一件普通的家居大衣从楼上下来。

        眼睛看上去红红的,显然是哭过。

        “颖儿小姐,请节哀。”宫慧站起来,看着苏颖儿,劝慰一声道。

        “慧小姐,没想到你能来看我,请坐。”苏颖儿走过来,抬手招呼一声。

        “我来一是看看你,二来也是想把事情弄清楚到底是怎么回事儿,好好的一个人怎么就突然上吊自杀了呢?”宫慧一边解释来因,一边观察苏颖儿脸上的表情。

        苏颖儿眼底闪过一丝哀伤道:“我知道伟明一直喜欢我,我来山城,也是因为他,但是我对他并没有那种男女之间的感情,我只是当他是最好的朋友,兄长。”

        说着,说着,苏颖儿忍不住伸手拭去眼角的一滴眼泪,显然是对刘伟明的突然离去,十分的伤心难过。

        “颖儿小姐,现在刘伟明的案子可能会被重新调查,你要做好心理准备,这几日就不要去公司上班了,好好的在家歇着。”宫慧点了点头道。

        “可是,我的电影正在拍摄当中,停工一天,公司损失很大的?”

        “这样,我派一组人过来保护你的安全,从明天开始,就由他们跟着你一起去片场,直到刘伟明的死因查明,风波平息如何?”宫慧道。

        “这样会不会太麻烦慧小姐了?”

        “我们答应过李站长,会保护你在山城的安全,说到做到。”宫慧解释道。

        “那好吧,一会儿给公司打个电话,告诉他们我明天可以去片场工作。”苏颖儿想了一下,点头答应下来。

        “颖儿小姐,我们可以保护你在山城的安全,但是如果刘伟明的死亡跟你有关的话,那就不是我们保护范围内了,你可要明白?”宫慧郑重的道,如果苏颖儿最终查出跟刘伟明的死有关,那她当然不会继续保护了。

        这是罗耀的底线,同样也是她的。

        “我明白的,谢谢慧小姐。”苏颖儿点了点头。

        宫慧没有从苏颖儿的反应上看出任何破绽,或者说,这即便是刘伟明的死跟苏颖儿有关,可刘伟明依然是自杀的,只要是自杀,就跟苏颖儿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