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书库 - 历史小说 - 秘战无声在线阅读 - 第494章:李海怀请吃饭

第494章:李海怀请吃饭

        “河童还活着,如果你想见的话,以后或许有机会见到他。”罗耀缓缓对吉田寿山说道。

        “长官说的是真的?”吉田寿山激动的问道,他对“河童”的感情似乎很深。

        这一点,罗耀之前就知道。

        而“河童”雨宫慕被自己生擒后,被直接移送山城局本部,他知道这个人还活着。

        戴雨农可不舍得杀掉这样一个高级间谍,要知道,能活捉这样一个资深的高级间谍有多难,即便他掌握的情报过时了,可他脑子里的东西,都还是巨大的价值的。

        杀掉一个雨宫慕太容易了,甚至连一颗子弹都不用,一根鞋带,或者一杯毒酒都行。

        杀了之后,除了一时的泄愤和快感,什么都得不到。

        其实,雨宫慕也是罗耀更近一步的“Y”工作的对象之一,但现在还不行。

        冒然跟戴雨农提出来,不但会惹猜疑,而且他现在也没这个把握做到这一点。

        练手自然要挑简单的来。

        “如果我们这个‘Y’工作进展顺利的话,或许你能见到他的时间会缩短。”罗耀点了点头。

        “好,长官,我答应这个工作,我会尽我所能说服这些人为你工作。”

        “不是为我工作,而是为党国,为被你们侵略的中国人民工作。”罗耀纠正道。

        “是。”

        吉田寿山带着资料离去了,接下来,他会跟苏离、夏飞三个住在一起。

        即是为了工作,也是为了保密需要。

        ……

        进入十二月初,山城方面策划了并实施了一些列的对日进攻性的动作。

        这就是所谓的“冬季攻势”。

        日军的确没想到国军方面会主动发起进攻,正面战场上一度陷入了四面围攻的境地。

        国军方面,“冬季攻势”确实取得了相当不错的战果,尤其原来被分割的区域,现在重新连成一片了,收复了一部分失地,鼓舞了全国人民抗日斗志。

        但是中日双方实力对比并没有发生根本性的转变,甚至很多进攻计划被迫中断,虎头蛇尾。

        原因很简单,难以为继。

        兵力,武器弹药,人员素质等等,这些不是打几场胜仗就能扭转的。

        抗战,是一个此消彼长,持续并持久的过程。

        ……

        这一日中午,罗耀吃过午饭,正准备小憩一会儿,以求饱满的精力投入到下午的工作中去。

        才在休息室的床上躺了下来,就听到外间办公室的电话铃声响了起来。

        熟悉他的人都知道他中午有小休的习惯,一般不会在这个时候打电话,除非有特别紧急的事情。

        起身,跑过去拿起电话机。

        “秦鸣老弟,是我。”电话那头一个熟悉的声音传来,是湘城站站长李海怀。

        这家伙来山城接受表彰,不是应该早就回去了,难不成这是从湘城打来的?

        这长途电话,转接过来,可不容易。

        “海怀兄,大中午的打电话过来,有什么事情吗?”罗耀客气的问道。

        “晚上,重庆宾馆,你和李孚兄弟一定来。”李海怀在电话里说道。

        “李孚去渝都了,估计去不了,怎么,海怀兄还没回去?”罗耀惊讶的问道。

        “这不是好不容易来一趟山城,不把这大大小小的衙门都拜会到了,今后怎么好办事儿?”李海怀在电话里嘿嘿一笑,显示自己资历要比罗耀这种小年轻强得多。

        “还是海怀兄你交友广阔。”

        “老弟,今儿个你可一定要来,我就请了你跟李孚兄弟两个人,李孚兄弟去了渝都来不了,就不强求了,你得来。”李海怀道。

        “我多嘴问一下,晚上吃饭都有哪些人?”罗耀问道。

        “就咱们两个,还有苏颖儿小姐,你忘了,我还托付你帮忙在山城照顾她的呢。”李海怀道。

        “那我可不可以也带上一个女伴儿?”罗耀问道。

        “行呀,这样最好了。”李海怀爽快的答应下来。

        “那晚上见。”

        ……

        “小慧,你晚上不值班吧?”罗耀直接敲门走进宫慧的办公室问道。

        “今天晚上我不值班,怎么了,怎么突然问这个?”

        “那晚上陪我去吃个饭,穿便服。”罗耀交代了一声就转身就走。

        “哎,跟谁吃饭,你还没说呢?”

        “湘城站的站长李海怀,还有那个电影女明星,叫苏颖儿的。”罗耀道。

        “这是想做什么?”

        “我怎么知道,要是这个电话不是我接的,还好推,现在推不掉,你陪我去的话,有些话还好说一些。”罗耀解释道。

        “行吧,我就搞不明白军统里头的这些人,明明家里有娇妻,还要在外面寻花问柳,哪有一点儿党国精英的样子。”宫慧说道。

        “晚上,见机行事。”

        ……

        “海怀兄,我来介绍……”罗耀话还没有说完,李海怀就满脸堆笑的接过话头,“我们早就见过了,这一定是弟妹了,真是漂亮,听我这老弟提起过多次。”

        场面话。

        老社交高手了。

        “这个,海怀兄,还不算……”罗耀脸色有些尴尬,这家伙真把别人都当成跟他一样了。

        “迟早的事儿。”李海怀脸不红,心不跳的就接了下来,“请,我在三楼定了一个小包房。”

        三楼小包房内,一身粉色锦缎旗袍的苏颖儿早已等候在那里,真是一朵含苞待放的花儿。

        这李海怀花心归花心,可这看女人的眼光那是一流的,这苏颖儿果然算得上是倾城佳人。

        “颖儿,秦先生你见过的了。”李海怀介绍罗耀一声。

        “秦先生好。”苏颖儿微微一颔首,彬彬有礼一声,声音说不出的动听,难怪她的歌喉让很多人痴迷。

        “颖儿小姐。”罗耀微微一点头,他其实也是第一次见苏颖儿。

        虽然有李海怀的拜托,但他一次都没有直接与苏颖儿碰面,只是暗中护她周全,让她免于那些无聊之辈的骚扰而已。

        “你山城几次被人骚扰和遇险,那都是我这秦老弟暗中派人给你解围。”李海怀解释道。

        “啊,原来是秦先生暗中相助,颖儿感激不尽。”苏颖儿忙再一次鞠躬感谢道。

        “不用这么客气,海怀兄拜托让我照拂你一二,我既然答应了,自然是要做到的。”罗耀平静的道。

        “颖儿,这位是慧小姐,慧小姐也是很有本事的,她是秦先生未来的妻子,日后,你们可以多走动,来往。”李海怀主动介绍起宫慧起来。

        “嗯。”苏颖儿含羞的点了点头,一副对李海怀百依百顺的乖巧模样。

        “秦鸣老弟,慧小姐,请入席。”李海怀热情的招呼罗耀和宫慧一声。

        “请。”

        四人分别落座。

        “慧小姐有什么忌口的吗?”李海怀问道。

        “哦,我没有什么忌口的,李站长您随意。”宫慧礼貌的点了一下头。

        “那好,我就做主了。”李海怀叫来服务员,一口气点了七八个菜。

        这酒过三巡,菜过五味。

        李海怀本就是一个善于交际的人,酒桌上那是妙语连珠,听的大家是哈哈大笑不止。

        “秦老弟,慧小姐,我跟颖儿是相见恨晚,情投意合,但是呢,碍于世俗的规矩,我们现在还不能在一起,所以呢,今天晚上,我本想请秦老弟和李孚给我们做个见证的。”李海怀一伸手臂将苏颖儿抱住,惹的清纯的小佳人满面绯红,羞涩不已。

        罗耀与宫慧面面相觑,就知道这顿饭没那么好吃的,李海怀居然想让她们来见证这种事情。

        要知道,李海怀是有老婆的,而且李海怀的老婆也不丑,很漂亮的,也很有本事,贤惠。

        就是性格有些强了些。

        “海怀兄,虽然男人三妻四妾,这不算多大的事儿,我也相信你跟颖儿小姐是真心的,但我们俩见证,最多只能证明你们俩好过,有过一段感情,其他的什么都证明不了。”罗耀放下酒杯,缓缓的说道。

        “我暂时不能给颖儿一个名分,但我希望给她一个保证。”李海怀道。

        “保证什么?”

        “保证日后一定会娶她。”李海怀道,“给她一个正式的名分?”

        “今后的婚姻肯定是一夫一妻制,身为党国的军人,自然不能违背这条法律,海怀兄,你可要想好了,嫂子可是个好女人,如果你真想跟颖儿小姐在一起,那就跟嫂子说清楚,把婚离了,如果你只是贪图新鲜感,那我还是建议你慎重考虑一下。”罗耀已经不怕得罪李海怀了,他的做法已经触及他的底线原则了。

        李海怀闻言,脸一下子红的发窘起来,他没想到罗耀会这么不给面子,当着他和苏颖儿直接把事情给挑破了。

        宫慧也不知道该怎么说了,原来还以为她是来唱红脸的,结果,反过来了,可她身为女人,难不成还要劝说李海怀跟原配离婚,另娶新欢不成?

        万一到时候轮到她呢?

        女人何苦为难女人,要是让阳兆杰知道了,那还不把她给恨死了?

        区区一个明星,戏子,算什么?阳兆杰那才算是自己人呢。

        要帮,也要帮阳兆杰呀。

        宫慧自然是不傻的。

        傻的人是李海怀,他是不是太过自信了,觉得罗耀是个为了“友情”,一点儿原则都没有的人?

        若是这样,这种男人还值得宫慧倾心仰慕,非君不嫁了?

        男人,首重人品,学识。

        其次,能力。

        再其次,才是那身皮囊。

        刚才还友好热烈的气氛,一下子冷了下来,甚是尴尬,尤其是苏颖儿,更是委屈的眼眶红了,羞愤异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