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书库 - 历史小说 - 秘战无声在线阅读 - 第491章:吃饭

第491章:吃饭

        军统表彰大会的后续影响还在扩散着,而罗耀早已恢复平静,把自己的精力投入到工作中去了。

        按照他构想。

        不同的研究方向,组建一个个课题小组,大组下面有小组,筛选出日军海军和陆军重要的密电码,进行攻关和破译。

        但是工作一开展,罗耀还是觉得人力的不足,特别是高级技术人才,尤其是精通数学方面的人才。

        “喂,小慧,你打个电话给文子善,今晚约他到家里来吃饭,让老董准备几个菜,老三是江西人,问问他能不能做几道江西特色菜?”

        “好的,要不要叫上李孚?”

        罗耀想了一下:“叫上吧,我们三兄弟也许久没在一起吃饭了,正好聚一下。”

        “好,我来安排。”

        ……

        晚上,文子善先一步过来了,他还没有成家,在山城租了一件小公寓,距离磁器口比较远。

        “大哥。”文子善有些拘谨,跟李孚相比,自从毕业后,他跟罗耀的关系相对来说并不那么亲密。

        “来了,老三,进来坐。”为了晚上这段饭,他可是稍微提前一点儿下班回来了。

        “大哥喜欢抽烟,这是我从香港带回来的两条美国骆驼烟。”

        “老三,你这是干什么,我叫你来家里吃饭,不是叫你拿东西过来了,以后不准往家里拿东西,听到没有。”罗耀板起脸来斥了一声道。

        “是,大哥,怎么突然想起来叫我到家里来吃饭?”文子善讪讪一笑,三兄弟,他进步最慢了,才是个少校。

        当然,相比较其他临训班毕业的同学来说,这个晋升速度其实并不算慢了。

        “没事儿,就不能叫你大家里吃饭了?”罗耀呵呵一笑,“咱们可是结义兄弟,说这么见外的话做什么?”

        文子善露出一丝笑容来。

        “老三,我听小慧说,你在二处干的不顺心,想从国际科调出来?”罗耀泡了一杯茶递了过来。

        “大哥,你也听说了,我们科长闹的那些笑话了,都成了军统局本部的丑闻了。”文子善道,“为了一个女人大打出手,简直是丢尽了脸。”

        “你要是因为这个,想离开这个是非之地,我觉得没这个必要,你要是去别的部门,可能还没有待在国际科有机会呢。”罗耀说道。

        “可是这些人没有一个是想做事儿的,我就是想找一个想做事,能做事的地方。”文子善道。

        “你可要想清楚了,一旦你从二处国际科出来,想要再回去就难了。”罗耀道,“你看李孚,从甲室出来,就回不去了。”

        “国际科的工作是不重,也很安全,但这不是我想要的。”文子善认真的道。

        “行,大哥知道了,你想去那个部门,有什么想法没有?”罗耀点了点头,有志不可强求,文子善既然不愿意待在国际科,那强行让他待下去,也不事儿。

        “我想去一线工作,去哪个单位无所谓。”文子善道。

        “好吧,我帮你留意着,看那边需要人,又适合你的,想办法给你安排。”罗耀点了点头。

        说话间,外头传来李孚跟杨帆打招呼的声音。

        “大哥,今天晚上吃啥好吃的,还特意让慧姐给咱打电话叫过来?”李孚人还没进来,声音已经到了。

        “老三,你住的比我远,居然比我先到?”见到文子善已经在罗耀的书房,李孚惊讶一声。

        “我接到慧姐电话就过来了。”

        “大哥,那个陆大高等教育班的通知下来了,下个月一号去成都报道,本来想明天跟你说的,没想到慧姐叫吃饭,索性我今晚上就跟你说了。”

        “嗯,我知道了,走之前,来我我这里,我嘱咐你两句。”罗耀点了点头。

        “行,这一走估计得过春节才能回来呢,怎么也得来大哥你这里吃顿号的,我真是想老董做的菜了。”

        “你就是个吃货,去湘城一个月,居然给我胖了五斤肉回来了。”罗耀呵呵一笑,“这回呀,你的好好回炉再炼一炼。”

        “老三也别着急,下一期你想去的话,大哥帮你争取一个名额。”看到文子善脸上浮现一丝羡慕的表情,罗耀忙说道。

        “谢谢大哥。”

        “谢什么,我们既是同学,又是兄弟,作为你们的结义大哥,照顾提携弟弟应该的。”罗耀道,“你们俩前程似锦,我这做大哥的也脸上有光。”

        “吃饭了,三位,有什么话,饭桌上也可以说的。”宫慧一身居家服走了进来招呼一声。

        “大哥,什么时候改口称慧姐为嫂子?”文子善打趣的一声。

        “戴先生有禁令,抗战救国期间,军统人员禁止结婚,你不知道?”罗耀瞪了文子善一眼。

        “结不结婚不重要,重要的是,慧姐是我们嫂子就行。”李孚也跟着揶揄道。

        “吃饭,吃饭,少扯这些没用的……”

        “大哥平时一贯雷厉风行,怎么在这件事上拖拖拉拉的,一点儿都不爽快!”

        “就是,大哥,不结婚也可以在一起的。”文子善道,“那些长官们哪一个不是家里娶了正房太太,外面保养了外室?”

        “人家是人家,咱们大哥跟这些人不一样。”李孚说道,“若是大哥跟慧姐在一起,那肯定要给一个正式的名分的,是吧,大哥。”

        罗耀脸别过去,装作没听见,他能不知道,这两人是故意的帮宫慧套他话呢。

        “这是藜蒿炒腊肉,还有瓦罐汤,白糖糕,三杯鸡……”看到一桌子的江西菜。

        文子善眼睛瞬间湿润了。

        他明白了,今天晚上这顿饭,罗耀是特意为他准备的,不然怎么一桌子菜中,大半都是江西菜。

        “长官们,菜起了,你们慢用,有什么需要招呼一声。”老董笑呵呵的站在边上,弯腰说道。

        “老董,都说了,在家里不用这么叫,以后叫他们一个二爷,一个三爷就行了,我呢,叫一声先生就行。”罗耀吩咐道。

        “好咧,我记住了。”老董答应一声。

        “来,坐,今天没外人,都是自己人,家里人。”罗耀招呼李孚、文子善还有宫慧坐下来道。

        “小楠,这是二叔和三叔,以后见到了,要叫人,明白吗?”罗耀将小楠拉到自己身边坐了下来,分别指着李孚和文子善说道。

        李孚,小楠见过的,不陌生,倒是文子善,是第一次上家里来,之前没见过。

        “这就是大哥在湘城收养的那个小姑娘?”文子善也是第一次见小楠,对这个皮肤有些黝黑的小丫头就很喜欢。

        “嗯,若不是小楠,我们还没那么容易抓到那些日军特工,她可是立下一大功的。”罗耀宠溺的摸了一下小楠的后脑勺道。

        “是吗?”文子善对那段情况并不是太了解,李孚就充当讲解人,给文子善绘声绘色的将其那晚在湘城南门外难民营这段听上去去都让人觉得离奇的故事。

        当然,这里面当然也少不了他李孚的功劳了。

        “小楠真了不起。”文子善听完后,冲小楠竖起大拇指。

        “小孩子不要太夸了,会骄傲的。”

        小楠吃完饭,宫慧就把她带下去了,她知道,今晚罗耀请李孚和文子善吃饭,那肯定是有目的的。

        她在场不合适,所以主动避开了。

        “咱们兄弟有好久没有这么单独在一块儿吃饭了吧?”罗耀举杯问了一声。

        “上一次是什么时候的,还是二哥从甲室出来,这一晃大半年就溜过去了。”文子善脸已经喝红了,他今天是最感动,最开心的,来的时候,他心里还是有些怨气的,总觉得罗耀心里向着李孚多一些,毕竟人家还有一个在局本部甲室工作的姐夫,他可没有这么硬气的靠山。

        但是,看到一桌子江西菜的时候,他明白了,大哥原来心里还是惦记自己的,只是一时没关照到。

        “大哥,老三,咱们都是从临训班出来的,虽然说没有一起出生入死,但绝对是守望相助,这军统是个吃人不吐骨头的地方,咱们想要混好了,混成人上人,还得有势力,有靠山,不然,随便找个理由,就能把你发配了,运气好的,坐几年冷板凳,运气不好的,给你弄到敌占区搞行动,那就是把脑袋别在裤腰带上过活了……”李孚也是眼睛腥红,这一次去湘城,对他的感触是最深的,之前他没在一线干过,等见识了一线的残酷之后,才明白,在后方那怕是坐冷板凳都是幸福的。

        “二哥,你酒多了,话也多了。”文子善提醒一声,李孚说的这些话,传出去是有问题的。

        “老三,我酒没多,我就是有感而发,这些话,我在别人面前是一个字也不提的,只有在你们面前,我才敢说。”李孚从甲室出来后,确实见到了不少平时见不到的东西。

        “没事,老三,让他说,说出来心里就舒服多了。”罗耀道,“有些话憋在心里,说出来,说开了,自然就没事了。”

        “大哥,我不明白,我们都跟日军打成这样了,几乎是不死不休,可有人在暗中跟日本人和谈,这事儿,你知道吗?”李孚突然爆出一个“石破天惊”的消息。

        罗耀面色一凝,慢慢的放下手中的酒杯,文子善更是惊愕不已,杯中的酒洒了出来。

        “这等机密,你不应该知道的。”罗耀缓缓的问道。

        “怎么,大哥你知道?”此言一出,李孚睁着腥红的眼珠,吃惊的问道。